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馆员培训中的“软抵抗”成因及其对策

已有 2174 次阅读 2017-1-3 12:14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馆员培训,软抵抗| 馆员培训, 软抵抗

摘编自:李金永.地方院校馆员培训中的“软抵抗”分析[J].新世纪图书馆,2016(10):33-37.

原文全文:地方院校馆员培训中的_软抵抗_分析_李金永.pdf

  馆员的职业成长是图书馆发展的有机组成部分,馆员培训是推动馆员成长不可或缺的实践活动。在新的信息环境下,图书馆的发展模式由资源驱动、规模驱动、技术驱动逐步转为人才驱动,使得馆员的知识更新愈加频繁,馆员培训的需求和价值日渐凸显。

    馆员认知的多样性,既是馆员需求多元化的一种反映,也凸显了馆员核心能力尚缺乏统一的认识馆员参加培训的外部动机要远大于内部动机,其主观能动性不足。部分馆员对培训的认知存在偏差,有明显的功利性目的。馆员认可培训内容应该紧跟时代步伐,但是要避免盲目求新而忽略本校本馆实际;更期待培训能够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融入日常工作中,从而主动适应馆员的工作方式、行为习惯、认知方式;培训从一定意义上是把新的理念、服务、方法“推销”出去,在培训之前,馆员有必要获得诸如“培训能够带来什么”“培训有何新颖之处”等的完整认知,才能够降低期望落差。

    馆员培训“软抵抗”的因素分析:

   (1)互联网时代冲击。新技术的不断发展对馆员学习方式带来了巨大影响。互联网时代,馆员获取知识的途径变得更加多元,越来越多的馆员利用网络寻求职业成长。

   (2)图书馆组织趋于保守。图书馆内部容易形成推诿塞责、因循守旧的组织风气,新理念、新技术、新服务在馆员培训中无法得到积极响应。究其原因,这些图书馆往往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理,对于新理念、新服务的消极避让就不足为怪了。

   (3)馆员培训顶层设计的缺陷。馆员培训体系、培训内容、培训考核和评价机制等对于培训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导向价值和保障作用。部分图书馆由于专业决策能力有限,仅仅依靠馆领导的个人意志或经验来开展馆员培训,忽略了馆员自身真实或潜在的需求,是培训“软抵抗”发生的主要诱因之一。

   (4)馆员职业倦怠的影响。馆员的职业倦怠是馆员培训“软抵抗”发生的内因,也是馆员培训知识体系的重要内容。在急剧变化的时代背景下,图书馆尤其要重视培养职业道德,强化职业认同。通过营造和谐的工作氛围,开展科学的职业生涯规划,强化馆员的主人翁意识和责任感,实现由“要我培训”到“我要培训”的良性转变。

  消除馆员培训“软抵抗”的实施路径:

 (1)“孵化式”馆员培训是一种“精英型”培训模式。因此,参与“孵化”的馆员需要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和接受新技术的能力,此外还有演讲和展示的能力,以及沟通和合作的能力,能够协调馆际间的各种关系。

  (2)“社群式”培训是借助网络社交平台开展的馆员培训项目,如利用QQ 群、微信群、微博等社交媒体开展培训。网络社交平台具有受众广、传播快等特点,是解决馆员培训“软抵抗”的理想途径。馆员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岗位分工、爱好特点、生涯规划等选择培训内容,并且能够根据自身的情况选择培训时间,同时借助社交媒体,开展线上交流、资源分享等社会化活动。专门定制开发平台,还可以通过建立馆员职业生涯档案、在线调查、反馈评价、虚拟现实等技术手段强化服务。理想条件下,随着在线培训“大数据”的累积,进一步深度挖掘馆员的信息需求和行为特征,提供更加精确化、科学化、规范化的高品质培训。

  (3)“联盟式”馆员培训是以某一区域范围内的若干高校图书馆为主体所建立的图书馆培训联合体。这种方式借鉴了CALIS、JALIS、TALIS、ZADL 等国内主要的图书馆联盟的成熟经验,以馆员培训为业务重心,为联盟内图书馆提供人力资源保障。“联盟式”馆员培训的举措包括:(1)搭建联合培训平台,支持在线同步直播,实现培训资源的共建共享;(2)互相选派优秀馆员开展工作交流,鼓励不同规模的图书馆协作;(3) 建立馆员培训支援体系,开展分类培训,提供人力资源保障。

  (4)“资源式”培训根植于传媒极大发展的现实土壤,表现为多媒体化、多元化、营销化等特征。多媒体化是馆员培训借助视频、音频、动画、虚拟现实等为馆员营造一个自然的、沉浸的学习环境;多元化包括培训载体、培训内容和培训方式的多元,如综合采用纸本媒介、电子媒介、网络媒介等多种媒介;营销化是指馆员培训过程与媒体营销结合,尤其是在各种微服务不断发展的今天,培训与微博、微信、微视频等深度融合,充分发挥信息传播的“长尾效应”。

  (5)“轮席式”馆员培训是一种“馆员/ 培训师”之间角色互换的形式,即馆员结合自身特长,轮流担任培训讲师。由于工作岗位的差异,馆员之间的知识丰富程度不同,如流通部馆员对于上架、整架、读者服务等工作非常熟稔,采编部对于图书采访、验收、加工更具经验,技术部对于数字资源管理、系统维护、网页设计等更擅长。各部门馆员根据专业特长开展培训设计,可以更好地把握培训内容和需求,并以此指导自身改进工作方法,提高服务质量。

  (6)“嵌入式”培训是一种融入式的培训服务,为馆员提供无处不在的培训。泛在知识环境下,“嵌入式”培训主要依托跨平台、跨终端的培训系统,借助碎片化运作,将集中式培训逐步优化为散列、个性化的培训,并根据馆员的职业乃至生活习惯制定相应的培训模式。

   图书馆作为典型的信息服务机构,馆员培训的终极落脚点必然是为了更好地满足服务对象的需求。从这一意义上来说,馆员培训具有类似网络物理介质“中继器”的属性:后者对网络信号进行再生和还原,前者对服务理念和方法进行再生和还原。馆员培训“软抵抗”的存在造成了服务网络的“损耗”“衰减”“失真”,乃至“故障”,这个问题需要引起图书馆界广泛重视,做出适当的应对,以实现“读者至上,服务第一”的终极目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025128.html

上一篇:2016年学术活动回顾
下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139期 20170106)

1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5 01: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