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笔耕口授勤劳一生,生前身后竹帛流芳——《钱亚新年谱》简评

已有 1596 次阅读 2021-9-23 20:59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引用本文格式]王启云.笔耕口授勤劳一生,生前身后竹帛流芳——《钱亚新年谱》简评[J].高校图书馆工作,2021(5):89-93.



              笔耕口授勤劳一生,生前身后竹帛流芳

——《钱亚新年谱》简评

1 钱亚新生平及成就概述

钱亚新(1903.12.23-1990.1.17,见图1),著名图书馆学家、目录学家、索引学家。1922年进入上海大同大学学习;1925年在杜定友先生的影响下就读于章太炎先生主办的国民大学图书馆学系;1926年考取武昌华中大学文华图书科(武昌文华图书馆专科学校的前身 ),1928年毕业。先后在广州中山大学图书馆(19288月至19297月)和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19298月至19308月)工作,19298月私立武昌文华图书馆学专科学校成立之后,钱亚新先生回母校任教并兼任《武昌文图书馆学专科学校季刊》主编(19308月至19327月),后又在上海大夏大学(19329月至19327月)、天津河北女子师范学院(19338月至19377月)、湖南大学(19378月至19426月)、国立师范学院(19427月至19467月)、苏州社会教育学院(19469月至19503月)从事图书馆工作和教育工作,1950年调到南京图书馆(19503月至19901月)工作,直到逝世。他数十年如一日,以对事业的无限忠诚,致力于我国图书馆事业建设和图书馆学、目录学学术研究,发表论著190多种,计200多万字,涉及图书馆学、目录学、索引学和图书情报教育等诸多方面。钱亚新先生一生致力于图书馆工作和图书馆学、目录学学术研究,硕果累累,成绩卓著,成为中国图书馆学界的一代宗师[1]

 

1 钱亚新先生

 

    1990117日,钱亚新先生逝世,其夫人吴志勤女士的挽联是:六十寒暑相敬如宾,教育子女从无半点违忤;八七春秋助人为乐,笔耕口授哪有一日闲暇。[2]409倪波先生评价:钱亚新先生自图书馆学专业大学毕业以来, 其论著一直未间断过, 直至生命终止。 因此 他的一生是勤劳的一生、 笔耕的一生、 奋斗的一生、 科研成就硕果累累的一生。[3]钱先生逝世已有31年,关于钱先生的研究文献不断涌现,是可谓:笔耕口授勤劳一生,生前身后竹帛流芳。学界有年谱胜全集的说法,论证年谱在历史人物研究中的作用,好的年谱,不但可以完整地展现谱主的生平和功业,还可以通过一人考见出一个时代,达到以点带面之效,要详细了解历史人物生平和思想,要从其年谱入手[4]

    南京大学青年学者谢欢《钱亚新年谱》为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17FTQ004)成果。笔者算是从侧面见证目睹大作的出版过程,粗略知悉背后的艰辛。这些年,笔者受张厚生先生的影响,笔者对钱亚新先生也颇为关注,也进行了一些学习与思考。张厚生(1943.8.21-2008.8.8)为钱亚新先生的晚辈,但为忘年交,亦师亦友,过从甚密。张先生在钱先生逝世后的18年时间里,为纪念与传承钱先生,曾做了大量工作。1991年同卢子博先生共同编辑整理出版了《钱亚新》(江苏教育出版社)[5]2007年同吴林等同编辑整理出版了《钱亚新文集》(南京大学出版社)[6],也许他认为该做的或想做的工作随着《钱亚新文集》的出版算结束了(其时已同病魔抗争多时),将钱亚新先生手稿做了妥善安排(据悉,其中大部分内容都精心整理出版了)。笔者深受张厚生先生关爱与提携的学生之一, 张厚生先生逝世后,笔者一直在努力为纪念张先生做一些工作,某种意义上,是在学习与模仿张先生为钱先生所作努力。学习过程中,笔者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张先生是在学习与模仿钱先生为纪念恩师杜定友先生所作的努力。虽然笔者的学养等远远不及张先生,但在努力见贤思齐,循序渐进读到《钱亚新年谱》,格外欣喜,笔者为《钱亚新年谱》是纪念与传承钱亚新先生的集大成之作,难能可贵!   

 2 《钱亚新年谱》的贡献

2.1 善始善终,善作善成

    机缘巧合,笔者结识谢欢多年。何时与谢欢首次交往已记不清了,第一次见面是20103月,笔者去苏州大学参加江苏省高校特色资源建设研讨会,其时他是苏州大学图书馆学专业本科在读学生,初次见面便觉得此君前途无量。此后,时不时有通信往来,我们的一个焦点话题是钱亚新先生。谢欢是江苏宜兴人,1988年出生,钱亚新先生亦出生于江苏宜兴,算是钱先生家乡的后学晚辈。谢欢2011年开始系统研究钱先生,且于2011年底从钱亚新先生的长子钱亮先生那里获得钱亚新部分手稿、学术通信、工作札记等资料,在处理资料过程中,萌生为钱亚新先生编撰年谱的宏愿。此后,凭借着无限热情与坚韧不拔,得到许多学者先进的信任与支持。比如,苏小波博士是张厚生先生的“关门弟子”(亦是苏州大学图书馆学本科毕业生,是谢欢的“师兄”),受张先生委托保管钱亚新部分文稿,不幸于20161月因病辞世,生前委托家人将钱亚新文稿转给谢欢保管。《钱亚新年谱》年谱编撰工作2012年开始,2017年获得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立项,2020年底结项,20215月正式出版。

    值得一提的是,《钱亚新年谱》出版之前,谢欢已取得了系列成果。其中重量级成果有两项:①2013年整理出版了《钱亚新别集》。根据内容分为随笔、评介、回忆总结、诗词四部分,每部分又根据年代的先后排序。随笔和评论部分收录的文章,虽名曰随笔、评论,但学术价值并不低,有些文章距离现在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是现在读起来,仍然有不少启发。做学问一定要把基础打牢,要严谨,不能大而化之,对于基本的学术概念,一定要搞清楚。从钱先生其他的一些文章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钱先生严谨治学、求实务真的风貌[7]。谢欢整理《钱亚新别集》的过程,我有一些了解,且知道有插曲,此项工作能进行到什么程度,我心存几分疑惑翘首以盼。及至收到该书,浏览之后,深表敬服!其背后的艰辛,可谓感同身受。我也整理过为数不多的钱先生手稿,由于书写材料(纸和笔)久经考验,单单是识读工作就不轻松,访求史料、考证史料等更是劳心劳力劳神。整理出来的书稿就达52万字,且如此精彩!此项工作居然出自一位年仅25岁的青年学人之手!这是图书馆学的骄傲!也是图书馆学同道的骄傲!阅读《钱亚新别集》之后,我曾第一时间在科学网图谋博客发表过上述评论[8]②2016年完成了《钱亚新图书馆学学术思想研究》博士学位论文[9]。谢欢在其博士论文中对钱亚新的生平及学术分期做了系统的阐述,并就钱亚新的索引思想、图书馆教育思想、图书馆经营管理思想、目录学思想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在肯定钱亚新学术贡献和学术地位的同时,也客观地评价其存在的不足,这篇论文可以看作是第一部系统研究钱亚新的学术成果[10]。据悉,博士论文基础上完成的《回归与传承:钱亚新图书馆学学术思想研究》,预计2021年年内由科学出版社出版。

2.2 生平功业,完整展现

    《钱亚新年谱》这样一部翔实的图书馆学家年谱,具有开创意义。《钱亚新年谱》是继《裘开明年谱》《顾廷龙年谱》之后,图书馆界正式出版的第三本图书馆学人年谱专著。其开创意义主要体现在:《钱亚新年谱》,谱主属于第二代图书馆学人,其与“四代图书馆学人”均有不同程度交往[11]:第一代有沈祖荣、胡庆生、刘国钧、洪有丰、戴志骞、袁同礼、李小缘、杜定友、杨昭悊等;第二代有桂质柏、裘开明、马宗荣、皮高品、周连宽、吕绍虞、张遵俭、严文郁、毛坤、汪应文、汪长炳、万国鼎、王云五、王重民等;第三代有彭斐章、佟曾功、赵世良、孙云畴、陈誉、周文骏、朱天俊、张琪玉、黄宗忠、谢灼华、白国应、陈光祚、倪波、金恩晖、吴慰慈、肖自力、谭祥金、辛希孟、张德芳、侯汉清、左恭、胡耀辉等;第四代有乔好勤、张厚生、李国新、况能富等。 谢欢出版《钱亚新年谱》年方33,年轻有为,前程似锦。

    三部图书馆学人年谱专著,按时间顺序简略介绍如下:沈津《顾廷龙年谱》,反映顾廷龙(1904-1998)在时代的变化和发展过程中的事业、著述、思想等,全书976页,72.1万字[12] 图书出版时,年谱作者59岁。 程焕文《 裘开明年谱》,裘开明先生(1898-1977)既是20世纪欧美东亚图书馆事业的伟大先驱者, 又是学贯中西的图书馆学术大师,该书收录选择基本上集中于裘开明和1966年以前的哈佛燕京图书馆的史料,全书1012页,160余万字[13]。图书出版时,年谱作者47岁。谢欢《钱亚新年谱》,记录了中国近代著名图书馆学家钱亚新(1903-1990)的一生,包括钱亚新及其家人活动、钱亚新交游情况、钱亚新治学及图书馆实践活动,全书487页,54.4万字[14]。另,王子舟《杜定友和中国图书馆学》书中附录部分有《杜定友年谱初编》,内容翔实、篇幅较长(近半部书)[15]。杜定友先生是钱亚新先生的恩师,围绕对杜定友先生的纪念与传承,钱亚新先生心心念念、不遗余力。《钱亚新年谱》中有82页内容出现杜定友先生名字,也就是年谱正文五分之一篇幅可以读到杜定友及其相关的生平事迹。

沈津先生说:年谱之作,昉于宋,盛于清,是以人为主,并系以年月之人物编年史。盖以一人道德文章、学问事业关系史学甚钜,而其焜耀史册秩然不紊者,则有赖于年谱表而出之。顾廷龙先生曾说近三百年来先贤年谱,其材料得自尺牍中者最为亲切[16]序三。《钱亚新年谱》是一部很大比例材料得自尺牍最为亲切的年谱之一,钱亚新先生的道德文章、学问事业,生平功业得到了较为完整的展现其内容构成情况见表1

表1:《钱亚新年谱》内容构成

年份

人生阶段

起讫页码

页数

占正文百分

1903-1924

青少年

1-15

15

3.6%

1925-1949

青壮年

16-118

103

25.2%  

1950-1965

中老年

119-201

83

20.3%

1966-1976

古稀之年

202-219

18

4.4%

1977-1990

耄耋之年

220-409

190

46.5%

 

    1中的内容构成表,或许是一种“因缘际会”或“历史巧合”,大致可划分为5个人生阶段,内容呈现两多两少一超常:青壮年、中老年时期内容多,青少年、“古稀之年”内容少,“耄耋之年”内容格外多。钱亚新先生的一生经历丰富:亲历战火威胁,早年的学习、工作与生活俱不甚安定;“古稀之年”经历种种冲击(注:尤其是在1966-1976年,有些资料存在避讳,一是不让看,二是不让写。);“耄耋之年”1977-1990年)不顾年迈体衰、自强奋斗、勤于治学、奖掖后进、甘做人梯,硕果累累。    

2.3 年谱索引,锦上添花

    钱亚新先生认为“索引是一种检查指定范围内的书报所有特项知识的工具。”钱亚新先生涉足领域有:图书馆学、分类学;目录学;文献学、版本学;排检法、索引法。其中排检法、索引法领域,情有独钟。钱亚新先生的代表作或成名作是在文华图专求学时完成的《索引和索引法》一书,此书作为“文华图书科”丛书之一,1930年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的[17]198912月得知中国索引学社即将成立时,钱先生说“本人六十年来的夙愿,可以实现了。”,表达此心声离他老人家去世不足四十天[18]406。谢欢兼任中国索引学会理事,《钱亚新年谱》索引部分特意邀请王雅戈教授团队编制,内容包括主题索引、人名索引、文献名、机构名索引,体现了由专业的人员做专业的事情,该索引共55页,对于年谱的阅读、查检、延伸利用非常有帮助。    

3 《钱亚新年谱》的不足

3.1 年谱未记载年份较多

    年谱中,1904190519061907191019131915191619181921192411个年份没有记载,缺失年份较多。建议学习与借鉴《顾廷龙》《裘开明年谱》: 一九九至一九一二年 六至九岁”综合描述,“一九一四 十一岁”内容空白(《顾廷龙年谱》[19]10-11 《裘开明年谱》有七年无记录,但采取留白形式处理,1904年至1908年各年仅书某年某岁,比如19047”“19058。有些年份可以记录国家大事,比如《裘开明年谱》中对1912年的记载有19121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212日,清宣统皇帝被迫宣告退位,清朝政府的通知遂告结束。 [20]1-5。有些年份的信息可以合理推论,比如依据钱亚新自身的回忆录信息,可以推论:东坡高小求学阶段为,19149月至19177月,也就是19151916年均为“东坡高小求学阶段”② 1918年(十六岁)是“江苏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址苏州)” 1921年是钱亚新先生的母亲去世的年份[21]308,应记载为“是年,先生母亲辞世。”④ 1924年(二十二岁)建议记载为“是年,闸北广东同乡们办的一所小学教书阶段”[22]13    

3.2 年谱存在疏漏与错误

    谢欢在年谱后记中坦言“我深知本无法穷尽钱亚新先生的一生,肯定有很多遗漏。”[23]485,书中确实存在疏漏与错误,聊举数例: 390[24]3901987年,121-8日,参加首届江苏图书资料专业高级职务评审委员会评审工作,先生担任召集人,评委会成员除先生外,包括彭斐章、朱天俊、倪波、邱克勤、杨世民、贝芝泉、竺陔南、卢子博、吴观国、许培基。此处信息,恐怕描述不够准确。据笔者了解,张厚生,19877月,晋升为副研究馆员。1987105日,被聘请为江苏省图书、资料专业高级职务评审委员会委员。笔者见过“聘书”原件,且留存有扫描版。225[25]22519771028日,经南京图书馆领导同意后,开始为南京大学图书馆招收的两名目录学方向研究生顾志华、卢贤中讲授‘古籍目录学研究’课程”,仍是该段文字提及卢贤中“1978年到1981年,我在钱先生的指导下度过了三年非常难忘的研究生学习生活。19781月,“是月,继续为南大研究生顾志华、卢贤中讲授‘古籍目录学研究’课程,……” 两处时间疑有误,应分别是19781028日、19791月。卢贤中先生是1965年至1970年就读于南京大学中文系本科,1978年至1981年就读于南京大学图书情报系研究生,获硕士学位。1978年武汉大学率先开始招收图书馆学研究生,南京大学亦开始联合培养研究生,1978年招收两名图书馆学研究生卢贤中、顾志华,导师为钱亚新和施廷镛[26]。由于当时国家有规定一个系有三个教授以上方可授学位[27]245,“钱亚新、施廷镛指导的第一批硕士研究生学位也由武汉大学授予”[28]依据《教育部关于高等学校一九七八年研究生招生工作安排意见(78)教高字第032号》,1978年恢复研究生招生考试,将1977年、1978年两年招收研究生的工作合并进行,一次报名、同时考试、一起入学。第一次将考试分为初试和复试两个阶段。初试科目为政治、外语、基础课、专业课,基础课和专业课考试不超过3门,所有考试科目均由招生单位自行组织命题。招生单位根据考生初试结果,决定考生是否参加复试。初试日期统一规定在五月五日至五月七日进行。复试一般应于六月十五日结束。最迟在一九七八年八月五日前发出录取通知书,九月一日开学[29]254-255[30]254-2551983年,钱亚新先生曾计划桑良知合作撰写《利用图书馆的故事》,其时,桑良知刚刚涉足图书馆学界。《利用图书馆的故事》完成后并未出版,2003年,钱亚新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促使桑良知决心出版《愿光芒永放——名家书趣》(安徽大学出版社,2007),最终与20079月正式出版。正文中书写“桑良知”,两条注释作者署名均为“桑良至”。且索引中有“桑良知”(书中共有26页出现“桑良知”),无“桑良至”。最好是正文中能予以简要的说明。“桑良知,195011月生。笔名桑良至。安徽宣城人。1981年毕业于安徽大学图书馆学系。安徽大学信息管理系副教授。[31]另据中国知网检索,1981-1987年发表的期刊文献署名为“桑良知”1989-2010年发表的期刊文献署名为“桑良至”296是日,审阅完张亚芳《钱亚新现设索引思想初探》……[32]296,其中“现设”为错别字,应是“先生”。

3.3 照片及其它图片史料缺失

    年谱作者拥有大量有价值的照片及其它图片史料,但年谱中均未采用,适当采用一些,可以使全书图文并茂,为年谱增色。尤其是谱主钱亚新先生的照片,建议采用数张,可以以扉页、正文配图、附录等形式出现。如果有条件,建议考虑另出一本《钱亚新先生图传》,图片史料配以精炼的文字说明,效果或许会更好。

4  结语

钱亚新先生的纪念与传承,或许可以说是近百年来中国图书馆学教育史(1920年至今)上最为出色的之一。其一,首先归功于钱亚新先生自身的史料意识。钱亚新先生一生敬惜字纸,几乎精心保存了自己一生中全部文字作品!除此之外,还保存了大量照片史料及其它相关重要史料(学术通信、诗歌随笔等)。我有幸见识了钱亚新先生保存的多份湖南大学图书馆工作报告(1937-1940年),19384月湖南大学图书馆遭到日军飞机狂轰滥炸,被炸毁。那些工作报告的作者很有可能是钱先生自己,其时其身份为该馆“主任”。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竟能妥善保存至今!其二,归功于钱亚新先生的亲属,钱亚新先生的夫人吴志勤女士,及他们的儿子钱亮、钱唐,为钱亚新先生的纪念与传承尽心尽力。其三,归功于受其或直接或间接影响的一批后学先进。比如张厚生、谢欢等等。钱亚新先生思想进步,风格高尚,勤于笔耕,奖掖后进,为图书馆事业奋斗毕生,道德崇高,文章传世。圕人堂QQ群是图书馆及图书馆学相关人员的交流群(规模近3000)。“圕人”指图书馆及图书馆学相关人员,它包括图书馆员、图书情报专业教师和学生、图书馆利益相关者(包括政府主管部门、相关资源商、硬件商、平面媒体等等)。《钱亚新年谱》出版之后,“圕人堂服务体系”第一时间集中宣传。圕人堂服务体系为一体两翼,以圕人堂QQ群为体,以“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及“圕人堂微信公众号”为两翼。“一体两翼”的载体是《圕人堂周讯》。笔者这样做的目的是期望该书能有更多读者,哪怕是多几位也好。对于钱亚新先生这样的大家,更多人“走近“,或许是有一定现实意义的。钱亚新先生身上,为人为学等诸多方面,值得学习与效仿、景仰与跟进。期待《钱亚新年谱》有助于树立图书馆职业标杆,衷心希望有更多优秀分子加入图书馆工作者的行列,坚守图书馆职业信念,传承与开新并举,不断提升图书馆以及图书馆从业者的职业荣誉感、社会地位和美誉度。

参考文献

[1] 王启云.钱亚新与湖南大学图书馆——纪念钱亚新先生逝世30周年[J].新世纪图书馆,2020(08):80-86.

[2][14][18][22][23][24][25][27][30][32] 谢欢著.钱亚新年谱[M]._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21.5.

[3] 倪波.论钱亚新[J].江苏图书馆学报,1991(03):39-43.

[4] 周余姣.了解北美东亚图书馆事业和汉学研究的一个窗口——评《裘开明年谱》[J].图书馆,2017(01):104-109.

[5] 《钱亚新集》编辑组. 钱亚新集[M]. 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 1991.11.

[6] 南京图书馆编. 钱亚新文集[M]. 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 2007.06.

[7][21] 钱亚新著;谢欢整理. 钱亚新别集[M]. 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 2013.05.

[8] 王启云.别出心裁,别有洞天——读《钱亚新别集》有感[EB/OL].[2021-6-13].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699442.html.

[9] 谢欢.钱亚新图书馆学学术思想研究[D].南京:南京大学,2016

[10] 蒋倩,纪景超.钱亚新学术思想研究述评——纪念钱亚新逝世30周年[J].新世纪图书馆,2020(12):66-7278.

[11] 徐引篪、霍国庆著.现代图书馆学理论[M]._ 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9.2104-125.

[12][16][19] 沈津编著. 顾廷龙年谱[M].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4.10.

[13] [20] 程焕文. 裘开明年谱[M].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8.10.

[15] 王子舟.杜定友和中国图书馆学.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2.1178-315.

[17] 钱亚新.索引和索引法[M].上海:商务印书馆,1930.4.

[26] 王启云.张厚生先生与图情教育三十年[J].图书情报工作,2010,54(05):144-147126.

[28] 谢欢.钱亚新与周连宽往来书信释证[J].图书馆论坛,2021,41(05):127-133.

[29] 教育部高校学生司编.1977-2003年全国研究生招生工作文件选编  上[M],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出版社,2004.02:15-16.

[31] 异天,戈德主编.《中华人物辞海》编委会编撰. 中华人物辞海 当代文化卷 1[M].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7.12:595.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05425.html

上一篇: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现行统计指标对比分析
下一篇:关于数字资源统计的思考

4 李宏翰 尤明庆 王安良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7 11: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