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书心剑胆磊落行——读王阳明

已有 4930 次阅读 2012-7-21 11:21 |个人分类:读书|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王阳明| 王阳明


在电视上看过一集“古越传奇”,里面一位老者的一段话部分解答了我一直以来对越文化的困惑,替我找到了解读浙人性格的钥匙。他说:古时的越人尚武,追求的是卧薪尝胆的胆剑精神;自魏晋以来,又出了诸多像王羲之这样的风流名士,给越人的性格注入了书卷气。所以说,现在的浙江性格是胆剑精神和书卷气的结合。
 
书与剑,这两个字单就看着,就够引起人无限的遐想了,若是能放在同一个人身上,该是什么样的呢?
 
我想于谦应该算一个,这位诗书俱佳的才子,为官则业绩斐然,为将则战功赫赫,更难得的是其两袖清风的坦荡胸襟,该是书剑二气的完美结合。
 
近日读了方志远的《旷世大儒——王阳明》,觉得王阳明该是浙人中另一位集书剑之大成者。
 
和许多天资聪颖、自小受到良好教育的世家子弟一样,王阳明也是一位诗书俱佳的才子。然而,王阳明留给后世的文章和功业,却远非众多才子所能及。在哲学上,他敢于挑战程朱理学“存天理、灭人欲”的价值观,提出“心即理,致良知,知行合一”,自创了“阳明心学”;在军事上,他文官掌兵符,集文韬武略于一身,行事机敏,用兵神速,在剿山贼和平定“宸濠之乱”中立下赫赫战功。王阳明被后世称为“四家”——伟大的哲学家、军事家、政治家、文学家,从把阳明山搬到了台北的蒋中正,到“一生伏首拜阳明”的东乡平八郎,粉丝遍布海内外,《明朝那些事儿》的作者更是称赞他道:彪炳显赫,自明之后,唯此一人而已。
 
对于王阳明的“心学”体系,我涉猎颇浅,不敢妄加评论。只是觉得他敢于挑战程朱理学,一扫其统治天下的沉闷局面,有着颇为积极的意义。但是对王阳明提出的“圣人之道,吾性自足,不假外求”一说,我却认为不可做简单的字面解读,更不能以此作为对学问不求甚解的依据。事实上,王阳明本人一直就是个孜孜不倦的好学之人,虽然他日后悟出了“朱子不可学,佛老不可为”的道理,但那也是在“溪流九曲初谙路,精舍千年始及门”之后才有的。别的不说,单是他12岁那年“格竹”一事,便足可看出他做学问的专注与定力,不然也就不会有《君子亭记》中“竹有君子之道四焉”那样精彩的描述了。
 
其实,求知的困惑与实践的艰辛,是每个做学问的人必经的一个过程。子不是曾经曰过吗:“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我倒是倾向于认为:王阳明强调的是“思”,不思不悟,面对纷纭浩瀚的经典难免陷入迷茫;而朱熹侧重的是“学”,光思不学,恐怕只能是眼高手低让学问落于空疏。“学”和“思”,二者的关系不是矛盾的,而是相辅相承,缺一不可。
 
王阳明最具魅力之处,还不是他的文章与功业,而是他为贤为圣的情怀、坦荡磊落的胸襟、和不屈服于逆境困境的性格。王阳明35岁那年因上疏言事得罪宦官刘瑾,被下诏狱,廷杖三十,谪贬贵州龙场驿为驿丞。前往龙场途中又遭到刘瑾派出的锦衣卫的追杀,境遇不可谓不惨。然而王阳明在贬谪之途上一路行程一路诗书,最终有了“龙场悟道”这样的思想飞跃。且看他途中写的一首诗:
 
风雨偏从险道尝,深泥没马陷车箱。
虚传鸟路通巴蜀,岂必羊肠在太行!
远渡渐看连暝色,晚霞会喜见朝阳。
水南昏黑投僧寺,还理义编坐夜长。
 
一路风雨险道,还要熬夜理义编,期待着晚霞见朝阳,这样旷达的胸襟,实在令人钦羡不已。
 
嘉靖七年十一月,王守仁在江西南安病逝于返乡的舟中,临死前留下了他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王阳明用这句话,为自己的一生画下了一个完美的句号。他的一生的确是光明磊落的一生,虽历经坎坷,却意志坚定。入庙堂则心系百姓,上马治军,下马治民;远江湖则潜心学问,开坛讲学,弘扬正义和良知。正如书中所说:他留给后人的,远不仅仅是他的文章和功业,更是他那雄爽豪放、卓然独立的凛然气节和批判精神。
 
其实,近代浙人中也颇有几个书剑二气兼具的人,如蔡元培、鲁迅、马寅初等。而且,有书剑气的人也不局限于浙人,近代史上值得浓墨重彩的湘人曾国藩、左中棠、彭玉麟,还有那位在批林批孔的风头上敢于在中南海开讲孔子的梁漱溟,他们的身上都隐隐有着剑侠的气质。总结一下这些人身上所具有的共同特质,我想有书剑气的人应该是这样的:他们有着出世的情怀,能将纷扰动荡的尘世排于心外,读书做文章自成一统;他们同时又有着入世的担当,无论是做学问还是为官,关注的还是天下的普罗大众,而非一己之功名利禄。这些和孔子的“齐家治国平天下”,孟子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其实都是一脉相承的。在一个尊孔孟为圣的国度,出现这样一批读书人,便也不足为奇了。
 
那一年,曾在北大三角地听到过一老一少的一场有趣的辩论,老者怅然谓叹道:“当下的文人流氓气太重,缺乏独立思考之精神,皆为御用文人。”少者慨然反驳道:“非也,中国文人缺的就是荆轲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流氓精神。”我们围观看热闹的一干人窃窃私语,相视而笑:“此流氓非彼流氓,这一老一少辩得还挺认真。”
 
无论是文人的痞子气,还是江湖的流氓气,依我看,都不如书剑气更适合读书人。
 

 
后记:初读这本书已是两年多前的事了,因对王阳明的“心学”了解甚少,不敢妄谈,所以文章起了个头就被搁置在一边了。总想多读一些书后再论,却又总找不到读这样书的心情与时间。端午前夕读了世宇兄的“端午节——本应是理想主义者的节日”一文,令我又想起了两年前读过的这本书。这本书开篇的楔子,便是从屈原投江、王阳明遭贬谪途经洞庭湖写下“吊屈平赋”开始的。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是我们每个人都会有的感叹。对于有机会踏入大学校门的人来说,完全放弃理想,或如屈原般以绝世的方式来选择留在理想彼岸的人,终归都是少数。大部分人都会做出妥协,选择一种能令自己心安的理想与现实间的摆渡方式,这其实也是一种更成熟、更务实的生活态度。然而,成熟与务实并不等于圆滑与世故,也并非和理想完全相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些兼具书剑二气的前辈们,是当之无愧的学人楷模。
 
又记:《庄子·说剑》曰:“天子之剑,以燕谿石城为锋,齐岱为锷,晋魏为脊,周宋为镡,韩魏为夹;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常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秋,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近日太平洋上不太平,读钱塘诸君诗作,亦生“决云长剑今安在”之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594268.html

上一篇:关于百合花的光学实验报告
下一篇:使生如夏花之绚烂

19 武夷山 李学宽 曹聪 张伟 陆俊茜 吴飞鹏 陈湘明 钟炳 马磊 张开明 庄世宇 苏德辰 吴云鹏 蔣勁松 肖重发 周雄伟 李轻舟 zhanghuatian MassSpec1688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5 12: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