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鲍鹏山:图书馆应该是天下最保守的地方

已有 1749 次阅读 2019-2-22 09:06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图书馆, 保守, 图书馆事业

摘编自:2016年中国图书馆年会第12分会场著名学者鲍鹏山教授《图书馆应该是天下最保守的地方》报告。

   

    保守:保存守护。儒家与道家:保守主义者。

    老子是什么人?保守之人!周守藏室之史,中国最早知名的图书馆馆长!图书馆的名字叫守藏室!守藏室者,保守之室也。《道德经》全文,11个守字,4个保字。孔子是什么人?保守之人!搜求遗产、求教大德、保藏古典、守理六经、传播文化、托古改制。

    没有保守,哪有文化?没有保守,哪有国家?图书最大的敌人不是祝融,是人。图书保护人,亦赖人保守。正因有毁灭,所以贵保守。汉得图书,所以得天下;天下兴亡,乃图书兴亡。

    图书馆——保守人类德性。图书馆是山——山不厌高——仁者乐山,图书馆是保守人类良知的地方,图书馆里没有坏人,只有观点、只有见识,在这里,我们只有遇见,没有隔膜。

    图书馆——保守人类智慧。图书馆是海——海纳百川——智者乐水,图书馆是保守人类心智的地方,图书馆里没有禁书,只有知识,只有智慧,在这里,我们只有思考,没有拒绝。

    图书馆——保守人类品位。图书馆是风——风气所及——民敦俗悫,图书馆是保守人类气质的地方,图书馆里没有恶习,只有雅致,只有安详,在这里,我们只有文明,没有粗鄙。

    图书馆——保守人类人性。图书馆里只有书和读书的人,人类最美好的创造物是书,人类最美好的姿态是读书,人类姿态中,唯有读书是人类独有,猴子读书,就成了人,人不读书,就成了猴子。世上几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等好事还是读书,天堂就是图书馆的模样,图书馆就是此岸的天堂,图书馆,为我们保守人性,保守住人类升入天堂的资质。图书馆,保守人类的人性,我们要让图书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保守的地方!


延伸阅读:

1 圕人堂群文件中,2018年9月25日群成员分享了:图书馆与保守_鲍鹏山.pdf 。

2 2016年中国图书馆年会第12分会场:图书馆员——守藏与创新.http://www.lsc.org.cn/contents/1174/307.html

2016-11-08

第二场报告的主讲嘉宾是央视《百家讲坛》讲师、上图东方书院资深顾问、著名学者鲍鹏山教授,他带来的讲题是《图书馆应该是天下最保守的地方》。


或许乍见这个题目,大家心里会咯噔一下,保守?平时我们所看重不应该是“创新”么?该如何理解此处的“保守”呢?鲍教授认为,保守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取“保存守护”之意,没有“保守”,就没有“文化”。所谓文化,一定是有时间积淀的,远古的一个陶罐,留存至今,便成了“文化”;倘若没有岁月的积淀,“文化”无从谈起。而当代中国,科技发展日新月异,许多新技术甚至还没有被熟悉,就遭到了淘汰,我们花了太多的精力去探索技术本身,花了太多的时间去掌握技术,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技术原本是为内容服务的,如此一来,本末倒置了。


相较于碎片化、浅层次、如今已为大家广为接受的浅阅读,鲍教授始终认为,我们还是应该用传统的阅读方式去读一些有深度的读物,真正做到把书“读”进去,而非对轻松阅读的过度追求。在此过程中,图书馆便是一个“保存守护”阅读层次、阅读质量的所在,所谓“不忘初心”;读者一旦踏进图书馆,灵魂会归于平静,耐心品读、品味各类有深度、有价值的精神食粮。


一言蔽之,图书馆是一个保守人类德性、人类智慧、人类品位、人类人性的地方。博尔赫斯说过,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鲍教授续了更为精彩的后半句,他说,图书馆就是此岸的天堂!


囿于篇幅所限,无法将整场演讲中鲍教授的智慧火花一一呈现,然而,倘若你在现场,他带给你思想上的那种震撼与激荡,相信会伴随你很久很久……


鲍教授报告结束后,在听众互动阶段,一位一直在会场窗户外、站着听完全程的参会代表忍不住举手示意,欲与鲍教授直接交流,周德明副馆长作为主持人,极为敏锐地抓住了这一令人动容的瞬间。隔窗对话的内容已不重要,由此侧面展现出的会场高人气,可见一斑!


图谋附笔:鲍鹏山先生“图书馆应该是天下最保守的地方”这一观点在报告结束之后,曾经引发一些图书馆人的“共鸣”。该声音应该是振聋发聩、令人深思的,值得引起图书馆业界与学界及其利益相关者进一步关注与思考。这些年,图书馆在“保守”方面是较为欠缺的,“创新”成风(知名图书馆学教授曾有“辣评”:创造新鲜的垃圾)。图书馆不少工作实际处于两头无着落:不够“保守”,疲于“创新”。凡事过犹不及,需要循序渐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163519.html

上一篇:陈建龙:大学图书馆的本来、外来和未来
下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250期 20190222)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5 17: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