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其修远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pd55 追求科学,勇于探索,苦海无涯,愿作小舟。

博文

《自然》前所未有的案例:重新发表撤稿论文

已有 6471 次阅读 2019-6-1 00:59 |个人分类:新观察|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自然, 撤稿

《自然》前所未有的案例:重新发表撤稿论文

诸平

via NASA

Ivan Oransky 2019529日通过物理学家组织网(phys.org)发表文章,介绍了世界顶级杂志《自然》(Nature)杂志一个前所未有的案例——重新发表了曾经收回的一篇有关冰川的研究论文,并有人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科学案例。”撤稿有2种不同情况,其一是违背科学研究的初衷,缺乏诚信,采取欺骗手段而编造的假论文。为了避免误导读者,编辑部或者同行在论文发表后才发现其中存在问题,责令作者将已经发表的论文收回。另外还有一种情况是诚实性差错,属于作者一时疏忽大意,将不应出现的错误在论文中出现了。但是一般撤稿,前者甚多,后者非常罕见,因为在审稿阶段,存在的问题审稿人会给作者指出的,但是,也有被遗漏的,《自然》发表的这篇撤稿论文就是如此。

英国南极调查局(British Antarctic Survey)的哈米什·普里查德(Hamish Pritchard)2017年511日在《自然》杂志网站发表了一篇题为《亚洲冰川是抵御干旱的重要区域缓冲地带》(“Asia’s glaciers are a regionally important buffer against drought)的论文——Hamish D Pritchard.Asia’s glaciers are a regionally important buffer against drought. Nature, volume 545, pages 169–174 (11 May 2017),发表后不到一个月,即201762日就有2名研究人员(L. Zhao and J. Moore)给《自然》编辑部发信件,指出作者、英国南极调查局(British Antarctic Survey)的哈米什·普里查德(Hamish Pritchard) 使用了文献32表2中质量不平衡数据,这些数据被描述为十年平均值(毫米水当量),实际上是十多年来的年平均值(毫米水当量)。因此,为净熔体分数和受影响人口提供的具体数字是不正确的,而且可能被低估了。《自然》杂志编辑部也意识到这篇文章在使用质量不平衡数据方面存在错误。随后,在20179月27日《自然》杂志编辑部发表了关注补充说明,在20182月14日论文被撤销,作者对于撤稿论文中存在的问题,经过认真核对和修改之后,重新投向《自然》杂志编辑部,20195月29日被重新发表的修改版论文标题不同于之前的撤稿论文,修改为“亚洲不断萎缩的冰川保护大量人口免受干旱压力”——Hamish D. Pritchard. Asia’s shrinking glaciers protect large populations from drought stress. Nature, 2019, 569: 649–654.

曾在对之前的撤稿文章进行过审阅,并且现在是国际冰川学协会(International Glaciological Society’s journals)期刊主编的海丝特·吉斯库特(Hester Jiskoot)告诉《撤稿观察》(Retraction Watch)说:“是一个很好的科学案例。总的结论是一样的,但具体数值略有不同。” “他们(作者)非常小心。当它被收回时,我有点惊讶。我想,他们只是需要更新分析。但显然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做分析“。海丝特·吉斯库特补充说:”不幸的是,在同行评审过程中(问题)没有被发现。读者把它(存在的问题)指出了。作者立即做出了回应,数字最终变得更加强劲。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自然》仍然是这个特殊的论文独一无二的刊发载体。“

作者哈米什·普里查德回应了编辑部以及同行的评论,询问过《自然》编辑部一些细节问题,如打算写些什么,但没有提供任何评论。

海丝特·吉斯库特指出,冰川研究人员现在可能更加小心了,因为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的一份报告中有一个错字,说冰川将在2035年而不是2350年消失。就像《自然》杂志的那篇论文一样,总体信息仍然是正确的。

《自然》杂志也在这篇再版论文的同时发表了一篇编者按。其中写道:在这种情况下,一篇论文的结论在撤回和修改后变得更加令人信服,这种情况是罕见的。然而,此过程和结果突出了撤回的一系列理由。一个极端是明显的欺诈。在这个连续的过程中,有一些是诚实的错误。另一个极端是现代研究的现实,在现代研究中,输入、模型和分析的复杂组合可能产生错误,而对这些错误进行快速修正是不够的。今天这个史无前例的(对自然)案例教会我们超越“撤回”的标签,保持开放的心态,以免我们抹掉重大的新发现。

当然,编辑工作者多年来一直主张,撤销通知应该是明确的,部分原因是为了让读者区分不当行为和诚实错误。《撤稿观察》问《自然》杂志是否考虑过撤回和替换,其他一些期刊也在类似的情况下使用过。一位发言人回复《撤稿观察》说:我们正在重新出版一份已撤回论文的修订和重新审查版本。原论文的错误十分广泛,以致于无法纠正。因此,在与作者的讨论中,我们认为最好的做法是通过收回来迅速纠正,而不是等待新的分析完成。作者对论文进行了修改,纳入了新的数据,并更新了分析的其他方面。作为我们编辑过程的一部分,修改后的论文经过了同行评审,评审人员熟悉与工作相关的早期问题。总体结论基本没有改变,一些分析通过附加信息得到了扩展和加强。因此,我们决定,这篇新版本的论文具有足够的重要性和相关性,又符合相关编辑标准,《自然》杂志编辑部还是考虑到值得出版。更多信息请注意浏览原文或者相关报道。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2210-1182354.html

上一篇:新发现的化合物可以杀死耐抗生素的超级细菌
下一篇:几张百合照片

13 武夷山 强涛 文克玲 杨金波 杨正瓴 黄永义 信忠保 周春雷 高建国 高峡 王从彦 籍利平 樊晓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3 11: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