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圕人堂周讯(总第342期 20201127)

已有 1555 次阅读 2020-11-27 16:59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圕人堂周讯(总第342期 20201127).pdf


海边 整理  王启云 助理

目录

1 圕人堂本周讨论概要 3

1.1会议消息 3

1.2资源分享 4

1.3 日常讨论 7

1.3.1 撤销的图情档学科点 7

1.3.2群主与群 8

1.3.3查重 9

1.3.4学术不端 11

1.3.5圕人堂知识库 12

1.3.6 学术性与职称 13

1.3.7做最优秀的图书馆人 16

1.3.8你问我答 17

1.3.9图书馆馆歌 18

1.3.10图书馆人的情怀 21

1.3.11 问卷调查表 22

1.3.12 论文写作之痛与快乐 23

1.3.13 《韦棣华》 24

1.3.14 问卷调查表(二) 26

1.3.15 捐书并非来者不拒 27

1.3.16 教育BU“数字资源量 28

1.3.17 高校馆在编人数和总经费呈减少态势 29

1.3.187 读者至上 32

2圕人堂专题与群文件共享 33

2.1 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 33

关于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的思考 33

闲话图书馆馆歌 33

2.2 群文件共享 34

3. 大事记 34

4.延伸阅读 35

4.1 《圕人堂周讯》辑录 35

4.2 圕人堂QQ群知识库 35

 

 

 

 

 

人堂简介

QQ群名称:人堂(LibChat)

QQ群号: 311173426

适宜人群:图书馆及图书馆学相关人员。

定位(MISSION):专业讨论、行业交流、信息共享、资源、人脉

《圕人堂周讯》编辑组

主编:王启云

编辑:宋晓莉 赵生让 董行 范良瑛 曾家琳 张婵 卢娅 陈艳 陈玮

圕人堂圕结一切可以圕聚的力量。

圕人堂堂风:贴近现实,关照现实,联系理论,旨在实践。

赞助单位

世界艺术鉴赏库 弘雅科技


  

1 圕人堂本周讨论概要

根据群消息管理器整理,按时间顺序。

1.1会议消息

低调:“2020世界学术图书馆未来论坛第一场 20201117-25 https://k.cnki.net/mobile/CInfo/Index/11315 

低调:“2020世界学术图书馆未来论坛(WAL)第二场开播了!【时间】13:00-15:00(北京时间)直播链接:https://k.cnki.net/KLive?cid=11341 

he:“2020年即将接近尾声,以下会议非常值得高校图书馆老师参加。会议之一:2020年图情档学术论文写作与投稿研修班会议时间:11月25日会议模式:在线会议网站:http://www.lis.ac.cn/CN/column/item428.shtml,手机访问:2020年图情档学术论文写作与投稿研修班;会议之二:第八届中国机构知识库学术研讨会会议时间:11月25日至11月26日会议模式:在线会议网站:http://2020chinair.csp.escience.cn/

低调:“开放共赢共创共享——科技期刊开放云论坛暨期刊开放研讨会 2020.11.25 北京 https://wx.vzan.com/live/tvchat-107301904#/ 

会议君:“图书情报|第十七届数字图书馆前沿问题高级研讨班(ADLS2020)日程https://mp.weixin.qq.com/s/wHYofWZUEHZj4NlTyjl9AA ‘第十七届数字图书馆前沿问题高级研讨班(ADLS2020)’将于本月28日在武汉召开,会议日程现已发布,精彩内容先睹为快。”

Jane:“ https://zhibo.chaoxing.com/8861514  智慧图书馆馆长论坛,正在直播,一会儿黄如花老师讲座,欢迎大家参加。

低调:“关于举办“第四届中国科学院大学创新与知识产权论坛”学术年会的通知(第二轮)https://mp.weixin.qq.com/s/aVlOAZ-QprqY7pAxJQGk8w 

低调:“2020年全国师范院校图书馆“十四五”发展规划编制专题研讨会直播课程https://k.cnki.net/mobile/cinfo/index/11190

2020-11-27 上午 8:32:54 低调(781508940)

面向科研与创新:高质量免费科技、学术文献的检索与全文获取(同济大学图书馆刘玉红主讲,2020.11.27)

https://applpyhdp099631.h5.xiaoeknow.com/v1/course/alive/l_5fbc9aa3e4b04db7c090925f?type=2&app_id=applPYhDp099631

 

 

1.2资源分享

低调:“中国知网图书全文数据库‘知网星空·心可书馆’正式上线!https://mp.weixin.qq.com/s/qdVyYSabEni9WsmNHZpZlg

图谋:“图谋.关于高校图书馆数字资源使用方法的思考. https://mp.weixin.qq.com/s/Col-X6D-efp1wvIfVSn1Hw  笔者长期从事高校图书馆工作,且主要是与数字资源打交道。先后做过技术支持工作、特色数据库建设工作、数字资源采访工作、参考咨询工作、学科服务工作、信息检索教学工作等。关于高校图书馆数字资源使用方法,有较多的关注与思考,但始终是疑惑重重的,新问题层出不穷。

图书馆论坛刘编:“智慧图书馆的广东贡献:‘全球首个’‘图书采分编智能作业系统’,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研发,已经申请了近30项专利,即将上线!解决采编面临的长期难题。

学图:“太了不起了。”

图谋:“完善高校图书馆事实数据库的建议. https://mp.weixin.qq.com/s/tYohhDEXgqJuQGIccn9F-g ,图谋摘编自:黄运红.大数据时代高校图书馆事实数据库建设的思考[J].大学图书馆学报,2020(5):34-40. 附图谋点评。”

图谋:“SHL '上海图书馆东馆' 即将竣工,公园边的‘公共’. https://mp.weixin.qq.com/s/wS3auLof32jTkK63gCYCTw ,由SHL建筑事务所设计的上海图书馆东馆,是上海文化设施建设重大项目之一。这座总建筑面积达115,000平方米的全新复合型图书馆,近期即将迎来建筑立面的完工。”

度量衡:“‘云游’沪上37所高校图书馆,你最爱哪家?201122 https://mp.weixin.qq.com/s/u-AqCEb19q49r5Zl80Iu-A 

会议君:“‘第十二届全国科学计量学与科教评价研讨会’推迟至2021年上半年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举行,有兴趣的专家学者可以参阅文内信息了解详情。图书情报丨‘第十二届全国科学计量学与科教评价研讨会’延至2021年杭州召开(11.30截稿)https://mp.weixin.qq.com/s/dONJ3t9whUzTTjUXBqcDHg 

徐徐清风:“图书馆博物馆全球破圈,拓域成就IP孵化场  http://www.whb.cn/zhuzhan/xinwen/20201123/381267.html 。上海图书馆首次对外全面发布馆藏IP资源,向社会各界广泛征集创意,寻求多样化合作模式。显然,长三角地区已成为我国文博文创开发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图书馆资源与文创开发,或许会成为一个新的研究热点。”骑鹿踏雪:“发布馆藏IP资源就能代表长三角地区是文博文创开发最活跃的地区吗?”

沙枣树下说新语:“‘大千’图书馆之旅 | 沙枣树下说新语 20201123 https://mp.weixin.qq.com/s/v4Tox3tGxNEni_UUw0RTUw 

麦子:“马大任去世了。前几天看到讣告。It is with great sympathy that I am sharing the sad news of the passing of CALA valued member and colleague John Ma, on November 14, 2020 at the age of 100.  Our deepest condolences go out to the friends and family of John Ma. Many of us get to know John through his work with CALA.  He served in numerous leadership roles in the association and received CALA Distinguished Award in 2009 for his project ‘Book-for-China-Fund’ in 2005. He worked tirelessly and diligently to identify and share over 100,000 books and journals for academic libraries in China, particularly institutions with limited funds; Ma mentored many CALA members along the wayJohn served as a librarian, bibliographer and curator in numerous institutions such as Columbia University, Cornell University, Hoover Institution at Stanford, University of Leiden, and The New York Public Library. He also served as a professor of Asian Studies at Lincoln University and at 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 John gave numerous presentations in Asia including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Tamkang University in Taiwan,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Changchu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nd Southeast University.We mourn the death of John Ma.  He will be greatly missed for the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and accomplishments over the course of his career in the library world.”

会议君:“更加详细专业的检索方法来啦,供各位有需要的老师同学参考《全国报刊索引》使用指南:期刊库(全文检索版)https://mp.weixin.qq.com/s/SOOcsMf9XqV-AUcDfr12DQ 

图谋:“白玉静.中国图书馆学会第十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在国家图书馆召开. https://mp.weixin.qq.com/s/1aNDDX_HIF8_EWidK7NmWQ  11月25日,中国图书馆学会第十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在国家图书馆召开。350余人参加大会。《图书馆报》白玉静主编的报道,动作好快。”

低调:“国家图书馆馆长饶权当选为理事长,原文化部公共文化司巡视员刘小琴、中国农业科学院副院长孙坦、上海图书馆馆长陈超、军事科学院军事科学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陈锐、国家图书馆副馆长陈樱、武汉大学研究生院院长陈传夫、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陈建龙、中山大学文献与文化遗产管理部主任程焕文当选为副理事长,聘任王雁行为秘书长,聘任邓菊英、刘细文、宋姬芳为副秘书长,聘请吴慰慈、彭斐章、詹福瑞为顾问,授予马民玉等14位同志‘第十届理事会名誉理事’;召开一届一次监事会,王余光当选为监事长,李春来当选为副监事长;召开十届理事会党员大会,选举产生了10人组成的第十届理事会党委,饶权当选为党委书记,陈樱当选为党委副书记,刘小琴、孙坦、陈超、陈传夫、陈建龙、程焕文、王雁行当选为党委委员,李春来当选为纪检委员。”

麦子:“这段说明的信息量很大,能读出很多东西。”

图谋:“丘东江先生被吴建中馆长誉为图书馆界的老法师,曾于2013年曾主编出版了《图书馆学情报学大辞典》(海洋出版社,2013.3)。现在已经过去多年,决定重新修订成数据库。目前正在征询编辑合作者,如有意者,请联系丘先生本人(QQ号:3254866261 昵称:上善若水)。延伸阅读:(1)王启云.鸿篇巨制《图书馆学情报学大辞典》将出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674020.html  (注:该信息2013-3-26 发布,海洋出版社2013年3月已出版)。”

图谋:20191月江苏大学科技信息研究所曾在圕人堂开展中国人文学者数字学术能力调查https://www.wjx.cn/jq/34189350.aspx ),得到了本群成员的大力支持,该调查回收问卷530份(其中大约90份来自圕人堂成员)。该调查研究成果《中国人文学者数字学术能力评价研究》(Research on the Evaluation of Digital Academic Competence of Chinese Humanists)( Library TrendsVolume 69, Number 1, Summer 2020pp. 30-56)已正式刊发。全文见群文件。

Research on the Evaluation of Digital Academic Competence of Chinese Humanists(中国人文学者数字学术能力评价研究)

Zhangping Lu, Jianghao Tang, Siyuan Zhu, Wencheng Su, Hui Li

Library Trends

 Volume 69, Number 1, Summer 2020

pp. 30-56

Abstract:

The entry of the humanities into the digital era characterizes the prominence of the two dimensions of technology and humanity, highlighting the trend of their mutual intersection and integration. The traditional research paradigm of humanists has been transformed. Based on literature research and semistructured interviews, this study adopts a grounded theory approach to identify the digital academic competence of humanists in China and finds it is composed of information acquisition competence, digital technology application competence, and digital sharing competence. On the basis of previous research, the paper uses a questionnaire and statistical method to locate the shortage of digital academic competence of humanists. Proposing the digital academic competence of humanists’ framework, the study involved a questionnaire related to the humanists’ digital academic competence and developing a competence evaluation indicator system. The findings of this study will help Chinese research institutions, especially university libraries, measure the digital academic competence of humanists and provide targeted guidance in the training of digital humanities.

图谋:“《图书馆报》20201127日电子报

http://xhbook.ltd/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26&Itemid=127&ptid=1&a=20201127,。

会议君:“陈丹青说的‘真正的元老’到底是谁?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NzA1NDQyOQ==&mid=2648665265&idx=1&sn=09e4e8c1b0b22971826b5eda193936e8。本期内容继续为您呈现艺术家张光宇的优秀作品,看完这些作品,您又是否对这位大师有着自己的评价?

 

1.3 日常讨论

1.3.1 撤销的图情档学科点

雨过天晴:“盘点这些年撤销的图情档学科点.../图情招聘  20201120,https://mp.weixin.qq.com/s/dNJDT8PaorYbeVRvEbk-bw

子持年华:“撤销那么多。”

北语刘:“为什么呢?自主放弃出于什么原因呢?”

北极:“是啊!怎么会呢?曾经的老大!!”

雨过天晴:“是呀,这里不明白,据我所知北大还有情报学。”

长恩:“这里是指北大的图情专硕吧。”

雨过天晴:“可能,但据我所知情报学学硕还在。”

图谋:“北京大学2021年信息管理系拟录取推荐免试硕士研究生公示名单https://www.im.pku.edu.cn/zsxm/ssxm/346613.htm,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概况。https://www.im.pku.edu.cn/zjxg/xggk/index.htm 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其前身名图书馆学系,始建于1947年。自二十世纪中期以来,王重民、赵万里、于光远、傅振伦、王利器、刘国钧等一批著名学者先后在本系任教或授课,为学科的壮大奠定了基础。五、六十年代,本系除招收本科生外,还招收研究生和函授生,为中国图书馆事业培养了一大批高深人才和业务骨干。八十年代以来,学科专业逐步扩大,教学手段日益现代化,教学内容不断更新充实。本系目前有图书馆学(本、硕、博),情报学(硕、博),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本),编辑出版学(硕、博士点为自设)两本科专业与三个硕、博士点,另图书馆学是国家重点学科,有‘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一级学科 授予权及博士后流动站。”

长恩:“关于北京大学主动放弃‘图书情报硕士’学位授予点的文件https://mp.weixin.qq.com/s/aFEo_lBUOG4xrzcHiZGScg。昨天[群里]关于北大自主放弃图情专硕的后续。”

图谋:“这样就更清晰了。北京大学2010年获得‘图书情报硕士’学会授权点,2014年主动提出放弃授权(2016年3月正式下文,学位[2016]5号)。据悉,北大信息信息管理系获得‘图书情报硕士’授权点之后,实际未曾招生。昨晚引起部分成员震惊的原因是误会了,盘点这些年撤销的图情档学科点( https://mp.weixin.qq.com/s/dNJDT8PaorYbeVRvEbk-bw )中‘自主放弃‘实际应填‘图书情报专硕’。”

图谋:“52人!武大信管招博士生了. https://mp.weixin.qq.com/s/qUeqb3D1A1mWZZEhStSKXg,图情招聘公众号推送的信息确实很有料。官方11月20日发布的信息,图情招聘11月21日便进一步整理推送了,当前已有2622次阅读,5人点赞。文后还有参考信息:可谓锦上添花。”

北极:“谢谢!明白了。”

 

1.3.2群主与群

图谋:“我作为‘群主’,时不时会接到一些火急火燎的求助,其中有一部分请求是让图谋代‘出头’或代‘主持公道’,实际上图谋不大可能有这样的能耐(或神通),许多问题鞭长莫及。”

扣肉:“群主只是建一个地方,把同好者召集起来,大家互通有无。更何况群主本人也是有本职工作,如果需要群主帮忙,一般是涉及到群管理的事情。就好像你们学校的编目规范,你也不会去问馆长,而最好是去找编目部主任一样。”

图谋:“圕人堂‘群主‘的主要作用是‘群辅’之一。除此之外,有一条‘义不容辞’的‘压力山大‘的责任是维护群安全。”  

Fan:“群宗旨是,各取所需,共同进步,交流。”

学图:“对于本群发出的很多话题我都充满兴趣。无奈水平有限,不敢轻易说话。图书馆学是一个高深的专业,只敢偷偷的看,静静的学。完全学不懂的时候满满的羞愧。本群的养分太充足了。谢谢!我喜欢看本群很多专家的日常聊天,他们和我们分享他们的生活,其实作为本群人真是幸福。群里的年轻人加油学习专业,然后象本群的专家一样,过上自由逍遥的生活,真好!”

Fan:“对,不要总是绷着,毕竟这个大群有各类图书馆,一味高深不科学。我也很感恩这个群。专家可以了解广阔的情况,年轻可以学习高深理论,有各种会议可以了解前沿进展。谢谢群主和各位群友。”

图谋:“当前,图书馆这一行确实不大景气。圕人堂在国内众多网络社群中算是比较活跃的。我自己有加入若干个,绝大多数是主办方做做广告,除此之外,常年冷冷清清。麦子老师对我说‘你办这个群的确是功德无量’。我说‘实际主要是你们的功劳,没有你们的默默付出,不可能能够坚持这么些年。’圕人堂的的确确是一个群策群力的群,图谋的的确确是在努力尽份绵薄之力。”

麦子 对群成员的构成有什么统计吗?比如高校馆、公共馆、等。当然,可以分得更细。我觉得我们这里高校馆的比例比较高。另外群的性别的比例和实际图书馆从业人群的比例不同。

图谋:“关于群成员构成,因为圕人堂是非实名群,且是动态的(进退较为自由),不便统计。‘圕人’指图书馆及图书馆学相关人员。它包括图书馆员、图书情报专业教师和学生、图书馆利益相关者(包括政府主管部门、相关资源商、硬件商、平面媒体等等)。通过加群申请时提供的信息、圕人堂大窗日常交流、个别成员与图谋小窗或线下互动交流等,会形成大体‘印象’。比如圕人堂中的圕人,确实来源较为广泛,主体是馆员(高校图书馆馆员、公共图书馆员及其它类型图书馆馆员),图书情报与档案学教育师生占有较大比例,尤其是本硕博层次学生,所占比例可能在。学生群体是圕人堂社群的重要组成部分。青年学生是圕人的希望所在。圕人堂群,一旦加群便为成员之一。圕人堂的努力目标就是通过成员的共同努力,让成员乃至圕人切实受益。”

风景如画:“学习的黄金群啊,信息多,且及时、高端。”

 

1.3.3查重

顺其自然:“请问一下哪个高校可以对外知网查重的?收费也可以。”

瘦身娃娃:“凡是知网的都不对外。”

图谋:“CNKI科研诚信管理系统研究中心(https://check.cnki.net/)官网的右下方是2020年4月7日发的‘系统公告’。‘网络监测数据与调查结果显示,不法分子主要利用合法使用机构管理漏洞和个别管理人员非法倒卖等途径盗用或窃取账号而大肆牟利。为了保证合法使用机构的正常使用和对学术不端行为的有效遏制与有力管控,加强账号管理,打击非法盗用、窃取和倒卖行为,现通告如下:1、用户单位发现账号泄露或接到我司账号泄露通知,应立即调查泄露情况。对于确认被盗用和窃取的,用户单位应立即报警。2、对管理不善泄露或倒卖的,包年用户取消包年服务模式,重新核定年度服务数量。其他用户核减当年服务总量的10%。3、对于再次发现因管理不善账号泄露和倒卖的,暂停检测服务15天,核减当年服务总量的20%,并需提交账号管理整改报告。4、对于第三次发现因管理不善账号泄露和倒卖的,暂停服务,并书面通报用户单位上级领导和相关职能部门,直至用户单位提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5、对于被核减过服务数量的用户单位,新年度即按照核减后的数量提供服务。’这是‘凡是知网的都不对外’的原因所在。相关措施越来越严。”

顺其自然:“本校没买,老师课题结项又需要知网查重报告,该如何处理呢?”

图谋:“建议让用户自身进一步打听本机构是否有二级机构购买了(比如教务处、科研处、人事处)。如果均没有购买,确实不知道到如何是好。据悉,有国字号科研项目的要求是‘1.查重检测报告单必须用中国知网(CNKI)的,提交其他报告单无效。2.项目主持人所提供的CNKI检测报告的纸质版必须有检测单位检索人的签字和单位盖章。3.查重要求分以下几种情况:(2)系列论文结题的,已发表的论文无需查重。未发表的要查重、提交。查重时,注意把课题组成员都列入作者,这样‘去除作者已发表文献复制比’才相对准确。此外、总复制比、去除引用文献复制比和去除作者已发表文献复制比都是一个参考,只要作者确认没有引注问题就可以上报’。”

倒立的魏:“其实何必要查呢?不涉密的公开就好了,比查本身还有威慑力。”

顺其自然:“文件要求要查吧。”

倒立的魏:“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都是行政需求。”

顺其自然:“不知道研究生处,教务处这些二级机构是否可以对校内老师开放吗,我听说知网卖的时候是也有篇数限制的。”

倒立的魏:“查其实就是帮着想抄袭的人做到数据不抄袭。一种的思想的表示千变万化,只要改改总能过,就是花点精力。”

图谋:“对照第2条,‘项目主持人所提供的CNKI检测报告的纸质版必须有检测单位检索人的签字和单位盖章’,这需要项目主持人自己去做工作。管理权限的分配很严格,不可能是‘开放’的,需要去沟通协调。”

倒立的魏:“学术监督一定是后置的。这才能保障一旦出现抄袭,就付出沉重的代价。查重的最后帮了谁,真的很难说。”

图谋:“马军.学术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0980-1259280.html,近日,各大媒体客户端和新闻头条报道的某知名大学退学研究生123页的举报其前导师学术造假的事情让高校和社会各个层面震撼。学术领域的成果造假不是一个角色完成的,从研究生本人,导师,课题组相关成员,基层组织和学科方向负责人,科研主管领导,学术编辑,审稿人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不能把板子打在考核的要求上,每个人和研究人员都有追求幸福生活和学术影响力的愿望,但在奋斗的路上必须合理合法,遵守游戏规则和行业基本规则。一个基层组织出现了学术造假暴雷,受到质疑批评的不仅是当事人,同一基层单位的同事和整个机构的所有人都会受到影响,因为,没有土壤没有生长。”

 

1.3.4学术不端

图穷:“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还得有一说一,对于基层公共馆注重服务工作是根本,但是也得遵守学术规范。当然了,现有的职称评审和晋级条例远远背离基层馆服务工作,具有很大的不公平性和脱离基层馆工作业务实际,这是职称制度问题,自然就了另当别论了。基层馆的职称评审和晋级制度也确实弊端丛生,到了该改不可的时候了,但是无论多么不和实际的制度,既然没有废除就得共同遵守。例如,地市级以下馆可以用调查或调研报告代论文。”

学图:“要是你说的能成真就好了。说是不唯论文论,实际上根本行不通。而且关有实践数据根本行不通。”

Fan:“改革一直在进行,例如,我们省的职称要求根据单位分为ABCD,要求也是不同的,基层单位用不着一定要上核心期刊,所以我们这里基层图书馆的学术不端行为或者是说伪专家没有太多。任何一种制度都有弊端。讲一个故事,都说温水煮青蛙,是不是说明青蛙在一定的条件里变懒,我的观点是,青蛙不能决定那个煮温水的人。而且各行各业都存在学术不端,不要往基层图书馆扣屎盆子。”

小麦:“学术不端哪个专业都存在,知名高校也爆雷不少,需求规律,不可避免。各行各业都有,我们呆图书馆,离图书馆的不端现象更近,感受更深。”

图穷:“某刊A职称晋级时加3分,某刊B加2分。你觉得这样的规定‘专业’么?”

Fan:“你这个加分的事情与学术不端是两码事。”

图穷:“但是很多被编辑部撤稿了,很多基层公共馆没有任何举措,就不了了之了。您怎么看???”

Fan:“我不是专家,不是决策者,我怎么看,影响不了什么。就是我有声音,我有看法,我有举措,对这个事没有任何影响。”

倒立的魏:“职称评定和学术不端确实是两个层面的事。过度的职称评定条件,确实会催生学术不端。 学术不端也会反过来逼迫设置更高的职称条件。恶性循环啊。晋升途径单一,缺乏多元化的评价体制是根本问题。”

Fan:“别想太深,图穷意思是评职称的加分标准不对。这有两方面原因,一个是伪专家,一个是授意。”

倒立的魏:“我本身也是这意思。合理的晋升制度是多麽重要。”

小麦:“再合理的晋升制度也难免缝隙。”

Fan:“说到合理的问题,既然是晋升制度,它的底层逻辑就是竞争,别想太多什么什么什么的。大家都不容易。”

学图:“所以再差的文章我也坚持自己写,花钱发我就更愿意了。写自己的东西一般不会学术不端的,只会水平太低。”

 

1.3.5圕人堂知识库

图谋:“圕人堂 QQ 群知识库(http://lib.nit.net.cn/tuan/),实际上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特色数据库(以2014年5月至今各期《圕人堂周讯》为基础)。”

图谋:“[比如],据中图学会官网(http://www.lsc.org.cn/cns/index.html)信息,2015年4月9日第九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共400余人出席大会。2009年7月6-9日第八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300余名代表和来宾出席了本次盛会。中国图书馆学会第七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于2006年7月18—19日在桂林召开。中国图书馆学会成立大会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时间:1979年7月9-16日(与首次全国图书馆科学讨论会同时举行),地点:山西太原,人数:近200人。圕人堂曾聚焦第九次代表大会。 http://lib.nit.net.cn/tuan/detail.php?id=1233

学图:“这个聊天的形式很舒服啊。我记住了刘小琴老师。刘小琴,武大图书馆专业毕业的吧。”

图谋:“第十次会员代表大会,可能算是受疫情影响迟来的大会。”

图谋:“‘圕人堂知识库‘是www老师研发的,截图的呈现方式,实际是www老师的贡献。刚才这种呈现模式为‘对话模式’,还另有‘原文模式’‘一般词云’‘主题词’模式。”

学图:“词云模式还不太懂。是说聊得多的词就字体大些吗?”

图谋:“www老师在默默坚持更新与维护,为圕人堂所做的一切是无偿的,难能可贵!圕人堂知识库网站只有上班时间段,大约8:00-17:00对外开放。刚才算是意外发现——今天是周六,17:00准点关闭服务。关于‘圕人堂 QQ 群知识库’的技术细节,图谋不了解。相关使用意见和建议,可以在圕人堂大窗中反馈。www老师看到后会认真听取。”

学图:“www老师辛苦了。万分感谢老师们的辛勤付出。”

 

1.3.6 学术性与职称

麦子:“图书馆说穿了是一个组织、整理、分类知识的领域,所以在在分类方面的确有点学术性,因为它设计到对各类知识属性的定义,所以在以前这方面是有点学术性的。但到了现在,这方面的东西都相对淡化,要做的也做的,而且计算机的发展使这些分类的重要性降低,余下得都是事务性的东西,没什么学术可言。问题是:因为这个职称的制度,非要假装有学术性。这是一个典型的车拉马的例子,大家明白这个道理就可以了,但如果真以为自己是在做学术,那就有问题了。”

中原劲草:“深以为然。”

闲在心上:“一针见血。”

麦子:“谢谢大家,看来我不是在胡诌。说实话,我是很喜欢这个工作,我也无疑贬低这个职业,但这工作好比是在音乐厅里收门票的,轻松,可以听音乐,其他人也蛮羡慕你的,但你觉得你和台上的音乐家是一样的有专业和学术能力,那就不太像话了。”

Fan:“总结到位,就像我们基层,明明是通俗唱法,人家也规定我们可以唱通俗,自己非要去追求美声唱法,太可笑了。在基层,难道博士有用武之地,那些理论实现不了,受制约。”

麦子:“你这比喻更高雅一点,我是工人出身的粗人。所以只有这点水平。”

Fan:“实事求是。”

图谋:“凡事过犹不及。举个例子,古往今来的人们都是需要吃饭的,过去的人们与今天的人们,一直在研究吃。明天的人们,可能还会继续研究下去。围绕吃的,几乎是全民研究,生生不息,代代相续。有人将图书馆比喻为衣服。图书馆的历史一下子变得非常非常悠久。衣服的变迁与图书馆的变迁相类比,好像有一定道理。还间接论述了图书馆不会消亡。有限的认知中,人类在,大概还需要衣服穿,还需要图书馆。”

Fan:“就是国际上那些发展成熟的国家都存在图书馆。所以不必妄自菲薄,也不必一味高深,实事求是。”

徐徐清风:“不能笼统地说图书馆工作具有学术性。但可以说,某些图书馆中的某些人从事的某方面图书馆工作具有学术性。”

图谋:“当前存在的问题是过度泛化,滋生了好多原本不应是问题的问题。食堂大师傅也要评职称,评个技师、高级技师等,通常也规定得有学术论文。另外一个方面,‘专业技术职称’是一个大综合,是有限范围内‘评‘出来的,‘学术论文‘成了其中一个要素(还有若干要素),学术水平高(学问做得好)并不见得‘专业技术职称’就高(或者说令人令己满意)。”

徐徐清风:“工作是否具有学术性,应该看工作的直接产品是否是学术成果。显然,食堂师傅的工作内容和直接产品,就是做饭菜,服务别人,这不是学术性产品和劳动。但食堂师傅利用业余时间钻研写出了跟美食有关的论文并发表,这是学术成果,跟工作确实相关,但不能说其工作具有学术性。图书馆工作本身大部分就是事务性、技术性、服务性工作。”

麦子:“我个人的观察是:国内因为有这职称要求,所以会有这么的情况:一些人做图书馆实际事务不多,甚至就是混,但整天写文章。美国的情况是:因为实际工作是职称的主要内容,其他是陪衬,所以很少有人在图书馆里做学问的。美国做学问的都是在少数大学的信息学院(iSchool)里,研究的东西其实和图书馆工作的距离很远,研究人员的工作和图书员是很少交织的。因为图书馆的职业(所谓vocation)属性,所以大约在30年前,很多著名大学的图书馆纷纷关门,或者淡化其图书馆的成分,变成了信息管理学院等。在加州大学,伯克利是前者,UCLA是后者, https://is.gseis.ucla.edu/programs/mlis-degree/ UCLA的MLIS图情硕士是information studies (信息学)系下面的一个硕士学位,而系的名称里连图书馆都没有,因为有这个忌讳: 图书馆是个职业。”

图谋:“有和无,很多时候真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吃饭的学问,涉及诸多学科门类。”

图谋:“‘整天写文章’的人,实际上是有‘大情怀’的人,实际上会是‘挺可怜’的,职称路上并不见得会如意,需要耐得寂寞、耐得清贫。换句话说:写得不是文章,写得是寂寞,写得是清贫。”

图雷:“写的不是文章,写的是寂寞,写的是清贫。”

图谋:“各家各户的情形可能大不同。国内当前‘信息管理学院’多起来了,‘去图书馆’的痕迹也越来越明显了。”

徐徐清风:“其实,有些技术人员,水平很高,经验丰富,也被硬逼着写论文才能取得国家单位社会承认,才能涨薪,才有发展前途。各行各业都得往学术上靠,否则就会被人轻视。这是很无奈的事情。”

麦子:“还有一个很实在的问题:这类写文章但不愿意做事的人在领导的眼里是怎么看的?我觉得这写论文、评职称是事主自已要做的事,对图书馆实在没什么好处,当然,如果你对图书馆的发展有利,这也可能是墙内开花墙外香的事,对本图书馆无关。如果我是领导,我大概不会喜欢写文章的,当然,嘴上是不会说的。”

图谋:“图书馆业界在学术期刊上的声音越来越弱。”

徐徐清风:“民间绝活艺人,也得想办法去弄个职称,最好相当于教授级别的。其实他们不缺钱,名气也大,水平顶尖了,但不弄个国家承认的职称,好像上不了大台面似的。”

图谋:“这类需求,催生了一个市场。”

麦子:“为写文章而写文章,内容脱离实际,连图书馆里都没有影响,何况在学术期刊界。”

图谋:“当前学术不端问题,更多的是纠结在表面的‘文字复制比‘这类,实际上更严峻的(代写代发之类),逍遥在外。背后的原因太复杂了。”

麦子:“原因多种多样,结果只有一个:大家不得已转这个圈,浪费大量精力和财力,而对实际没有任何帮助。”

玉林师院林:“我个人感觉有些图书馆职称高的人员业务能力却没有提高。”

图谋:“有人说,写的人比看的人多。这也是比较尴尬的处境。”

华中师大乔:“个人之见:按要求写文章排队评职称,这是自己可以做到的。所以能写还是要坚持写,写的越多对自己越有利。抱着文章够了即可的想法不可取,有时候还是落后于文章多的。论一线馆员。”

图谋:“实际上有许多真知灼见被淹没了。抬眼瞧一瞧,看一看,或许也会有帮助的。”

麦子:“如果是这么个过程,肯定有帮助,但其中的功利性太大,所以,除非不得已,很多人也不会去看。 即使是写文章的,都懒得多看一样,只要看很多文章的引文质量就知道了。”

cpulib:“图书馆几种岗位一样标准评职称本身就是问题,人家不写文章还有啥东西能凸显出来,比如每天干排架的工作,每天坐那值班的工作。”

麦子:“这其实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大家都是馆员,结果没人是馆员。”

中原劲草:“乾隆眼里的两片帆永远都在,守好入行时的初心,用心做事。王阳明说的好,心不动帆就不动。”

图谋:“两条船,一条载的是名,一条载的是利。想脚踏两条船的人大有人在。”

印度阿三:“内卷化,当资源不足时就抬高门槛,比如说图书馆工作50年才能评高级职称,然后要二十个国社基金,八十篇核刊论文,然后说别说我没给你们机会哈。”

中原劲草:“二桃杀三士。”

草长莺飞:“内卷化的结果,学校给指标很少,评职称无望,工资比较低,有的索性工作划水。有的拼命写,工作没时间好好做,这些都不利于图书馆发展。今年破五唯,具体工作又该如何评判,拭目以待吧。”

cpulib:“没啥影响,估计会更糟。”

麦子:“其实,鉴于目前评职称的种种弊病,改良版的论资排辈可能也是一个办法:比如,完全以本职工作为主,并予以打分,然后看工龄多少,比如,如果工作可以,正常的话,所有人到55岁可以评正高,同时考虑本职工作的以外的成绩(文章可以算一个), 让人有机会可以加速这个过程。”

cpulib:“有多少图书馆自己工作量化了呢?是不是年底唯一的评优就靠拉票?”

沙枣树下说新语:“破五唯什么都没变,更难了。”

麦子:“写上面这段话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写我自己的情况,仔细想起来,和国内的一个最大的差别是:我们是没有名额的,所以,其他人能评上与否,和你没有关系。另外,工资的档次和每年加的比例都是固定公式的。如果60岁退休,到了这个年龄的工资都差不多,但有些人在50岁时,就能拿到你60岁时候的钱。因为有封顶,所以,你如果在50岁时拿到最高级别,除非这个级别有通货膨胀的微调,否则你的级别和工资是没法增加的。”

cpulib:“这就是问题所在。”

印度阿三:“因为没人和你抢。”

麦子:“是这样,所以大家都和和气气,反正没有任何利益冲突。”

cpulib:“是的。”

麦子:“但我觉得,关键的确是因为没有名额问题,这样,争的最大的起因没有了。当然,本职工作一定要做到其他人不能挑刺,否则你起码会升级得很慢。”

徐徐清风:“应该每年也有考核评优秀的指标和竞争吧?这涉及到额外的奖金,也是利益之争的。”

麦子:“你其实说的很客气,事实是:一个经过包装的大锅饭。”

cpulib:“我们有的争得是利益而不是工作。”

 

1.3.7做最优秀的图书馆人

闲在心上:“没有背景,不会溜须拍马,什么也不争。埋头苦干,不卑不亢,落个心安。在一个自私、势利的环境中,除了工资以外的任何名和利都与自己无关。在忙碌中获得一份心灵的宁静,为学生服务,学生喜欢,自己也愉悦。在图书馆如果仅仅是看看门,那真是太浪费人生了。岗位上的活儿是必做的,如果能够充分地利用图书馆资源为老师和学生服务,说实话,你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儿。很充实,很满足。那些个身外之物,算什么!不溜须拍马,不违背良心,不屈尊附和,实在做人,勤奋做事儿,活得自在。”

麦子:“也未必,只要看门也是工作需要,我做过10年的参考咨询,大多数时间,和看门的没有任何不同,没有任何人问问题,我就上网瞎消磨时间而已。”

闲在心上:“没人问问题,自己可以看书呀,那么多好书,要能活五百年看个够多美呀。看过的书,再和读者分享,在与读者分享的过程中,那份愉悦是任何名利都无可比拟的。”

图谋:“图书馆职业精神是管理精神的组成部分,指图书馆员从事图书馆事业的精神,主要表现为:对图书馆的热爱(爱馆、爱书、爱读者);事业的执着追求(精心业务、认真态度、以优秀的服务为己任、改善图书馆事业);甘为人梯的人文精神;艰苦创业的献身精神;海纳百川的知识精神等。图书馆职业精神要调整两方面的关系:一是图书馆职业内部的关系。图书馆职业精神要起到一种凝聚人心,培育图书馆从业人员正确的人生观、职业观和价值观,形成共同的职业理想和信念,以及导向性的职业心理和职业习惯的作用。二是要调整图书馆从业人员与其所接触的对象的关系,也就是图书馆员与读者、用户之间的关系。图书馆职业精神要为图书馆树立良好的职业形象,要满足读者、用户对图书馆职业的要求。(摘自:柯平 主编.图书馆组织文化:CIS、形象设计与文化建设.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7.12:260.)。”

麦子:“这段写得很好。不过我认为图书馆员说到底是一个职业,所以这一切是要建立在良好得报酬的情况下的,只有在报酬使从业人员总体满意,才能人由衷地建立职业形象和品质。这些不能建立在个人牺牲,或者家里很有钱,出来工作是为了消遣这样的前提下。任何靠牺牲建立的体系是没有持续性的。”

 

图谋:“【图林研学】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做最好的图书馆,做最优秀的图书馆人 |欣然读书 20201121 https://mp.weixin.qq.com/s/cp6yRJXx-zIfwDbG0zxgxA

欣然读书:“彭斐章教授的《九十自述》这本书应该买来读一读,以前没关注到! 。”

图谋:“这本书确实是不错的,我自己是前一段时间买的,买到的是2019年2月重印的。”

 

1.3.8你问我答

1)如是我往:“想问一下,音乐图书馆和视听室还有HIFI室是干嘛的?”

图谋:“音乐图书馆,有条件的馆开设的音乐新赏空间,条件不一,有的配备有高档设施。视听室是视听资料利用空间,包括磁带、CD,VCD,DVCD等等。HIFI室估计也同音乐欣赏有关。”

2)麦琪:“各位前辈同仁,请教2个问题:1. 如果有查收查引的检索报告服务,请问大家的收费标准是哪样?2.大家有开始嵌入教学吗?就是类似课程内信息讲座,这种一般补助是咋样?”

图谋:“问题1,建议直接到图书馆网站(尤其是具有教育BU查新站资质的图书馆网站)查找,这类信息是可以公开获取的。

麦琪:“第一点,有查到一部分。想多数据核对下。”

图谋:“问题2是比较个性化的问题,影响因素很多。”

麦琪:“是的。所以,对于起步阶段,如果有参考,会更有安全感 。”

3)法自然:“请教,中文论文,修改一下或改动比较大,翻译为外语,应该允许或可以在其他英文刊物上发表吧?或者反过来呢?”

图谋:“这道题实际无答案。涉及的变量过多。视具体情况而异。作者发表的论文,作者有作者的权益,出版方有出版方的权益,如果是职务成果,还有作者所在机构的权益。各方权益需要平衡好。从计量的角度,一篇学术论文翻译从若干种语言文字,对于作者来说,计量的时候通常是算一篇。关于‘改动比较大’,这是一个较为模糊的概念。确乏评判标准。较为规范的情况下,需要过同行评议关等。科学网上曾有过若干相关博文,但远未形成共识。”

麦子:“从他的表述看,肯定是不行的。而且如果不注明是翻译,其实可以算成是抄袭(因为你如果是算成另外一篇,你肯定要大量引回到原来的文章,即使是自己引自己的文章,一般是不超过2次同样的文章的)。当然,这是我一家之言。

 

1.3.9图书馆馆歌

图谋:“图书馆馆歌是图书馆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图书馆的一种独特的文化形式。馆歌的演唱形式一般是合唱。馆歌是图书馆自我展现的一个重要形式,将馆歌演唱视频放在图书馆网站上,可以起到非常好的宣传作用。馆员、爱好音乐的读者会因为感兴趣或好奇心经常光顾图书馆网站。馆歌不仅在馆内起到作用,在馆际也会带来一定的影响。馆歌可作为图书馆的形象展示,丰富图书馆的文化内涵,提高图书馆的文化品位。(摘自:柯平 主编.图书馆组织文化:CIS、形象设计与文化建设.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7.12:26. ‘整体代表性的图书馆馆歌’图片为P27.)。”

图谋:“那几首馆歌,网络上已经难觅。图谋试着找相关信息。扬州大学图书馆馆歌《万卷书香》, http://lib.yzu.edu.cn/list.php?fid=250(视频版),可播放。南方科技大学图书馆馆歌《天雨流芳》, https://lib.sustech.edu.cn/page/id-282.html?locale=zh_CN,可播放。‘馆歌《天雨流芳》的创作毕宝仪、夏雪、鄂鹤年、田磊,馆歌的诞生是意外的收获。2020年3月,艺术中心举办‘南科大第一届五四原创歌曲大赛’,我们的参赛作品《南图流芳》获得了最佳人气奖。鄂鹤年馆长提议将该歌曲修改后作为图书馆馆歌,得到了大家的赞同。随后在艺术中心的帮助下,我们最终完成了馆歌的创作。馆歌是图书馆的另一张名片,然而艺术性的表达往往比较抽象,故以此篇记录馆歌的创作过程,借以阐释我们的治馆理念,并向作曲者毕宝仪老师,以及参与制作和录音的老师与同学们致谢’。”

图谋:“关于馆歌的研究,也可以是一个不错的研究主题。近年属于馆歌高产年。圕人堂群曾给予关注。感兴趣的成员可以进一步挖掘。期待有人进行较为系统的研究。可以在‘圕人堂QQ群知识库’获取更多线索。”

图谋:“《上海图书馆馆歌——知识的海洋》产生的背景是2006年‘唱响城市精神,展示行业风采——上海市行业歌曲创作竞赛之行业歌词市民评选活动’;南昌大学图书馆馆歌产生背景是2003年4月‘敬业、奉献、自强、创新——迎昌大校庆,满意在图书馆’咨询服务活动;扬州大学图书馆馆歌产生背景是2006年11月面向全校公开征集图书馆馆歌原创歌词。”

图谋:“《佛山图书馆之歌》1998年1月创作。《北新桥街道图书馆之歌》,2003年北京东城区街道图书馆组织爱心读者合唱队自创。”

图谋:“南充市高坪区图书馆馆歌. https://v.qq.com/x/page/c06777ol08y.html 2018年06月05日发布。用的是《北京欢迎您》的旋律。”

图谋:“文华图专校歌:浩浩天宇,莽莽神州,人类进化悠悠。经籍辉煌,典章博大,圣贤教化永留。文华图专,循循善诱,知识诸宝是求。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智慧服务群俦。愿同学,勤研究,立功立言不朽。亲爱精诚团结,为国为民奋斗。(摘自:彭斐章口述;柯平,刘莉整理.图书馆学家彭斐章九十自述.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20.10:51.)。”

虚怀若海:“领读好声音014 | 共读《图书馆学家彭斐章九十自述》读者招募 |图情出版20201121,https://mp.weixin.qq.com/s/UHH9f2ZoWXBKBYG6INyo2Q。陕西省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主任、宝鸡市图书馆陈碧红馆长领读的文华图专校训和校歌(P51-51),特别有感情的朗读。”

 

图谋:“‘超星杯’《高校图书馆馆员之歌》歌曲创作和征集活动结果公布http://lib.nit.net.cn/tuan/detail.php?id=8031。”

图谋:“图书馆员之歌http://lib.nit.net.cn/tuan/detail.php?id=6430。”

图谋:“图书馆之歌http://lib.nit.net.cn/tuan/detail.php?id=3565。”

图谋:“馆员之歌‘我们是光荣的图书馆员’http://lib.nit.net.cn/tuan/detail.php?id=1818。”

图谋:“关于《图书馆员之歌》的讨论http://lib.nit.net.cn/tuan/detail.php?id=769。”

图谋:“粗略检索了一下圕人堂知识库,获取了部分与馆歌相关的信息。”

图谋:“感兴趣的成员,顺着相关线索,可能会有更多发现。”

图谋:“ libseeker.闲话图书馆馆歌. https://mp.weixin.qq.com/s/f71t6vpALe69b2S1300Szw  11月22日,在阅读柯平主编《图书馆组织文化:CIS、形象设计与文化建设》关于图书馆馆歌部分内容之后,图谋在圕人堂分享了自身的所见所闻所感。为了让信息更规整,更具参考价值,稍事梳理。”

 

1.3.10图书馆人的情怀

麦子:“闲在心上,你这话是群里说的情怀的最好的诠释。图书馆的中坚就是像有你这样思想的人!”

闲在心上:“谢谢麦子老师!高校还是不错的。”

麦子:“是啊,但看来收入低的同行还是不少。此外,非金钱的福利更重要:比如:没有严格的坐班制度、寒暑假、环境、上下班交通的便利,不要说买便宜的房子之类。对于个案,这些中的一点或几点是有的吧。

闲在心上:“既然在这个岗位上,只能接受现实,做好力所能及的事。除非换单位。最喜欢的就是可以任意看自己想看的书。”

麦子:“我是很久没有在上班时看闲书了。”

雨过天晴:“并不是个案。这几年学校搞人事改革,居然每次都没有人主动离开图书馆,被迫离开的哭天喊地,充分证明了图书馆工作还是不错的。谈到报酬与满意度之间的关系,我的观点,建立在金钱至上价值观基础上的人生,估计多少报酬都不会真正满意,欲望无止境。”

麦子:“也可能是,在图书馆的人(尤其是老人)比较在乎这些,于是对待遇是永远不满的,但如果要被迫离开,那么和其他的地方比,图书馆实在是太强了。”

迷图:“你说的这个情况适用于中老年阶层吧!对于想干事的人,特别是现在的年青人来图书馆并不是好事?对图书馆有情怀的人除外。”

雨过天晴:“与年纪无关,与性格、三观有关。我的孩子就不介意以后到图书馆工作。”

低调:“看你把图书馆当工作还是当事业了。”

雨过天晴:“我能说是因为太闲吗?闲得无聊才可以经常吐槽不满,风餐露宿的‘打工人’好像反而少有‘骂’自己职业的现象。不恰当地打个比方,饱暖思淫欲。”

麦子:“能!有骂的吗?我倒也没遇到过骂的。”

雨过天晴:“带引号。过多的吐槽,对于改变现状无益的吐槽,我觉得与‘骂’有一点点关系。”

雨过天晴:“感觉到不满,就去想办法改变,改变不了环境,就改变自己。群里有很多学生宝宝吧,图书馆的未来就靠你们了。老同志说一句,对于工作可以吐槽,但千万不要止步于吐槽。”

叮咚:“谈图书馆的工作,还要考虑到馆员的性别。社会、家庭对男女社会分工的不同要求显然会影响到对工作的期望和对待工作的态度。”

二木:“图书馆人总拿几位名人说事,其实这些名人,要么进图书馆前已经是名人,要么出了图书馆才成名人,基本没有在图书馆成名成就的。”

雨过天晴:“只能说明图书馆工作适合读书。爱读书、爱安静的人在图书馆工作幸福感可能会强一点。”

二木:“我没那么多理想,就是一份工作,在其位谋其政,做好本职工作,养家糊口。”

雨过天晴:“在其位谋其政,比空洞的‘理想’重要。谈报酬之前,多想想自己的付出。”

 

1.3.11 问卷调查表

*洁:“ 我的‘高校图书馆组织文化对馆员工作绩效的影响’研究,问卷表https://www.wjx.cn/m/98028066.aspx,感谢各位老师的帮助,毕业之路特别需要老师的帮助,也特别欢迎老师们宝贵的建议。

扣肉:“以前的问卷,四页都填不完。这个问卷做得好,我很喜欢。第一是分页,第二是量表设计得好。一个问卷手动滚屏超过三页,会让人产生厌烦。以前很多问卷,量表都是十级,有效度很难讲。很多问题,十级量表不但会极大浪费被试者的时间,而且很难得到真实的结果。”

*明:“各位老师好,我是天津音乐学院图书馆柴*明,我也有一个问卷想麻烦大家帮忙填一下,这个问卷是国际图联2012年开始在国外一些国家做的关于图书馆从业者版权素养的调查,我做了翻译放入我一个课题的一部分,想做一个国际比较,相关统计数据及国外研究文献可以在群里与大家共享,https://www.wjx.cn/m/97838457.aspx , 也请大家多提宝贵意见,回头相关国外研究文献我发群里。”

扣肉:“设计问卷也是一个学问。”

*洁:“是的,是个很大的学问,老师们的意见是我们学生进步的源泉。”

扣肉:“做课题研究的话,为了有效评估单一样本是否可信,我个人会倾向于总在问卷的不同部分插入相似的问题。如果答案有显著差异,那这个样本就认为是不可靠的。”

黔城图鸦:“这问卷的设计可以达到真正调查目的。”

图谋:“关于利用圕人堂开展问卷调查的观察与思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23648.html。当前各种各样的问卷调查,实际上很大程度上借助行政力量或人际关系来推动的。利用网络社群做调查研究,其实也要稍微做些功课的,需要知己知彼,有的放矢,事半功倍。关于利用圕人堂开展问卷调查,图谋作为‘群主’角色,与部分成员进行过若干次交流与探讨,特此予以进一步梳理,供参考借鉴。凡利用圕人堂群开展社会调查研究的成员,建议抽点时间阅读《关于利用圕人堂开展问卷调查的观察与思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23648.html),相信会有所帮助。凡利用圕人堂群开展社会调查研究的成员,建议以适当形式向提供帮助的成员致谢。比如正式发表的文献、完成的学位论文中,最好可以表达一下。这样有助于形成良性循环,更好的‘共赢’。”

欣然读书:“问卷确实做得不错!”

*明:“感谢群主的付出,完全同意您对问卷调查的看法。再次感谢各位老师。”

*洁:“谢谢图谋老师的建议,也特别感谢圕人堂这个平台,疫情期间各大高校进不去,问卷收集有点困难,加入圕人堂这个平台真的是幸运至极。”

图谋:“所取得的成果,已正式发表的,欢迎在群中分享。一方面是对相关成果的进一步‘科学普及’,另一方面也算是回馈曾经给予帮助的成员。”

*洁:“成果出来必然乐意和大家分享,之前一直关注各位老师们的聊天,发现老师们对高校图书馆文化也很感兴趣。”

*明:“ https://www.wjx.cn/mobile/statnew.aspx?activity=97838457&reportid=,这是当前调查统计结果,新结果随时与大家分享。版权素养调查是2019年教育BU青年项目‘数字资源长期保存著作权边界’研究的一部分,这是已经发表的前期成果,请大家多指正。”

图林白羊:“问卷很长,但是内容挺有意义的,都填完了。”

雨过天晴:“挺有意义的主题。”

 

1.3.12 论文写作之痛与快乐

图穷:“赞同图谋,写得不是文章,写得是寂寞,写得是清贫。”

雨过天晴:“我的感觉刚好相反,在写作的时候感觉自己最充实、最富有,所以虽然水平不怎么样,我喜欢写写写。不写作的时候,拔剑四顾心茫然,感觉寂寞而清贫。”

图穷:“国人很多都是被逼着走上所谓的学术路的,图书馆期刊文章与践工作越来越远。”

雨过天晴:“比较同意。”

麦子:“这是大多数情况。其实,除非有特别想说的东西,否则,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整个过程并不好玩。”

若水青纱:“深有同感,最近正在苦熬论文。”

samhou:“强烈同意,图书馆也要破五唯。”

雨过天晴:“我的想法,如果觉得写论文很煎熬,真的别写了,人生苦短,做点自己感觉开心的事情多好!把论文留给喜欢写的人去写,这样整体数量也不会那么多。”

二木:“如果没有评职需要,有兴趣写论文的当然会写,如果真不愿意写,不必勉强自己,做点愿意做的事更好。安于现状也是一种生活态度,可能过得更开心一些。”

若水青纱:“我要逼自己一把,不想温水煮青蛙。”

samhou:“现在很多学校开始将教学的专职教师分成教学类教师,以教学为主,科研类教师,以科研为主,年底考核的内容和工作量有差异,比较合理

若水青纱:“都是前辈啊,学到很多。工作五年多,在图书馆待了两年多,确实还很肤浅。”

飘雪:“麦子,你们没有科研要求,为什么还会开研究心得分享会呢?”

槐云影:“发自灵魂深处的热爱。”

麦子:“所谓的研究,就是你平时在工作中的心得。我说的研究可能不对,应该是学习体会。就是你学习了什么。不过,有科研要求的高校图书馆也是有的,我认识一些人每周有一天research day,那天你可以呆在家里写文章什么的。大致上:本职工作,参加专业团体活动。社会活动都算,研究和写文章也可以,一共是4大类。这是我2000年写的,比较详细,我们现在还是这个办法,以后我也在文章里提到过这个内容。http://www.cqvip.com/qk/97328x/2000001/4124804.html,这篇比较新,但我记得我写的招聘一文里也说过评职称。邱葵:美国高校图书馆的人力资源管理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13646&do=blog&id=1122339 

 

1.3.13 《韦棣华》

朗月孤舟:“韦棣华纪录片在哪看?有知道的吗?”

图谋:“这是一个大投入、大制作的纪录片。目前,估计还没有开放获取渠道吧?”

朗月孤舟:“是的,拍摄好几年,大制作。”

麦子:“已经拍好了吧?上周有件糗事:我们每月有个每人分享研究心得的会,每次有一个人讲,90分钟时间,当然讨论时间大约是一半时间,我因为前一段时间讲过,所以觉得还要过很久才轮到我,但到时发现是我讲,一点准备都没有。于是我只好说,我今天说这个韦棣华吧。我说了群里这张照片和韦棣华和中国图书馆业的事情,下面有人说,有一个关于她的纪录片,所以,大概是已经发行了。”

低调:“《韦棣华》专题纪录片首映式在我院(武大)成功举办 20201020,https://mp.weixin.qq.com/s/PHDPvsFPuHd0q-SPOnh_sQ 

图谋:“已经拍好了。前一段时间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百年庆庆祝活动环节曾放映过。”

图谋:“何梦婷, 傅玲.《韦棣华》专题纪录片首映式在我院成功举办. https://mp.weixin.qq.com/s/PHDPvsFPuHd0q-SPOnh_sQ 10月17日下午,‘百年积淀,再启华章’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100周年暨图书情报与数据科学学科发展论坛系列活动——《韦棣华》专题纪录片首映式在信息管理学院三新报告厅举行。韦棣华女士(Miss Mary Elizabeth Wood,美国人,1861-1931)是近代图书馆学家、图书馆事业家、教育家、近代新图书馆运动的倡导者,她于1910年在武昌昙华林建成中国第一所开架阅览的公共图书馆——文华公书林,并随后创设了我国第一所图书馆学专门教育机构——文华图专,成为我国众多图书馆学家诞生的摇篮和成长的发源地。《韦棣华》是首部纪念韦棣华女士的专题记录片。作为纪录片策划人之一,方卿在致辞中表示,《韦棣华》专题纪录片契合了当前我国国家发展的系列重要战略,具有三个方面的重要意义与价值。一是文化强国与文化自信战略。韦棣华女士创办文华公书林,发展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从基层、民众来普及公共文化,对我们今天的学科发展有重要启发;二是人才强国战略。人才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是第一位的重要资源,韦棣华女士开启了中国图书馆学高等教育的先河并衍生发展成为庞大的学科群,为我国公共文化事业、信息事业培育了大量的人才;三是加强中华文明溯源研究与考古工作。韦棣华女士的一生启发我们思考如何继承图书馆学历史与传统、追溯图书馆学发展历程、探索我国图书馆学发展路径。方卿感谢创作团队对纪录片的付出和各界的支持,强调《韦棣华》专题纪录片是继承文图专精神、建设我国一流的图书情报学科的重要动力与精神,将引领学科发展到更高的阶段。”

麦子:“这纪录片是在2014年开始拍的,所以已经有一段时间。https://www.thebatavian.com/howard-owens/film-crew-batavia-documentary-queen-modern-libraries-china/42499。Following her death of an illness in China in 1931, her body was returned to Batavia and she is buried in the Batavia Cemetery. 看来她的墓是在纽约州。”

朗月孤舟:“1931年5月1日,韦棣华女士在武昌仙逝,其后魂归故里——美国纽约州巴塔维亚市,安葬在巴塔维亚公墓。”

麦子:“很简单的墓志,也没说什么图书馆什么的。Mary Elizabeth Wood 1861-1931count the day of my departurefestive in the coming yearsR. I. P.”

朗月孤舟:“近些年来韦棣华研究比较多,相反金陵大学克乃文研究相对少些。”

麦子:“求解韦棣华女士英文墓志 |竹帛斋主 2014031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8019f0102e6nd.html

朗月孤舟:“count the day of my departure festive in the coming years确实难翻译。”

低调:“墓碑背面会不会刻有内容?”

朗月孤舟:“外国人的墓碑一般会不会有墓志铭?”

麦子:“有,大多是一句话,没见过说生平的,当然没有的更多。”

朗月孤舟:“哦,所以一般人看到韦棣华墓碑,不会想到她的生平与中国图书馆学教育密切相关。”

麦子:“当然,什么都没写。”

 

1.3.14 问卷调查表(二)

*明:“本调查面向图书馆从业者与研究者,关注版权素养的国际比较,采用国际图联项目调查问卷的翻译版本,我国图书馆及相关从业者版权素养调查已经有近40为老师参与本次调查,在此表示衷心感谢,请大家继续支持,感谢平台强大号召力。”

图谋:“圕人堂助力成员开展科学研究工作,这是一项有益的应用。感谢成员对圕人堂成员问卷调查的关注与支持!种种原因,圕人堂中出现各种问卷的频率是比较高的。成员参与的积极性受到诸多影响。参与情况与问卷实施方所做的努力密切相关。近期的几份参与度,明显不如以往。2020年11月20日15:00,群成员达2961人(活跃成员385人,占13%),在线1620人(活跃成员/在线成员为23.7%),本群容量为3000人。圕人堂微信公众号总用户数3899人。2019年11月22日14:00,群成员达2541人(活跃成员407人,占16%),本群容量为3000人。圕人堂微信公众号总用户数2843人。当前群成员人数表面上是增多了(2020.11为2961,2019.11为2541),但活跃成员人数确减少了(2020.11为385,2019.11为407)。问卷调查方对圕人堂也确实有贡献,其中之一是提升了群活跃度。图谋的印象中,自2014年至今,在圕人堂开展社会调查研究的估计不下100项,其中有一部分相关成果已正式发表(有一部分明晰提及圕人堂群)。中国知网全文中出现‘圕人堂’的文献辑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58092.html )可见‘蛛丝马迹’。”

*洁:“谢谢图谋老师,很同意图谋老师的观点,社会关系和行政力量确是会帮助问卷调查的顺利进行,但是作为学生,这两方面很欠缺。所以特别感谢圕人堂平台和各位老师的支持,我们学生的研究可能对图书馆事业做不了特别大的贡献,但还是希望踏实的调查用真实的数据来做出点东西。再次感谢各位老师。”

图谋:“中国知网全文中出现‘圕人堂’的文献辑录中,学位论文3条(博士1,硕士2),实际应该会有更多。有的知网未收录,有的可能暂未更新到。”

*洁:“佩服老师的职业精神和图书情怀,我是因为对图书馆的向往而跨考图情领域研究生,希望以后的自己不忘初心。”

图谋:“圕人堂自建群以来,始终积极欢迎青年学生加群。某种意义上,可以将圕人堂视作网络课堂或实践基地。圕人堂建群6年多,有一部分同学已走向工作岗位并曾表示切实受益。借用一句歌词‘有梦想谁都了不起,有努力就会有奇迹’,祝愿心想事成!”

学图:“我们都是追梦人。”

*洁:“经常看各位老师的发言,确实增长不少知识,开拓了视野,但是一般不敢发言。不过隔着屏幕还是鼓起勇气发了问卷。”

图谋:“贵校研究生同学,之前曾在圕人堂开展过多次问卷调查,印象中有好几位做得挺好。”

*洁:“多谢老师们的支持。”

 

1.3.15 捐书并非来者不拒

低调:“麦子,捐书怎么会被拒?”

cpulib:“国内是不好意思拒呗。”

麦子:“我已经很久没有接受赠书了。都是拒绝之。”

图谋:“邱葵.圕人访谈:收藏捐赠图书的利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191386.html  图谋按:本文系河滨加州大学资深馆员邱葵先生接受《高校图书馆工作》专访所作。原文刊载于《高校图书馆工作》2019年05期‘思辨·感悟’栏目。引用格式:邱葵.圕人访谈:收藏捐赠图书的利弊[J].高校图书馆工作,2019(5):87-94.”

草长莺飞:“昨天看了麦子老师关于图书捐赠、人力资源管理方面的文章,受益匪浅。感谢麦子老师和群主,感谢各位同行分享知识和会议信息。”

麦子:“谢谢支持。任何事都是有正反两个方面的,如果只看到正面,那多半就又问题了。对于图书捐赠,我已经2,3年没有收赠书了。说实话,对我而言,收更简单,因为我只要答应,而具体的事情是有图书管理员去执行的。而不答应,需要和对方在电话上解释清楚,而且不能冒犯对方,因为我们永远希望对方能直接捐钱,你总不能把自己的潜在恩主都得罪了。不过,现在我遇到的人都意识到赠书的困难,他们会很失望。当时我答应馆长做这个事的时候就和他约法三章:我们只能有一个人处理这事,你不能干预,而且所有很你联系的人你都不能自己处理,而转给我决定。我和他关系一般,但他这点执行得很好,所以我从来没有给人投诉过。之前我们很乱,流通的都可以答应,但到我这里都说不,弄得读者很难。”

麦子:“我对所有做这个事情的同行有一个忠告:现在的情况和过去大大不同了,图书馆的功能和服务在改变,图书馆是一个公共的储存空间,收赠书是图书馆对读者收藏的一种认可,以便对方能方便地处理自己的收藏,但不是捐赠者对图书馆的恩赐。”

草长莺飞:“我还没遇到过捐赠,接待过捐赠者回访,以及个人卖书的。我希望将来有人能捐给我馆一部宋刻本。您的理念特别赞同,分析得很具体很实在,真是值得学习借鉴。”

麦子:“我这么说就是要让大家摆放好心态:来赠书的,我这么就都没收过一本书了,我就是退休的校长和馆长的熟人我就拒绝了,你想收你的藏书我实在很看得起你了,所以,是不是收我都要考虑,至于你其他的要求,就免了吧。”

 

1.3.16 教育BU“数字资源量

*琼:“部工委关于‘数字资源量’统计的回函,这个文件哪位同仁有,可否共享一下?”

五行星:“回函,http://www.scal.edu.cn/tjpg/201903200244 

低调:“‘2017 727日, 教育BU发展规划司数据中心的康世联处长专程参加图工委年会,举办了专题座谈会,专门研讨图书馆资源的统计问题。根据座谈会的共识,图工委向教育BU出具建议函, 主要有两点:一是对数字资源量做了一个定义;二是提出了数字资源的四个类别。数字资源划分为四种类型:电子图书(包括与图书类似的出版物,如研究报告、会议论文集、标准等)、电子期刊(包括与期刊类似的连续出版物)、学位论文(包括本校学生的和付费购买的学位论文)、音视频(包括自建和付费购买的音视频资料)。试用的数字资源和互联网上免费使用的数字资源,以及随纸本书刊所配的光盘和非书资料,不作为数字资源计量。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当前高校图书馆资源建设和师生使用馆藏资源的实际情况,纸质图书(纸本资源)仍为优质的教学资源,需要给予较大比例的保障。生均图书中,纸质书和电子书(数字资源)比例的计算办法是,纸质图书至少须满足基本办学指标要求的生均图书册数的60% 剩余40%可由电子图书替代,比如综合、师范、民族院校,要求生均图书至少为100册,那么纸质图书至少满足60册,剩余40册可由电子书替代。数字资源的四种类型的数据之和,能够反映一个图书馆的数字资源建设水平,可以将其作为高校图书馆数字资源建设的检测数据; 音视频的累计时长1小时算1册。教育BU2017828日公布了《关于做好2017年教育事业统计工作的补充通知》,若教育BU能够考虑上述建议,修订《普通高等学校办学条件指标》,这将有助于高校图书馆合理均衡地发展纸质资源、电子资源。’”

 

1.3.17 高校馆在编人数和总经费呈减少态势

图谋:“图工委.高校图书馆年终数据出炉,在编人数和总经费呈减少态势. https://mp.weixin.qq.com/s/jTadEcpgpmbEMZsRzhk-Ag,根据王波、吴汉华等人撰写的《2019 年高校图书馆发展报告》所述:2020 年,共有 1361 所高校图书馆(2019 年是 1101 )提交 2019 年基本业务统计数据,年总经费平均值为 591.8 万元(2018 年是 645 万元),比 2018 年减少 53.2 万元,中位值落在 287.4 万元(2018 年落在 315.1 万元),比 2018 年减少 27.7 万元,标准差为 918  (2018 年是 1033.3 万元),极差区间增宽,为 14271.3 万元(2018 年是 13607.1 万元),这些数据表明:我国高校图书馆2019年的经费在减少,馆际差距逐年加大。

*明:“大环境不好。”

图谋:“看着不寒而栗。2019年度高校图书馆基本数据排行榜,http://www.scal.edu.cn/tjpg/202011160231。一句话点评:今天的图书馆人把图书馆干完了。改成被字句:图书馆人被图书馆干完了。好像也可以。

广州书童:“工资都快发不出了,书就少买一些了。”

图谋:“图书馆人被图书馆干完了。图书馆长大了,图书馆人却少了许多。因此叫图书馆人被图书馆干完了。”

梓慎:“难道不是:图书馆人没把图书馆干明白。虽然好像也不是图书馆人的错。

图谋:“图书馆长大了,体现在馆舍大了不少,馆藏量多了不少,图书馆人(包括所有用工形式)却少了许多。”

梓慎:“问题在于,馆舍几年前就大了,馆藏始终在增加。图书馆人怎么会越来越少呢(明知故问的一个问题)?另外:经费应该也是有一个逐年增加又逐年递减的过程吧……”

*明:“个人感觉,就数字图书馆而言,图书馆是被相关技术行业培育的一个市场,只要相关技术在不断更新,还是有发展空间的,不过这个过程貌似和图书馆人关系不大。”

低调:“是因为智能代替人工了吗?”

*明:“人工智能代替不了人工。”

清凉桐影:“虽然代替不了人工,但是可以减少人工。”

徐徐清风:“图书馆在编人数少了,但非在编人数增加了,总的人力资源数量不见得减少。而且非在编人员中很多也是有正规学历的,业务能力也不见得比在编差。”

骑鹿踏雪:“普通高校图书馆经费减少,重点高校经费少了吗?”

图谋:“实际会是图书馆人(包括所有用工形式在内)减少了不少。不单单是在编人数少了。”

徐徐清风:“在高校,各学院部处非教师人员编制减少是总体发展趋势,图书馆只能适应和接受这种现实。”

图谋:“减员增效。近年,高校图书馆在人力资源投入方面,如果进一步核算一下,好多馆真是节约了大笔钱。有的高校馆,因为只退不进,数年下来,减员近半数。”

徐徐清风:“省了人力资源费用,喜了谁?”

图谋:“这是个问题。还没听见谁说真呀么真高兴。”

图谋:“‘在2018年所填报数据继续验证了前几年分析数据所得出的结论:高校图书馆的文献资源收藏总量与馆舍面积持续增长,但在编工作人员的馆均人数却持续下降,这表明各高校图书馆的事业编制总人数处在持续缩减状态,在编工作人员的任务逐年加重,图书馆需要聘用更多的编制外合同工或临时工。共有 1332 所高校图书馆提交了 2019 年度有效的在编工作人员数据。在编工作人员的总人数为 41978人,馆均 31.5 (2018 年是 34.7 ),中位值为 22 人,众值为 15 人,标准差为 29.9 人,这些表明:各高校图书馆在编工作人员的数量差异较大,但在编人员的馆均人数继续呈减少态势。’”

梓慎:“学校哪个部门缺人都从图书馆挖新人,图情专业的做行政也好用。”

图谋:“‘在编人员的馆均人数继续呈减少态势’,这个态势不是什么好态势。如果能从人才流动站,也算是不错的。挖走一个,补位一个。”

雨过天晴:“没有年轻人,我们馆最年轻的也三十多了,就没有90后。

图谋:“据悉,有的高校馆是这样做的。效果还好,算是没得办法的办法。有的馆平均年龄50多。

雨过天晴:“我们平均年龄应该也在45以上,有可能5080后屈指可数,随便算算,80后好像还没有10个,70后占了半壁江山。

图谋:“那可能算是不错的。高校馆的问题,不少是共性的。可以大致分为若干组,对号入座就好。中年甲组,中年乙组,如果有可能,再来中年丙组。”

雨过天晴:“遥想20多年前,我在12人的小馆,23岁以下的小姑娘有5个,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有8个,那是多么生机勃勃的时代。现在成为60人的大馆了,却是暮气沉沉的样子。

清凉桐影:“图书馆现在进人的门槛高了,25岁以下的大姑娘都进不来了。

雨过天晴:“非常高,只要博士太太。”

闲在心上:“就是博士也进不来,要挑专业。”

四川*海:“我们馆最年轻的都是86年的。

书小弟:“我们馆最年轻的是98年的。

雨过天晴:“从很大程度上说,不管她们的学历如何,真还不如我们当年这些低学历的小姑娘。我们那时候,工作之余就拼命学习。”

闲在心上:“嗯,很热爱工作。”

雨过天晴:“上班也听话,轮岗,或者定在最辛苦的岗位都无条件接受。现在的太太,谁敢真的管?人家就是来享福带娃的。”

草长莺飞:“每个馆的具体情况不一样,我们馆博士太太大部分都很能干。学历、工作和能力不比别人差,刚进来被图书馆人嫌弃,甚至因为听话、尊重他人被欺负的也有,某些家属另当别论。”

雨过天晴:“确实有能干的。我们馆的其实素质也不错,可惜工作主动性不强,只想干好日常工作。也可以理解的,老公是博士肯定很拼,媳妇再拼日子没法过了,她们干日常工作不错的,态度、能力什么的都不错,只是不愿意开拓创新什么的。问题是,守摊守摊,借阅量逐年下滑,不拓展新的服务空间,以后还有摊守吗?‘情怀’这个东西年轻人可能不理解,成长于计划经济末期的我对于单位是有感情的。图书馆培养了我,二十八年了,一个笨小孩成长成现在的样子,我心怀感恩,力所能及时愿意做点事情。”

爱书人:“是否可以理解为现在的年轻馆员没有事业心?不敬业?”

雨过天晴:“不能。人家娃小,是事实,可以理解。”

爱书人:“因为我们学校也有几个年轻老师从不主动做事。”

雨过天晴:“我觉得是缺少年轻人,未婚的低龄的年轻人。从某个角度说,一味地提高学历门槛不太合适。图书馆的一些岗位可以进专科生本科生。低龄很重要,没生娃之前可以学做很多事情。”

清凉桐影:“怎么开拓,怎么创新?”

雨过天晴:“摸索前行。”

低调:“现在什么招聘都是博士起步。”

骑鹿踏雪:“掐指一算,我们同事都三十以上了。”

爱书人:“或者是因为体制问题,部分抱着在图书馆养老的老同志对青年馆员产生了负面影响?”

ABC“图书馆大部分岗位是应用实践型的,其实并不是非需要什么特别高深理论的。我们省小县城公共图书馆的基本就是些公共服务。”

雨过天晴:“确实如此。1120日的《图书馆报》,有篇我的工作小感想,请批评指正。

爱书人:“我觉得只要愿意主动思考如何做读者服务工作,其实图书馆可以做的还有很多,事在人为。”

贫尼爱吃肉:“临时工都要本科,专科进来干嘛?”

麦子:“这个话题过一段时间就会跳出来,原因是国内都是图书馆员,这事没法弄,唉……从学历看,很多岗位本科专科都是浪费人才,我们大概一半的人是中学学历。说到这个群里的事,我们也不要什么情怀啊,专业性啊,起码少一些社会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可以了,自己本分做人就可以了,何必这样贬低自己呢?

雨过天晴:“中学毕业完全可以胜任图书馆的基础服务工作。平心而论,普通图书馆的很多工作,比如外借阅览,真的需要高学历吗?能吃苦、有责任心比什么都重要。谈到年轻人的情况,还有一个想法我没来得及说。那就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高学历也好太太也好,她们可能觉得自己来图书馆是凭自己的本事,而且有‘打工 ’心态,不爽了可以走。这种情况下,很难对图书馆产生感情,很难有责任心和工作热情。家庭条件好,养老可以回家呀,全职太太那么多。30就拿国家的工资养老,我是不能理解,甚至鄙视的。所谓的人才,干图书馆服务工作可能反而憋屈,效果并不好。

低调:“没有从内心去尊重图书馆,敬畏图书馆,自然不会热爱图书馆。”

雨过天晴:“我们不需要妄自菲薄,觉得图书馆工作不重要,但也没必要妄自尊大,觉得所有事情都需要高学历人才。”

贫尼爱吃肉:“图书馆确实不重要。很多事实不做好和学历高不高没必然联系。”

草长莺飞:“不到二十岁,工作了大半辈子也有很多不热爱图书馆的,有的连个敬惜字纸的古训都记不住!不爱惜古籍,别霍霍很难吗?!很多调剂到图书馆学专业的图书馆人、偶然因素进入图书馆工作的人,他们干一行爱一行,用心做事,同样值得尊重。”

 

1.3.187 读者至上

扣肉:“【实力宠学生!#高校图书馆为考研学生设朗读专区#】考研日脚步越来越近,洛阳理工学院图书馆开设了背诵专区供学生使用,正在备考的学生在这里专心读书。据学校图书馆工作人员介绍,这样做既满足学生背诵需求,又不影响其他做题学生。沸点视频 http://t.cn/A6G3prL5

雨过天晴:“我们才是‘实力宠学生’,学生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大声朗读,工作人员被要求经过学生时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我们就是做服务的,这一点要时刻牢记。做题的学生在自习房间里,背诵的学生在走廊楼道的任何地方,这是学生们之间的默契。”

闽农林大圕-李林lixianlin1974@qq.com“中国特色,习惯就好。”

绿树成荫:“走廊任何时间、任何地方,影响正常的行走吧?”

槐云影:“读者第一,……,馆员第末。”

雨过天晴:“影响,但是不管。”

顺其自然:“其他读者不投诉?”

绿树成荫:“在考研第一前提下,破坏了规则。图书馆不单单只为考研服务。”

雨过天晴:“没办法,考研不易,尤其地方二本的学生很可怜,能关照尽量关照,做好服务。”

闽农林大圕-李林lixianlin1974@qq.com“当年我记得前辈们是这样解释的——图书馆属于服务部门。为读者服务,才是我们最大的目标。没错了。看来这就是老一辈图书馆人的共同认知。

雨过天晴:“是的,现在很多方面上去了,服务意识反而.....

 

2圕人堂专题与群文件共享

2.1 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

关于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的思考

2020-11-27 09:13

2020年11月26日晚上,圕人堂成员就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现状展开了讨论,是围绕高校图工委发布的《2019年度高校图书馆基本数据排行榜》( http://www.scal.edu.cn/tjpg/202011160231 ),《高校图书馆年终数据出炉,在编人数和总经费呈减少态势》( https://mp.weixin.qq.com/s/jTadEcpgpmbEMZsRzhk-Ag )。 ...

个人分类圕人堂|2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编辑| 删除 | 置顶

闲话图书馆馆歌

2020-11-24 22:18

11月22日,在阅读柯平主编《图书馆组织文化:CIS、形象设计与文化建设》关于图书馆馆歌部分内容之后,图谋在圕人堂分享了自身的所见所闻所感。为了让信息更规整,更具参考价值,稍事梳理。 图书馆馆歌是图书馆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图书馆的一种独特的文化形式。馆歌的演唱形式一般 ...

个人分类圕人堂|670 次阅读|没有评论 |编辑| 删除 | 置顶

 2.2 群文件共享

本周共分享11个文件。

 

 

 

 

 

3. 大事记

1) 2019年1月江苏大学科技信息研究所曾在圕人堂开展“中国人文学者数字学术能力调查”(https://www.wjx.cn/jq/34189350.aspx ),得到了本群成员的大力支持,该调查回收问卷530份(其中大约90份来自圕人堂成员)。该调查研究成果《中国人文学者数字学术能力评价研究》(Research on the Evaluation of Digital Academic Competence of Chinese Humanists)( Library Trends  Volume 69, Number 1, Summer 2020pp. 30-56)已正式刊发。全文见群文件。

(2) 本周圕人堂聚焦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现状,详见本期“1.3.17 高校馆在编人数和总经费呈减少态势”及图谋《关于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的思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60076.html)。

3)本周圕人堂聚焦图书馆馆歌,详情见“1.3.9图书馆馆歌”及图谋《闲话图书馆馆歌》(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59728.html)。

4)2020年11月27日16:00,群成员达2968人(活跃成员443人,占15%),在线1589人(活跃成员/在线成员为27.8%),本群容量为3000人。圕人堂微信公众号总用户数3918人。

 

 

4.延伸阅读

4.1 《圕人堂周讯》辑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837007.html

注:为节省《圕人堂周讯》篇幅,直接链接至Xue网圕人堂专题《圕人堂周讯》辑录”(第1-260期。并提供word“合辑”下载。),各期对应网址动态更新(注:因功能受限,自261期起无法更新)

4.2 圕人堂QQ群知识库 

http://lib.nit.net.cn/tuan/

www老师研制。内容源自《圕人堂周讯》,涉及图书馆各项业务和热门话题,对业务学习、日常工作、科研等具有一定参考价值。功能特点:1.具备检索功能;2.提供对话模式和原文模式两种浏览方式;3.点击具体某一期《圕人堂周讯》可以下载PDF版全文。

 

圕人堂圕结一切可以圕聚的力量。

圕人堂堂风:贴近现实,关照现实,联系理论,旨在实践。

(本期编辑:海边 整理  王启云 助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60145.html

上一篇:关于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的思考
下一篇:再话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6 09: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