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蒲公英的种子——一个中​国女孩的犹太成人礼

已有 7003 次阅读 2011-7-10 02:04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领养| 领养

儿子进了七年级后,开始接二连三地收到犹太同学成人礼的请柬。在犹太传统里,十三岁标志着成年的开始,值得好好庆祝。成人礼由两部分组成,仪式部分在教堂举行,庄严隆重,迈入成年的孩子要在亲朋好友面前用希伯来语读上一段《摩西五书≫(Torah),然后发表感言。庆典部分热烈欢快,家长们一般会在附近的俱乐部或游艺场所租个场子,让小朋友们尽兴。

 

对犹太人来说,成人礼和婚礼一样重要。少数经济条件好的家庭,会孩子到耶路撒冷的哭墙下举行仪式,大部分人则会选择在本地每周要去的教堂举行。犹太教的教派也像基督教一样派系林立,儿子这一年下来,也让我们见识了克利夫兰的犹太教堂之多。不过,考虑到克利夫兰的犹太人口仅次于纽约,有这么多的犹太教堂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儿子收到的众多印刷精致的成人礼请柬中,有一张格外引人注目。请柬像是一本大号的美国护照,翻开这本护照,左边是一个小姑娘从襁褓之中到婷婷而立的几张照片,还夹杂着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海关印章;右边的邀请言是这样写的:

 

Twelve years ago, I took a trip of a lifetime

to China, to bring my daughter home.

It is now time for my daughter

 

Hannah Rose

 

to take another journey, as she is called to

the Torah, as a Bat Mitzvah.

Memories are created by sharing

Special moments with family and friends.

 

原来小汉娜是从中国领养的女孩。

 

我第一次知道美国人千里迢迢地跑到中国去领养孩子,是在95年的独立节。晚间新闻在报道美国各地的国庆庆典后播了这么一则新闻:几位怀抱着从中国领养来的女婴的母亲们,兴高采烈地走出波士顿的Logan机场。那时的我刚刚怀上老大,对做母亲的日子充满了憧憬。冷不丁看到这么一则独立节新闻,心中颇有些五味杂陈的感觉。

 

后来,这样的事情渐渐多起来,从孩子的幼儿园、学校,到身边的朋友同事,从中国领养孩子的事时有发生。这些养父母们大多对这些孩子视如己出,关心呵护备至。像陈冲这样有了自己的孩子后便出手把领养的孩子转让给他人的事,还真是没有碰到过。

 

在Brandeis大学的网站上,我查到了如下一些数据:1992年4月,中国正式立法允许外国人领养孩子。同年,共有206名孩子被领养到美国。以后的十年内,每年从中国领养走的幼儿的数目不断增加,到2005时,已经超过了1万4千5百人。

 

相信我的许多同龄人还记得电影≪巴山夜雨≫中的一首歌--蒲公英的种子:

 

我是一颗蒲公英的种子,

谁也不知道我的快乐和忧伤,

爸爸妈妈给我一把小伞,

让我在广阔的天地间飘荡

 

没有谁的命运,比小汉娜们更像蒲公英的种子了。愿她们在异国的土地上,生根、开花,幸福地成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463411.html

上一篇:维尼熊的道行
下一篇:尴尬之年

22 曹聪 刘艳红 武夷山 刘全慧 武京治 徐迎晓 张玉秀 柳东阳 吴吉良 张婷婷 齐霁 高建国 雷栗 徐耀 杨正瓴 刘钢 朱晓刚 陈筝 孟津 陆俊茜 苏德辰 刘立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8 09: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