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图谋的执念

已有 923 次阅读 2021-10-24 10:08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大约是在2004年冬季(在e线图情开了个“图谋”博客),我给自己的博客名称取名为“图谋”,内涵是“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网名为“a”。最早用“a”这个网名是在《大学图书馆学报》读者沙龙(活跃期大约为1999-2003年)。2006年《图书馆报》前身《新华书目报·图书馆专刊》向我约稿,开始使用“图谋”为笔名(纸媒上最早出现的“图谋”署名:图谋.图书馆的2.0生存.新华书目报图书馆专刊.2006.6.18: B8(CN11-0126))。种种原因,曾在多个平台开设“图谋博客”。2009年2月9日开始在科学网平台开设“图谋博客”,博客注册时用“libseeker”为用户名。2014年5月10日开设圕人堂QQ群, 群名片为“图谋”。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这或许算是一种梦想与追求。具体到个人,图谋的更标准的答案其实是“a libseeker”。

    “图谋”二字,在我的心目中已成了一种执念。何谓执念?执念是因执着而产生的不可动摇的念头,可形容因为对某事物的极度执着而产生了过度追求的念头。身为“图谋”,我无法判断自身的行为是否属于“过度追求”。围绕“图谋”,一边在积极进行学习与思考,一边在努力进行实践与探索。

    圕人堂的存在,或者说其“核心价值”,可能还就在于“圕人”这个定位。这也是比较有趣的事实。圕人堂当前的成员,确实是由这些人构成,而且确实是各方均有贡献。 圕人堂QQ群(群号:311173426)是图书馆及图书馆学相关人员的交流群,其愿景(VISION)是:圕结就是力量!其定位(MISSION)是:专业讨论、行业交流、信息共享、资源、人脉。圕人堂圕结一切可以圕聚的力量。圕人堂堂风:贴近现实,关照现实,联系理论,旨在实践。《圕人堂周讯》将圕人堂QQ群、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圕人堂微信公众号融为一体,成为圕人堂服务体系的“融媒体”(资源通融、内容兼融、宣传互融、利益共融)。 圕人堂的交流,有明线与暗线。明线是大窗交流,暗线是成员间小窗交流及其它形式的交流。两条线均很重要。表面上是明线为主,实际上是以暗线为主。重视的是成员切切实实的获得感、成就感。圕人堂还有两个“面”:一“面”是圕人堂群中的成员,另一“面”是群成员之外的圕人。圕人堂这样的网络社群,主要就是发挥“微价值”或者说“长尾价值”。“圕人堂”的灵魂是“圕”这个字,意在圕结一切可以圕聚的力量,凝心聚力谋发展。期待的是圕人切实受益!囿于种种约束,距离梦想或理想尚较为遥远,但在不懈努力、砥砺前行。

   围绕“图书馆发展如何回归专业”话题,图谋做了点辅助工作(图谋.图书馆发展如何回归专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09088.html),期待对相关理论与实践有所帮助。“圕人堂服务体系”这些年所作的微努力,它确实能让不少圕人切实受益。当前“圕人堂服务体系”辐射(或影响)的圕人为数不算多,但或许可以说不同程度受到“圕主题”理论与实践领域的活跃分子的关注与支持。2021年10月23日晚,“圕人堂LibChat”相关数据在圕人堂群中公开。圕人堂微信公众号2018年6月12日开通,当前417篇原创内容,“总用户数“为4751。欢迎圕人关注与支持!期待“总用户数”可以早日突破5000大关。

    前段时间,有家期刊向我约稿,将博文整理成一篇思辨感悟类文字。由于出版费用大幅提升,科研评价体系中对博客书的认可度严重缩水,我已不抱再出版博客书的希望。有期刊愿意刊发,可谓天赐良机,很感谢也很珍惜该刊提供的机遇。起初,我自以为轻而易举,因为按照以往的节奏,两年的博文可以整理成一本书出版。我先是将2021年已发布的博文进行了一番“海选”,选出了大约5万字左右内容。在此基础上“筛选”,选出1.5万字左右整理成文。最后结合主编意见进行了“精选”并适当润色,控制在1.2万字内。“图谋博客精粹”成书工作,我做过若干回。这回将图谋博客精编成一篇文字,意味着要“脱水”成“干货”,但“干货”亦不宜太干了,得顾及“色香味”在可接受范围之内。此项工作对我是一个挑战。我联想起彼得·沃森《20世纪思想史》,这本书被评价为“这是令人惊叹的一部一个人独立完成的百科全书,一部涵盖20世纪思想观念方方面面的通史。”该书中许多人物(科学家、文学家、政治家等)及其代表作被归纳总结成数千字的“干货”,生动清晰、可亲可敬!

    进而联想到文双春先生《你的成就可否被总结成一句话?》(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1307035.html),该文认为:诺奖钟情简单,因此想得诺奖或做出诺奖级成果,不必想得太多,更不必想得太复杂,一生或整个科研生涯只为一句话,是上上策;“一句话”现象其实很普遍,并不局限于科学领域;如果我们用一句话就能总结出一个人的成就,那么这个人就是一个伟大的人。作为一介凡夫,图谋的执念,很简单,只为两个字——图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09221.html

上一篇:图书馆发展如何回归专业?
下一篇:纪念高校图工委成立40周年—— 大学图书馆馆长采访书记/校长访谈录系列摘编

4 李宏翰 张鹰 张晓良 李学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30 18: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