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告别夏日之流水帐 精选

已有 5701 次阅读 2013-8-26 10:23 |个人分类:教学与科研|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研究生,教育| 研究生, 教育

每年开学的前一周,日程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会议充斥着,忙碌而有序。

 

星期二、三两日是工学院传统的retreatretreat 这个词中文不知怎么翻,到网上查了查,有撤退、静思等意思,好像都沾点儿边。具体点儿说,就是把全院的教授们召集到郊外的一个农场,圈在一个羊圈改装的大房间里,先听院长做施政报告,再讨论学院的前景,今年则又多了一项内容——讨论院长布置的暑假作业。

 

上学期结束前,院长在每个人的邮箱里放了一本 Chris Anderson 写的Makers: The 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一书,该书讨论了网络时代及开放资源给现代商业模式带来的变化,作者的中心思想是:网络及开放资源的存在,使得创业的门槛变低。以前的人创业,不但要找生产链,还要找风投筹钱,对一般人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现在有了网络和开放资源,即便是个高中生或者民科,你只要有好的想法,总能找到实现的地方。院长布置这个作业的本意,是让大家想一想我们的教学与课程设置,是否应该顺应一下潮流。

 

大家的讨论很热烈,在肯定了降低创业门槛的积极意义的同时,也指出了该书以偏概全之不足,说革命性为时过早,毕竟如今这个时代昙花一现的东西太多了。我们这桌则对书作者津津乐道的3D打印机更感兴趣,大家十分认真地讨论起了打印的产品在材料性能上是否能达到传统工艺的问题。正好我的两个学生假期在做核磁共振的探头,我开始建议他们用3D打印机来做架子,但两人很快放弃了我出的馊主意,因为3D打印出来的架子电烙铁的头一碰就化了。不过想想“科学美国人”上已经在介绍3D打印的人体器官了,让人感到在网络时代掌握话语权是多么的重要。

 

星期三一大早把小朋友们送到学校后,离 retreat 开始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跑到农场旁边的小镇上溜达了一圈。小镇正从晨曦中醒来,横穿小镇的小河上晨雾氤氲,晨光在墙头与树梢上变幻着光影,动静有致,很美,贴几张照片与大家分享。




星期四回到学校系里接着开会,今年又多了一个新鲜玩意儿——网络教学。有家网络公司要和我们合作,把部分研究生课程搬到网上去,方便一些在职的人继续深造,拿学位。会上又是一番热烈的讨论,有几个教授指出:只传道、不解惑的网络教学模式,是达不到面对面的效果的。我问系主任:能不能把我教的本科生的“信号与系统”也做一套网络教程,这样传道部分可以在课前进行,我可以把更多的课堂时间用于解惑,这其实正是现在众说纷纭的 inverted classroom 的教学方式。然而得到的回答是:本科生的课程不赚钱,人家不感兴趣。看来大家都认为网络教学是棵摇钱树,去年弗吉尼亚大学的校长被董事会解聘一事,起因就是校长对网络教学不热衷。

 

开会的间隙继续改论文、读基金,到了下午困得忍无可忍,遂决定出去非暴力行走一圈。和学校一街之隔是个公园博物馆区,刚来的时候,老系主任经常会在午饭后拉我去那里绕湖走一圈,顺便给我传授些为师之道。美术馆的餐厅旁有个绿树成荫的庭院,我也带着实验室的小朋友们去那里吃过两顿中饭。后来忙了起来,我开始连午饭都守着计算机屏幕吃了。上学期期末的时候又和老先生一起走了一圈,才发现我的脚力已经快跟不上他的步伐了。

 

一个人走则没有这么大的压力了,可以走走、停停、拍拍,因为光线不错,手机拍出来的效果也还行。

 

水边的少女

 

美术馆前门


 

常年在美术馆前静坐的思想者,他的双脚在70年代的反战示威中被炸毁了

 

 

从美术馆远眺


 

From Day to Night——推动地球的美女


 

最后一天是医学院一个名为Seeds of Discovery”的研究生迎新仪式,因为我们系同时也隶属于医学院,我作为系里的研究生主管去给新生们穿白大褂。开始是院长训话,院长是做 cystic fibrosis 研究的,这是在白人中相对常见的遗传病,病人通常在年幼时便死于肺衰竭。在院长做学生的时候,得这个病的病人平均寿命只有11岁,然而随着人们对其遗传及分子细胞机理的认识逐渐加深,现在已经提高到了42岁。而之所以能有如此长足的提高,和生物医学方面的科研是分不开的。

 

在谈到研究生的学习特点时,院长又说:你们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学习的都是已知的知识,而且很多的时候是由你们的老师们一勺一勺喂给你们的。然而研究生则不同了,你们是在探索连你们的导师也不知道的未知的东西,做好面对失败、无功而返的心理准备是必须的。院长这番话的确是过来人的经验之谈,一名研究生认识到这一点之日,也就是他成为一名成熟的研究者之时。从此,导师不再是老板,而是同事或同行了。

 

接下来便是穿白大褂仪式,各系次第入场,系主任要用一句简短的话介绍本学科。药理系的介绍最幽默:我们研究的东西,古希腊称为”(toxin,现在则称作”(drug。生理系的介绍则透着学问:我们研究的东东,中国人用三个字概括,生命的机理与哲学。轮到我们系的时候,上台前我问系主任:应该说欢迎还是祝贺?系主任想了想说:欢迎!

 

穿白大褂仪式(White Coat Ceremony),在许多医学院已经成为传统,医学生穿上白大褂后还要集体朗诵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ic Oath)。今番学校为研究生也举行穿白大褂仪式,旨在把伦理教育也作为研究生教育的一部分,也算是煞费苦心了。看到那么多的系主任牺牲掉整个下午的时间,会前认真地向学生请教他们名字的正确发音,让我觉得大家还是把教育挺当一回事的。

 

流水帐记完了,我该去带新一班的小朋友们到卷积与付立叶的迷宫里转悠去了。暂时别过网上诸君,祝大家秋安,也祝读我博客的研究生、在校生们学业顺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719765.html

上一篇:神秘园——送给庄家的空谷幽兰
下一篇:红丝绒蛋糕——送给纺织学女教授

41 李学宽 武夷山 曹敏 马萧萧 陈湘明 陈小润 魏东平 曹聪 吴飞鹏 陆俊茜 王桂颖 虞左俊 杨正瓴 马磊 徐长庆 罗帆 李土荣 李宇斌 钟炳 高建国 张玉秀 张忆文 徐大彬 孔梅 苏德辰 雷栗 徐晓 毕重增 孟津 刘波 卫军英 王锟 孙学军 李宁 吴吉良 蔡庆华 朱晓刚 ctex haoye double005 qqliste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0 02: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