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问青铜,次韵陈湘明老师兼谢小润柏舟

已有 7988 次阅读 2013-2-11 03:26 |个人分类:历史与时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关键词:青铜时代,历史| 历史, 青铜时代


没想到龙年的最后一天,我会在美国赶了一把春运的热闹。

 

NIH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一年三轮的基金评审,二月份的那轮通常会选在西海岸,既可以照顾西岸的同行们,让他们不至于每次都要做横穿大陆的旅行,也可以让我们稍稍逃离一下冰天雪地的严寒。今年开会的地点选在了旧金山。星期四一大早把小朋友们送到学校后,我就直奔机场去了。经过星期四一晚上和星期五一整天马拉松式的审评,直到晚上回到旅馆把所有的评语定稿上传完毕,我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一个多月来生吞活剥、东查西找的阅读,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

 

如今我置身于海拔一万多米的高空中,窗外是一望无际的袅袅白云,我正好可以利用这归程,把从寒假拖欠至今的作业给做了。

 

今年寒假的回乡之旅,赶上了三十年一遇的严寒天气,活动范围只好大多局限于室内了。幸运的是去的几个地方都有非常不错的博物院,一圈逛下来,仿佛去青铜时代穿越了一番,也颇有一些感触。

 

第一站是人民大会堂对面的“国家博物院”,我依然习惯性地把它称作“历史博物馆”。自2006年第一次带小朋友们回国起,我们每次回国都要带他们去,这次已经是第四次了。不幸的是前三次均吃了闭门羹,让我连投诉的贼心都有了。当然,最后还是把“投诉信”留在了自己的博客。

 

有了前几次的教训,这次我们学乖了,到了旅馆先到网上查了查。阿弥陀佛!总算开张了,但是有人数限制。抱着再吃一次闭门羹的心理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带上小朋友们又奔天安门去了。这次总算是如愿以偿了,只是又顶着寒风横穿了大半个天安门广场。拥挤的地球村想要和谐还真不容易,得先把所有的人假定为恐怖分子给防着,这不今个儿早上机场安检口的队伍也排成长龙了,所有的人都被逼着宽衣解带。呃,扯远了,还是逛博物馆吧。

 

若是从“博物”的角度来说,“国家博物院”和那几个世界顶级的博物馆有着明显的不同,展示的基本上都是自己的宝贝。不像“大英博物馆”,充满了从世界各地抢来或偷来的文物,让你在为文明赞叹之余,也对那件华丽丽的“英国绅士”的外衣心生鄙视:抢就抢了,还玩儿虚伪,和绅之有?

 

大型的历史博物馆我只去过一个,是位于柏林菩提大道上的“德意志历史博物馆”,因为时间的关系只细看了和马丁·路德“宗教改革”有关的部分。柏林的博物馆是由重要的历史事件编织而成的,史料叙述非常详尽,感觉像是一座关于德意志民族的伟岸群雕,你能从各个角度细细地审视它。而“国家博物院”是按年代串起来的,展出的都是各朝各代的精品文物,感觉像是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里徜徉,每按下一次快门,都让我有撷取了一朵浪花的快感。

 

国之重器,又名“司母戊大方鼎”。


三足鼎立


有着传奇经历的“虢季子白盘”


早期的青铜


绿锈斑斑的编钟


这煮水的大锅,让人想起鲁迅《故事新编》里“铸剑”的故事


楚器,繁复而精致


接下来是武汉的“湖北省博物馆”。到了武汉,满目都是以“楚天”命名的招牌与店家,时刻提醒着我这里是楚地——浪漫主义文学的源头。

 

楚人,帝高阳之苗裔,周成王时封熊绎为楚君。立国之初,偏居江汉之地,“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春秋之时,楚以席卷之势,灭汉淮间小国四十有二,一度饮马黄河,问鼎王室,败晋服郑,威震中原。

 

关于楚国有一个著名的成语——问鼎中原,讲的是春秋时楚庄王北伐,把大军拉到了东周的首府洛阳南郊兵临城下,周定王派善于应对的王孙满去迎接庄王见了王孙满劈头就问:“周天子的鼎有多重?”还气势夺人地说:“你不要自持有九鼎楚国折下戟钩的锋刃足以铸成九鼎。(子无九鼎,楚国折钩之喙,足以为九鼎。)”言外之意要与周天子比权量力。问鼎,从此成了争雄称霸的代名词。



楚王为什么敢于问鼎,上面这段介绍给出了答案。看了曾侯乙墓出土的青铜文物后,我才知道:岂止是楚王,那个年代连一个小国的诸侯王,都敢跟周王叫板儿。

 

曾侯乙姓姬名乙,是当时的南方小国曾国的国君。曾侯乙墓位于湖北随州,1978年才被发掘出来,其出土的数万件文物,以在文化艺术和科学技术上的辉煌成就而轰动一时,其中最著名的,当然要数曾侯乙编钟。全套编钟共65件,最大的一件通高152.3厘米,重203.6公斤;最小的一件通高20.2厘米,重2.4公斤。整套编钟总重2567公斤,高大的钟架由六个佩剑武士形铜柱和八根圆柱承托,构成上、中、下三层,规模之宏大令人乍舌。

 

曾侯乙编钟(照片来自网络)


人们常说玉振金声或金石之声,金声来自编钟,玉石之声则来自编磬。曾侯乙墓内和编钟一同出土的,还有一套编磬,虽然在规模上远不如编钟那样气势夺人,但它简洁流畅的造型却更让我喜爱。尤其是用来作立柱的两只带翼的圆雕怪兽,长长的脖颈构成的优美弧线,显示了楚国工匠们丰富的想象力,也让我想起屈原的《九歌》,传递的是楚文化里人神共融的神秘浪漫气氛。



曾侯乙墓出土的鼎与簋——数一数,一言几鼎?


鼎的份量究竟有多重?为什么不可以问?直到我在郑州参观了“河南博物院”,才算对青铜文化有了比较完整的认识。

 

中原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也是青铜文明集大成的地方。“河南博物院”关于青铜文化的介绍非常全面,从“中原定鼎”一直讲到“藏礼于器”:相传夏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以象征九州,即豫州、翼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雍州、幽州。自此,鼎被视为立国重器,是国家和权力的象征,为得天下者所具有。因此历商至周,都把定都或建立王朝称为“定鼎”。周公营建洛邑后,依据周制,参酌殷礼,建立了一套比较完整的宗法等级、世袭制度。西周中期,逐步形成等级严密的典章制度和礼仪规定,体现在贵族祭神享祖、礼仪交往、宴飨宾客所使用礼器数量与规格上,即所谓的“藏礼于器”。再看关于楚王问鼎的故事,《左传》里是这样记载的:

 

鲁宣公三年,楚子伐陆浑之戎,遂至于雒,观兵于周疆。定王使王孙满劳楚子,楚子问鼎之大小轻重焉,对曰:在德不在鼎。昔夏之方有德也,远方图物,贡金九牧。铸鼎象物,百物而为之备,使民知神奸。故民入川泽山林,不逢不若,螭魅罔两,莫能逢之。用能协于上下,以承天休。桀有昬德,鼎迁于商,载祀六百。商纣暴虐,鼎迁于周,德之休明,虽小,重也。其奸回昬乱,虽大,轻也。天祚明德,有所厎止。成王定鼎于郏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

 

王孙满的这番话,不仅回答了为什么“鼎之轻重,未可问也”,也把一个政权的“立德”,放在了“定鼎”之上。

 

藏礼于器——公务员级别与待遇一览表


看了这张图表,我才明白,按照周制,只有周天子才有使用九鼎八簋的待遇,曾侯乙同志是大大地越级了,有点像现在的县令把衙门修得像宫殿,并时不常搞搞阅兵式的派头。这种行为在古代叫做“僭越”。

 

连一个小小的诸侯王都敢于带着九鼎八簋入土,可见史家所称的“礼崩乐坏”并非耸人听闻之言。也正是在这种时代的大背景下,智者老子骑着一头扁角青牛绝尘而去,在函谷关留下了千古名篇《道德经》。而我们的孔圣人,则惶惶然踏上了周游列国、鼓吹“克己复礼”的坎坷征途,结果自然是四处碰壁,落得了一个“丧家犬”的诨号。多年以前朋友推荐我读 Will Durand 的书,这位美国老爷爷给古今的圣人们排座次,把孔子排在了耶稣之前。他的理由是:孔子身处乱世,却非要艰难执着地去推行他那套以“仁”为本的主张,还偏要不带任何宗教色彩,既不拿乱力怪神来吓唬人,也不给天堂之类的空头许诺,此为至仁矣。可以想象,当孔夫子笑着说“丧家犬”叫得贴切时,是一种怎样悲凉的心境。

 

那些黑黑的列鼎的背后,是僭越与争雄的故事,是刀光剑影与纷争的战火,看多了未免会让人感到沉重。所以在“河南博物院”乍一看到这座“莲鹤方壶”时,我的眼前不由得一亮。


莲鹤方壶(照片来自网络)


这真是一件精美无比的艺术品。它不失商周器物的典雅与大气,但却没有了那森森的威严与狞厉;它的全身布满了形态各异的飞龙走兽与蜿蜒曲折的蟠螭纹,分明又有着楚文化的浪漫意境。最让人叹为观止的,还是它顶部盛开的双层莲瓣,以及伫立在莲瓣中央的那只仙鹤,那舒展的双翼与引颈欲鸣的姿态,让人顿觉一派清新活泼的气息扑面而来。

 

看了介绍我才知道,这座“莲鹤方壶”1932年出土于新郑的“郑公大墓”,一共两只,另一只现存于北京的“故宫博物院”。春秋时的郑国位于晋、楚两大国之间,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得中原文化和楚文化在这里汇聚交融。因而郑国出土的青铜器,既保持了中原风格的厚重与庄严,又带上了楚地飘逸流畅的韵致,“莲鹤方壶”作为这文化交融的巅峰之作,令无数人为之倾倒,被誉为“青铜时代的绝唱”。对青铜颇有研究的郭沫若,更是以诗人独有的敏感,写下了如下一段诗意盎然的文字:

 

“莲瓣之中央复立一清新俊逸之白鹤,翔其双翅,单一起足,微隙其喙作欲鸣之状,为此时代精神之象征。此鹤初突破上古时代之鸿蒙,正踌躇满志,睥睨一切,践传统于其脚下,而欲作更高更远之飞翔。此正春秋初年由殷周半神话时代脱出时,一切社会情形及精神文化之一如实表现。”

 

                                                               ——郭沫若《青铜时代·殷周青铜器铭文研究》

 

我想郭沫若的这段话,应该是更符合历史发展观的解说,旧的礼制固然崩溃了,但新的秩序也正呼之欲出。这只鸿蒙时代的仙鹤,亭亭独立于诗经的旷野中,初试啼声,引出的是一个不拘传统、锐意创新、百家争鸣的风云年代。恰如展厅入口处的一首诗中所描述的那样:



文明斯盛!从“礼崩乐坏”到“百家争鸣”,古老的华夏犹如一只凤凰,于春秋的战火中涅槃而生。从此有了秦关汉月的辽阔,也有了唐风宋韵的高远。至今令我们沉醉,并为之自豪不已。

 

初试啼声(照片来自网络)


哲思成大道——楚简《老子》


带着莲鹤的记忆,我踏上了返京的旅途。临窗俯瞰九州方圆,我仿佛听到了来自远古的吟哦: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

鱼潜在渊,或在于渚。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宅萚。

它山之石,可以为错。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

鱼在于渚,或潜在渊。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榖。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小雅·鹤鸣》

                                                                                                                              ——壬辰岁末于归程

 

当我重新回到严寒之中的北京时, 2013 年已是翩然将至了。到了旅馆登上科学网,惊喜地发现两份新年大礼在等着我:一是小润为我刻的“检书看剑”的印章,二是柏舟老师为我的“仲夏江边怀古”所写的一组律诗,给这岁末年初的回乡之旅更添了一份温馨,令我充满感激。去年初萌动学诗的念想时,我尚在平仄的迷宫里打转,抓耳挠腮不得要领。是陈湘明老师的一句“诗存书外”,点醒了我这缘木求鱼的愚顽之人,这才算是颤颤巍巍地踏上了学诗的正道。对于陈老师的点拨,我一直心存感激。他布置的作业,是故总是要用心去做的,虽然这次慢得有点儿不成体统了。不过按照 NIH 的规定,评委交作业是可以没有时间限制的,我姑且透支一下这份小小的“特权”。

 

湘君问编钟,可还记得春秋的故事与沧浪之上远去的孤帆?我也想问一问青铜,去哪里寻那皋野之上的蔓蔓青莲与亭亭鹤舞?

 

七律·问青铜

 

争雄逐鹿几时终?

次第旌旗蔽六龙。

绝笔但悲轻礼鼎,

握瑜犹泣毁黄钟。

书留函谷千山静,

翼展昆仑万壑空。

皋鹤青莲何处觅?

似闻余响入苍穹。

 

《九歌·国殇》: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六龙:指太阳。神话传说日神乘车,驾以六龙, 羲和为御者。李白《短歌行》:“吾欲揽六龙,回车挂扶桑。北斗酌美酒,劝龙各一觞。”

  绝笔:停笔。出自《春秋·哀公十四年》“西狩获麟” 晋·杜预注:“ 仲尼伤周道之不兴,感嘉瑞之无应,故因《鲁春秋》而修中兴之教。笔於‘获麟’之一句,所感而作,固所以为终也。”李白《古风》:“我志在删述,垂辉映千春。希圣如有立,绝笔于获麟。”

《九章·怀沙》“怀瑾握瑜兮,穷不知所示。”《楚辞·卜居》:“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彊为我著书。’於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

   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祝朋友们新春佳节愉快,万事如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661071.html

上一篇:[转载]国在山河破
下一篇:雪梅香·咏彭刚直公《墨梅图》

33 曹聪 魏东平 陈小润 钟炳 庄世宇 武夷山 郑融 柏舟 王春艳 陆俊茜 陈湘明 李玉梅 王晓明 徐耀 陈绥阳 卫军英 刘波 林涛 黎夏 朱晓刚 李学宽 雷栗 王芳 虞左俊 陈国文 孔晓飞 蔡庆华 陈钢 杨正瓴 anran123 lynn94 crossludo MassSpec1688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8 11: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