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我国首届图书馆学研究生——侯汉清和鲍世均

已有 4572 次阅读 2009-5-10 13:44 |个人分类:学海泛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图书馆学史,图情教育,侯汉清,鲍世均| 图书馆学史, 图情教育, 侯汉清, 鲍世均

   近端时间,笔者在学习图书馆史知识,并及时分享了一些“发现”。 昨晚读到《关于“我国首批图情硕士研究生”问题的汇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1f0150100d2o6.html)的评论,tufeinazi兄及匿名师友提供了多条宝贵的信息,引起了笔者的高度关注。当即回复了一条信息表示感谢并指出提供的资料中我知道的几处错误(不知何故,似乎被系统删掉了)。王重民先生1964年招收过研究生吗?看来很有可能。这就意味着我过去的一些发现有误,更糟糕的是有些已经比较正式的发表出来,有些还作为史实在后续的文章中引用。
   其实知道这个问题很容易,直接请教侯汉清教授就可以,侯教授是“当事人”,亦是“北大的老教师”,且侯教授是我的老师。过去采信了从书本上获来的信息和并综合部分自身已掌握的“史料”,一直没有直接请教侯老师。早上6点21分我给侯老师发了一份邮件,上午11点收到侯老师的回复。许多史实,豁然开朗。    
   我曾介绍过:“‘文革’前我国图书馆学教育较为落后,到1966年总共才招收过两名研究生——侯汉清和张涵,培养单位为北京大学,1964年入学,导师为刘国钧,研究生学历迟至1980年方承认, 承认1967年研究生毕业。侯汉清1979年再次考入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1981年研究生毕业,获得硕士学位。”(见:改革开放与图书馆学研究生教育.http://libseeker.bokee.com/viewdiary.41018729.html)根据侯教授提供的信息,应该修正为:“文革”前我国图书馆学教育较为落后,到1966年总共才招收过两名研究生——侯汉清和鲍世均,培养单位为北京大学,1964年入学,侯汉清的导师为刘国钧,鲍世均的导师为王重民。因文革中断学业。根据教育部的文件,1980年方承认他们1967年研究生毕业,并发给研究生毕业文凭。 鲍世钧后来在邯郸一家建筑公司工作。侯汉清1979年在陕西省图书馆第二次报考研究生,考取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研究生,其时王重民已经在文革中(1975年)含冤去世,刘国钧重病在床,因此当时侯汉清的导师为刘国钧和关懿娴(时任系主任)。1981年7月侯汉清被允许提前毕业,拿到了第二张研究生毕业证书和硕士学位证书,并留校执教。
   文后附笔者和侯教授的通信。再此,特此再次感谢侯教授,感谢tufeinazi,感谢帮助过我的师友们!

侯汉清教授回复:    
qy同志,您好!
 
  来信收到,简答如下:
 
   我见过你写的有关博客,其中有关表述有错。
 
   1964年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王重民教授和刘国钧教授在全国首次招考两名图书馆学专业的研究生,按照当时教育部文件三年毕业后授予副博士学位。当时图书馆系的应届毕业生我和鲍世均两人被同时录取,分别师从刘国钧教授和王重民教授,后者当然专攻目录学。因文革中断学业,於1968年毕业。到了1980年,根据教育部的文件,承认我们1967年研究生毕业,并发给研究生毕业文凭。
 
   鲍世钧同学后来在邯郸一家建筑公司工作。1979年我36岁时在陕西省图书馆第二次报考研究生,考取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研究生,当时王重民教授已经在文革中含冤去世,刘国钧教授重病在床,因此当时我的导师为刘国钧和关懿娴教授(时任系主任)。1981年7月我被允许提前毕业,拿到了第二张研究生毕业证书和硕士学位证书,并留校执教。
 
   1979年文革后武大和北大图书馆学专业首次招收硕士研究生。全国图书馆专业的毕业生和当时的工农兵学员奔走相告,报考人数甚多。与我同时考取的有:张涵、祁燕莉、王知津、刘小琴、王津生等人。其中张涵和祁燕莉于1982年毕业留系任教。
 
   就写这些,供你参考;也可在博客上发表,以弄清这段史实,免得我以后再费口舌。即祝
夏安。
 
                               侯汉清

笔者的邮件主题:请问王重民先生1964年招收过研究生吗?
侯老师:
      您好!
      近段时间我在学习图书馆史方面的东西。在学习过程中遇到疑问就是:
      1 王重民先生1964年招收过研究生吗,他是谁?
      2 北大1964级研究生除了您和张涵老师,还有其他人吗?
      我目前获得的相关信息:
      1 “为了培养目录学高层次的人才,1964年夏,(王重民)先生招收一名研究生。开始先令研究生搜集、阅读大量文献。先生常说,文献掌握不多,研究难以深入,课程也难以讲好。可惜不到两年,‘文化大革命’风暴席卷全国。先生指导研究生,未能善始善终,匆匆停止了。带研究生也许是先生心目中培养图书馆专门人才最理想的途径之一”——朱天俊《难忘的往事 深切的怀念——纪念王重民教授诞辰一百周年》 见: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编《王重民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文集》P14
      2 “文革前北大的王重民先生招过目录学方向的研究生,当然也是没有最终毕业。该人后来完全脱离图书馆行业,好像是在河北的保定一个什么工厂工作。 ”(友人提供的信息)
      敬请您帮我回忆回忆,谢谢!
      顺颂诸事如意,幸福安康!
                                                          qy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231018.html

上一篇:读“书”
下一篇:关于研究方向的思考

5 赵星 章成志 陈绥阳 曹聪 周春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7 12: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