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t194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ct1949

博文

汶川8-20山洪亲历记

已有 1096 次阅读 2019-8-24 15:1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819日,我们到汶川三江河坝村避暑已近一个月。这是三年来,第三次到这里来避暑了。

我在19日下午大雨暂歇时,出外拍了几张照片,即在QQ日志里发出。在当天日志里,这样写道:从19日凌晨三四点钟开始下大雨,一直下到中午12点过。其间,雨势偶有减小,间或少停。但随即复又增大。大部时间是哗哗哗的大雨不歇。这场大雨,浇去了前段时间的暑热。雨后,气温25°C。凉风轻拂,云雾漫山,层林益翠。唯清澈见底的一河清水,突变为滔滔山洪,起无穷波,掀无数浪,拍岸击石,疾流而下,不可阻挡!

一、午夜山洪

819日,才入夜,雨又来。依然是哗哗哗的大雨不歇。

20日凌晨,2时左右,听见农家乐老板的敲门声,叫大家赶快起来,出门往高处走,水来了!

我们住在二楼。起身开灯,已经断电。开窗一看:在时有时无的闪电和电筒光照中,依稀看见洪水已经在地面奔流。离农家乐十来米远的小河,已经变成一条汹涌的急流:洪水大浪狂奔而下,后浪追前浪,一浪一浪地撞击着河堤。水疾浪高,水声如雷。大浪似乎随时可以越过河堤,直击我们所在的住房。

我们居住的农家乐所在的河坝村“水乡藏寨”,河堤高出堤内地面约两米。平时,河水是低于堤内地面的。现在,河堤外的洪水涨高了近十米,已经高于河堤内的地面,几与河堤顶齐平了。高两米的河堤,内侧临空,而外侧承受着山洪的巨大冲击。万一山洪破堤,洪水将直击离堤十余米的数十栋农家乐房屋,后果不堪设想!

在黑漆漆的夜空里,隆隆的河水轰响中,出现了人声和电筒光。周围的农家乐,都在向高处撤离客人。

借助手机的微光,赶快穿衣,挎上小包,搀扶上同在二楼避暑的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在农家乐老板的带领下,我们一行人,顺楼梯而下。走到楼梯的最后二三梯时,脚上感受到的,已经是冰凉的河水了。

河水已经进屋了!

蹚着水,走进前厅,水已没膝。搀扶着走出房门,密密的风雨就迎头而来。赶快撑开雨伞,下面的河水已漫上大腿。脚下踩着淤泥,一步一滑。水流较急,依稀见到水面上漂浮着不少椅凳杂物,顺着水势而来。立足不稳,加上漂浮物的阻拦,一手撑伞,一手搀扶,在水里行走已很困难。

于是,我们和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一起,决定撤回二楼,等待救援。

回到二楼,夜黑,欲开手机照明。一摸裤兜,下楼时塞进裤兜里的手机,已不知去向。可能在蹚水时,掉落在水里了。

一会儿,先我们撤出的住在底楼的两位母女,一位九十多岁,一位六十多岁,女儿回来了,在楼下大哭,说:妈被冲走了!一问,是母女俩手拉手走出房门,正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水中摸索时,急流来了,把两人冲散。在黑暗中,女儿寻找母亲不见,只得回到房里,抱头大哭!

万幸的是,被冲散后,老人抱住一棵树,没有被山洪冲走。一会儿,楼下有人听见她的呼救声,大家都出去,下楼,把老人扶进屋内。

老人已经浑身湿透,簌簌发抖,满身泥污,不能走动。就找来一口大盆,让老人坐进盆里,众人抬着大盆,把老人抬上二楼。然后,给老人脱去湿衣,换上干衣,披上一床干被子。

这时,农家乐老板带着救援人员来了。救援队员背上老人,老板带路,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一行走出房门,踏进泥水里,顶着雨水,踩着淤泥,艰难地走上藏寨上方的公路。再上坡,走进公路坎上一户农家乐的客厅,在沙发上坐下休息。

这家农家乐所在地方较高,没有受到山洪侵袭。老板很热情,马上拿来几床干被子,让我们几人盖上。我们说,身上衣褲都是泥污,很脏的。老板说:被子脏了,洗干净就是。要我们赶快盖上被子。我们只有说谢谢了。

看表,此时凌晨4时。

一夜无眠…..

二、山洪成灾

20日,天刚亮。住在这家农家乐的游客起床,收拾行李,发动汽车,前往水磨。不一会儿,车又返回,说:去水磨的公路已被洪水冲断,出不去了。

一会儿,原住农家乐老板就来了,安排我们去到另一家农家乐,已经准备了稀饭馒头的早餐。

上午,雨势有所减弱,但仍然时小时大。大家都去住地,收拾黑夜时来不及带走的行李,准备撤离。沿途,看见不少车辆被山洪冲到路口,甚至农家乐房屋边,车辆七歪八倒,相互叠压,成了车堆。还看见,洪水进楼后满地淤泥的农家乐房屋,山洪过后被毁的桥梁和铁索断桥,车辆成堆、树木杂物满地的街道,……

往日人来人往的热闹街区、景区,现在是满目疮痍!

这次山洪,是三江镇连降大雨暴雨,上游山地中数处山体发生滑坡;三江镇上游的西河、中河和东河,三条河同时发洪水,将沿河的大树石块挟带而下,沿途破路毁房。三江镇是三河汇集之处,洪水同时汇集,遭受的损失最大。山洪挟带大树石块,顺流而下,堵塞下游桥梁的桥洞后,造成洪水翻桥。翻桥后的洪水,汹涌冲入河道两侧的镇区村落,沿途移车淹房。数座钢筋水泥桥,桥上的栏杆也全被冲走;洪水稍退,桥面上就堆积许多冲下来的大树。

三江镇下游的河坝村,离三江汇流的三江口不到两公里,受到三江汇集后洪水下泄的汹涌冲击。翻桥后的洪水,汹涌冲入地势较低的河坝村“水乡藏寨”,沿途毁车淹房。跨河的铁索桥,被洪流冲毁钢筋桥身,成为断桥。几十辆车被山洪冲走,有的车就陷在淤泥堆里。

三、撤离三江

三江的山洪,顺河直下,冲毁了三江镇对外的主要通道公路,也给下游的水磨镇,造成重大破坏。整个三江镇,断水断电断路断通讯,几乎成为灾后孤岛。三江镇数万避暑游客的向外疏散,就成为大问题。

此时,三江对外通道,只余下一条鹞子山通道。鹞子山通道,是20085-12大地震时,临时修建的一条抢险应急通道。道路翻越鹞子山后,再盘旋而下,到水磨镇。这条通道,坡陡路窄弯急,不能通行大巴,只能通行载人较少的中巴和小车,运输能力有限。而水磨镇到都江堰的公路,仍然可以通行大巴。外运人员,只要到了水磨,就可以乘坐大巴去都江堰。

所以,三江镇政府,动员一切中巴和小车,尽快将滞留在灾区的数万避暑游客,向外疏散。先疏散到水磨,再疏散去都江堰。

在雨中排队等候了4个半小时后,在20号晚6时半,我们上了一辆中巴。冒雨翻山,行车一个多小时后,到了水磨。待到都江堰,已是晚上9时了。

都江堰仍然大雨,但毕竟已经出了灾区了。于是,住下,准备第二天,再撤退到成都。

想起20日凌晨河堤外山洪的汹涌澎湃、水声若雷,心里还是有点后怕的。

 

三年来,我们每年都来三江避暑,得到当地农家乐的热情接待。今年,我们在三江避暑二十几天。在8-20洪灾中,农家乐的王老板和老板娘小熊,冒着生命危险,不顾自己财产,把客人撤离放在第一,半夜几次带着客人,冒雨蹚出洪水,撤到安全地方。天亮后,又千方百计地为客人安排食宿,安全撤出三江。三江镇政府也为上千游客的安全转移出山,作出了应急安排。我们衷心地感谢他们,感谢为游客避灾、撤离辛勤出力的人们!

灾后已5天,我们撤离灾区也已经4天了。灾区现在情况怎么样?路电水通了吗?留在灾区抗灾的人们,你们还好吗?

下面的照片,分别拍摄于灾前和灾后。第一张照片右方的两层楼房,就是我们居住的农家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48125-1195028.html

上一篇:灾后三江(续)
下一篇:新疆喀什一瞥之喀什噶尔古城

4 张学文 郑永军 刘炜 伍赛特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5 20: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