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再话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

已有 926 次阅读 2020-11-28 11:21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关于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的思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60076.html)一文,原本是打算进一步展开思考的,因为有更为紧要的工作要做,草草收尾。

    我这些年花了比较多的精力做无用的事情,比如写博客、折腾圕人堂,从功利角度,确实是无用的。而且,不管有意无意,还得罪了不少人。前些日子,有位前辈劝我多花点时间写书,少做无用功,好评职称之类。其实,我没敢说,我出的书,对照有关条件,也不算少了,但实际也是无用的。有位老师微信朋友圈发了条信息,感慨“科技评价要进行元评价,即对评价自身进行反思。现在看来这项工作更要加强,我们的评价太多太滥,有趣的也不多。”我跟了一条评论“实践中,许多评价实际是刷脸评价,刷椅子评价,谁长得漂亮,谁的椅子豪华,好评如潮。”算是“讽刺与幽默”,同时也是我自身的领悟或感受。

    言归正传,关于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话题,笔者有较多关注与思考,既有宏观层面,亦有微观层面。种种原因,许多话,说不好,不好说,不说好。但有些话似乎不得不说,说了比不说好。

    先说高校图书馆事实数据库。2020年共有1361所高校图书馆(2019年是1101所)提交2019年基本业务统计数据。“共有 1332 所高校图书馆提交了2019年度有效的在编工作人员数据。在编工作人员的总人数为41978人,馆均31.5人(2018年是 34.7人),中位值为22人,众值为15人,标准差为 29.9人,这些表明:各高校图书馆在编工作人员的数量差异较大,但在编人员的馆均人数继续呈减少态势。”有人对数据信度不太满意,说数据不够准确,但认同“呈减少态势”。笔者自身的职业生涯,基本上与“高校图书馆事实数据库”建设与发展同步,可谓相伴相随。实际参与该数据库填报若干年,同时,持续或直接或间接利用相关数据(含已正式发表的成果),有实践应用,也有理论层面的思考与总结。数据是各馆自行填报的,且通常是成于众手(需要多人协作完成填报)。具体到人力资源数据,因为用工形式多种多样,且不断发展变化,具体到个馆,能够做到准确把握的大概只有负责薪酬发放的工作人员。2020年是参与填报数量最多的一年,即便如此,单从高校数量上,实际上不足一半。尽管如此,这样的数据是有较高参考价值的,可以这么说,总体来说,积极参与基本业务统计数据填报的馆,至少工作态度上是较为认真的,实际上也是业务能力和业务水平较高的。笔者曾留意过,“大馆强馆”填报率较高,但种种原因存在有漏报的(有的只是某一年份漏报,也有可能只是在“发展报告”统计时间点未报)。简而言之,基本业务统计,尤其是人力资源的统计,是一项比较重要的基础工作,需要进一步重视。

    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减少代表减员增效了吗?绩效评估是一个说得多,做得少的话题。常说的一句话是,给多少钱做多少事。另一句话是,给多少人做多少事。实践中,很多事情是“难得糊涂”,过得去就好,差不多就行了。有许多工作是虎头蛇尾,不了了之的。以高校特色数据库(或者特色学术馆藏)为例,有一本书收集了我国“211工程”大学图书馆的清单,总共有10页16k纸(小五号字),我估计不少于300个。这个清单有可能是2006年整理的,目前再去访问的话,我可以肯定绝大多数不能用(无法打开网址)。实际上这块是曾经投入过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建设之初,好些馆是“急就”的,上马了一些软硬件设施,但难以持续发展,输入与输出难以平衡,只好半途而废。

    图书馆职业的特点在不断变化发展之中,这种变化的实质是不同历史时期提出的新要求。当前,处于数字化网络化多元化职能化业态环境之中,图书馆的许多业务受到了冲击。图书馆的许多业务,甚至可以说方方面面都有社会化的商业服务,人力资源也有劳务派遣方式。图书馆某种意义上被“蚕食”了。图书馆这一行的职业能力、服务质量、服务水平、服务效率等呈现了日益弱化的趋势。当前,大大小小的数据库商不胜枚举。笔者知道,其中有一家数据库商,目前拥有4000多员工。一些小数据库商,人员不多,但业务能力也让人刮目相看,一些高水平高校图书馆也购买其产品与服务。高校图书馆的信息素养教育受到很大冲击,不是不重要,不是不需要,但处境确实愈来愈尴尬。我知道很多馆很努力,包括一些大馆强馆,每年开展的信息素养教育(包括开设的课程及讲座)效果不甚理想,比如受益面很小或参与的人数很少,从各种形式公布的年报中可见一斑。

    图书馆购买的资源与服务,数据库商依赖及其它供应商、服务商依赖,短期内立杆见影,但稍微放宽一些眼界,实际可能会是得不偿失的,而且有可能会是“积重难返”的。图书馆和图书馆员所起的作用也许需要更好地审视,尤其是图书馆专业馆员的职业能力、服务质量与服务水平,不要急于否定。图书馆再多的资源,再多的服务,再先进的信息技术设备,再宽敞的空间,依然需要专业馆员的智慧与服务,激扬智慧,精致服务。面对尴尬处境,如何与时俱进?不是“画地为牢”,或许是尽可能地做到一个“回归”: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60229.html

上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342期 20201127)
下一篇:闲话出书

3 尤明庆 许培扬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6 09: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