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转载]亚利桑那一百年

已有 3601 次阅读 2013-4-7 06:09 |个人分类:历史与时事|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亚利桑那| 亚利桑那 |文章来源:转载

一百年前,1912年,亚利桑那正式被USA收编,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的第48州。它是美国大陆本土中最后加入美国的州 。实际上,自1863年起,亚利桑那已是美国的属土,经过49年的候补期“考验”,才转正,成州。


我来亚利桑那已二十年,即长达本州历史之五分之一。要是在中国,能“长达历史之五分之一”者,至少要活五百岁。年龄感是相对的。


亚利桑那州地域不小,有六个台湾大,但人口只有台湾的四分之一—— 六百万。亚利桑那州从一开始就反对发展肮脏工业。早期还有金银铜等矿业,建州以后都停产了。现在,除了牛仔业,农业外,只有光学,IT等干净行业。在美国的经济中,亚利桑那州只占很小的权重,是个沙漠穷州。


沙漠不表示没有水。亚利桑那州还有多余的水,卖给加州。南亚利桑那沙漠地区,一半以上的私人住宅有游泳池。在Tucson,一年的室外可泳日超过半年。本沙漠州的水,得益于胡佛水坝 (Hoover Dam),罗斯福水坝(Roosevelt Dam)等工程。它们开发出科罗拉多河等水系的巨大水利。不但可以发电,而且,引水浇灌南亚利桑那平原的农田。没有这些坝,亚利桑那应当只有不毛之地。建筑胡佛坝用去112条人命。这些坝是美国佬玩儿命“向西,向西!”的开发精神的标志。


从老罗斯福总统和他的幕僚那一代开始,把荷枪的牛仔作为美国精神的象征。此后,历届总统也常推销“牛仔精神”。牛仔衣帽已经成为一种时尚。在1993年的亚太峰会上,克林顿送给每位与会首脑一套牛仔衣帽。XX精神,褒义太强了,还是叫牛仔文化好,即一种生活方式,其中有好有坏。亚利桑那属于典型的牛仔文化。无论自然景观,人文环境,亚利桑那都明显有别于美东非牛仔地带。例如,亚利桑那当地人讨厌西欧绅士的领带,而用牛仔领线。当地人也讨厌夏时制,夏时制原本也是西欧文化,算算账对本州节能实际无用。州议会通过决议,把它废了。


在亚利桑那,遍地都是仙人掌科植物,大中小都有。其中最大的叫saguaro,全世界只在Sonoran沙漠中有saguaro(见图1a, b, c)。Saguaro是印地安人的语言,发音是“傻瓜喽”。据Department of State 的人说,每个美国驻外使馆或领馆都装饰有saguaro 图片。




图1.a 在1992年,不到一米高的“傻瓜喽”如今已经长大;图1.b 开花的“傻瓜喽”





图1.c 我家门前的一棵“傻瓜喽”。树龄25年。树高约22英尺。向正南方向微倾。树中心是木质,绿皮即树叶。不要浇水,无须施肥。每隔三五年在树顶开花几十朵,色彩艳丽。结浆果,可食,味甘。Saguaro 受政府保护,不准上市。


在最新启用的含有电子卡的美国护照上,每页都有背景图,标志着美国的历史和地理。第一张背景图就是“傻瓜喽”。好像是要诏告世人,仙人掌浑身有锋利的刺,别来碰!确实,若被仙人掌的刺扎到,极难拔除,因它有倒钩。但是,当地野猪能大口大口吃仙人掌,不吐刺。当地的兔子等可以在长满刺的仙人掌上攀爬,采吃浆果。野猪,兔子,土狼(coyote),蛇,常会停在家门口外。胆子小者,来Tucson 没住几天,就被吓走了。


尽管有被吓走者, Tucson今天已是近百万人的大城市了。除原住印地安人外,早期进入亚利桑那的是西班牙殖民者,传教士和墨西哥人。老教堂都是天主教,西班牙语也是本州正式语言之一。随后进入亚利桑那的就有香港人,广东人。首批华人已有第六,七代以上。一些新华侨,到第二三代往往就不会说中文了。而首批华人的第六,七代后人,仍会说粤语。


Tucson 之南有个小镇 Tombstone(墓碑镇)。在十九世纪是华工的集散地。主持集散的(相当于华人人力出口公司的CEO)是一位香港女士,她的旧居仍在Tombstone,有她的画像,但无中文名,人称Mary。凡需华工苦力者,都找Mary 订“货”。


1993年,好莱坞拍过一部电影,片名就是Tombstone。描写1880 年代轰动全美的一次4对4警匪之间的30秒枪战, 3匪徒被击毙,2警员受伤。之所以有名,是因为法庭一审再审,没有结论。有的目击证人说,警察先开枪;有的目击证人说,匪徒先开枪,陪审员无结论,僵局。Tombstone有个展览厅,在枪战现场附近,详述此案。讲到狭义相对论的时候,我给学生出过一个 quiz。


Tombstone 一案的僵局能否用狭义相对论解释?按狭义相对论,在一定条件下,有可能一个目击证人看到的是A 先 B 后;而另一个目击证人看到的是B 先 A 后, 即两类证人说的都对。这能用于Tombstone 一案吗,yes or no ?


警匪枪战,在早期的亚利桑那,常见。可能也有华人卷入。证据是,1. 在墓碑镇,Tucson等地都贴有中文写的标语“先下手为强!”(现在,“先发制人”也是联邦的国防政策之一);2. 墓碑镇有很多墓碑。从碑上的名字和年龄容易辨认,许多死者是年轻华人,说不定有死于非命者。 没有人认真调查过。多数华人仍操标准行业,苦力——洗衣店——餐馆。仅Tucson一地就有约200家中餐馆。质量不高,最多三四家中餐馆够三星水平,余者皆一二星,或负一二星。老华人家庭收入皆已在当地平均水平之上。


枪械在亚利桑那很普及。牛仔携枪,就象一般人有车一样,理所当然。大学里到底准不准带枪一案,至今仍搁置在州议会。1992年我刚到亚利桑那,就遇到枪支兜售者,枪支子弹就摆在地摊上。一支左轮手枪,要价350美元。给现钱就可以拿走。不问精神是否正常,无须登记,更不查问有无美国护照。


美国唯一的一条以匪徒命名的刑事法规,是出自亚利桑那绑架抢劫犯Ernesto Miranda 。亚利桑那第一次审判Miranda,被认定有罪,他上诉联邦高等法院。成为Miranda vs. Arizona 案。联邦高等法院最后判Miranda胜诉。理由是,亚利桑那州在审讯之前,警察没有告诉Miranda 有保持沉默的权利。根据此案,1966年,联邦就颁布了全国有效的“Miranda 权利(Miranda rights )”,即警察在审讯前,必须大声告诉嫌疑人“你有Miranda 权利”,“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利”。如果嫌疑人不懂英语,必须用嫌疑人可懂的语言告知。Miranda被再审后,仍被认定有罪。


除了摆地摊卖手枪外,Tucson也摆地摊卖飞机。图2是Tucson二手飞机地摊市场一角的鸟瞰图。其中有各种退役的军机。大中小各种机型都有。一个小国的顾客,如果买上两架战斗机回国,足以搞政变了。亚利桑那大学东亚系的一位教授,来自台湾,也曾想帮台湾当局买几架不禁运的二手飞机。未成。原因是台湾军购部门不同意。如有该教授介入,回扣就不好办了。


亚利桑那的天气宜于飞行,晴天多,能见度极佳,从我的窗口可以看到Kitt Peak上的望远镜圆顶,直线距离约50英里。全州共有大小机飞机场93个。二战时期,国民政府的空军飞行员就在Tucson训练。我刚到亚利桑那的时候,这里有很多私人航校,就像汽车驾驶学校一样普及。飞行学校学费US$1,500 ,保证可以拿到最初等的飞行执照。私人小飞机起价15万美元一架。不用买,可租用。各航校常到亚利桑那大学来招收学员。我们物理系的教授中,就有会飞的。我本来也想去试试,后未如愿。未能学会飞,一憾事也。911 事件之后,私人航校不再随便招生了,因为911 肇事者的飞行执照,都是亚利桑那的航校颁发的。




图2. Tucson 二手军机市场一角。其中储藏有各类退役军机。从小的三角翼战斗机到轰炸机B52等都有。


亚利桑那州支持共和党。1960年代共和党的精神领袖或“教父”戈特华德(Barry Goldwater)就出自亚利桑那。他的名言之一是:“如果一个政府大到足以给你所有你要的东西,它也就大到了足以拿走你的所有东西。”小政府现在仍是共和党的基本教义之一。


总统候选人一般很少来亚利桑那竞选,任何竞选活动,不大会把亚利桑那从共和象变成民主驴。最近,在几个有大学的选区,民主党开始占上风,但其影响还不大。


1990年代初,曾经当过戈特华德的跟班儿(page)的Jim Kolbe 竞选联邦众议员。他应当同他的竞选对手进行辩论。但Kolbe 公开宣布要同我辩论。当时我连美国绿卡都没有,也不知道民主党或共和党的门朝那儿开,没有参加竞选辩论的义务。后来明白,竞选辩论不过是提高知名度的一种方式,听众愈多愈好,而不在于辩论内容。1990年代初,我刚到亚利桑那大学,见报频次较高。Kolbe拉我辩论,实质是拉我为他站台。


辩论也有收获,我问Kolbe,老布什总统对前苏联和对中国的人权政策,最惠国政策等,并不一样,这是不是不自洽,是不是双重标准?Kolbe 回答得极为明确“I don’t care inconsistence. No one politician in United States care about inconsistence”。这个答案并不意外,但如此坦率,还是第一次。的确,政界的价值观是美国利益至上,或他代表的利益集团的利益至上。至于政策上措施上的是否自洽,不在考虑之列。就如丘吉尔所说“没有永久的朋友,没有永久的敌人”,亦即,不必痴信,政治家今天说的话,明天一定会兑现。后来,Kolbe 当选。


至于所谓“政治正确”议题,本身就是双重标准问题。有一年,州当局和议会中的一些“政治正确”的“政治家”批评我物理系有种族歧视之嫌,理由是我系从来没有聘用过非裔教授。当时的系主任Peter Carruthers(1935-1997)强硬反问诘:如果NBA 和大学球队的球员组成符合“政治正确”黑白比例,不“歧视”非非裔,我系就会有符合“政治正确”的非裔faculty。从此“政治正确”者不再来搔扰。物理系至今也没有非裔教授。这大概也算是牛仔精神?是好?是坏?


我就是在Peter Carruthers 当系主任时,加入物理系的。Peter是H. Bethe 的学生,后来也接替Bethe 任Los Alamos 的理论部主任。Peter不是牛仔,有时一幅牛仔打扮。Peter同牛仔类似,嗜酒如命。但他也爱好琴,诗,画。我一到物理系,他就给我一本曼殊大师英译中国古诗选的复印本。他说,其中他最喜欢的两句是:


My host insists on making me as drunk as any sot,

Until I’m quite oblivious of the exile’s wretched lot.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李白)




图3. Peter Carruthers 的醉客们。


酒的效应是不分牛仔和非牛仔的。Peter果然死于酒精中毒综合征。为了纪念Peter,我和Bob Thews(Peter的酒友之一,会酿酒)的一本书的封面,即取自Peter的一幅水彩画(图3)。画中的人物都是物理系的教授,个个神似,也都是Peter的醉客。 我不喝酒,故而无缘醉客。


亚利桑那当局没有组织官式的建州百年纪念活动。由各地自行组织,省钱。在Tucson,亚利桑那历史学会办了一个“100年,100床被子”(100 Years 100 Quilts)展览。它征集100床被子,要求被子是用小块厚棉布拼接起来得,像是百衲衣。拼接被子似乎是这里流行的女红。从小学女生到老年妇女都会。拼接出被子,有的是图案,有的是图画,有的很漂亮。它已变成一种地方艺术。历史出典是,在牛仔“向西,向西!”的时代,没有取暖设备,马车里太冷,当年婴儿的襁褓都是用拼接被子做的。


襁褓——婴儿之屎尿布也, 这就是牛仔们的纪念。


2012年4月,Tucson


附:《山中问答》曼殊大师译

问余何意栖碧山,

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杳然去,

别有天地非人间。


You ask what my soul does away in the sky,

I inwardly smile but I cannot reply;

Like the peach-blossom carried away by the stream,

I soar to a world of which you cannot dream.

 

原文链接:http://www.ustcif.org/default.php/content/157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677667.html

上一篇:看图说话之美国国家科学院
下一篇:春访象牙塔

8 武夷山 魏东平 吴飞鹏 杨正瓴 赵国求 朱晓刚 李玉梅 蔡庆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5 00: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