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七年之痒 精选

已有 15076 次阅读 2015-7-21 09:33 |个人分类:教学与科研|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来科学网写博客不觉已进入第七个年头,从开始试水时的小心翼翼,到中期颇有些不务正业的频繁更新,到如今的渐渐降温冷却,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七年之痒?

 

读我文章的一些朋友或许以为我学生时代就爱写文章,其实恰恰相反,我整个学生时代从来没有发表过任何只言片语,连这样的念头都没有过。究其原因,是因为不自信。那时走出食堂,花一毛钱买上一页散着油墨芬芳的学生自办刊物,拿回宿舍做午睡前的阅读。那些才华横溢又让我找不到中心思想的文章,常常让我惭愧自己那愚钝的悟性。

 

然而我又的确是喜欢写字的,写字于我是一个整理思绪的过程,每每读完一出人间的悲喜剧,那些沉甸甸压在心头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从笔尖流淌到纸上,伴随而来的是心灵的宁静,间或也会有化蝶般的欣喜。只不过这个过程是留给自己一人的,过程的产物都留在了日记本上,而日记本又在辗转的搬家中丢失了。然而我并没有觉得十分遗憾,当时的那些想法,拿到现在肯定已经变得幼稚可笑不忍卒读了,不留也罢。

 

科大50周年校庆那年,老同学给我转来了老校长“为化学楼烧砖的日子”一文。先生的文章是我念大学时最喜欢读的,因为写得很干净,没有读才子文章那种云里雾里望尘莫及的感觉,所以感觉有几篇被我读懂了,因而印象自然也更深刻。那些文章或闪烁着思辩的智慧火花,或泛着浅浅的人性光辉,行文总是清澈坦荡,波澜不惊,令人想起“秋水文章不染尘”这样的句子来。年少时读,每每为那无处不在的缜密的逻辑思维折服。人到中年重读,又为那平静的叙事中流露出的悲天悯人动容。读了“烧砖”一文,我又一次向老同学表达了同样的心情,同学也很快从电脑那端回了一句:“是啊,想想老方在我们这个年龄还在烧砖呢!”同学这句话,让我隐隐动了写博客的念头。

 

有了这个初衷,把家安在科学网便是顺理成章的事了。我的第一篇博文,“纪念达尔文”,是在达尔文200周年诞辰那天发的,那也是我为自己的博客定的调调。不想按着这个调调写着写着,就被不少人当成哥儿们了,后来和左俊、迎波熟起来后,发现她们也都有过类似的经历,令人莞尔。大概大家觉得女博主应该写一些风花雪月的文章,可像我这种捧起张爱玲姐姐和村上春树蜀黍就犯困的主儿,让我写言情的文章,那不等于是让刘姥姥去大观园吗?所以是,坚决不,打死你我也不写。

 

今天看了周可真老师《科学网不应是“科学主妇”讨论“科学家务事”的场所一文,我才意识到,其实是可以以女人的身份来讨论科学的。不过更让我觉得有意思的,是徐磊同学在留言处表示的不满,徐磊同学的许多政治观点我虽然并不认同,但他为女科学家主持公道的劲头我觉得还是很可爱的。不过这一次我要说,当个“科学主妇”没什么不好的,我也更巴不得科学网成为主妇们交流做菜心得的场所呢!

 

我一直觉得做科研和烧菜是一样的,实验室就是厨房的延伸。高手尽可大显身手,天天来桌满汉全席不带重样的。水平有限的,做做家常菜农家菜唔的,也没什么不好的。若是想提高厨艺,把做好的菜端出来让大家尝尝,请高手支个招,回家继续改进。或是去别人家的厨房偷点厨艺,回家改良一下做出两道新款的菜式来,也都是皆大欢喜的事。怕就怕遇上那不会做菜专门打酱油的主儿,天天拎着桶黑乎乎的酱油,还动不动就撸起袖子,把酱油往所有的菜上淋,楞是把一盘小清新的农家菜搞得让人没法下筷子。

 

所以我对周老师把近期的科学网形容成主妇唠嗑的场所表示不敢苟同,我倒是觉得有些像尘土飞扬的科研工地,有点太“蛮”了。这让我很怀念刚来科学网的时候,那时的科学网更像是茶室,人们在里面或谈书论道,或针砭时弊,时常能让我这科研主妇大开眼界。可如今这飞扬的尘土,已经让人有点睁不开眼睛了,这可能也正是我这七年之痒的病源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906958.html

上一篇:赞美民科
下一篇:螃蟹博士的轮子

50 李轻舟 吴飞鹏 虞左俊 陈小润 曾泳春 刘玉仙 雷栗 陆绮 鲍海飞 吴云鹏 陈筝 刘旭霞 刘晓瑭 刘艳红 赵宇 朱晓刚 李天成 黄永义 曹聪 王善勇 李学宽 杨正瓴 赵美娣 姚伟 贾伟 刘立 钟炳 翟自洋 姬扬 苏红 张忆文 汪晓军 彭真明 陈桂华 柏舟 王春艳 陆俊茜 肖海 李颖业 王桂颖 李土荣 陈湘明 徐耀 蔡庆华 李璐 科苑往事 zhujt2005 jiareng anran123 好象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3 04: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