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杨芳草长亭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fangimr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yangfang@c-nin.com

博文

我遇到这样的女子-(7)两小无猜弄青梅 精选

已有 7984 次阅读 2010-4-13 14:34 |个人分类:众生百态|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童年, 女子, 伙伴

她谈不上优秀,她长得也不漂亮,她就像在大街上随意行走的女子一样,走进人群里你永远也不会发现她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可她陪我度过了漫长的童年和少年时光,她曾是我儿时最好的伙伴!

我们两家是一墙之隔的邻居,从我记事起她就在我的眼前晃悠了,所以我也没得选择。她比我大一岁,其实也就差几个月,但若论起辈份来,她好像和我姥姥是一辈,凭空就大出我两辈,但我是不理会这些陈年老账的。俗话说“远亲赶不上近邻”,两家大人年龄也差得不多,所以我喊她母亲婶婶,她称我母亲为大娘。因为她从小就偏胖,我就学着她母亲喊她的名字那样喊她“胖妞”,不过上学以后我自然是喊她学名了。

回想起童年那些快乐而又有趣的日子,似乎总有她的影子。我们是两小无猜长大的伙伴,没有一起采过青梅,可我们一起去山上摘过野枣,去地里挖过花生红薯,去隔壁果园里偷偷摘过桃子,也闲得没事一起挖过蚂蚁洞,妄想挖一只超级大蚂蚁出来。我们一起摘榆钱收槐花,她爬树的本领相当高强,一点也不比村里那几个野小子差。等到我种的指甲草花开的时候,她一马当先爬到我们巷子里老房子后的树上,再轻巧的从树上跳到屋顶,摘染指甲需要的青苔,把我看得口瞪目呆。虽然她一再向我保证没有危险,让我也爬上去试试,但我既担心磨破了衣服被母亲斥责,又害怕从树上摔下来会很疼,始终没敢爬,只是拿根长长的竹竿绑上镰刀在树下左右吆喝,是一个典型的南郭先生。

当然我们生气地时候也打过架,她高我矮,她胖我瘦,我自然是打她不过,家里的大黄狗看不过眼,两个小屁孩打架时它就在旁边拼命用嘴拉她的衣服,竟然把她新买的裙子撕破了,她气地大哭,哭天呛地跑着回家了。我也讪讪地觉得挺没意思,两个小屁孩的小插曲就这样被忠心护主的大黄狗给打断了。我又担心她喊了隔壁的婶娘来找我母亲质问,虽然明明是她先打我,但毕竟是我家的狗咬破了她的衣服,我在忐忑不安中熬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可是第二天她倒像没事人似的又来招呼我一起玩了,虽然毕竟不是我的错,但对她不追究我家大黄狗的大度行为,我在一段时间里一直心怀感激,只是不知道后来她是怎么向家里解释的,我也没好意思问她。

        没上学前的日子似乎无边无际地漫长,大人自然有大人的事要忙,我们蹲在墙角享受太阳的温暖,折腾自己的那些小把戏。日头底下和一堆泥,她弄她的,我弄我的,折腾一个碗状的玩意,豪气十足站起来对着大地吼一声抛到地上,洋洋得意看自己的杰作,当然是炮放得越响越好,洞破得越大越妙,使劲从对方那里揪一坨补好自己的,感觉像占了天大的便宜,其实也不过就是一堆泥巴罢了。等到玩得累了,就在日头底下捏一些锅锅碗碗,晒干了就可以接着玩过家家。而等到知道泥巴没有什么意义,而钻石确实是比玻璃珠更值钱的时候,我们也就无可奈何悲哀地长大了,我们就再也找不到孩提时那种单纯的快乐了。

村口是个小小的炼铁厂,她父亲曾在那里工作过一段时间。厂里扔出来的废料就堆在炼铁厂的旁边,废料里经常会夹杂着黄豆大小的铁粒。小小的孩子也知道家道艰难,我和她经常挎个小篮子,拿着小锤子和吸铁石,蹲在废料边捡铁粒。先用吸铁石在废料里扒拉,含铁的废料就吸到吸铁石上,用小锤子敲碎了细细查看,如果看到个较大的铁粒,会忍不住高兴的大叫,没准儿我对磁性材料的热爱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了。我们总是在吃过午饭出门,天快黑的时候才张罗着回家,两只手黑黑的,因为总是忍不住要用袖口和手去擦鼻涕,脸也弄得黑黑的。可就是那么两个孩子,在回去的路上总是带着几分欣喜,喜滋滋挎着比来时沉不了多少的小篮子,固执地相信自己为家里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我曾经一度很羡慕理发店里的师傅,可以拿着剪刀在别人头上随便划拉,让你坐着你就不敢站着,让你低头你就不敢抬头。可惜却没有施展的地方,没谁放心让我拿把剪刀在别人头上划拉,越想越觉得遗憾,偷偷和她讨论过我的想法,她很是雀跃,提议我可以给她剪头发。她瞒着父母从家里拿出剪刀和梳子,我们躲在她家的柴房里,我坐在柴垛上,她蹲在地上,我拿着剪刀在她背后小心翼翼地划拉,拼命回忆理发店里理发师给母亲理发时的动作,梳几下头发,剪刀放在梳子上,喀嚓喀嚓,我是尽量放慢动作,她的长发很快就被我剪短了,但我越剪底气越不足,感觉和理发店的师傅差距很大,等剪完后面的头发,前面的头发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下手了,和她商量就这样算了吧。等到天黑婶娘回来后,看着她的新发型是哭笑不得,前面我没动过的还凑活着能看,后面就跟狗刨了一样,没法出去见人。整个冬天她都裹着一块方巾,等到来年开春时头发长了才去理发店好好剪了剪,她虽无抱怨,我却心存愧疚。而我的理发师梦也就此告一段落。

她去上学的时候我年龄还不到,我央着父亲也把我送去了学校,两人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同班同学,每天搭伴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学骑自行车,一起学打羽毛球,坐在房前的草垛上畅想遥远的未来。中考时我去了一中她去了五中,我高三时她辍学去学裁缝,母亲还托她帮我换过一件夹克的拉锁。我读大学那年冬天她就出嫁了,大二暑假回去时她的儿子己经会走路了。前年冬天回家过年时,在村口还碰到她了,跟在她身后的是她已经上小学的儿子。我迎上前去和她打招呼,“孩子这么大了,上小学了吧!”“可不是,回来过年呀。”“嗯,有空来家里坐坐。”等到她走远了,放下脸上寒暄的笑容,心里是莫名的悲凉。岁月像一把无形的手,把我们的距离越推越远,童年时无话不谈的小伙伴,现在不过是熟悉的陌路人,仅此而已。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我们终究是无可奈何长大了,而我究竟是在怀念那久已疏远的童年小伙伴,还是在怀念我渐行渐远的童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561-311599.html

上一篇:元宵节 也求下联
下一篇:三十而立

31 武夷山 卫军英 郭向云 马昌凤 梁进 陈绥阳 罗帆 曹聪 吴渝 钟炳 张焱 王志明 陈国文 李世晋 任国鹏 魏东平 赵宇 刘玉仙 李志俊 陈湘明 李学宽 贾伟 侯成亚 唐常杰 丛远新 FloatingRose neilchau L1120Y jiangjiangx ffy baby01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9 17: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