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尴尬之年 精选

已有 7697 次阅读 2011-7-21 10:26 |个人分类:教学与科研|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子曾经曰过:“四十而不惑。”然而于我,不仅依然有惑,还时常遭遇尴尬。

 

尴尬之一是称谓。

 

研究生和博士后阶段是人一生中的高产期。三年多前,组里的人好像约好了似地开始接二连三地生孩子,两年之内有八个小baby呱呱坠地。当时适逢我的一个R01要到期了,很是紧张,但经过一番折腾后总算续上了,有惊无险。后来开会遇上外校的同行提及此事,他们笑着送了我一幅英文对联:Search, research; Produce, reproduce.  我心想:妙哉!再加上个“抓革命促生产”的横批,就中西合璧了。

 

如今孩子们都开始牙牙学语了,父亲们也该毕业了,毕业典礼都抱着孩子上了台。然而可笑的是:拍照的时候,我想把小朋友们抱过来,在让他们管我叫阿姨还是奶奶的问题上卡住了。您说尴尬不尴尬!

 

这样的问题搁几年前,也就是我家小朋友还缺着两颗门牙的时候,是不存在的。那时候每次带他们去实验室,遇上女生叫阿姨,男生就怂恿他们叫哥哥。

 

不尴不尬的称谓转换不过是小事一桩,更尴尬的是角色和师生关系的转换。

 

我带的第一个学生小我不到七岁,那时的我刚入行,没有太多的杂务,心无旁骛,整天泡在实验室里。再加上年轻精力充沛,对实验细节事毕躬亲,和学生的交往要比现在密切得多。我的这位学生在国内工作过,聪明干练、成熟自信,做实验的时候善于观察分析,及时和我讨论。我和她的关系可谓亦师亦友,许多时候,我会觉得我从她那里学到的东西,比我能教给她的要多。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师生关系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

 

随着我和学生年龄差的逐渐增大,以及其他事务的日益繁多,我和学生见面讨论问题的时间越来越少。于是只好硬性规定:每星期meet一小时,讨论实验数据,细节越多越好。然而,许多学生把这样的会面当作了汇报成绩和领新任务,原始数据依然神龙见首不见尾,和我隔了一层。令我常常怀念起读研究生的时代,那时每次做完一组实验,总是要迫不及待地把数据分析出来,然后拿着数据反复揣摩,建模划曲线,有了些粗糙的想法后便去和导师讨论。

 

有时我想:也许我缺的是经验,怎么样有效地激发学生的兴趣,有效地和他们交流。然而这些都是需要日积月累方能修炼成的功夫,这又令我格外羡慕和佩服那些爷爷辈的同事们,羡慕他们的胸有成竹与从容不迫。

 

书画家梅墨生曾在“体验书写”一文中这样写到:“生命总是一个过程。生命境界大概千差万别。但是,从大处说,不外乎三:老成、天真、半老不少。我自评我的书写尚处在半老不少状态。它已失去了儿童般的天真,就像我人生已永远告别了童年一样;它也还未到真正的老成,因为我的人生尚没有进入老迈、圆融、无可无不可境界。这种半老不少状态多么尴尬。但从真实意义上说,它是真实的。”

 

既然是真实的,我姑且这么尴尬着慢慢磨炼,在尴尬中等待着生命渐趋圆润。

 

呵呵,明儿个生日,发点感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466819.html

上一篇:蒲公英的种子——一个中​国女孩的犹太成人礼
下一篇:采花大盗与采花小盗

39 武京治 李学宽 金小伟 侯成亚 郭向云 王启云 刘艳红 梁建华 唐常杰 张玉秀 齐霁 郭超 黄伟 张焱 肖重发 鲍海飞 刘钢 陈湘明 曹聪 武夷山 梁进 罗汉江 吴吉良 郑永军 荣元华 代珍 杨月琴 曾新林 朱志敏 杨正瓴 曹小晶 杨晓虹 陈筝 苏德辰 qiongfeng zhangcz07 mandelu hit30 zzjtc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1 15: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