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独立的学术精神 精选

已有 5709 次阅读 2012-4-15 22:08 |个人分类:历史与时事|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独立精神| 独立精神

天空,海洋,陆地:这是太阳的交响乐。而意大利是凭它了不起的聪明运用这个乐队的。别的民族只能描绘自然;意大利人却是跟自然合作,跟太阳一同描绘。色彩的音乐:一切都是音乐,一切都会歌唱。”

 

这是罗曼·罗兰在《约翰·克利斯朵夫》中对意大利的描述,而意大利在我的心中,也总是这样感性地明媚着。

 

三年一次的国际心脏研究学会大会,2007年把会址选在了意大利的博洛尼亚(Bologna),该次会议由国际心脏研究学会和意大利方面联合主办,会议的主题则定为“从细胞到人到社会”(FROM CELL TO MAN TO SOCIETY)。于是,在阳光明媚的6月里,我得以第一次踏上意大利这片神往已久的阳光之地。

 

博洛尼亚是一座中世纪的意大利古城,和另一座文艺复兴的文化重镇佛罗伦萨仅隔100多公里。该城市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学——博洛尼亚大学,学校创建于1088年,在当时不仅是一座重要的教育机构,也是意大利各路文化精英的集聚地,但丁、彼特拉克、薄伽丘等许多意大利历史上的文化名人都曾在此学习过。

 

为了显示这座中世纪大学城的深厚文化传统,主办方特意把开幕式选在了圣塔露琪亚大讲堂(Aula Magna Santa Lucia)举行,并且还请来了当地的红衣主教。圣塔露琪亚大讲堂本是一座教堂,建于1623年,历史上曾几经修缮。1988年为纪念博洛尼亚大学创建900周年,博洛尼亚市政府将这座教堂赠送给了大学,并易名为圣塔露琪亚大讲堂,从此成为许多重要的学术会议的场所。

 

开幕式先是由博洛尼亚大学的教授也是会议的主要组织人之一致欢迎词,短短十五分钟的时间里,教授用许多幻灯片向我们介绍了博洛尼亚的历史和风情,诙谐生动的讲解不时引来观众席上阵阵笑声。在介绍博洛尼亚大学的历史时他提到,博洛尼亚大学创建伊始就是一所注重学术和研究的学院,怎样保持学术的独立性,是当时所面临的严峻挑战。不言而喻,在中世纪,他所说的独立性便是独立于教会的干扰,那时要想保持这样的独立性是有可能以付出生命为代价的。当然,在科学日益昌明的今天,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大学在维持了自己的独立性的同时,和教会还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主教的到场就是证明。然而,他话锋一转意味深长地说,我们今天仍会面临同样的挑战,只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而已!大伙沉默了片刻,随即大讲堂里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难到不是这样吗?今天当我们仰望星空的时候,没有人会说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了,哥白尼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然而在涉及生物体和人类自身的研究时,我们不依然时时受到来自于宗教的干扰吗?从进化论的普及到生物克隆以及干细胞的研究,科学依然在和宗教寸土必争地争夺着领地。不仅如此,在科学研究越来越多地依赖于高端的设备和大规模的人力物力资源的今天,它也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来自政治乃至商业利益的干扰。因此,如何在一个日益商业化的社会中,依然保有学者应有的良知,拒绝浮躁,是每个科学人所不得不面临和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伽利略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但还没有完全过去。”二十年前一位物理学家面对着地中海的风、水和阳光,想到了还在从蒙昧中苏醒过来的祖国,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二十年后的今天,置身于文艺复兴的发源地,当我从意大利同行的演讲中听到了类似的话语时,不由地再一次感慨万千。

 

补记:该文写于五年前,当时并无开博打算,只是为了整理记录一下会议间隙的一些思绪与杂感,因此一直留在了我的电脑里。本周读了武夷山老师科学家的独立人格一文,让我想起了这篇文章,算是给武老师的文章添加一个注脚。



圣塔露琪亚大讲堂


博洛尼亚特色的街景——回廊


执三叉戟的海神波塞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559660.html

上一篇:[转载]象杞人那样忧天吧
下一篇:[转载] Auguries of Innocence

40 陈湘明 黄富强 肖重发 张玉秀 陆俊茜 李学宽 武京治 杨晓虹 赵宇 曹聪 马德义 张天翼 王德华 陈学雷 苏德辰 王华民 杨月琴 邓旭坤 吴吉良 吴飞鹏 鲍海飞 曹建军 杨秀海 卫军英 杨正瓴 黄武强 李璐 孔晓飞 王春艳 张伟 沈晓雄 赵国求 陈国文 丁大勇 科苑往事 crossludo kexuegzz hangzhou ddsers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0 22: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