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圕人堂QQ群“群主”抒怀

已有 427 次阅读 2020-3-2 11:21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学者| 圕人堂

    做“群主”难,做圕人堂QQ群的“群主”更是难上加难。因为圕人堂是有梦想、有实践的群,2014年5月10日建群至今,发布《圕人堂周讯》302期,现有成员2658名(大部分时段在线人数为1400人以上)。圕人堂服务体系为一体两翼,以圕人堂QQ群为体,以“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及“圕人堂微信公众号”为两翼。“一体两翼”的载体是《圕人堂周讯》。(详见:圕人堂服务体系简介.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00758.html)

    2020年2月28日19:18,有名成员发小窗消息:“群主好,在不在?我能不能在群里发个广告。”我的回复是:“请自行看群规范。符合群规范的圕主题广告,没有问题。”19:28分发来一条卖玉器的广告,我明确告知“与圕主题无关,不可以。”未料到,19:32分,该成员在圕人堂大窗强行发了3条信息,还特别声明经群主允许。19:43分我留意到该信息,并将小窗对话截图在圕人堂大窗贴出“自证清白”。随后进行了简单检索,发现该成员很有可能是“潜伏”进群的,实际上并不属于“圕人”范畴,立即执行了移除操作。19:46在圕人堂发消息告知:“已将该成员移除出群。”主要原因有两条:居然公然伪托群主名义发与圕主题无关广告,此其一;其二,制造群主带头违反群规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191529.html)的假象,将群主置于尴尬境地。

    未料到,居然有成员替其“打抱不平”,19:50开始小窗批评图谋:“你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我回复:“这是什么逻辑?居然公然伪托群主名义发与圕主题无关广告。你知道那是在做什么?圕人堂这样的网络社群,如果连这类信息都可以发,它能存在吗?”该成员说:“你自己想,都换位思考一下吧,人家没有遇到困难会在这里发信息吗”图谋回复:“首先你换位思考了没有?”对方:“不说了,没必要和你讨论这个。你有点过分了吧?!你这人真是太过分了,凭什么把我的话上传?由此可见你这人心胸太狭窄。”我将小窗对话信息截屏“公放”(实际仍是有意做了匿名处理,对事不对人),我在大窗说:“圕人堂这样一个网络社群的存在,图谋背后花了多少心血。同情心哪去了?那叫欺人太甚。实际上是图谋在明处,小窗那种‘打抱不平’,实际是在暗处给图谋‘捅刀子’。”居然还有成员“插话”:“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撤回啥了,都没看到”,啥情况都不了解,也来“补一刀”。实际上,那类事情,图谋经常要承受,图谋图啥呢?20:32图谋在大窗发了一条信息:“今后,小窗攻击图谋的言论,将予以‘公放’。图谋是肉体凡胎,再宽广的心胸,也架不住什么都往里塞。恳请谅解!”根据图谋作为群主的“历史经验”,如果我不采取该措施,很有可能会出现更多类似小窗信息。应对一个小窗,图谋已经够累,多几个实在吃不消。

    作为“群主”,遇到多回,群成员亲属大病搞各种筹款募捐,他们想在群里发募捐信息,我明确告知这样不合适,同时我自身有捐助。有一次,是一位成员自身大病募捐,我主动将募捐链接发到群里。募捐信息,有部分发布之前会主动问我。群成员的情况是非常复杂的。其实,每天都有加群申请,什么样的人都有,其中有一类是做五花八门生意的。有的很隐蔽,有的有多个QQ潜伏群中。有成员多次提议移除长时间不发言成员。实际上,圕人堂的管理,有应用“末位移除法”。在圕人堂群容量2000人时,群成员数超过1980时,依据在圕人堂的“最后发言”时间,进行末位移除操作。如果不执行移除操作,新成员进不来,群活跃度可能会持续走低。被移除成员欢迎随时加群,加群申请请提供圕主题(与图书馆或图书馆学相关)信息。这是管理,更是服务。圕人堂所谓的末位移除法,是依据“最后发言”时间的,并非依据等级积分。“发言”的形式是多样的,群文件、群相册分享信息,也属于发言范畴。时间久了,适当形式冒个泡就好。保持对圕人堂适度关注并尽可能地有所贡献。2018年执行过几次,前前后后做了大量工作。别看他们大部分成员不在线,但一旦移除,很可能马上就找来了。有的是“强势回归”,图谋需要妥善应对。

     近两年,图谋有多次执行撤回操作,实际多属迫不得已。有些言辞,如果周讯整理人未作处理,在周讯网络发布环节,是发布不出去的,会被自动屏蔽。对于潜在危险,许多成员不了解,我最害怕的是引发个别成员更为激进的言辞,后果会是很严重的。圕人堂曾有数名管理员要求不做管理员,原因其实就是来自所在单位的压力,图谋非常理解他们,而且也在努力减轻他们的负担。经常会有人骂我或者冷嘲热讽,那是因为缺乏了解,而且很多东西是无法解释或者我自身根本解释不了。有过数次,有成员建议,特殊时期,设置全群禁言。图谋没有这样做,实际上的确另有隐情。近几年,周讯整理人的补助,是来自企业赞助。我化缘时的承诺有通过周讯致谢这条,我需要尽可能地信守诺言,否则可能会是“雪上加霜”,让圕人堂“前功尽弃”,难以为继。

    作为圕人堂QQ群“群主”,图谋啥呢?图财?图名?图谋的所做所为基本属于“透明”的,不太像。图谋这么些年,时不时有师友调侃我为“图谋不轨”,我倒联想起另外一个词,图谋布轨——谋求铺设“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之轨道。关于“图谋布轨”,不屑者有之,羡慕着有之,嫉妒者有之,憎恨者有之……其实,我自个很清楚,我算是没事找事的,没本事做大事只好努力做点小事。近期我在一些场合引用任正非的一句话较频繁,我觉得有一定道理,那就是:“学习衡水中学,不改变外部环境,改变自己也能胜出。”。 “图谋”是“libseeker”。对于我个人来说加一个合适的“帽子”是“a”。也就是“a libseeker”。图谋一个堂(圕人堂),堂是更大家。图谋有你,有我,还有他/她……


延伸阅读: 

1 圕人堂服务体系简介.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00758.html

2 圕人堂QQ群规范(修订版).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191529.html

3 王启云.图谋布轨.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11009.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21353.html

上一篇:论文多重要?
下一篇:关于高校图书馆信息服务边界的思考

1 刘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31 19: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