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圕人堂周讯(总第222期 20180810)

已有 885 次阅读 2018-8-11 09:02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圕人堂, 图书馆学, 情报学, 图书馆

 圕人堂周讯(总第222期 20180810).pdf


海边 整理 王启云 助理

目录

1 圕人堂本周讨论概要 - 3 -

1分享 - 3 -

2讨论 - 3 -

1)《图书馆论坛》2018年第八期 - 3 -

(2)广州图书馆日借阅量突破近五万册/日 - 4 -

(3)全馆型服务外包图书馆 - 5 -

(4)外包成员与图书馆人的归属问题 - 10 -

(5)外包编目工作质量 - 10 -

(6)公共图书馆拒绝儿童入内 - 12 -

(7)大学与围墙 - 12 -

(8)“信息化”之国内外概念的异同 - 13 -

9)情报与信息 - 14 -

10)图情刊物假网站 - 15 -

2圕人堂专题与群文件共享 - 15 -

2.1 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 - 15 -

2.2 群文件共享 - 15 -

3.大事记 - 16 -

4.延伸阅读 - 16 -

 

 

 

 

 

 

 

 

 

 

 

 

 

 

 

 

人堂简介

QQ群名称:人堂(LibChat)

QQ群号: 311173426

适宜人群:图书馆及图书馆学相关人员。

定位(MISSION):专业讨论、行业交流、信息共享、资源、人脉

 

 

 

 

《圕人堂周讯》编辑组

主编:王启云

编辑:宋晓莉 赵生让 董行 范良瑛 曾家琳 张婵 卢娅 陈艳 张芸

圕人堂圕结一切可以圕聚的力量。

圕人堂堂风:贴近现实,关照现实,联系理论,旨在实践。

赞助单位


推知信息 世界艺术鉴赏库 图创软件


 

1 圕人堂本周讨论概要

根据群消息管理器整理,按时间顺序。

1分享

图谋:“关于2018‘图书馆学术论坛’的征文通知http://url.cn/5oTe1tX

碧海潮生:“【经典阅读】余秋雨:阅读的最大理由是摆脱平庸 http://url.cn/54O3Aox

biochem:“刘欣: 【我去过的图书馆63】‘双胞胎’图书馆,一个靠颜值,一个有内涵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20440-1128037.html

biochem:“刘欣:我去过的图书馆62:The Mix:满足你对青少年图书馆的所有想象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520440&do=blog&id=1126441

雨过天晴:“以人为本――图书馆工作的灵魂http://url.cn/5CAaXuK;怎样才能找到研究兴趣,走上科研正轨?答案是:‘不要去找’http://url.cn/5EOsxe5 ;有创意!国外图书馆文创产品集锦http://url.cn/5VYnIFX 

麦子:“昆山杜克大学图书馆专业馆员招聘广告  Welcome applications for two professional librarian positions at DKU. Please feel free to distribute the news. 1.研究与教学:https://dukekunshan.edu.cn/sites/default/files/u587/jd_-_research_and_instruction_librarian.pdf2.档案与文件管理:https://dukekunshan.edu.cn/sites/default/files/u587/jd_-_archives_and_records_management_librarian.pdf

 

2讨论

1)《图书馆论坛》2018年第八期

图坛刘编:“《图书馆论坛》2018年第八期,新鲜出炉,呈送朋友们,恭请指正!把几个专题拆出来,专门上传,方便朋友们阅读。”克莱蒙:“很有意义的专题,几篇文章各有不同的角度,很丰富。”克莱蒙:“贫困地区信息发展的专题很有意义。”姜*峰:“拜读了司莉老师团队关于机构知识库联盟研究成果,思绪万千,OA理念提出这么久了,IR也搞了这么长时间,我们很多学校图书馆也上了机构知识库项目,效果却不咋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呢?也拜读了段小虎老师引领的精准扶贫,文化脱贫的系列研究,感谢图书馆论坛为大家带来的最新研究成果!感谢作者们为了国家发展做出的努力!”瘦身娃娃:“个人认为多数IR没有称为学校各个口子的基础设施之一应该是在校内影响力低的重要原因,没有高价值特色的资源则是在学界、科研领域没有影响力的首要原因。”

 

(2)广州图书馆日借阅量突破近五万册/日

广州书童:



广州书童:
“一个新记录,应该是全国记录,可能是世界记录。”豆*青:“借书量,了不起。”图哈哈:“好有存在感啊!”南京图生:“怎么会有50000, 也太多了,哪里塞得下。”cpulib:“南图一天多少啊?”南京图生:“最多两三万吧, 似乎没见过超过3万的记录。”图谋:“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吧? 单看借书量,一天4万8千多册,据个人了解,有较大比例高校,一年的借阅量也没这么多。”南京图生:“我感觉工作人员和上书的要累死了。”豆*青:“借书量有个零头,在高校也是非常牛了。”图谋:“广州图书馆的服务效益多年来是遥遥领先的。”南京图生:“我主要感觉工作人员太累了, 广图工作人员不是很多。”图谋:“这块广州书童最了解。”cpulib:“暑期是公图高峰期,高校图书馆压力小。”印度阿三:“大部分是自助借还。”图谋:“历年年报数据是公开的。理架方面自动化程度可能较低,是不是有自愿者帮忙。”芝麻君:“公共馆上架确实感觉要不少人力。我们市图书馆,儿童阅览室,几个人忙活上书,借书和还书都是自助。暑期高校图书馆一般都是留下来学习的学生。”图哈哈:“到馆人数也可以重复计算吧,一人进进出出,进出几次打卡几次重复性强。读者流动性更强,你进他出的,应该不存在一次性容纳50000读者的!”芝麻君:“应该是累计的. 有的人过来借个书就走了,我看我们这是这样,我偶尔带孩子去市图书馆。”cpulib:“是靠刷卡还是摄像头点人数?”印度阿三:“应该过安检门的时候记录人数,目前人脸识别的暂时还没应用吧,有用的馆可以介绍一下。”图哈哈:“读者进馆刷卡比较流行,刷脸基本用于职工,秒杀迟到早退的!”印度阿三:“现在技术可以做到同时实时追踪一批人,并且能实时记录上传行动轨迹。”广州书童:“单整理图书和上架的就一百三十号人。”木木贝:“这130人都是全职的职工吗?”

 

(3)全馆型服务外包图书馆

学者:“值得借鉴|全国首家地市级全馆型服务外包图书馆http://url.cn/5e8aZvp , 我认为万万不可借鉴。外包操作权在文化官员,而这些官员谁来监督尽责和专业,关键是需要钟情图书馆事业、精通图书馆专业的坚守岗位的人。有这样的改革精神为何不探索公开选拔馆长、公开招聘馆员?完全企业化运作,让优秀者敬业者骨干者持续支撑。为什么总是绕开人事这个根本问题。”碧海潮生:“合肥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图书馆作为全国第一家全流程外包的高职院校图书馆,在图书馆建设上也是困难重重,问题多多啊。”天涯海角:“全流程外包,那图书馆工作人员的岗位咋安排?”碧海潮生:“根据其意愿,如果想继续留在图书馆,那就全部纳入企业化管理(学校编制,工资由企业发放),不愿意在图书馆就全部分流到学校其他部门。”天涯海角:“学校编制,工资企业发?还有这种操作模式?那最后大家的选择是什么?全流程外包,与传统图书馆相比,优劣势各是什么?选择学校编制,工资企业发模式的图书馆职工多吗?”碧海潮生:“少,这涉及到管理运作方式、服务机制等多个方面,真正愿意就在图书馆接受企业式管理的内部员工少,企业管理模式对有编制的馆员来说缺少约束力,大多都选择分流到各个行政或教学岗位了。据了解,该馆服务外包后在阅读推广上确实花了很多精力,但从图书馆整体发展或深层次服务来说还是没有取得任何成效,基层员工流失率频繁,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图书馆建设难度。”天涯海角:“也就是说,外包有助于阅读推广工作,但对于其他业务工作没有帮助。”碧海潮生:“你理解错了,我的原话中没有这层意思。图书馆服务外包有他存在的合理性,但也容易让图书馆丧失其专业性,应该辩证看待。”学者:“基于公开选拔馆长 ,公开招聘馆员基础上,实施部分功能、项目外包,包括阅读推广活动。外包人员的归属感在哪里?首先在公司在企业,而不是图书馆。外包只适合部分工作或项目,市级馆整体外包不是改革创新而是短视和不负责任。咱图书馆界有许多的忠心耿耿,兢兢业业,东奔西找,苦干实干的馆长,他们上对领导负责,下对读者负责,中对图书馆事业负责。而公司的馆长首先对公司利益负责。”印度阿三:“前几年早就有这种整体外包的区馆,地巿级馆,从媒体看是正面报道,不知道业内有研究的没有。”图坛刘编:“邱葵老师的新作,图书馆论坛第七期,就有这方面外包内容。”诲人不倦:“属于政府购买图书馆服务 ,无锡新区图书馆早就作过探索 ,知网已经有不少研究。”学者:“就像法人治理,都得推都得说好,不是不好,是不可能真推得了,空中楼阁,就这么弄样子说好,实质只是添乱。这个外包属于逃避人事制度改革的权宜之计,就是图书馆人绝望,地方官员短视的结果。”豆*青:“如果一个馆原来也就那两三个人,做得没外包好,包出去也是一条路。”学者:“这是局部问题  如此甚好。”印度阿三:“有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等背不动的时候都丢掉了,管你是服务机构还是学术研究机构。像辽宁改革已到省级层次了。”学者:“但是站在业界全面长远考虑核心问题是人事制度问题。图书馆新时代深化改革的焦点应该是发强力触动人事制度改革。而不是走外包这一旁门左道。更不能草草定义多么好而乱推广。”印度阿三:“不是旁门左道而是正道了,趋势如此,去事业化。问题能决定问题的从来不是业内人士。”学者:“终究是人事问题。各个馆真的全面公开选拔馆长,从头公开招聘馆员,实施梯级工资,就不必外包了。”印度阿三:“不是人事问题,是钱的问题。”gaozy:“已经做了梳理了。目前没啥关系了吧,学术性机构,一个字,稳。”道无言:“包出去真是条路吗?能在相同人员数量、相同经费的情况下比原来做得好一丁点有可能,但彻底转变不可能。外包费用比原有预算是高是低吗?外包公司的人员从是从哪里来的,对图书馆的业务了解、认知、认同感有多少?外包能解决的可能只是人力不足等表面问题。”印度阿三:“对于出钱的人来说,如果这种方式出钱少又效果差不了多少或许表面上更好的话,你选哪一种?至于专不专业,who care?”gaozy:“就是。”西西:“辽宁进入三定阶段:定编、定岗、定责。”cpulib:“全外包也是个案,对图书馆来说也是敲响警钟。”麦子:“外包的问题我是这么看的,我是一家只见,大家不要扔砖:我问你个问题,如果没有你,难道图书馆就开不下去了吗?所以,放开说,图书馆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外包。这个外包的问题从根本上看,就是把本来的是图书馆的工作分给外面人更便宜地做,也就间接地说:这是把你的工作性质廉价化。我们大家心知肚明我们工作的价值。我不知道大家拿多少钱,我觉得我拿这点钱不多,再多点更好,但我们的真正价值值这么多钱吗?我个人是反对任何形式的外包,因为一外包我就露馅了,因为我是可以被人以很便宜的价钱代替的。当然,如果你是图书馆的上级管理单位,外包实在是太好的买卖,你不要说我是短视长视,我只要少花钱多办事,况且还可以得一个创新的美名?所以,在这件事上投票之前,先想想这是对你自己有利还是没利,我们不是开救济的做好事的,没了你,这个图书馆好坏还和你有关吗?另外,我这话也是对图书馆长们说的,你下面兵少了,上面明年还会给你这么多钱吗?如果上面尝到了味道把图书馆都外包了,你还能当馆长吗?”图坛刘编:“每个行业都需要自我保护,这是社会正常现象。既保护自己,也创造行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就畅通无阻了。关键是,如果只是保护自己,而没有创造社会价值,就不长久。”徐徐清风:“外包业务,对主管部门来说,不一定省钱,但一定省心。”麦子:“反正如果我是主管部门,我一定大力外包。这问题太明显了。”徐徐清风:“有些基础性工作,比如值夜班,暑寒假开放,轮班,延长开放时间等,在传统体制的图书馆,很难推行好,员工抵触心理强,还经常扯皮......但一外包,由外包公司招人来做这些事情,就理顺了。”麦子:“这种事应该通过多招人甚至临时工来解决,或者以时间招标的办法标给本馆的人员。”OCLC丘*:“关键是外包公司有没有专业知识、人才。据说编目外包效果很差,认真的馆还要再进行校对。”麦子:“这一直是很大的问题。往往更费时间。”木木贝:“我们以前的编目和加工一直外包,问题太多了,我们一直在帮外包的人收拾尾巴,真的不是省事也省心。后来我建议取消外包,编目自己做、加工勤工助学学生做,没增加采编的人员,质量保证了,还把图书的折扣降了2个点,但采编就比以前忙很多了。图书公司的工作人员流动性较大,很多公司并不会长期养着一批人,业务忙不过来的时候从外面找人帮忙,可能每次外派的工作人员都不一样,所以难以保证质量。”OCLC丘*:“由于现代形势,在编目被边缘化的时期,图书馆只知道外包,招标也是看哪个钱少就用哪个,至于质量很差,会影响到图书馆的未来。”麦子:“说的太对,外包就是一个稀释质量的过程,而且只会一直变坏的,因为一旦开始,往往就是不可逆转的,你想外包的图书馆可能到时连编目员都没有了。”gaozy:“未来一定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图书馆学是专业的,图书馆专业化还任重道远。”OCLC丘*:“对公司也没有外包专业要求。这样的话,图书馆事业怎么发展。做任何事情都按照客观规律办事,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编目工作是图书馆的核心工作,它是描述一本书一本刊的所有状况,便于用户从各个角度找到。世界著名的图书馆仍在踏踏实实编目,OCLC WorldCat可以帮助用户找到世界哪个图书馆拥有你所需要的东西,目前有4.25亿条独一无二记录。”麦子:“国内的用户的使用水平根本没有达到这个水平上,所以没法辨别。”gaozy:“什么都智能了,智慧了,编目会不会也有更为"智慧"的方式?我想问一个比较幼稚的问题。现有的编目,繁杂,很多的字段,它的作用是体现专业性还是保存知识所必须?对用户来说,是不是一定要如此?有没有作用?如果编目作用巨大,当初为什么外包了?泛在化趋势其实已经让原先定位馆藏的需求大幅减弱。”木木贝:“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有一点比较重要的功能是,编目就像对一个人的特点进行描述,别人看完这个描述是否对这个人有好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此。编目,可以看作是对图书的一种推荐、营销的手段,内容简介的编写质量就尤其重要,决定了读者是否愿意借阅。每个字段要符合机读目录的标准,在更换系统的时候数据转换可以尽量少出错。另外,尽量多设置检索字段,读者可以通过多渠道检索到该书。”学者:“对于投入高效能低的馆而言,好像外包就降低了开支,提高了效能,但那也未必长远,现国情是用人制度遏制了发展和效能。如果从这解决不必全馆外包,效能自会大幅提升。”OCLC丘*:“不能什么事都可以外包,尤其是采书编目!刚才有人问如果编目作用巨大,当初为什么外包了?这不是如果的问题。为什么外包了这是管理者的短见:省事,不管效果。”图坛刘编:“外包,已经有部分公共馆探索这样的模式:公共图书馆的服务扩大和深化,需要增加人员。增加编制很困难;但由政府购买社会服务,则符合政策,也容易被政府接受。于是,将图书馆服务拆分成两类,核心服务和非核心服务,将原来出于非核心服务的人收回来做核心业务;这些释放的岗位,交由社会外包。”学者:“智能书架普及后,对编目会否有影响?”二木:“要看智能到什么程度。”图坛刘编:“暂时的问题在于,那些以前在非核心岗位的馆员,能否胜任新的岗位?图书馆的核心岗位是否真的就很核心?这些都需要一个较长时间进行观察。”gaozy:“一针见血!问的太漂亮了。诸位围观者,心里也都有数。”麦子:“我想很少有人会这么想:我自己学校的图书馆是我的书架。我的图书馆是通过worldcat找到的书。国内的想建世界一流图书馆的牛人们估计再想:如果我有钱,我可以把我馆建成一流馆藏,什么资源应有尽有。问题是什么是核心的?这个核心的时间概念是什么样的?另外,我馆的核心是什么?还比如:阅读推广是核心吗?还是编目?馆藏建设呢?”图坛刘编:“外包现象,我觉得要透过现象看一个问题:投入产出问题。如果图书馆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自然么有外包。实际上,就是因为长期的现有图书馆模式处于一种被视为低效的投入产出,才产生了所谓的外包。为什么是低效?这是要追问体制的问题。这些年,高校馆不是太了解,从公共图书馆来说,很多馆都在通过管理来提升效益,但能做的都做了,事实上,办法不是太多。”印度阿三:“这个核心要分你的核心还是出钱人心中的核心,钱紧的时候会考虑你的核心吗?”豆*青:“如麦子所说,目前岗位的人,又有多少不可替代?”印度阿三:“轻易被人替换,所以无核心。”图坛刘编:“图书馆的核心业务,尤其是图书馆人的核心能力是什么?这真是一个好问题。我们自己可以举出很多理由,但实际上能够经得起拷问的,又有多少?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未来的图书馆人的职业地位,尤其是现有的这种相对舒适的状态,很可能不保。”麦子:“我还没想到哪个是不可替代的。”图坛刘编:“同意麦子的观点。实际上都可以替代。如果不能替代,不是我们多强,而是社会的这个方面的培育现在太烂。离开图书馆来看商业市场,苹果手机是鸿海代工,但有什么问题?代工太强了,就可以取代了。”印度阿三:“在决策者的眼中,蛋糕就这么大,怎么分要有考量,大的时候有你份,小的时候就想不到你了。”麦子:“另外,这图书馆工作钱本来不多,再弄一些压力的‘核心‘业务,估计很多人都自己会跑。”图坛刘编:“如果图书馆的业务被拆成一个个的,社会机构能够持续专业地建设,图书馆,我相信会继续存在,但现有的图书馆人的这种情况,则不会存在——被代工了。”印度阿三:“现在各地已经在整合公服机构了,图书馆的牌子也没啦,作为一个功能模块了。”gaozy:“这个我服书童。他很早就提出了公服馆的概念。”学者:“外包绕开体制问题,该不该继续向体制要改革?馆界、文化界、官方该不该认真的客观的坚持推动。”图坛刘编:“一个业务是否核心,我的看法是,关键是你将壁垒修筑得是否高不可攀?这个壁垒高度,就是服务及其成本。如果商业市场发现要达到这样的服务效益,无利可图,也没有办法造假,那自然还是图书馆人来做了,这样的业务就是核心业务。如果一个业务,社会机构能够以更低成本,干得更好,就说明不是我们的核心,自然会在时机成熟时,被替代。”印度阿三:“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整合公共服务文化机构和外包是趋势,决策者,不管是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就有这种动向,至于你提供的服务,能开门,人能进就可以了。另外文化是点缀,是锦上添花不是雪中送炭的事,有钱就多搞点,没钱就少搞甚至不搞,成本核算是很关键的。”图坛刘编:“在新时代,图书馆人要有新的方向,对个人也罢,对机构也罢,就是把自己弄得高不可攀,把服务弄得非常专业,别人和社会机构没有办法来替代,自然就不存在生存问题了。”麦子:“所以这里其实有一个很可怕的现实:图书馆其实根本不存在核心,我们的存在也是如此。我不是自我贬低,而是一种深度认识。”图坛刘编:“阿三的这个判断,有一些依据,那就是国家在过紧日子了,往锦上添花事情上砸钱的可能性比以前低了,搞低成本存在就有了市场。”OCLC丘*:“很多人认识不到编目是图书馆的基础、核心。”麦子:“我倒是有这个认识,因为图书馆首先是整理和保存知识的地方,没有编目,何成图书馆?”OCLC丘*:“我只是说编目的重要性,方便用户检索,这是图书馆内部的重要工作,与社会认识无关。”麦子:“我知道,用户的需要就是核心。”图坛刘编:“核心不核心,不是我们自己认为,而是社会认为,尤其是投资者(政府)认为。麦子给我们刊第一篇文章,就讲到,为什么国际上很多图情组织会做很多报告研究?一个原因是向社会宣告,图书馆的不可或缺性。为什么要宣传?还不是因为心里不是完全有底。讲一个反例,我们会看到警察内部或对外讲核心能力吗?很少,因为他们不担心自己被外包。”cpulib:“警察被协警外包了。”图坛刘编:“对,警察也搞外包了,也分了核心业务。看来,政府的思路是明了,部分业务外包是趋势了。这时候就要扎紧些,设定护城河。”诲人不倦:“图书馆的核心不是不可替代性,而是不可或缺性。”图坛刘编:“图书馆现在啥都干,就像现在的地产商,突然搞多种经营,本质都一样:对自己的未来不自信。”麦子:“是啊,但现在如果图书馆对未来自信,问题可能更大。”图坛刘编:“不太明白?”麦子:“因为图书馆的前途的确是危机重重,而且起码未来的图书馆不再是今日的图书馆。”图坛刘编:“明白了。谢谢。”黑天鹅:“人工智能,以后很多事都得外包给机器人了。”上善若水:“图书馆的功能不存在外包不外包的问题,除非信息需求消失,被包的是具体业务和机构,承担外包业务的还是功能意义上的图书馆,只不过运作方式企业化了,谁来做,叫阿猫也好,阿狗也好,就是个名号。中国叫图书馆,老美叫library。”麦子:“@OCLC-丘东江,编目其实图书馆唯一有自创知识产权的东西。从这点看,现在现在已经可能已经到了‘后图书馆’阶段了。”OCLC丘*:“木木贝老师做得好。”

 

(4)外包成员与图书馆人的归属问题

小辉:“外包不外包,不过就是个人员身份归属的问题吧。就算是外包了,外包员工那不也是图书馆人吗?他难道没有加入‘圕人堂’的资格?难道大家认为只有带编制的才是图书馆人?”图谋:“归属问题是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外包员工之图书馆馆人归属感可能值得进一步调查研究。圕人堂是圕主题交流群,欢迎图书馆及图书馆学相关人员加群。实际上已有图书馆业务外包及其相关服务的企业员工是圕人堂群成员。”图谋:“圕人堂与图书馆人还是有所不同的。当前圕人堂成员属于图书馆人或认同图书馆人身份的,比例可能不是很大。”小辉:“ 莫非群主的意思是这个群里成员大部分不是图书馆人或者不认同图书馆人身份?我真的震惊了。”图林胖猴:“群主的意思并不让人震惊。至少不认同图书馆人身份的情况并不少见。”宁静:“很多时候,造成这种现象的往往是外部大多数因素形成的。”生清:“外包成员多为无编聘用人员,文化学历要求也不高,人员的流动性非常大,多为计件工作,很少接受专业的图书馆培训,几乎也很少有机会进这样的群。”

 

(5)外包编目工作质量

生清:“从我目前接触到的编目外包人员的工作状况来看,这些外包人员常年都奔波于各地,由于这种劳动报酬很低,为进一步压缩生活成本,多赚点钱,他们没日没夜地突击加工,很难有所为劳动法意义上的休息调节。在这种非正常模式下的劳动,加工质量也很难评说,而馆藏数据的问题,确实也并不是一两天就能显现的。所以馆藏数据维护工作需长期持续。”小辉:“像我们馆是采用外聘合同工的形式,人自己招,自己管理,但是工资由派遣公司发放。 编目质量还是可以保证的。而且编目是一个常规性质的工作,怎么会奔波各地呢?我们馆里负责编目的合同工也好,其它部门和岗位的合同工也好,都是全职工作,跟正式工一样上班下班。”长沙小小:“外包给公司的话,就是奔波各地的呢  现在我们馆的基本书库的工作人员就是这种的呢。”生清:“就是这样一个常规性的工作,目前正被流动性的外包改变,因为不同中标的公司,不同的规范要求,不同的加工人员,往往也就有了不同的操作模式,而馆藏数据的传承,也就难以评说了。小辉所在馆这种模式,和书商的外包服务还是有区别的。这样做当然能保证加工质量,编目就是需要有一批长期稳定的人,在可持续地劳动,才能谈质量保证。”扣肉:“现在编目基本是套录,哪有那么多原编的。套录的话,培训两个小时就能上手。”海边:“书商的编目员有证吗?如果给自己经营的每种图书都做合格的编目再出货,就类似于服装厂把布匹做成衣服再出售,从社会运作来说是一个更合理的环节。”扣肉:“我们原来的书商,有的有CALIS的编目员证。”天天天蓝:“我们的编目都是中标书商来做的。可以发现,他们做的基本上是机械的。比如CIP数据错误的分类号,都发现不了,直接错误使用。”海边:“如果编目能象律师一样是专业门槛化职业,即使不在图书馆,在书商那里,也是社会需要的核心业务。”挂机中:“布匹做成衣服,那个得要多大的技术含量,而且做什么款式什么的,差别太大了吧。”节能:“CIP数据依据就是出版社提交的一个单子,里面都有啥基础信息,都是怎么给的,出版社同仁最清楚。尤其是分类号和主题词。我向出版社朋友问过,说不好听的,还不如书商做数据认真呢。这也是CIP作为源头书目数据不能为下游所用,从而造成社会资源浪费的一个原因。利益关系没处理好,全社会资源浪费更大。”仅此而已:“目前c级编目资格的高校馆的编目水平下降很多。今天接触一些新书应该是科普类,却乱分各类,领导看不到,读者四处找。我讲的是身处本单位,纯属个案。想当年,分类,编目的岁月,都是浮云了。”节能:“我的理解,同一本书就该是有一条规范数据。”如是我闻:“现在编目已越来越弱化,早已不是图书馆的重要业务了。”海边:“但还是人类社会生活的重要业务,只是做的地方有偏移或变动。”暨大only:“我馆4个calis中文二级编目员1个二级西文编目员,部门近两年陆续会退休3人,学校不给进人指标,领导今年试行编目外包,书商先后推荐4人来测试,学历高中到大专不等,基本只是速成培训过marc格式,质量堪忧。不懂图书出版形式,分类和主题,有一个人做原编,把作者某某撰字样照录为著者姓名(701|a某某撰)。专业有水平的编目员在套录数据时会修改补充维护错漏数据,添加多学科的分类主题。”饭饭:“编目外包的确问题挺多的,如果一直是那几个人,做了两三年,问题基本不大。”挂机中:“编目外包,不如直接学习数据库的机器标引,速度快成本低。”麦子:“从上面的讨论看,即使在编目上,我觉得有点鸡同鸭讲的感觉。因为国内现在可能很少做我们的日常的编目,因为国内的基本就是买新书,其实我们这类书,现在都是电子版了,书商的编目做得可以说是美轮美奂,我们现在就只有一个人处理这些目录的人,看看记录是否可以,就加一下自己的OCCL号,在9xx 里签名和日期就好了(这是在自己的记录里的),但问题是我们还有大约10个人,最近还招了两个人。想大多数馆一样,还是有很多旧书,不少连OCLC记录都没有,另外就是有每年买的进口书(想想东南亚的这么多语种吧,还有拉美的这么多国家),包括中文的,如果是新书的话,中国大学图书馆编目的99%是不能用的,如果找不到好的,就拿来做框架来用。国内其实有很多庙宇里还有很好的东西,但不开放,而且即使开放,我想做的编目也是不达标,用户也找不到,现在东西都可惜现在都在向完全变成碎屑进化中,过几年也不必再编目了。说来还是一句话:和其他很多事一样,中国说的很多东西和外面理解的事两回事。”OCLC丘*:“说得很对。”

 

(6)公共图书馆拒绝儿童入内

南航*翔:“图书馆拒绝儿童入内 公共场所如何管住“熊孩子”?http://edu.gmw.cn/2018-08/06/content_30337073.htm 。实际上,公共图书馆将孩童‘拒之门外’早已不是新鲜事。2013年,郑州一家图书馆,就曾以‘小孩太吵为由’,出台了‘谢绝14岁以下少年儿童入馆’的规定。2015年,位于厦门的一家图书馆也在门口竖起标识:12岁以下读者进入本阅览区需有家长陪同,因家长未尽到监护责任,违反阅览区相关规定,本馆有权劝离。”道法自然:“这是由于这些图书馆没有设置动静分区,但是更多的图书馆早就开始重新设置专门服务小孩的区域了。”广州书童:“大学图书馆把小孩拒之门外能理解,公共图书馆把小孩拒之门外,就是自寻死路。”海边:“深圳大学城图书馆是公共图书馆,看文件上的定性。”广州书童:“貌似你定位不太准确?我看到的好像是公共性大学图书馆。”海边:“深圳大学城图书馆(深圳市科技图书馆)。科技图书馆,应当有科普类读物。这所大学城图书馆,进去不用证件?”广州书童:“这个我比您清楚。我去过,科普类的少儿类的不多或者没有。主要还是服务那几个大学。”海边:“哦,但一般市民并不了解。”

 

(7)大学与围墙

徐徐清风:“广州身边事【‘声称’不建围墙的大学城建围墙啦】昨天,经过大学城,无意间发现路旁的中山大学和广州大学都在修筑围墙,中大的围墙已基本建得差不多了,广大感觉是才开建不久,其他学校没经过不知道也是不是在建围墙?曾经开放、资源共享的大学城也许随着围墙的建成就要各自隔裂了!曾记得,十年前,广州大学城建设之初就宣称是‘没有围墙的大学’,一个重要构想是‘聚合’:实现硬件资源、师资及课程、信息网络等方面的‘资源共享’。而如今代表资源共亨的‘大学城一卡通’也只剩下饭卡功能了,除了跨校吃饭能用,连跨校上图书馆和坐公交车都不能用了,软件上的共享已经基本绝迹,现在围墙也建了起来,硬件也不共享了,也许以后连别人的校门都难进。曾经美好的规划和设想,不知何因难以维持?是规划太超前了,还是后人有了新想法,还是过境车辆太多危害了学生的安全?”徐徐清风:“广州大学城初心是对的,是美好的。但实践多年,还是有围墙符合现实国情。”上善若水:“没有围墙的大学和高校的开放利用,一直也应该成为需要坚持的理念,然而在中国13亿人口的国情下,人过地少,开放的重点不在于物理空间,而在于通过虚拟空间将高校的科研数据,文献资源,教学资源乃至教工头脑中的知识向产业,政府和普通民众开放和引导利用,实现产学研政融合,在此过程中,图书馆可以一展身手,值得研究。”二木:“资源电子化要有个过程。漫长的过程。”上善若水:“开放,不一定要社会向你走来,可以是你走向走进社会。”二木:“双方的吧。”图哈哈:“‘没有围墙的图书馆’应该指的是数字图书馆基于网络下共享共建的知识网络系统,读者可以便捷获取所需资源。没围墙就是没障碍,只要有网络,读者可免去办卡办证等手续轻松获取图书馆网络资源。”

 

(8)“信息化”之国内外概念的异同

洞庭水手:“有什么国外大学的信息化制度办法 可以参考吗?”麦子:“信息化制度是什么东东?” 洞庭水手:“就是图书馆关于信息化方面的制度与方法。用来指导图书馆信息化建设工作的。”OCLC丘*:“国内很多名词海外是没有的。”麦子:“是啊,解释后更听不懂了。”黑天鹅:“信息化  这说法,人家根本不存在这回事吧。所以  也不会有这样词汇。意识反映物质。”麦子:“我的确脑子像空白一样,一点概念没有。”黑天鹅:“信息化——与现代化、国家化是类似的词汇。”洞庭水手:“帝国有这样信息标准,但是没有图书馆什么。”黑天鹅:“国际化……想一想,英美需要现代化么?需要国际化么?”洞庭水手:“数据标准定义应积极借鉴国际、国内、行业标准和规范,并充分参考同业的先进实践经验。”OCLC丘*:“我们受环境影响,也就是说特色吧。”黑天鹅:“人家是现代信息的源头。所以不存在‘化’这回事。化,是学习、模仿。”OCLC丘*:“如果我们未来有条件—经济、业务、语言,走出去多交流才明白这些道理。”洞庭水手:“所以我想把图书馆各个系统的数据都调度到一个数据 中心,然后想办法利用起来,如果有统一的标准,是否可以贡献更加方便?”OCLC丘*:“凡事多要符合客观发展规律,违反这规律,那么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麦子:“是啊,但看不懂,因为经常不受规律控制的。”洞庭水手:“图书馆的老本行,收集数据这个没有违背发展规律吧。保存记忆。”OCLC丘*:“做是做,但心里应该清楚才对,图书馆界也是这样。图书馆界的某些大佬,英文熟悉的不多,一天到晚出产的文章让人看不懂,编辑部还专登他们的文章,不出名的草民的文章不屑一顾。特色。”黑天鹅:“违背发展规律,是指闭门造车+逻辑缺位。现代汉语日常语言或学科用语,理解与诠释,真得很……,该是不存在对外交流,所以可能不会去想,若用另外一种语言来表达,该是什么样? 别人是否可以理解?信息化,在其他官方文本中,不知道怎么翻译的?”扣肉:“信息化是中国人自己造的词。一般认为英语对应翻译是 digitalize 。洞庭水手想做的事情,在计算机科学中叫做数据挖掘。情报学里应该也有类似的称呼。信息化这个词,和创客一样,是中国人自己造的词。就比如‘裸考’ 一样,这个东西是中国在特定历史发展阶段下的社会现象。你很难找到其它语言中能够直接对应的词汇。只能仰仗于其它语言一样进行造词。另,教育部已经发布了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可以从该文件的内容自己琢磨对应的译法。”挂机中:“感觉洞庭水手说的是数据标准,元数据之类的,我们的marc也是。”洞庭水手:“扣肉和挂机中明白我的意思了。”木木贝:“创客Maker应该不是中国人自己造的吧,创客空间最早也不是出现在中国,创客最早起源应该是麻省理工学院(MIT)比特和原子研究中心(CBA)发起的Fab Lab(个人制造实验室),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批评指正。”

 

9)情报与信息

OCLC丘*:“简称很奇怪:图书馆学情报学称为图书情报学、图书情报事业,谁都习惯了。倒底是图书馆学还是图书学?语言是约定俗成的,滥用就要引起误解至少是不严谨。information 几乎都称信息,那么情报呢?要看环境条件。”麦子:“情报和信息都是英文information的汉译,转译自日文。中国大陆目前一般都把情报称为信息,台湾称为资讯。广义上信息泛指自然界和社会领域传递的一切消息。经过整理而有序化的信息方可成为情报,也是狭义上信息的概念。维基。情报这说法不是太好。” OCLC丘*:“你说得对,但是很多地方混为一谈。”木木贝:“以前看到情报这个词,我马上想到间谍。”二木:“同感。”黑天鹅:“文化本能。”西西:“情况报道。”麦子:“如果Infomation是情报,那intelligence呢?”木木贝:“intelligence也是情报可能侧重于军事情报吧。”OCLC丘*:“情报一词来自日本,教育部学科定位叫情报学,但是很多场合叫信息学,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教学单位都叫信息管理。很不清楚。”

 

10)图情刊物假网站

河边草:“请教一下各位,《图书馆学研究》的投稿地址是否是这样?先前邮箱投稿两次都没有回音,这次换了这个在线投稿地址另投了一篇,但发现根本无法查到审稿进展,而且都没有邮箱和电话等联系方式,典型的石沉大海呀。”广州书童:“貌似假网站。”Oscar:“这个应该是假的,从吉林省图书馆网站首页的链接来看 图书馆学研究还是原来那个网址。”河边草:“也就是说,这个刊根本就没有在线投稿这一说?”木木贝:“ http://www.jlplib.com.cn/tsgxyj/tsgxyjjj/3. 投稿方式:请作者主要采用电子投稿方式,电子邮箱:tsgxyj@163.com。凡所投稿件皆有网上回复。”河边草:“我有篇文章投了这个邮箱,结果20天了还没回复,于是我非常乖地重新投了一次,又过了20天,还是没有回复。已对它彻底失去耐心了。”广州书童:“《图书馆学研究》快的话一天就回复。”河边草:“都没有回复。以后决定不再投了。和《论坛》等刊物的服务根本没有可比性。”木木贝:“会有回复的。可能他们回复了,你到垃圾邮件里看看,有些邮件会被系统拦截的。”芝麻君:“为什么假网站没人管呢?”河边草:“我同事也投了一篇稿子,与我时间差不多,但也没有回复。而且我发现,《图书馆学研究》的假网站相比其他图情C刊更多。”木木贝:“你虽然是用邮箱发的文章,但你的文章里面有没附上你的邮箱等联系方式?没有的话编辑应该不会有时间去查你的文章是用什么邮箱发过来的。”河边草:“都有的,都是投稿老手了啊。”图林胖虎:“建议电话咨询一下。”远归:“邮件基本不回复。打电话,还得看运气,十有八九没有人接听。录用会给您发录用通知邮件。您耐心等待结果就是了。如果被录用,建议尽早邮寄版面费,迟一天,录用通知所定的刊期就会推后。另,录用后该刊会要求作者提供论文复制比检测报告。”芷芸:“我曾经也是投了,后来学乖了,到知网里找各出版社的投稿方式。”天天天蓝:“查了下上面那位老师发的投稿网站背后的公司,居然注册了117个学术刊的网站。”河边草:“这个网站做得确实比较逼真,很多方面信息同步更新。”

 

2圕人堂专题与群文件共享

2.1 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

本周暂缺。

2.2 群文件共享

本周共分享5个文件。


 

 

3.大事记

(1) 2018年8月4日,《图书馆论坛》刘主编分享该刊2018年第8期电子版。

(2) 2018年8月10日14:00,群成员达1914人(活跃成员363人,占16.35%),本群容量为2000人。

4.延伸阅读

《圕人堂周讯》辑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837007.html

注:为节省《圕人堂周讯》篇幅,直接链接至“科学网圕人堂专题《圕人堂周讯》辑录”(第1期至最近一期。并提供word版“合辑”下载。),各期对应网址动态更新。

 

 


 

 

圕人堂圕结一切可以圕聚的力量。

圕人堂堂风:贴近现实,关照现实,联系理论,旨在实践。

(本期编辑:海边 整理 王启云 助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128627.html

上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221期 20180803)
下一篇:郑章飞:新时期图书馆员职业能力构成要素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5 11: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