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现行统计指标对比分析

已有 1359 次阅读 2021-9-22 17:51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圕人堂文摘

图谋摘编自:熊霞,高凡,李睦,何雪梅,胡秀梅.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统计指标体系设计与构建[J].大学图书馆学报,2021,39(03):59-66.

  《大学图书馆学报》2021年第3期刊发高凡等《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统计指标体系设计与构建》一文,该文在对国内外多所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统计指标进行对比分析的基础上,设计了一套完整可行的电子资源统计指标体系,从购置费、馆藏量和使用量三个方面对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进行宏观统计,旨在促进我国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统计工作的完善,为教育部高校图书馆事实数据库系统的重新改版提供参考。本文主要摘编“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现行统计指标对比分析”部分。

   图书馆馆藏电子资源主要是指由出版商或数据库商生产发行的、商业化的正式出版物,包括电子连续出版物、电子图书、音视频、数据库等,自其在高校图书馆出现以来就凭借更新速度快、查找使用方便、不受时间空间和复本限制等优势,逐渐取代大部分纸质资源,成为馆藏文献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全面了解电子资源的实际建设和使用情况,是高校图书馆了解自身发展状况和未来发展趋势的首要任务。但由于电子资源存在数字化、多样性和动态性等特点,如何对其进行全面有效的统计是高校图书馆统计工作的最大难点,很难形成一套统一的、实用性强的电子资源统计规范。

    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现行统计指标对比分析。为了了解国内外各地区、行业协会现行电子资源统计体系的情况,选取了美国研究图书馆协会(ARL)和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加拿大研究图书馆协会(CARL)、澳大利亚高校图书馆员委员会(CAUL),以及我国高等教育质量监测国家数据平台、高等教育基层统计报表和教育部高校图书馆事实数据库系统的高校图书馆年度统计表,抽取其中电子资源相关统计指标进行对比分析。(1)购置费指标:购置费方面,ARL、ACRL和CARL均采用了一次性资源采购经费和持续性资源采购经费的分类方 法对所有资源采购经费进行统计,不对文献载体和类型作区分。CAUL和事实数据库则采用了根据文献类型分类统计电子资源购置费的方式,从电子图书、电子连续出版物和其他电子资源三个方面设置统计指标,事实数据库在此基础上还对电子图书和电子期刊做了语种的细分统计。而国家数据平台 只要求填报当年文献资源总经费,高基报表则对电子资源购置费完全不关注。(2)馆藏量指标。电子资源经过多年的不断发展,类型得到极大丰富,包括电子图书、电子连续出版物、学位论文、标 准、专利、科技报告、音视频、图片、摘要、引文、事实数据等,因此无法像纸质资源一样使用“种”“册”等单一的计量单位对其资源量进行全面计量。再加上数据库在使用权方面存在年度、永久等不同形式,更加大了电子资源馆藏量的计量难度。从对比结果看,各统计表对馆藏量的统计重点不尽相同,大致分为粗略性和细分型两类。首先,统计内容有差异。国外的馆藏量指标只考虑累积量,即截至目前拥有的、纳入馆藏目录并可使用的所有类型资源量,不对当年新增或购置的资源量作统计,而我国国家数据平台和事实数据库除累积量外,还要求统计当年新增或当年购置的资源量,而且事实数据库只将拥有永久使用权的电子资源量纳入累积量的统计,无永久使用权的资源纳入 当年购置指标中统计。其次,计量单位存在差异。国外的电子资源馆藏量指标大多采用“种”作为计量单位,而我国的馆藏量指标继承了纸质文献的特点,从资产数量的角度出发,普遍采用“册”作为单位,电子期刊也需要按 每年每种的折合册数来计量。除册数外,事实数据库还要求统计当年购置中外文报刊的种数和份数。第三,指标统计的范围存在差异。例如,各个统 计指标体系对于“电子图书”的统计范围是不一致 的,相互交叉。高基报表中“电子图书”包括与图书类似的出版物,如研究报告、会议论文集、标准等;国家数据平台中“电子图书”包括与图书类似的出版物,具体指可供使用数据库中所包含全文电子图书和期刊以及按单册挑选订购的电子图书和期 刊的数量;ACRL和事实数据库中“电子图书”除图书外还包括电子学位论文,此外ACRL还包括政府文档等。 第四,折合册数的计算方法不一致。高基报表和国家数据平台中无论是以包库形式还是单种挑选 形式订购的电子图书均一种算一册,事实数据库中则是按包库购买的电子书每一种算一册,按种选购的电子书每一种算两册。高基报表和国家数据平台的中文电子期刊每种每年算一册,外文电子期刊每种每年算两册,事实数据库的中、外文电子期刊则均 是每种每年算一册。而国外的馆藏量指标则完全没有进行折合计算。(3)使用量指标。ARL、ACRL、CARL和CAUL的电子资源使用统计指标中,除包括检索量、访问量等全局性使用量外,还设置了针对电子图书和电子连续出版物的下载量指标。虽然统计重点各不相同,但都非常重视数据的规范性,建议或要求图书馆填报符合网络电子资源在线使用统计规范的使用统计数据,并需在备 注中说明统计数据的来源。相比之下,我国的三个统计平台中只有国家数 据平台和事实数据库设置了电子资源使用量指标,且都非常简单,均只有一个指标项,其中国家数据平 台为“当年电子资源访问量(次)”,事实数据库中为“电子资源下载量(篇次)”,均未对数据来源做任何要求。

   现行统计指标可借鉴之处。虽然上述各个统计指标体系的统计目的、参照标准、统计范围差异较大、各有特点,但通过从购置费、馆藏量和使用量三个方面对电子资源具体指标 进行对比研究,也可以从中发现一些可借鉴之处,对我国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统计指标体系的设计起到 一定的参考和启发作用,主要表现在: (1)统计指标体系整体应尽量简洁,不宜过于细化和庞杂。 (2)前后指标的设置和细分尽量保持标准一致, 指标名称和含义应明确、无歧义。 (3)电子资源购置费、馆藏量和使用量三方面的指标设置应相对均衡。 (4)不宜将电子资源纳入传统纸质文献的统计框架,对电子资源进行累积量和新增量统计。 (5)指标设置中应注重统计数据的准确性和规范性。

   随着电子资源在高校图书馆文献资源购置费、馆藏量和使用量中的占比和重要性越来越大,对其进行准确统计已经成为高校图书馆统计工作的重点和难点。《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统计指标体系设计与构建》构建和设计的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统计指标体系虽然无法全面统计电子资源的所有情况,但能在保障统计数据准确性的基础上,大致反映出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的总体发展情况,对我国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统计工作的实施和完善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建议感兴趣者进一步阅读原文全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05264.html

上一篇:心有余而“三不足”——张厚生研究有感
下一篇:笔耕口授勤劳一生,生前身后竹帛流芳——《钱亚新年谱》简评

3 李宏翰 郑永军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8 09: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