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科技发展与图书馆未来之辩

已有 2176 次阅读 2017-8-29 16:39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科技发展,图书馆未来,职业能力| 科技发展, 职业能力, 图书馆未来

图谋按:笔者博文《科技发展与图书馆的未来》发布之后,傅平先生在评论中分享了观点,并另行撰文《图书馆有将来吗?》(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16383-1073162.html)。我简单回复了傅先生“‘图书馆’这个词本身,历史并不长。国内好些机构‘图书馆’这词,也早已有多种取代表述,如文献信息中心、图文中心、图书与信息中心……名字有变化,履行的职能也有所变化。人类社会,作为一种制度安排,无论名字如何变更,图书馆或类图书馆还会一直存在。作为一名图书馆从业人员,积极作为,希望图书馆的明天会更好。”随后,进一步联想到关于科技发展与图书馆未来之辩的两篇文献,笔者摘录了部分内容,希望有助于相关学习与思考。


(1)F.W.兰开斯特,王兴,邹永利. 生存无从强制[J]. 中国图书馆学报,2011,37(01):19-23.

该文为“第三届中美数字时代图书馆学情报学教育国际研讨会 ”报告 , 经作者授权翻译并在《中国图书馆学报》发表。


我从一位任教于某著名iShools的教员的发言中, 注意到一个相当令人担忧的警告信号。 她指出, 今天图书馆专业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 “科学工作者们并没有意识到图书馆员能够提供帮助”。

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我们的图书馆院校已经对发生在科学、学术和整个社会中的变化作出了响应。 它们受托全面支持 e科学和e学术(e-scholarship), 并且许多院校已经得到实质性的资助和合约以朝着此方向迈进。然而, “科学工作者们并没有意识到图书馆员能够提供帮助”。如果科学工作者们意识不到图书馆员能够提供帮助, 那我们可以假定学者们一般而言也意识不到图书馆员能够提供帮助吗? 学生们又怎样? 一般大众呢? 那些为图书馆提供经费的机构呢?


图书馆专业教育和研究的焦点似乎已经从人和服务转移到数据——数据库本身、数据的典藏与保存, 甚至是数据的创建。我们似乎很少关注假如这些数据最终得到利用 , 究竟是谁在使用这些数据, 它们又是如何被使用的。


一位英国图书馆员这样解释道:图书馆专家 “需要有高标准的教育、开 朗的人格, 以及对人的切实尊重。”同年, 另一位美国图书馆员宣称:“图书馆员必须专注于人, 这种专注要强大到即使读者不善表达, 图书馆员也能 发现他们的意愿和需求。”


以人为导向的图书馆员观在20世纪70年代依旧得到强烈认同。 在一本关于图书馆职业的书中, 作者之一断言, 一个好的图书馆员应该具备的最重要的特质就是 “服务他人的意欲”,甚至连一位自由职业的图书馆员也承认, 这类职位的首要条件就是具有良好的人际交往能力。


图书馆与信息学涵盖信息与知识的创造、交流、鉴定、遴选采访、组织描述、储存检索、保存、分析、解释、评价、合成、传播, 以及管理。 其中居然没有什么以人为导向的内容!!


一般而言, 图书馆和信息服务分担着这种社会不适。根据我在美国的经验, 只有公共图书馆还保留一些公共服务的影子。 其他学术图书馆、政府图书馆和行业图书馆则在日新月异地用科技取代服务。 一个普遍的假设是:借助科技促成读者自行访问数据库、获取其他图书馆的文献资料、自助借书, 以及诸如此类, 意味着图书馆的用户一切顺遂, 今非昔比了。 更且,就像其他事业的管理者一样, 图书馆管理者们对用户是否真的一切顺遂, 已不再关心。科学工作者和其他学者意识不到图书馆员能有所帮助, 其原因是, 总体而言图书馆员已不再愿意提供帮助。 公共服务精神已从多数图书馆中消失 , 一如它在整 个社会中销声匿迹一样。如果科学工作者们确实不清楚图书馆员可以提供帮助, 那么图书馆的监管者和其他负责图书馆经费支持的人也不明白图书馆员可以提供帮助 , 是不是就有点奇怪了呢? 图书馆员和图书馆教育家热衷于追循的方针, 似乎是在技术上精益求精, 使图书馆的主顾或客户能藉此自力更生 。 换句话说, 这是一种他们使自己变得多余 , 不再为人需要的方针。 由于图书馆的管理者不出所料地开始认识到科技已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消弭了对图书馆员职业的技能需求, 某些地方的图书馆岗位正在被削减。

当然, 我不是第一个就此问题发出警告的人。早在1962年, 著名的英国图书馆学家道格拉斯·福斯克特就撰文谈及此事, 他谴责任何可能导致专业图书馆员与服务对象之间直接的个人互动被取消的行政行为。福斯克特指出, 由于失去了直接互动, 专业图书馆员们不仅对 “知识需求产生的方式”缺乏了解, 也不了解 “这种需求产生时, 他们的图书馆为何未能予以满足”“……图书馆职业本身是当前潜在的 、影响其未来发展的最大威胁 ……在一线服务的去专业化过程中, 图书馆员已经构成了同谋。”


斯特拉思克莱德大学的大卫·麦克梅勒米在2008年也著文宣称“图书馆工作在某些部门的日渐去专业化,应该是所有关心图书馆职业实践质量的人所担心的主要原因。”


加拿大专业图书馆员, 强烈地表达了对去技能或去专业化问题的关注。如明尼苏达大学的罗里·利特文“几十年来, 图书馆员承受着沉重的压力, 要紧跟科技的发展, 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现在甚至都难以记得了。 这代价就是我们所做工作本当具备的一系列智识成分, 它既有关于图书馆馆藏(物理馆藏和数字馆藏)的知识, 也包括为建立信息和用户之间联系而历练出的洞察能力。”


科技本身已经成为目的 , 并且使得图书馆员一天天疏远用户而不是让其与用户贴得更近。今天, 大多数任职于学术图书馆和专业图书馆环境中的专业人员看起来都认可这一潮流, 因此, 我担心情形将难以逆转。 我希望自己是错的。


(2)高新陵,王正兴. 生命不会终止——图书馆存在下去的N个理由[J]. 图书馆杂志,2012,31(01):10-13+59.

图书馆的名实独特 图书馆本质不会改变

图书馆之名是一个完整的多要素概念,不可或缺

图书馆之实是有着多重社会效用的实体,任重道远


图书馆的学术有用 图书馆人必须自信

图书馆之学产生于图书馆学者的实践,大家辈出

图书馆之术贯穿于整个图书馆工作过程,贵在人文精神的体现


图书馆的形神深入大众 图书馆特质应该弘扬

图书馆之形具有非凡特质,魅力四射

图书馆之神有一种场的效应,引力强大


图书馆是一个由“五要素”组织起来的机构,图书、馆员、读者、建筑与设备、工作方法缺一不可。图书馆必须具备“三个基本条件”,图书馆必须是社会组织实体。图书馆必须具有特定运行环境、设备和场所。图书馆的运行必须是知识载体和读者、馆员三者之间的互动。“五要素”和“三个基本条件”共同构成“图书馆”的完整概念,是图书馆之所以称为“图书馆”的必要充分条件。图书馆不排斥数字文献,不排斥网络,但“数字图书馆”、“虚拟图书馆”、“网络图书馆”,从逻辑学角度看,都不是“图书馆”。对于图书馆来说,知识的载体形态发生了变化,知识的内容并不发生改变,

图书馆收藏、保存、传播知识的职能并未发生变化。


数百年来,图书馆以知识服务为目的,围绕知识的整合和有效传递形成了专门的技术方法和手段,图书馆的技术有建立在知识分类理论上的文献分类技能,建立在长期文献工作经验上的文献鉴别区分技能,建立在对知识信息的分析归纳能力上的编制二次文献目录索引文摘和三次文献综述评论的技能,建立在博学多才上的参考咨询能力,建立在平等民主意识上的人际关系亲和能力。这些都需要很强的逻辑思维能力、哲学思辨能力和服务奉献精神。而这一切,都是图书馆人长期与知识打交道与图书相厮守才能形成的。


图书馆消亡说是现代技术至上悬在图书馆人头上的利剑,图书馆人敬畏现代技术,慨叹现代技术对图书馆传统学术的冲击和对某些传统工作方法的取代,以至于他们迷失了自己,“多数人,不仅是圈外人士,甚至还有专业人士,都已经忘记了图书馆专业技能由什么构成……”图书馆人对图书馆生存的信心丧失和对图书馆赖以生存的读者的漠视才是最危险的,这是当代图书馆学教育和图书馆学研究必须高度关注的问题。


生存无从强制,消亡岂可牵强? 未来不可能取代历史,部分不可能取代整体,技术不可能取代学术,虚拟不可能取代形神,图书馆的存在源远流长,名副其实,学术并重,形神兼备,这一切都不可以取代。艾可与卡里埃尔的一段关于书的精彩对话完全可以套用: “图书馆就如博物馆、文化馆、电影院,一经产生就不可能有质的变化,你不可能把一个博物馆办的更像博物馆。图书馆多方证明了自身,我们看不出有什么比图书馆更适于实现图书馆的功能,也许图书馆的组成部分有所演变,如,它的要素之一书,不再是纸质的书,但书终将是书,图书馆终将是图书馆。


图书馆不死,图书馆的文明传承性,文化标志性,知识载体性,服务公益性,社会包容性、生存适应性是不消亡的,图书馆必然生命之树常青。


延伸阅读:

1 傅平.图书馆有将来吗?图书馆就是一辆可以共享的“云单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16383-1073162.html

2 王启云.科技发展与图书馆的未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071732.html

3 王芳.美国情报学家兰卡斯特(Frederick Wilfrid Lancaster )教授简介.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8036&do=blog&id=72052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073285.html

上一篇:科技发展与图书情报研究的互动
下一篇:《图书馆·情报与文献学名词》预公布,征求意见中

3 刘桂锋 张莹 傅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16 07: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