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实在亲戚带来的实在困扰

已有 2487 次阅读 2017-3-17 11:28 |个人分类:闲情偶寄|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生活随笔,社会万象| 生活随笔, 社会万象

   华是我的侄子,为独生子,5岁时,其父罹患中风,其母离异(之后再无联系),由爷爷奶奶抚养成人。其父是我的二哥,二等肢体残疾(偏瘫),语言能力似乎亦受影响,难以正常沟通。华因糖尿病与肺炎并发症,经上海瑞金医院北院医治无效,2016年12月15日23:00左右咯血身亡,年仅21岁。自2016年12月6日15:26分接到其病危电话起,这位实在亲戚给我带来诸多实在困扰,至今未能平息。

   困扰大致可分为:医院救治期(2016年12月6日——2016年12月15日);后事料理及争取权益期(2016年12月16日-2016年12月21日);抚恤金办理期(2016年12月22日——2017年2月);信用卡骚扰期(2017年3月)。

   医院救治期。病危电话告诉我得的可能是糖尿病和白血病,把我吓得不轻,还不能告诉我二哥及我父母(他们仨生活在一起,2016年12月16日由我大哥回老家当面告知病故消息)。华经抢救17小时之后,帮他办住院手续,护士需要登记若干关于病人的信息,许多问题问我,真是一问三不知。我只是因为是“实在亲戚”,义不容辞赶来救命的。这样的大病,医保问题是大问题,华清醒之后,这也不清楚那也不知道,费了很大劲弄清他有上海医保,并赶紧去帮他把医保卡领来。抢救室呆的17小时,我的任务是不断地跑去交钱、取各种化验单、让华多喝水(因为是酮症酸中毒)……我只有一把椅子偶尔坐会,我自身都快支持不住了。直到2016年12月8日晚11点,我妹妹赶到上海之后,我找了家快捷酒店休息调整。

   后事料理及争取权益期。这段时间更多的“实在亲戚”赶赴上海,想方设法争取权益。刚开始需要弄清是否属于医疗事故,后来想弄清是否属于“工伤”,华就职公司对华及遗属是否有点补偿……我的担子不轻,上海期间的接待、食宿均由我来统筹安排,费用由我支出。遗体火化前后还有一系列手续得办,比如医学死亡证明、复印病历、注销户籍、交各种费用、复印各种资料……都得由我亲自去办理。有些场合,因为我不是直系亲属,我还得想方设法去证明我是“实在亲戚”,恳求人家理解与认可“实在亲戚”地位,否则多出不少麻烦事,至少要多跑腿。

   抚恤金办理期。这个环节费时费力。需要准备与华相关的系列材料,还要提供我二哥的系列材料。一会要这个材料,一会要那个材料。若干材料(各种证件、证明)求了许多人帮忙办了下来,做得还是无用功。单单是围绕“如果无经济来源提供证明情况,如果丧失劳动能力提供劳动能力鉴定机构出具证明”,做了太多的无用功。抚恤金办好了,钱到华生前就职公司账上了。公司方非得让我二哥本人去上海取。我原以为我提供了我的身份证复印件,银行卡号由我代取一下就好,因为系列事情都是我出面办理的,公司方很清楚。抚恤金总共8千元多点(连火化的费用都不够),让我二哥去领,得找人护送,还得搭上数千元。沟通了数星期,我告知对方联系人:贵公司太不近人情了,找人将我二哥送给贵公司,由贵公司养着好了。后来让提供我二哥的银联卡及签名,还要注明是他本人的卡,领取抚恤金……我二哥和我父亲均不懂啥叫银联卡,所在村只接触供农村信用社及中国邮政储蓄。公司方要签名信息复印件,我是让我父亲找人手机拍照传给我,我再传给公司方。父亲一听说要写“抚恤金”就感觉很头大,因为农村正月里比较忌讳此类事情,找人帮忙都不好意思开口。沟通之后,公司方同意可以不写,但必须提供纸质复印件。一再恳求对方联系人照片贴word文档中,帮打印一下就好。

   信用卡骚扰期。2017年3月开始,陆续接到华的信用卡催还信息。有的是短信息,有的是电话。第1家是300元多点,后来有8千多元的、7千多元的,我无法知道华究竟办了多少卡究竟欠了多少钱……华是2015年大专毕业的,2016年上半年朝我借了几次钱,累计四千元。借钱时只是告诉他那会所在的公司拖欠工资,让我借点钱给他。无法知道他有多少钱有多少债。料理后事期间,公司方告知他的工资卡上刚发了一个月的工资。原以为可以轻松取出,实际上非常困难,要去公证处公证,而且得去把华的母亲也找去。银行的人出于同情,告知我父亲,卡里的钱不到四千元!也许因为注销华的户口是我去办的,也许因为公司方将我的信息提供给信用卡方,各种信用卡催还找上我。直接把我当成“华”,发信息打电话,有的是威胁信息……

   我母亲问过我,料理华的后事害怕吗?作为叔叔这一实在亲戚身份,我待他算是尽心尽力,不单单是在他生命最后的旅程,在他活着的时候也曾操了不少心,我问心无愧,不怕鬼魂。出入太平间、殡仪馆,捧他的骨灰盒上火车(由我父亲接着捧送回老家安葬),我不害怕。我当时最害怕的是我二哥及我父母面临打击出状况。祈愿逝者安息!作为生者,面临困扰,必须坚强!珍爱生命(包括自己的、亲人的),珍惜生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039973.html

上一篇:高校图书馆如何提升数字资源利用率?
下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149期 20170317)

3 俞立平 黄仁勇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8 11: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