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仲夏江边怀古(3):将军解甲 精选

已有 6345 次阅读 2012-10-20 04:48 |个人分类:历史与时事|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历史| 历史

据说华盛顿总统念书的时候,数学,尤其是几何,学得很好。因此在他17岁那年,就有了个收入颇丰的职业——土地勘测员(surveyor),而且一干就是三年。这份工作使华盛顿练就了谙熟地形和绘制地图的本事,也让他有机会走遍了弗吉尼亚及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的许多地方,俄亥俄河谷一带的美丽风光也给年轻的华盛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在领导独立战争期间,他便有了要把美国的领土扩展到那里的想法,并把它告诉了他的朋友 Rufus Putnam 将军。


勘测员华盛顿在工作中


Rufus Putnam 将军出生于麻州中南部的 Sutton 小镇,是独立战争中另一位以骁勇善战著称的 Israel Putnam 将军的叔叔。Putnam 七岁丧父,先被在外祖父家里寄养了两年,母亲改嫁后便把他接了回去。不幸的是,行伍出身的继父对读书嗤之以鼻,好学的小 Rufus 从此便辍学家中。那时全家经营着一家小客栈,小 Rufus 帮着打杂有时能从客人那里得到几个小钱。他拿这些钱买了枪弹去打野鸡,又用卖野鸡的钱买了文法与算术书自学起来。不管继父如何冷嘲热讽,并且禁止他在晚间点蜡烛读书,都不能动摇他的决心。"The divine spark was in him, and could not be quenched ordestroyed." 将军在他的回忆录里如是说。



Rufus Putnam 将军(1738-1824

 

Putnam 十六岁时为了自谋生计开始投师学习造水车,与此同时也一直在坚持自学数学、历史与地理。后来又作为大英帝国的臣民参加了对法的“七年战争”,退役后先是一边给人造水车,一边继续自学地理、数学和勘测,在30岁上改行当起了农民和土地勘测员。1775419日,独立战争的第一枪在波士顿附近的 Lexington 小镇打响,Putnam 当天就又重新披挂上戎装加入了抗英的队伍。他造水车时练就的手艺,在修筑防御工事时派上了大用场,被华盛顿亲自任命为纽约战区的首席工程师。Putnam 参与了许多防御工事的修筑,位于西点并以他的家族名字命名的 FortPutnam,就是他和侄子率领麾下的麻州军队修筑的。Fort Putnam 居高临下俯视着哈得逊河,现在成了西点军校的一个景点。


FortPutnam at West Point

 

独立战争以后,俄亥俄河谷一带归美国所有,国会于1787713日通过了开发西北疆域(Northwest Territory)的条例,欲在俄亥俄河西北及密西西比河以东的五大湖区设立新的州县。该条例常被称作“西北条例”( the Northwest Ordinance),有时也称作 the Freedom Ordinancethe Ordinance of1787  等,它的通过为美国西扩扫清了法律上的障碍,在早期的美国史上,其重要性被认为仅次于“独立宣言”。

 

Putnam 将军既是西扩的倡导者,也是身体力行者。早在 178631日,他就在波士顿和另外三位独立战争的老兵一起成立了俄亥俄公司(Ohio Company of Associates),他们积极参与了西北条例的讨论与通过, 条例中所规定的在新疆域内禁止奴隶制,需设公有的土地来修建教育和宗教设施等规定,都有他们的努力在里面。美国中西部至今都有着深厚的公立教育的传统,这大概和早期的开拓者们重视公立教育有关。

 

挥别家乡(图中白色尖顶的小教堂在新英格兰随处可见)



1787年底,Putnam 将军和俄亥俄公司亲自挑选出的一批独立战争的老兵共48人,开始了西进的征途。这批人由 Putnam 将军和他的合伙人之一、毕业于耶鲁法学院的 Manasseh Cutler 博士分别领军,先后由麻州的Ipswich 和康州的 Hartford 出发,时间分别为1787123日与178811日。两支队伍冒着隆冬的风雪翻越了阿巴拉契亚山,于宾州 Youghiogheny 河的 Sumrill 渡口会合,在那里就地取材建造了两艘木船和几条小划艇,他们把最大的一条船称为“五月花”号,以纪念他们的清教徒祖先。船队先沿着 Youghiogheny 河顺流而下进入了 Monongahela 河,然后经匹兹堡进入俄亥俄河继续漂流。

 

178847日,春天来临了,俄亥俄河谷漫山遍野的七叶树披上了新绿。船队来到了Muskingum河和俄亥俄河的汇流处,浓密的大雾让他们险些错过了目的地,然而这一错误很快便被发现并得到了纠正。船队靠了岸,在那里驻扎下来,那一天便是美国在中西部的第一个定居点—— Marietta 小镇——成立的日子,这48人也成为俄亥俄州的首批居民,Putnam 将军更是被认为是俄亥俄州的缔造者。

 

我无法从网上找到这48人从麻州到俄亥俄的准确路线,然而,单是从谷歌给出的路线来看,这段行程就有近1200公里,大致相当于从北京到银川那么远。在没有机械化交通工具的18世纪,要在严寒风雪中完成这样的穿越,其间的艰辛可想而知。难怪从华盛顿总统到后来的历史学者们,都给予这批开拓者极高的评价。曾在独立战争中和这批人并肩作战的法国将军拉法耶更是说:

 

They were the bravest ofbrave. Better men never lived.

 

漫漫西行路





踏上新家园



Marietta 之后,开始有大批移民入住俄亥俄河谷各地。进入十九世纪,人口已经超过了四万。1803年,由杰弗逊总统亲自签署,俄亥俄州作为美国的第十七个州正式加入联邦,成为依“西北条例”而建的第一个州。根据条例的规定,新成立的州必须有公立大学,因为 "Religion, morality and knowledge being necessary to goodgovernment and the happiness of mankind, schools and the means of educationshall forever be encouraged." 由此, 俄亥俄大学于1804年成立,它的创建者便是和 Putnam 将军一起来到俄亥俄的 Cutler 博士,而将军本人则担任了20年的大学校董,直到临终。他们把选中的大学校址命名为“雅典”,以期学术与自由的理念也能在新家园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变得枝繁叶茂。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随后的一百多年里,迈克耳逊和莫雷在俄亥俄做出了那个否定了“以太”假说的干涉实验,为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奠下了基础,也为美国赢得了第一枚诺贝尔奖章。从俄亥俄州走出了爱迪生、莱特兄弟这样锐意创新的发明家,走出了洛克菲勒这样的实业巨头和大力捐赠教育事业的慈善家,也走出了8位美国总统,是出产美国总统最多的一个州,和弗吉尼亚共享“Mother of Presidents”的美称。

 

秋天的俄亥俄大学校园



不过,这段清风明月般的历史也有让我黯然而无从评说的一面,那就是和印第安人争夺土地的战争,结局自然是以印第安人的溃败和丢失家园而告终。这批开拓者们死后有许多被葬在了一个叫 Mound Cemetery 的公墓里,包括 Putnam 将军本人。据“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报道,那里安息着的独立战争将士,比美国任何一个公墓都多。而公墓中间那个建于公元前800年与公元700年之间的大土丘,则是印第安人掩埋与祭祀先人的坟墩。森森林木掩映中,征服者与被征服者,最后竟以这样的方式对峙与守望,凝固于永恒,直教人无语诉沧桑。

 

The Mound Cemetery


对峙与守望


THE FOUNDERS OF OHIO                      

 

The footsteps of ahundred years

Have echoed, sinceo'er Braddock's Road

Bold Putnam and thePioneers

Led History the waythey strode.

 

On wild Monongahelastream

They launched theMayflower of the West,

A perfect Statetheir civic dream,

A new New Worldtheir pilgrim quest.

 

When April robed theBuckeye trees

Muskingum's boskyshore they trod;

They pitched theirtents and to the breeze

Flung freedom'sstar-flag, thanking God.

 

As glides the Oyo'ssolemn flood

So fleeted theireventful years;

Resurgent in theirchildren's blood,

They still live on -the Pioneers.

 

Their fame shrinksnot to names and dates

On votive stone, theprey of time; -

Behold wheremonumental States

Immortalize theirlives sublime!

 

—William Henry Venable, April 1888.


(本文照片全部来自网络) 


柏舟老师赐玉:

硝烟散尽是云乡,故垒江边古战场。

解甲归来犹报国,西征远去再开疆。

百年教化成风尚,千里屯耕见富穰。

地下恩仇今泯否?丘茔相对守凄凉。


全部链接:

仲夏江边怀古(1):何古之有?

仲夏江边怀古(2):大江大河

仲夏江边怀古(3):将军解甲

仲夏江边怀古(4):江城风貌

仲夏江边怀古(5):探险史诗

仲夏江边怀古(6):清歌棹影入斜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624385.html

上一篇:仲夏江边怀古(2):大江大河
下一篇:仲夏江边怀古(5):探险史诗

43 钟炳 吴飞鹏 陈小润 刘旭霞 武夷山 卫军英 陆俊茜 杨月琴 黄洪宇 庄世宇 黎夏 刘立 王晓明 柏舟 陈湘明 曹聪 罗帆 黄锦芳 苏力宏 刘波 王安邦 陈学雷 李学宽 曾新林 苏德辰 徐耀 吴云鹏 朱晓刚 张玉秀 俞立 褚昭明 张天翼 陈国文 王春艳 孔晓飞 杨正瓴 林涛 曹小晶 郑融 陈绥阳 anran123 yunmu zhangcz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0 19: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