打印一个新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yongzju 科研随笔;3D打印进展

博文

多尺度3D打印高生物相容性及力学强度兼具的组织工程支架

已有 1369 次阅读 2019-10-16 15:09 |个人分类:论文|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3D打印, 组织工程, 生物支架, 微纳3D打印, 增材制造

多尺度3D打印高生物相容性及力学强度兼具的组织工程支架

3D printed multi-scale scaffolds with ultrafine fibers for providing excellent b.pdf

组织工程支架是组织工程中常见的细胞粘附载体,提供了细胞生长发育的脚手架。从临床修复角度看,理想的组织工程支架需要兼顾生物相容性和足够的机械强度。常见的壳聚糖等生物支架通常有很高的生物相容性,却没有足够的机械强度,而像聚乳酸类支架不亲水,强度足够,生物相容性又较弱。目前思路是在支架上修饰另一材料来改善支架的生物相容性,然而涂层修饰时引入其它材料又使得该支架走向临床存在很大难度。有没有可能通过纯物理结构的调整来大幅提升原有生物支架的生物相容性?近期,浙江大学贺永教授课题组设计了一种多尺度支架,其策略是通过支架中的粗纤维(100μm左右)网络提供足够的机械强度支撑,超细纤维(2-3μm)网络提供更易于细胞粘附的微环境以促进细胞粘附,增殖。课题组还开发了用于打印多尺度支架的多尺度3D打印系统(MSDWS),可实现同一个喷头打印3μm到600μm精度的生物支架。

相关论文3D Printed Multi-scale Scaffolds with Ultrafine Fibers for Providing Excellent Biocompatibility已被Materials Science & Engineering C在线刊登,https://doi.org/10.1016/j.msec.2019.110269。高庆博士后、谢超淇博士及王鹏硕士为共同一作,贺永教授为通信作者。

 

我们阐述了多尺度组织工程支架为何能实现力学强度及生物相容性的兼顾(图1)。细胞在支架上的粘附生长,犹如一个人爬一颗大树一样,对于较粗的主干部分,人难以抱住,上升比较困难,而对于较细的支干部分,由于可以抱住整个枝干,人可以轻松地向上爬行。同样,细胞约在10微米尺寸,对其2-3微米直径的超细纤维可以轻松抓握及粘附,而对于100微米这样尺度的支架则无法轻松粘附,也就难以有很高的生物学性能。

 

Fig.1 多尺度组织工程支架设计思路

 

论文中提出制造一种既具备机械强(宏尺度纤维)又可以使细胞具有良好的生长微环境(微尺度纤维)供其进行粘附,增殖,分化等的多尺度支架。结合现有组织工程制造技术(熔融沉积成型技术和近场直写技术),研发了该宏微两尺度支架的生物3D打印机,该平台的主要特点是通过控制系统的协调响应,使得通过在同一平台同一个喷头可以制造出本课题提出的组织工程支架。通过探究宏微两尺度支架制造工艺,实现宏微尺度支架制造。最后,为了探究宏微两尺度支架的体外兼容性,使用骨髓间充质干细胞(BMSCs),对制得的支架进行了体外二维细胞和三维细胞培养实验,验证其在组织工程应用上的可行性和多功能性。

 

Fig.2 多尺度支架制造原理。(A)多尺度支架设计示意图。细丝提供机械强度,细丝提供细胞粘附的微环境;(B)MSDWS示意图;(C)多尺度支架打印;(D)多尺度支架细胞活动上的应用。

 

 

Fig.3 FDM和EHD打印工艺表征。(A)影响纤维丝径参数示意图,包括气压,温度,打印速度;(B)(I)FDM打印中,打印参数对丝径的影响;(II)通过调整速度,粗纤维丝径从180μm变化到330μm(C)(I)EHD打印中,打印参数对丝径的影响;(II)通过速度调整,细纤维丝径从2.48μm 变化到 18.3μm;(D)EHD打印的复杂结构,包括(I)蜘蛛网状,(II)花环状,(III)蜗牛壳状。

 

 

 

Fig.4 MSDWS制造的多尺度支架。(A)细纤维90°填充多尺度支架;(B)细纤维45°填充多尺度支架;(C)细纤维60°填充多尺度支架;(D)打印速度和粗纤维沉积距离对多尺度支架的影响;(E)多层多尺度支架。

 

Fig.5 不同纤维支架机械强度表征。(A)不同纤维支架的代表性拉伸应力/应变曲线;(B)不同纤维支架的拉伸模量;(C)不同纤维支架的代表性压缩应力/应变曲线;(D)不同纤维支架的压缩强度。

 

Fig.6 多尺度支架生物相容性分析。(A)多尺度支架BMSCs种植和培养示意图;(B)多尺度支架和宏尺度支架细胞粘附对比图;(C)多尺度支架和宏尺度支架细胞增殖对比图;(D)第1,3,5和7天,多尺度支架细胞形态改变和相互作用;(E)细胞迁移到粗纤维上并覆盖多尺度支架所有纤维。

 

Fig.7 基于协同增强效应,包裹GelMA水凝胶的支架3D细胞培养。(A)BMSCs种植和培养示意图;(B)第一天BMSCs活死染色荧光图表明其圆形形态;(C)第七天细胞骨架图表明其伸展;(D)细胞荧光骨架染色图表明BMSCs迁移至细丝上。

 

 

SEM,共聚焦和力学测试等相关测试及评价均在苏州智能制造研究院测试中心进行。研究工作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创新研究小组基金与中国博后科学基金的资助,特此表示感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59320-1202166.html

上一篇:自带荧光的生物水凝胶
下一篇:AFM:液态金属-硅胶墨水实现柔性电子的全打印制造

7 范振英 郑永军 王安良 吴斌 张纯洁 郭胜锋 强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0 02: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