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戈登归来话戈登 精选

已有 10997 次阅读 2014-8-4 04:12 |个人分类:教学与科研|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学术会议| 学术会议

上周饶毅介绍戈登学术会议(Gordon Research Conference)的文章被置顶的时候,我正在新英格兰参加两年一度的戈登会议。戈登会议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学术会议,四年前就写过一篇博文,此番来已经是第四次了。

 

戈登会议的前身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 Neil E. Gordon 教授举办的暑期化学研讨会,始于上世纪20年代末,自1931年始改称Summer Research Conference,是为第一届戈登会议。因研讨会有效地激发了学者之间的交流和讨论,很受好评。次年的暑期,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共举办了5个这样的会议。1934年,会议被搬到的马里兰州Chesapeake 海湾的 Gibson 岛上举行。1938年,戈登教授说服了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来全权负责戈登会议的管理,并亲自出任总负责,戈登会议遂成星火燎原之势。截至2006年戈登会议75周年的时候,已经举办了5500个涵盖了许多学科和领域的高质量的学术会议。有兴趣的读者,可去这个为纪念戈登会议75周年而办的网站一访(Reflections from the Frontiers)。

 

最早听说戈登会议,是念研究生时从系里的一位台湾教授那里。有一年教授带我们几个中国学生去新罕布什尔州的山里问秋,路上一路美景一路谈兴。教授告诉我们:每年夏天会有许多戈登会议在这一带的山里举行,那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学术会议,你们将来要争取去开这个会。新罕布什尔州和马萨诸塞州等其他位于美国东北部的六个州,被早期来自英格兰的移民称为新英格兰。美国独立后,这个称谓被一直保留了下来。我常常喜欢把新英格兰和皖南浙西赣东一带作比,既有山明水秀的自然风光,又有着丰厚的人文底蕴,堪称是钟灵毓秀之地。戈登会议选在这样的地方举办,可以让学者们稍稍远离尘世的喧嚣,钟情于山水,专注于学术。

 

我的研究领域因为比较年轻,直到2000年才有自己的戈登会议。但那时家里小朋友尚年幼,暑假的时候更是脱不开身,故而前几届都错过了。直到2008年,会议主席邀请我去做一个专题的主持人(discussion leader),便受宠若惊地答应了下来。接下来的那届我又应邀做了个学术报告,很是喜欢会议上的讨论氛围,从此戈登会议便成了我最喜欢的学术会议,也会极力推荐组里的学生和博士后参加。

 

依我看,戈登会议的质量之高,并不全反映在它有若干诺贝尔奖得主或大腕的参与,更在于参会者对学术的热忱与专注。现代学科分工之精细,即便是在同一个领域,也常常会让人有隔行如隔山之叹。许多的专题报告,若是不花一番盘问的功夫,连管中窥豹都做不到。然而,看着许多功成名就的老爷爷们,对于他们所不熟悉的课题和技术,仍流露出巨大的好奇心,你不由地会被他们的热忱感染,不耻下问地参与其中。而许多的灵感与想法,便从这些无碍的交流中产生,这不正是做学术的快乐之处吗?

 

今年的戈登会议,我主持了一个关于心脏核磁共振的专题讨论。按规定主持人需做一个简短的开场白,我想了一个晚上决定这样来介绍三位报告人的工作:20多年前当我为自己的博士论文选择研究方向时,我常常听到这样的讨论:心脏核磁共振是不是值得一做?那时的核磁共振成像效率极低且造价昂贵,完全没有能力和超声成像去抗衡。然而20年后的今天,没有人再问这样的问题了,心脏核磁共振在许多方面已经成了gold standard,今天人们关心的问题是:心脏核磁共振还能再做什么?

 

的确,今年三位报告人的工作,涵盖了从细胞代谢到动脉血流,从基础到临床的研究,让人一睹核磁共振这位多面手在心脏领域的众多应用。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20年间,也让那些一直在责难科研不过是烧钱活动的人哑口。不过我更想说而未能说的是,这一切并不是人们追求有用的结果,不倦的好奇心和从不气馁的韧劲,才是众多发明发现的驱动力。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人们喜欢争论科研的有用无用。不能否认,科研是一项高投入低产出的事业,许多的成功和有用,无一不是建筑在更多的失败和无用之上的。我想对于做决策的人,掌握好“有用”与“无用”之间的平衡,做到既能避免资源上的浪费,又不至因过于功利而贻误了更重大发现的契机,是一件不易的事情。而我之所以喜欢戈登会议,是因为喜欢人们在讨论问题时表现出的不计功利的好奇心,和科研人应有的严谨审慎的批判精神。

 

会议结束的那天晚上,人们在校园中点起了篝火,还有人拿出了吉他。我因为第二天要起大早赶回波士顿去搭飞机,提前回宿舍了。篝火晚会就在宿舍的窗外,我一边整理着衣物,一边听着年轻人的弹唱,似乎是很古老的民谣,在静静的夜空中低迴盘旋,一直到午夜过后我熄灯和衣睡下,都没有散去。我忽然想起我上一次听人在午夜里弹唱,是在那个春寒料峭的广场上,一晃,已是25年了。

 

相关链接:等待戈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816912.html

上一篇:养兰二则
下一篇:波士顿美术馆拾珍(1)——爱琴海的清风

47 庄世宇 余国志 朱晓刚 曹聪 陈湘明 罗德海 钟炳 吴飞鹏 陈小润 曾泳春 李学宽 王善勇 周健 杨正瓴 马磊 虞左俊 陆俊茜 武夷山 张晓良 周春雷 唐凌峰 李轻舟 李笑月 黄彬彬 李宇斌 郑永军 李土荣 黄永义 张忆文 雷栗 王晓明 水迎波 鲍博 张珍坤 赵美娣 孙永昌 蔡庆华 曾新林 董侠 赵宇 陈筝 wuji2017 htysth jiareng shenlu htli crosslud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0 22: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