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环球同此凉热——春访尼克松图书馆

已有 5444 次阅读 2011-4-4 10:30 |个人分类:历史与时事|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尼克松| 尼克松

尼克松是我知道的第一位美国总统。念小学时,有一天体育课的时候下雨,爱看“参考消息”的老师起了谈兴,天南海北地开扯,从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一个中国之争,到派代表进驻联合国,最后谈到了尼克松访华。我们一帮小毛孩听的云里雾里,但从那以后一直到出国前,我都认为尼克松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正因为此,二十年前第一次去南加州的时候,我们就想去尼克松图书馆。但那时互联网尚不发达,更没有GPS,加上初来乍到,最终也没敢贸然往地图上只有一个小圈圈的 Yorba Linda 闯。如今方便多了,从手机上就可以查到图书馆的地址,跟着GPS开上半个小时,就来到了这座在尼克松出生时尚属于乡野,如今已被列入最适宜居住行列的富裕小城。若是把GPS上的地图显示切换成卫星图片,便能发现干净整齐的街道两边,有不少带游泳池的宅子。

 

尼克松出生的小屋

 

尼克松是一位布衣总统,出生时家境贫寒。兄弟五人中,尼克松排行老二,大哥和二弟均在年幼时因肺结核而早夭。尼克松出生时父亲是个种柠檬的农民 ,后来农场经营不下去了,举家迁到 Whittier 投奔娘家,靠娘家亲戚的帮助盘下了一间杂货店外带一个加油站,全家人就靠着这小本经营度日。

 

尼克松中学时便是名优秀的学生,毕业时虽然得到了哈佛大学的奖学金,但因家里无力负担他的旅费与住宿费,只好放弃哈佛而选了就近的 Whittier College。大学期间为了省钱尼克松一直住在家中,有时还在杂货店和加油站打打工。尼克松本科主修的是历史,但已经开始展露出他在政治方面的能力和才华。Whittier College 是一所保守的贵格教 (Quaker) 的教会学校,清规戒律较多,当时的校规禁止学生在校园内办舞会,尼克松虽然对舞会并不热衷,但他率领一干追随者们和校方据理力争,说与其让舞迷们到校外的声色场所去寻欢,还不如在校园里给他们营造一个健康纯洁的社交氛围,校方最终采纳了学生们的建议。

 

大学毕业后尼克松得到了杜克大学法学院的奖学金,三年后以优异的成绩获得法学博士的学位。事业家庭蒸蒸日上之时,传来了日军偷袭珍珠港的消息。按照贵格教奉行的不卷入任何战争的教规,尼克松可以免除兵役,但他还是违背了父母的意愿参加了海军,被分到南太平洋掌管物资的调配。战争期间海军上校尼克松和士兵们打成一片,很受欢迎。不仅如此,尼克松还发现自己在打扑克牌方面居然也很有天赋,赢钱无数!战后,他把这些赢来的钱用作了竞选众议员的活动经费。

 

 

战争结束后尼克松正式踏上从政之路,从众议院、参议院,一直当到了艾森豪威尔的副总统。任众议员期间尼克松负责了“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House of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 HUAC)对著名的希斯间谍案的审理,加上他在限制工会权力上所采取的坚定立场,使尼克松一跃成为保守派的中坚力量。

 

真正使得尼克松在老百姓中声名大噪的是他和赫鲁晓夫的“厨房辩论”。19597,时任副总统的尼克松前往莫斯科,为那里举行的美国国家博览会(American National Exhibition剪彩。展览会展出的都是标志着美国人民幸福生活的娱乐休闲设备,在一套现代化的厨房模型前,尼克松和陪同的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展开了一场关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唇枪舌战的辩论。这场辩论妙趣横生,自称是矿工的儿子的赫鲁晓夫用尽了夸张的肢体语言,而美国农民的儿子尼克松则始终微笑着作答,最后两人都下了狠咒:赫鲁晓夫说我打赌你的后代将会生活在社会主义之中,尼克松则回应说我相信你的后代一定会选择资本主义。最终为这场著名的辩论定输赢的是赫鲁晓夫的孙女,在90年代的一次采访中,这位定居在北美的红色名媛操着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告诉了记者谁是她心目中的赢家。

 

这场辩论使尼克松成了家喻户晓的反共英雄,人们编出各种故事来为尼克松和赫鲁晓夫之争添油加醋,其神奇程度和我们七十年代流传的周恩来智斗各路英豪有一拼。上大学时,有次一位美国来的英文外教搞了一个华盛顿DC的幻灯秀,一张张幻灯片打出华盛顿DC那些著名的地标性建筑,老师一边介绍一边给我们讲了个笑话:话说当年赫鲁晓夫访美,尼克松总统去机场迎接,赫鲁晓夫环顾机场四周说:“机场不错,花了多少年建的?”尼克松老老实实说:“五年!”赫鲁晓夫得意地说:“我们莫斯科机场两年就完工了!”从机场到白宫的路上,赫鲁晓夫不断叫板,因为占着后手,不断压尼克松一筹,搞得尼克松越来越悻悻。最后车队来到了华盛顿纪念碑前,赫鲁晓夫又指着高耸入云的纪念碑问尼克松:“这是什么?花了多少年建的?”尼克松把头探出窗外望了望说:“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我去接你的时候路过这儿,没见有这么一玩意儿!”^_^

 

 

正因为尼克松家喻户晓的反共名声,他的访华之旅令许多人大跌眼镜,但也没有人敢怀疑他的动机。08年金融危机后,一贯高举保守主义大旗的小布什端出他的救市计划,我的同事跟我开玩笑说:“只有尼克松敢去中国,只有小布什能在美国搞社会主义。”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1969年,也是在尼克松的总统任期内,美国实现了人类历史上的首次登月。宇航员阿姆斯特朗迈出登月舱时,通过卫星对地面上的人们说:“这一步对个人只是一小步,然而对人类却是一大步。”同样,当尼克松在北京机场走下“空军一号”飞机时,媒体把它称作是“一个人的一小步,两个国家的一大步”。当他握住了在机场迎接他的周恩来总理的手时,曾在日内瓦遭到杜勒斯拒绝握手的周恩来对尼克松说:“你的手伸过世界最辽阔的海洋来和我相握——25年没有交往了呵!”如今,这次历史性的握手被永远定格在了尼克松图书馆内,供后人瞻仰、深思、回味。

 

 

历史性的文献——中美上海联合公报

 

推动了地球的小球

 

上海红星羊毛厂1991年为尼克松图书馆落成周年而赶制的礼品

 

尼克松的从政之路并非一帆风顺。结束副总统的任期后,先是在总统竞选中败给了肯尼迪,那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角逐,最后尼克松因为在电视转播的辩论中不愿带妆出镜,被人看出了“疲惫之态”,而肯尼迪则红光满面,充满活力。这是美国历史上首次电视转播的竞选辩论,被称为“the great debates”,在大选年总是被一再提及。总统竞选铩羽而归后尼克松又参加了加州州长的竞选,结果也是大败,许多人都以为他的政治生涯从此要划上句号了。然而不服输的尼克松找准了机会东山再起,一举夺得68年大选的胜利,并在他的任期内结束了越战,完成了访问中国这样跨时代的惊人之举。

 

 

尼克松八十岁那年,妻子帕特因肺癌去世,他在葬礼上掩面而泣的哀伤神情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介绍上说尼克松第一眼就爱上了帕特,然而俗话说的好,“男追女,隔座山”,尼克松的热烈并没有得到帕特立即的响应,约会请求数次被拒。但尼克松是个不怕翻山越岭的人,最终苍天不负有心人,两人终成眷属。帕特陪着尼克松走遍了世界各地,也相依度过了他政治生涯中的起起落落。帕特去世后不到一年,尼克松也溘然长逝。如今,两人一起安息在 Yorba Linda 的尼克松图书馆的院内。

 

尼克松二战期间天天给帕特写信,这里是其中的一封

 

尼克松图书馆内景

 

 

领袖们

 

冷战的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了,如今的地球村正变得越来越趋同与拥挤。望着这些天真的小学生们我不禁想:上世纪发生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是不是有些像天方夜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429515.html

上一篇:等待
下一篇:苍苍横翠微——亨廷顿图书馆

11 武京治 张伟 李学宽 陈绥阳 吴吉良 吉宗祥 史晓雷 刘全慧 侯成亚 包德洲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3 13: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