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平常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sismine 40岁,追求卓越,却走进平常

博文

好事你就多磨一会:来自刘玉仙的狗年祝福

已有 3132 次阅读 2018-2-16 20:10 |个人分类:新年祝福|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属鸡,2017年是我的本命年。本命年的运命,似乎注定多舛。更何况,凡事临到我,总要多出些波折,才能显出我的不同寻常来。所以,过阳历年的时候,回想过去的这一年,似乎喝凉水都塞牙,顺理成章就可以成就的事情,都不能顺遂。

2017年,最应该顺理成章成就的事情,莫过于职称。2016年后半年,我外审优秀,学科组答辩全体通过,到年底的时候,学校人事处网站公示,我已经列在了正高职称的名单里。但因为学校没有我这个专业的正高职称评审权,还需要到有正高评审权的单位审核一下。原本只是走个程序,国家在这个当口还出了个“放管服”的政策,原本是为了简政放权,提高服务质量。按说也是利好的消息,但临到我职称这件事情,却成了管理上的空白,原来受理这件事情的服务机构,因为没有政府管理机构授权,而不接受委托,而政府管理机构又认为他们应该放权,不再有权力管理这些事情,也就没有资格授权。暑假的时候,同济人事处给我出了正高空缺的指标和委托书,就是找不到一家可以接受委托的受托机构处理这件事情。同济人事处主管这一事务的领导都找了教育部,协调了好多方面,据说是找到一家有正高评审资格的机构,愿意代评。我就一直耐心地等着,但直到现在,好像同济大学的委托函还没有发出……别人三四个月就可以完成的程序,我七八个月,甚至两个七八个月都不能完成,到现在还不知在何时才能走完,难免让人觉得劫数未尽,余情难了。职称之后的事情,都无法谋划。而因为职称对学者的重要性,似乎这一问题悬而未决,就一直有一块大大的石头压在心头,难以放开。

2017年,最令我喜悦的事情,是经过五年漫长而艰苦卓绝的治疗,我从癌症中康复。但服药五年,身体一直由药物控制。中药和西药都经胃由身体吸收。服药期一结束,胃部就隐隐作痛。到医院里做胃镜,发觉是浅表性胃炎伴糜烂,碳呼气还是阳性,因为螺旋杆菌和胃癌的关系,鉴于我的病史,医生建议我立即进行杀菌治疗。我便接着喝各种抗生素,很认真地喝了一个月,不想喝完一个月,胃疼如旧,杀菌引起菌群失调,尿路感染,几乎疼死过去。无奈再加灭滴灵,黄连素。治疗好以后,接着又上臂肱骨部位隐隐作痛,担心是骨转移,怕被证实,就索性头缩到沙地里,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直到疼痛难忍,不得不去医院做X光骨扫描和核磁共振,做完医生告诉我是冻结肩。医生建议动手术,但过来人,都不建议做,说是爬爬树,多锻炼锻炼就好了,就没有做。只是药一停,胃就疼。不敢再吃消炎药,就含蒜片,含蒜片胃里舒服些,但胳膊似乎更不自在,眼睛也发干,查了碳呼气,指标一点也没有减少。总之,怎么着都是问题。左也不行,右也不行,治疗不行,不治疗也不行。生活就不再是生活,日子是一天一天地挨着过。癌症康复之后,健康似乎离我越来越远。

2017年,最令我意外的事情,应该算是项目竟然没有上会。在我写那篇 基金评审季:心怀感恩,静候花开的时候,我是真的认为花会开的。毕竟是大师修改过的,毕竟前一年就上了会,毕竟对各方意见认真思考了一年,也毕竟抓住了这个问题的本质。最重要的是,这个大师就在会评专家之列……所以,大家都在说,只要我的项目能上会,就应该能通过……因为和学校科研管理的最高领导一起带跨学科的研究生,就和他一起申请学校科研管理部的跨学科的项目。另一个合作者的丈夫,还是这个跨学科项目学校聘请的评审专家。只要通过初审,应该有很多优势的,但却因为超龄,被直接刷下来了。而提交了一篇写了6年的文章,之前和主编联系过,主编告诉我他相信这篇文章的主题还是significant,但评审意见却是拒稿,拒稿的意见竟然是技术很扎实,推理很正确,但研究太深入了,也没有实用价值,意义就不大了。

2017年所经过的大事,轮廓如此。按说,这一年应该会有很多好事。曾有很多希望在头顶盘旋,伸手就可揽入囊中,让我体会一下多年奋斗和辛劳后的收获。但到年底,这些希望还悬在头顶,即没有走远,也没有走近,而我蹦跶了一年,筋疲力尽,最终也还是没有抓住这些希望,更为可悲的,是上帝似乎也不想让我探及这些希望,他安排了这些希望在我头顶,却把我的肩关节冻住了,让我的胳膊抬也抬不起来,只能眼看着希望在头顶飞来飞去……无为和无力,就那样制服住着自己,面对未来,几乎失去了所有奋争的勇气。总之,2007年的所有,不管是健康,还是职业生涯,似乎都如宿命般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或者说,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The Holy Grail就近在咫尺了,就是有一道鸿沟挡在了面前。

年终了,日子却还在继续,新的一年又来了。一直相信,人生面临多大的苦难,就会有多大的成就。尽管年终,事情却没有嘎然而止,还在以其固有的步伐往前而行。直到今天,希望还在那里飞着,非但没有破灭,还以更强的力量,蕴育着最终成就的梦想……尽管文章被拒,但要求实用价值的评审意见,让我进一步深入思考我工作了六年的东西的内在逻辑,竟然让我提出了一个相对于马太效应的撒母耳效应。感觉不断地被拒,不断地修改,似乎真的要打磨出一个精品。而期间,因为这项工作,我被这个领域里最顶尖的科学家邀请评审他提交给他们国家的项目申请,这种邀请,应该有请同行来帮助把握以下自己的研究方向的意思,感觉这种认可的价值,比自己的文章发表的价值更大。而项目没中,却也让我形成一个强劲的合作团队,开始做一件有可能改变科研评审制度的事情。尽管艰难,却也让我明白职业生涯的使命。同时有个学生主动要求做这个项目,就带着她一起做。后来这个学生想到国外读博士,就帮她联系了荷兰一个机构的一个导师,趁这个导师来同济访学之际,安排了一次研讨会,让这个学生把目前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汇报了一下。这个导师当场拍板,收下这个学生。而职称,上海市不接受委托,学校就找了另一个单位,并且这家单位已经接受了委托,而如果被这家机构评审,似乎能给我一个含金量更高的职称证书……2017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我挂了最后一个教授专家号,把我所有的病例都拿过去,她看后,说我压根就没有必要进行杀菌治疗,因为我的碳呼气本身就不高,10个人测10个人都会有这个结果的。我只是长期服药损伤了胃粘膜,只需进行保护胃粘膜的治疗就行。而这个冻结肩,最好的治疗办法,竟然就是不停地蹦跶,不停地攀高,才能最终解冻,将手伸到原本可以伸展到的地方。冥冥之中,上帝似乎在告诉我,刘玉仙,你不能放弃,你只有不断地努力,才能恢复健康,才能成就你的科研事业,才能达到你的职业理想,才能拿到你的Holy Grail,而我最终会加倍地给你,比你所要的,我会给你更多。

所以,在想着写这份年终总结和新年期许的时候,我想了很多主题。除夕前夜,“好事你就多磨一会”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其实,2017年,脑海里经常回应一段圣经经文: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这段话的英文原文的主题是,在磨难中也要欢欢喜喜,而磨难最终会成就你的品格。年终最后一次基督徒团契,我带诗歌,我挑选了三首:祷告等候,在他没有难成的事,他必带领我明天的路。诗歌间隙,我说,当我们面临我们无法左右的事的时候,我们只能恒切祷告,做好一切自己能做的事情,然后,把一切都交托给万能的上帝,而在他没有难成的事,就正如天上的飞鸟,上天都有足够的供应,更何况不断努力,用辛勤来荣耀上帝的我们!他必带领我们明天的路!以此献给过去的所求还没有实现,对新年有所期许的朋友们。愿我们共勉!

Therefore, since we have justifiedby faith, we have peace with God through our Lord Jesus Christ. Through him wehave also obtained access by faith into this grace in which we stand, and werejoice in hope of the glory of God. More than that, we rejoice in oursufferings, knowing that suffering produces endurance, and endurance producescharacter, and character produces hope, and hope does not put us to shame.Because God’s love has been poured into our hears through the Holy Spirit whohas been given to us.

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上帝相和。我们又藉着他,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上帝的荣耀。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爱浇灌在我们心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5715-1100060.html

上一篇:这个年关,如果没有上帝,自己如何能够抗过去?
下一篇:科学网上如何插入音频

21 罗汉江 余国志 梁进 吴斌 刘全慧 张昊 张学文 武夷山 梁庆华 何宏 李颖业 李学宽 王水 俞立平 柳林涛 王启云 王三民 逄焕东 何俊 hmaoi puhj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09: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