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道听途说,段子一小筐

已有 5089 次阅读 2012-11-21 11:06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幽默

又是一年感恩节,来几个轻松的段子,都是道听途说来的,胡乱点评一下。

段子一:音乐台报道

奥地利一小镇给镇上所有的狗狗建了一个基因库,一旦大街上的狗粪和基因库里的基因匹配上,狗狗的主人就会收到一张罚单。如是,清理狗粪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愚评:杀鸡毋需用牛刀,清理狗粪一定要用高科技。

段子二:也是音乐台报道

某监狱一死刑犯临刑,刽子手持注射器赴刑场,一扎不进,二扎又未进,数扎皆不进,只好作罢。次日,监狱收到一纸状书,告其行刑不当,给犯人带来精神重创,要求巨额赔偿。

愚评:古时的刽子手拼的是力气,现如今要的是技术。

段子三:国家广播电台(NPR)报道

国会正在就全民医保进行辩论,一位女议员忿忿不平地说:“为什么伟哥可以报销,避孕药就不行?!”

一位男性议员慷慨激昂地回答说:“因为避孕是人生选择,而不举是一种病!”

愚评:#¥$@&%……

段子四:电线杆与统计

做生物医学研究,统计分析必不可少,但统计分析究竟应该怎样做,其结果应该做何解释,却莫衷一是。有些杂志为此雇了专职的统计学家来把关,送出去的论文即使过了同行审议这一关,如果过不了统计学家这一关,还是要被打回来继续修改。写经费申请也一样,一定要说明计划做多少动物实验,统计的依据是什么(power analysis)。但评审人会不会仔细去读,则是另一回事了。我自己审基金的时候,对统计部分通常只是瞄一眼而已。问过几个同行,答案是:It's just an item on the checklist.

某日,听一个学术报告,报告人是做系统生物学的,讲着讲着就拐到了统计上,语惊四座:“统计对于生物学家,就像那醉汉见了电线杆子,可以用来做支撑(for support),但绝对不是用来照明的(for illumination)。”全场哄堂大笑。

愚评:精辟,昕有戚戚。

段子五:九个苍蝇

最后这个段子是N年前从领导那儿听来的,据说是真事。

话说文革期间,中科院开批斗大会,牛、鬼、蛇、神鱼贯入场 。军宣队领导拿着秘书写好的稿子,清了清嗓子,朗声念道:“小小寰球,有九个苍蝇碰壁,嗡嗡叫。”

只听下面有人小声嘟囔道:“几个。”

军师傅略微一怔,随即回道:“九个!”

下面提高了声音:“几个。”

军师傅也大声回道:“九个!”

要说这搞科研的人就是认死理儿,那人干脆站了起来,大声说:“是几个!”

军师傅彻底崩溃,拍案而起,“不是告诉你了吗?一共九个!”

愚评(月琴体):仰天大笑出海去,细数苍蝇有几只?


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634664.html

上一篇:仲夏江边怀古(6):清歌棹影入斜阳
下一篇:西河·秋夜读史步韵陈湘明庄世宇

39 李学宽 吴飞鹏 鲍海飞 肖重发 陈小润 朱晓刚 陈湘明 武夷山 庄世宇 杨月琴 杨正瓴 徐满才 曹聪 钟炳 虞左俊 陈安 刘波 林涛 孟庆仁 曹小晶 柏舟 雷栗 蔡庆华 郑融 任胜利 李志俊 柳东阳 肖海 刘玉仙 陆俊茜 卫军英 梁进 王春艳 赵美娣 陈国文 李土荣 何宏 zzjtcm chen0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1 21: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