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图书馆的书哪去了?

已有 7991 次阅读 2011-4-17 03:57 |个人分类:读书|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图书馆| 图书馆

我贴了亨廷顿图书馆的照片后,有位网友在留言中提醒我说:library不一定要翻译成图书馆。仔细一想也是,这次春假去了两个“图书馆”,一个是亨廷顿图书馆,一个是尼克松图书馆,好像和书的关系都不大。

 

好奇心所致,到网上查了查对“library”一词的解释,维基上是这样说的:

 

A library is a collection of sources, resources, and services, and the structure in which it is housed; it is organized for use and maintained by a public body, an institution, or a private individual.

 

还真是没提到“书”!不过别急,接下来的描述是这样的:

 

In the more traditional sense, a library is a collection of books. It can mean the collection itself, the building or room that houses such a collection, or both.

 

又有书了!这下我彻底糊涂了,到底“有书”还是“没书”?是“有书”在先还是“没书”在先?“书”又是什么呢?接着往下看吧:

 

最早的“图书馆”出现在两河流域,那时我们的祖先蔡伦还没出现。苏美尔人民研发出了泥制的 iPad,刻上楔形文字,就成了一本本的“书”。那时候  iPad 作为多媒体阅读器还没有形成一种时尚,大多用来记帐用了,所以那时的“图书馆”叫成“档案馆”更合适。

 

到了公元前 600 多年的时候,亚述王朝的最后一个国王——亚述巴尼拔——在首都尼尼微的王宫内建立了史上第一座大型图书馆,即亚述巴尼拔皇家图书馆。图书馆收藏了约25千本“书”,最著名的是苏美尔英雄史诗《吉尔伽美什》,这也是我家高中生今年人文课上第一本要精读的书。亚述巴尼拔皇家图书馆由英国考古学家发掘出来后,2万多本书大部分被运回了英国,现收藏于大英博物馆。

 

《吉尔伽美什》残片

 

公元前 5 世纪,随着古希腊文明和尼罗河文明的兴盛,私人图书馆开始在学者和贵族中流行。那时的希腊人把书写在羊皮上,埃及人则发明了以纸莎草作纸的技术,后来在地中海一带流传开来。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出现,是那个时代的一个辉煌标志。在没有互联网,没有工业化的印刷业的远古,那里收藏的书,能让人眼睛都绿了:有荷马的全部诗稿,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的手稿真迹,欧几里得几何原本的真迹,“医圣”希波克拉底的手稿,还有亚里士多德、阿基米德、等等等等大牛的真迹。亚历山大图书馆使得亚历山大成了当时的学术中心,不少学者云集于此,开坛讲学,一些著名的学者被聘作图书馆的馆长。可惜那时洛阳图书馆馆长李耳先生已经过世 200 多年了,不然也有可能收到聘书。令人痛心疾首的是亚历山大图书馆两次遭遇战火,所有收藏焚毁殆尽。

 

亚历山大图书馆内

 

公共图书馆的雏形,出现在古罗马时期。澡堂是罗马人爱去的地方,老百姓们可以一边泡澡一边唠嗑,政客们则在弥漫的水汽中策划着新的阴谋,澡堂子的确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在里面找到乐子的公共场所。于是澡堂和图书馆的连体应运而生,文化人可以在身心舒畅 之余,翻检典籍,谈书论道。不过那年月读书和平民百姓的关系不大,公共图书馆的消费者们基本都是买得起书的贵族们。

 

真正面向平民大众的公共图书馆蓬勃出现在19世纪中叶,日益增加的中产阶级有了读书的诉求,知识精美们也意识到了用文化理性之光启蒙大众的必要性,于是在欧美出现了大量的或政府或私人赞助的公共图书馆。对美国公共图书馆事业贡献最大的是卡内基,从1900年到1917年不到二十年间,卡内基基金会和全美各地的地方政府合作,共建了1700座图书馆。如今美国大大小小的城乡县镇,都有很不错的图书馆,对所有居民免费,着实惠及普罗大众。

 

嗨!拉拉扯扯了这么多,我还是没有搞清楚图书馆究竟有书还是没书,不过这一串鼠标点击收获也不小啦。虽然这篇文章虫子多多,但旨在抛砖引玉。我觉得在中国与其花这么多钱搞“千人计划”、“万人工程”,还不如建上一大批公共图书馆,让“抢盐”这样的闹剧不要再在这个我们引以为傲的文明古国重演。

 

亨廷顿图书馆尼克松图书馆,一个让人惊诧于自然之奇,一个让人体会到历史之阔,走马观花地逛下来,总能让人对山水人文多出一份眷恋来。

 

 

 

(本文照片来自互联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434096.html

上一篇:苍苍横翠微——亨廷顿图书馆
下一篇:天地一沙鸥——圣塔莫尼卡海滩

16 逄焕东 赫英 许培扬 刘广明 武京治 黄晓磊 文双春 吴吉良 朱志敏 朱晓刚 李泳 王春艳 曹小晶 魏玉保 small03 HtZha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2 02: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