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平常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sismine 40岁,追求卓越,却走进平常

博文

心怀感恩,再候花开——写在基金本子提交之际(I)

已有 1509 次阅读 2020-4-30 17:46 |个人分类:文理会聚|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很久之前,2017年的时候,写过一篇博文:基金评审季:心怀感恩,静候花开!2018年不能申报,2019年提交本子之后,也写过一篇博文,没有发出来,是怕这篇博文写出来,最终没有获得资助,让和我一起修改这个本子的人难堪。今年又修改了一次,两个星期前,提交了。心里问的问题变成了:樱花能开多久,值不值得我去等候.......太多的感慨,不写出来,似乎没有办法给自己一个交代,所以,开始提笔写......为了连贯,还是把去年写的发出来吧,有四部分,今天发第一部分......

心怀感恩,再候花开——写在基金本子提交之际(II) 

心怀感恩,再候花开——写在基金本子提交之际(III)

心怀感恩,再候花开

     ——写在基金本子提交之际

刘玉仙

一、春寒料峭中培育的希望:最后的修改和提交

上周日,3月10日,我去顾村公园跑了“櫻你而来”2019上海樱花节女子10公里精英赛。在递交基金本子最后期限就要降临,最为紧张的日子里,进行了一次难得的轻松休闲跑。

有雨,细蒙蒙地笼着远处:枝丫的皮层被寒意料峭着又收紧了些,枝节间的芽孢几乎不敢露头,光秃秃直愣愣地把后面的空间勾写成一幅写意画,似清晰似朦胧地,透着些无所适从的迷蒙;有幽幽的香,不知从哪里散发出来的,却似乎是顺着特制的通道,专门送到你的鼻息;间或,有星星点点的早樱,不成气候地候在路边,等你路过时问候一声,于是,便有跑者偏离了航线,去和早樱嬉戏去了。

几经挣扎,我终于没有搭理早樱的招呼,继续在阴蒙蒙的公园里跑着,脑海里想着基金本子的创新点。灵光乍现,似乎切着课题思路,凝练了一个创新点,但句子太长,想着怎么简练一下,却找不到合适的词汇。

前一天(9号)晚上,我综合了所有朋友的意见,把本子又修改了一稿,并发给LL和CC。发给CC,是因为他的批评最尖锐,在他的批评下,我几乎没有勇气往下走;发给LL,是因为他一向表扬多于批评,总能得到鼓励往前走。LL当下就打来电话说,别的都可以了,就是科学问题不是应用问题,你现在这样改,走偏了。我于是问WYS,科学问题到底该怎么凝练?

我跑步的时候,还没有收到CC的任何消息,我也不敢问。因了他的质疑,我已经把思路翻江倒海般腾挪了一番,自以为已经回答了他大多数问题。本子的质量提高了相当大一截,应该得到他一点认可了吧?但万一他不满意,我还能怎么修改?还有时间再修改吗?所以,心里其实期待着他说一声很好的。如果他没有别的修改意见,我应该能够在第二次截止日期前递交好所有材料的。但万一呢?到这种程度,还能放弃吗?而自己还有精力再修改吗?

跑完步,我湿漉漉地去科研处拿回他们的格式审查意见,红红绿绿的即时贴贴满了整个本子。7号晚上12点是学校提交格式审查的最后期限,而当时我还没有修改好,就胡乱地提交了初稿。科研处的同事,在这个周末,没有休息,把全校上交的本子从格式上审查了一下,其用心程度,可见一斑。

我浑身湿漉漉的,没有办法工作,回家洗了个澡,吃了饭,午休了片刻。接着到办公室工作。

这时,收到CC的回音说他把意见发给我了,我说我抓紧修改。

CC还是以批评为主,说,总体上对现有文献把握深度不够,没有从文献中梳理现有研究的欠缺,你的研究又如何能够弥补这些欠缺,研究意义凸显得还不够深刻,而你后面研究基础里有些东西如果提到研究意义里,会提升研究意义。研究进展里文理会聚团队应该是团队科学学的子课题。研究内容里面的层次图中的团队和学科两个层次弄反了。

初看之下有些发懵,但句句确凿,我必须进行修改。隐约之间感到他的意见已经指明了修改的方向,但还得再梳理一下。就先把简历等格式审查没有通过的地方和项目组成员进行了沟通,和外地外单位的参与者联系了盖章签名事宜,到晚上躺在床上,脑海里又开始翻江倒海地梳理思路了,一晚上似睡非睡的,都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在理思路。

第二天一早,就开始写,又翻江倒海了一番,到晚上临近网站关门的时候,似乎理顺了,但时间已经不多了,脑子其时已经木了,赶紧写了预算,在关门之前,总算是把材料都递交了。还来不及轻松,就发现师弟国外的参与声明没有递交。

那晚上,我在办公室铺了个小床,发了朋友圈说,某某某的前夜,我安置梦想的小床,等着主人安眠,并送一个希望入怀。那晚上似乎诗兴大发,对着初中同学群里一个同学发的视频,还写了一首诗,表白了年少时期的一段朦胧情愫。又一晚上在似睡未睡中度过。

第二天,第一个硕士生答辩,答谢时说起我对他的用心,哭了。第一个学生顺利毕业,百感交集,但没有时间感伤。答辩间隙,跑到科研部沟通开网站递交材料的事情,科研部说他们先审查,到时候把问题一并交给我修改。学生答辩完,我匆匆吃了中饭,回家午休。把本子给项目组成员周丽,让她看看有没有明显的语病,千叮咛万嘱咐的,说千万不敢再挑大的毛病了,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办法再大修了,再大修,就该放弃了。

周丽就从文字方面进行了润色,很用心的。我下午对着她的润色稿,修改了文字,通读之下,感觉没有大的毛病了。13号修改了一天,把预算等和研究计划结合起来,整理好,晚上9点科研处打来电话说,把我的格式已经审查完了,可以开通修改了,就把一切都传上去,晚上11点弄好,回家后感到一件大事忙完,突然无所失措,看电视一直看到凌晨三四点。一躺下,本子里的种种细节又盘亘起来了,好像这里有问题,那里似乎也不妥帖。而最大的问题可能是年度计划时间可能没有分配好,前面工作量太大,后面工作量太少,这样的话,前面所有人工作量用完,都可能完不成计划要求。第二天一计算,果然如此,就又去找科研处,他们又给我退回来,我又有机会修改了,但已经连续三天晚上没有休息了,脑子怎么都聚不起来,心脏也开始散开了,就打印了稿子,在校园里大声地读,读到不通顺的地方就标出来,回到办公室又顺了两遍,到17点17分递交了,打印了交给科研处,他们说他们也不检查了,准备直接确认。我接着昏天黑地地睡了两天,直到16号中午,科研部通知我说把那份知情声明打印出来立刻给他们送过去,才知道他们其实还是很认真地检查了所有,确保无误后,才提交给基金委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5715-1231019.html

上一篇:[转载]再读饶老师的文章,感触颇深
下一篇:心怀感恩,再候花开——写在基金本子提交之际(II)

4 郑永军 李东风 张红光 赵志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0 06: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