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非典型性科研爱好者

已有 1701 次阅读 2017-6-18 09:36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图书馆学,图书馆,科研| 科研, 图书馆学, 图书馆

   近段时间,为着所承担科研项目研究进展颇为着急上火,症状写在脸上,时不时起几个小脓包。我行事的原则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尽可能做好。我选择的课题是比较具有现实意义的,希望可以促进解决些现实问题的。存在“眼高手低,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慨。要啃硬骨头,得具备硬实力与软实力,刚柔相济。硬实力,包括熟悉相关问题历史或发展史,占有足够丰富的研究素材并掌握其精髓;软实力,包括新兴研究工具的学习与利用、扎实的社会调查研究知识与技能等等。计划不如变化。接连遭遇若干特殊状况,单单是亲人的健康出了大问题,分散了大量精力,可研时间可谓“雪上加霜”。近两年,我买了数十本书(其中部分是淘来的),大多只能匆匆翻阅。跟踪前沿,阅读国内外文献,很少有时间。有针对性的较为深入地学术交流,无法企及。

   作为一名高校图书馆馆员,充其量我只能算一个非典型性科研爱好者。我并没有硬性的科研任务,更多地似乎属于“没事找事”。李松妹认为:“培养和提高学术研究能力,是图书馆专业人员提高管理水平和业务能力的重要途径。从实际出发,结合理论对业务进行研究,尤其是针对存在的现实问题进行研究,可以促进理论和实践相结合,有效指导业务工作,提高业务素质和业务能力。实际上,提倡开展本专业学术研究和学术论文的写作,既是深入学习理论的过程,也是对工作实践的概括、总结和升华的过程。”(李松妹.现代图书馆管理概论[M].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6:244.)个人非常赞同上述观点,实际上,近20年来,在努力身体力行。

   我的“非典型性”,与书、刊、报结缘,且惜缘。书指图书、刊指学术期刊、报指报纸。与图书结缘始于2009年,2009年大胆地将硕士学位论文出来并赠阅数百本,2012年获再版,读秀平台上显示有400余家图书馆收藏。此外,近年出版了3本博客书,还作为副主编参编了一本书。与学术期刊结缘,始于2000年。基于CSSCI的分析,在“2000-2004年图情档学发文量最多的前50位学者”表中,我名列20,共18.4篇。(见:苏新宁.图书馆、情报与文献学学术影响力研究报告(2000-2004)——基于CSSCI的分析.情报学报,2006(2):131-153.)高校图书馆科研产出及科研能力分析,我是“多产作者”,排名第7(15篇)。(见:赵美娣,缪家鼎.高校图书馆科研产出及科研能力分析.大学图书馆学报,2007(2):24-29.)《现代图书情报技术》核心著者之一,学术水平值排第8名(发文量8,被引量35,学术水平值16.1)。(见:朱亚丽.《现代图书情报技术》核心著者测评.现代图书情报技术,2004(12):83-84,50.)关于数字图书馆的核心期刊论文计量分析研究,用第一作者发文数量、均一统计法和加权统计等三种方法确定核心作者,我均在前10名内,三种方法的论文数量和名次分别为13篇第5名、14篇第8名、13.33篇第4名。(见:李沛.关于数字图书馆的核心期刊论文计量分析研究.数字图书馆论坛,2007(9):37-42,56.)与报纸结缘,学生时代曾作过3年的高校校报学生记者、学生编辑,2006年开始为《图书馆报》专栏作者并持续至今。    

   我的“非典型性”,与网络社群、网络学术交流结缘。1999年开始活跃于图书情报网络论坛,2005年开始写“图谋博客”并坚持至今,2014年创建圕人堂QQ群并主编《圕人堂周讯》,现有成员近2000名,已发布周讯160余期(每周五发布)。据读秀平台检索结果,《图书馆学随笔——图谋博客精粹》(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出版,2011)214家图书馆收藏,《图书馆学笔记——科学网图谋博客精粹》(知识产权出版社,2013)172家图书馆收藏,《图书馆学散论——科学网图谋博客精粹》(知识产权出版社,2015)71家图书馆收藏。上述图书均曾获过江苏省图书馆学情报学学术成果奖。这个系列的图书,读者比较认可,反响较好。读者评价为:(1)具有3个特点:具有一定的思想性、与业界的发展密切关联、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2)具备“三有”:一有趣,许多有名无名人物的逸闻轶事;二有味儿,作者文笔儒雅幽默,褒贬有度,可慢慢品之;三有用,引征数据翔实,出处明晰,可置手边备查。(3)“可读性强”“赞赏你的职业精神、专业素养及事业心!”。

   作为一名非典型性科研爱好者,天资平平,可能除了长相长得比较有学问之外,身无长物。圕人堂有成员告诉我:“有见过你的朋友跟我讲,你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农民工”。我说:“不胜荣幸。其实,我努力的方向就是做好农民工。也许,我算确确实实做过农民工的。我自己知道,其实我是不合格的。”1980年代,母亲经常去砖窑上打工(包括挑水、砍柴、烧火、搬砖等等)。其时,除了砖窑、瓦窑,几乎没有其它的打工途径。砖窑有三处,位于所在生产队责任田比较集中的地方。因为父亲的工资远远不足维持一家6口人的生计。母亲常给人干活,通常是早出晚归,一天的工钱是3元钱(男劳力好像是4元钱)。象这样的打工机会,还是母亲争取来的,老板认为肯卖力气、吃得苦、划得来,才肯要。我上初中时候的暑假,也有帮干过活,多少有点算给“老员工”照顾的性质,我的工钱是1元一天,大人一次抱二三十块,我抱十块,此外是帮大人们做一些辅助工作。炎炎烈日,挥汗如雨,还经常尘土飞扬!晒脱皮,手磨破是常有的事。母亲个矮但有力气,砍柴卖给砖窑是计重的,去山上砍来,再挑来称重,100斤1元钱,母亲砍的柴通常是比较多的,在女劳力中是前几名,胜过不少男劳力。那会,我也就十来岁,比较瘦弱(记得我大学毕业时也才106斤),虽然力气小,但还是比较“懂事的”,母亲也心疼我,更多的时候只是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我见识过母亲及与母亲一样的农民工伙伴们的特别能吃苦,特别能耐劳,还特别善于“苦中作乐”。

   我作为“非典型性科研爱好者”的力量源泉或许主要来自两个方面:其一,青少年时期的农民工经历给我带来的触动;其二,在学习与工作中,得遇“贵人”相携相助,我有幸结识的贵人有许多,在科研这条路上,张厚生先生对我的影响是深远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061475.html

上一篇:2017年国家社科基金立项结果杂感
下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163期 20170623)

2 黄仁勇 刘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2 01: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