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流彩约人归——为湘明老师的西湖配乐 精选

已有 4046 次阅读 2012-2-5 08:05 |个人分类:音画|系统分类:图片百科|关键词:西湖,音乐,摄影| 摄影, 西湖, 音乐

 

新年伊始,陈湘明老师在他的博客上刮起了“大雅相违久,约君问正声”的古风,我混在围观的人群中,忍不住跟着叫了声好,没想到立马被陈老师抓了个现行,提起了做视频一事。我当时没敢揽这活儿,就开了个玩笑说我先去找个配得上他的作品的大雅来。

 

之所以不敢接,是因为我觉得精致与唯美不是我的第一本征属性。陈老师的诗词和摄影,处处透着对美与律的孜孜以求,又因其丰富的美学造诣而显得不落痕迹,不是我轻易敢碰的。

 

更早的时候,曾荣昌老师也找过我,想做一个德国风情的视频,而且要赶在科学网五周年的时候。我对德国风情和德国音乐都不够熟悉,也只好推掉了,这里再一次向曾老师表示歉意。

 

骨子里,我还是和草原那种粗犷舒阔的风格有更多的契合。所以面对着李学宽老师的那一大堆片子,感觉颇为兴奋。把牛马羊分类组合、排序编号这种事情,我做起来很是得心应手,乐此不疲。

 

李老师一开始想让我用“美丽的草原我的家”作音乐,我也还从网上下载了无伴奏合唱“牧歌”,这两首歌的共同点,就是把对草原的美和热爱,都浓缩凝聚在了两分钟的歌唱里。但我怕自己功力不逮,给做成了卡拉OK一级的片子,就太糟塌李老师那些精美大气的摄影作品了。

 

最后我还是决定用鲍罗丁的“在中亚细亚草原上”。鲍罗丁本人是个化学教授,只在业余时间作曲,有“星期天的音乐家”之称。用化学家的音乐来配化学家的摄影作品,算是一个意外的巧合与惊喜。“在中亚细亚草原上”共有两个旋律,从单簧管和圆号开始,用不同的乐器一遍一遍轮番演奏出来,一波一波地把音乐推向高潮,两个旋律汇合以后共同交织缠绕,此起彼伏,绵绵不绝,尽情地抒发着草原之美,很有些像“诗经”里反反复复的“今夕何夕”“子兮子兮”那样一咏三叹的抒情方式,和草原的气质也符合。

 

如果说草原是“诗经”的草原,那么西湖就该是唐诗宋词的西湖了。可是去哪里找唐诗宋词的音乐呢?

 

那天上班路上,穿过我平日里惯走的那片林子时,收音机里传出了柴科夫斯基的“六月船歌”。这是柴科夫斯基为友人主办的文艺月刊而作的十二首钢琴组曲——“四季”——中的一首,组曲的每首曲子,都和与四季有关的十二篇诗篇中的一篇相呼应。与“六月船歌”对应的,是阿·普列谢耶夫的诗:

 

走到岸边——
那里的波浪啊,
将涌来亲吻你的双脚,
神秘而忧郁的星辰,
将在我们头上闪耀。

 

曲子恰到好处地营造了这种气氛,清晰而缓缓流动的音符,如水中摇曳的小船,带人驶向湖心深处。散落于其间的和弦,如星光荡漾的水波,让人沉迷;又似夜空中眨眼的繁星,静静地注视着人间的一颦一笑,一涕一泣。

 

我忽然觉得,那一板一眼、不疾不徐地从黑白键上敲出的音符,像是一联联合律的诗句,间或轻轻按下的和弦,又仿佛是给这诗句加上了韵脚,而词情诗韵的意境,便缓缓地从这平平仄仄的音符和柔曼的和弦中弥漫开来,充盈心间。

 

这不正是唐诗宋词的音乐吗?

 

……

 

[flash]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Q4OTYwODUy/v.swf[/flash]

 

 

本来作品都是陈老师的,我不过穿针引线了一下,但陈老师执意要我做第一作者,由他来做通讯作者,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但不知以科学网的这种回帖方式,通讯作者的义务能否不由我这个名不符实的第一作者越俎代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534389.html

上一篇:海边日落印象
下一篇:见微方能知著——谈实验的观察与记录

30 吴飞鹏 陈湘明 张玉秀 陈小润 李学宽 武夷山 王芳 马磊 罗帆 陈国文 吕洪波 曹小晶 庄世宇 邓旭坤 高雪涛 沈晓雄 雷栗 刘玉仙 曹聪 马昌凤 陈绥阳 吴吉良 孟津 虞左俊 苏德辰 杨月琴 王华民 杨晓虹 crossludo zx99xz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7 20: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