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平常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sismine 40岁,追求卓越,却走进平常

博文

此生要完成 精选

已有 8187 次阅读 2017-9-5 16:11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2017年6月8日……终于来了。我等这一天,等了五年了。5年前我从麻醉中醒过来,被告知我乳房上那个不经意间摸到的硬块,是癌:浸润性乳腺癌。即使切除,这个东西在五年内,随时都会反扑回来,以迅不可挡的速度蚕食掉自己的生命。而如果五年内,我能把它抵挡在生命之外,我就康复了。

五年前,2017年6月8日,曾经是个遥不可及的日子。中间面临太多的风险和考验。尤其是在自认身体很健康的时候,癌症就带着死亡,猝不及防地把我对生命的信心完全摧毁,而在摧毁的废墟里,在死亡随时都会杀个回马枪、置我于死地的岁月里,生命的脆弱,在我,就不只是口头上的言语,而是深植于内,和恐惧相拥而眠,随时都可能把自己毁灭的不定时炸弹。

在感慨生命的脆弱、想竭力维护生命之外,也忍不住想生命到底有什么意义。如果生命仅仅意味着活着,而不去追求其意义,那生命也无异于行尸走肉,竭尽全力地维护这种生命,到底有什么意义呢?而如果没有生命,又该用什么来实现人生的意义?再大的意义,又该用什么来承载呢?所以,在活着和追求意义之间,我们不得不寻求一种平衡。姚贝娜在手术后,走向生命的更高峰,她用生命把意义阐释地近乎完美,就正如她在好声音里说的,我可以没有明天,但我不能不为自己活……活着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把自己定格为一个符号,代表着在这个领域,人类所能达到的境界,确实是意义的最高表现方式。但没有明天,那个符号又能延续多久?

我之前并不知道她,只是她去世后,很多朋友向我提到她。尤其是逆反期的儿子,在他的QQ空间里发出他自己的宣言:

看到姚贝娜逝世的消息有点悲哀,想到母亲也得过这个病,况且也正好在三年这个当口,总感觉像是什么堵住了心口。我要好好待我的母亲,至少要她快乐。

于是便查了查她的资料,看到她在好声音里演唱《也许明天》的视频。看到她一头短发,朝气蓬勃、英姿飒爽地走向舞台,向世界宣告着自己欲望的时候,我真的很难相信她真的已经被病魔击倒,已经永久地离开了我们。而几位大碗级的明星争抢着要她的场景,在对她的声音进行充分肯定的档口,对她的生命也展现了一种什么情怀呢?欣赏?怜惜?还是占有欲?我不知道多少人能够理解姚贝娜那首《也许明天》的歌曲里,那种因为对未来缥缈无依,因而竭尽所能想抓住些什么、支撑自己走过人生的欲望。

我后来看过一个采访视频,说她对人生的规划,就是尽可能地唱出一些歌曲,那么,她最后为歌而累,而亡,也算死得其所……只是,忍不住想,如果能够回过头来,让她重新选择,当她知道,她这条路的尽头是生命在33岁时终结,她会不会选择另外一条路,把脚步放得慢一些,把生命的内涵阐释得更深刻一些,唱一曲也许寂寞,却更为柔长的歌曲?那么,她的生命,如果还能延长,还会蕴藏起什么样的欲望,想要来完成?

那年生病,在朋友的推荐下,看了于娟的博客。于娟在国外拿到博士学位后,到复旦大学做老师,正当事业走向正轨,想要向人生高峰攀登起飞的时候,得了乳腺癌,经过种种痛苦的治疗过程,最终没有留住她年轻的生命。她有太多的不甘心,也有太多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去做,因而她把她的书起名为:《此生未完成》。那年,我也是刚刚从比利时Antwerp大学拿到博士学位,那年,我也是刚刚获得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准备在科研的道路上一展风采,也准备把多年在人群中被倾轧的痛苦,痛痛快快地释放出来,以牙还牙地体会一下胜利者的快感。却很适时地得了乳腺癌。在痛苦之中,悲叹于生命的脆弱之余,却也让我更深刻地体会到生命的宝贵,值得我们用尽心思地珍惜。而在这脆弱而宝贵的生命里,我们只能捡拾其那些真正重要的东西,携载并相拥而行。而那些无关紧要的,世人所热衷于追逐的所谓名和利,就毫不惋惜的卸掉,轻装而行了。

那时候,也列了一个单子,大致的意思是,如果我还能活三年,我要做什么,而如果能活四年,我要做什么,如果有幸能够活过五年,我这一生要做什么。似乎都是一些非常具体的事情,比如做完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比如把儿子送进大学等等等等。而现在回过头来,发现这些东西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经过这一切,我还活着,爱着人,也被人爱着。而上帝赋予我们灾难的同时,也赋予了我们力量来克服这些灾难,而那些没有经历这些灾难的人,是永远不能体会这种力量的,而这些力量,是我们所能给后来者所留下的宝贵财富,在他们再遇到这些灾难的时候,就知道路该如何走过。

我一直想知道,姚贝娜在尽情唱歌的时候,是否就真的如所表现的那样精力充沛。在我小心翼翼地迈步走向新生的时候,我似乎一直在和无力相伴,身体内的器官依次体现出某种弱态,不能很顺利地实现他原有的功能。先是胳膊、腿、膝盖和腰,然后是眼睛、脑子和心脏。这些器官,都在使用过程中,其本身的功能经历逐渐恢复的过程,并不断地强化,甚而至于,有时候,我觉得这些器官都获得新生般的感觉。而这个过程,我们必须用自己的感觉,细细体察出这些器官的感觉,当这些器官疲累到一定程度,一定要充分地休整,让这些器官恢复起原有的活力。而在强度不断加大的过程中,这些器官的功能也就逐渐强大。而姚贝娜在尽情唱歌的时候,太过投入,就忽视了这些器官所给她传来的感觉。从绝症中恢复的过程中,追逐意义,其实是刀尖上的舞蹈,美轮美奂中,也危机四伏、杀机丛生。

五年里,大家每一次看到我,都会恭贺我气色好多了。我也因此知道,其实,他们之前说我好,甚至包括当下说我好的时候,我的气色都是有些疲弱的。甚至现在,每周六,我都只能卧床。我曾经试图在这一天工作,但脑子里脑浆似乎在脑壳里摇晃着,想要想起些什么,把思维连贯起来,总感觉脑裂了般,那根思维的线,很难贯穿起来。幸而卧床一天后,就能恢复过来,休息充分,可以有效开展下周的工作。

五年里,我一直坚持着工作和科研。尽管效率不及从前,但从未止息。我不敢把科研和工作定义为意义,但深刻地透视种种现象后面所隐藏的规律,还是给自己的生命增添了一些色彩……至少不是虚空的。这五年,在这种体质里做科研,自己知道自己多么艰难的环境里做科研,说实话,还是很为自己骄傲的,而起码这种骄傲,也让自己能够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五年后,我坐在图书馆11楼的办公室,看花灯初上、气定神闲。我突然摆脱了死神的纠缠,可以期待儿子的婚礼,可以想象子孙满堂、儿孙绕膝,去预测寿终正寝,甚至经历更多的灾难,积攒的更多的智慧和力量,把自己的人生提升到更高一层的境界……于娟把她的博客起名为“活着,才是王道”。是啊,活着真好,有当下可以享受,有意义可以追逐,有未来可以遥想,有力量可以承受灾难……人生美好,还有美过此的吗?

行文至此,突然明白此生,我终究想要什么:活到终老,追逐生命里所有盛开的意义,把生命过得充实而美好。

而这五年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历练!这期间所经历的所有,都是人生的财富。我想用“”此生要完成“”做为标题,把这些经历写出来,出版一本书,给那些经历过或者将要要经历相同的困境的人们,一些信心,让他们能够走得比我更好。之前放疗化疗的时候,写过很多。而内分泌治疗后,就写得少了。前些天一个博友的妻子开始内分泌治疗,问我该注意些什么,才知道我忽略了这方面的内容。因为平时工作比较多,我祈祷神赐我周末工作的能力,让我在周末的时候,专心专意地写这本书。

一直觉得6月8日是我手术的日子。所以,一直想着在6月8日写这篇文章。6月6日,突然发现6月8日,原来是我阴历生日。冥冥之中,一直觉得是神在启示我,新生命的开始。但在写的过程中,参阅了当时的记录,发觉我其实是6月5日做的手术。无论如何,差别不是很大,前些天,做了体检,一切正常,我的生命从此走向另外一个阶段,我有理由期待更为丰盛的人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5715-1074361.html

上一篇:如果有一天,自己也像韩春雨一样......
下一篇:钟扬教授的未竟事业

96 陈永 钟炳 周健 严家新 尤明庆 李颖业 王启云 任胜利 文克玲 张焱 杨正瓴 王三民 吴斌 蒋永华 王晓明 严夺魁 武夷山 文双春 梁劲康 姬扬 胡爱国 周忠浩 刘立 史晓雷 李学宽 丁克强 程少堂 张金龙 李智选 吴炬 汪波 徐满才 赫荣乔 梁洪泽 刘艳红 刘全慧 翟自洋 印大中 吕喆 赵建民 雷蕴奇 张鹏举 左宋林 刘建彬 陈小润 蒋敏强 李东风 陈有鑑 俞立平 李杰 朱晓刚 虞左俊 邢志忠 李天成 朱志敏 张海权 吉宗祥 沈海军 陆泽橼 信忠保 魏焱明 赵宇 张芳 王帅 龚直文 张彦虎 张龙现 马臻 谢平 魏东平 苏德辰 戎可 张昊 胡良军 柳林涛 余文 吕秀齐 梅卫平 史永文 魏青山 李峰 杨芳 杨华磊 薛春香 张成岗 张咪娜 刘山亮 anran123 biofans loyalSciencefan xlsd ncepuztf forumkx puhj xwgxwg zjzhaokeq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9 15: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