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睿智且坚定——读拉比(代序)

已有 5316 次阅读 2011-3-11 02:41 |个人分类:人物|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物理学家,核磁共振| 核磁共振, 物理学家

 
1944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决定恢复颁发因战争而中止了四年的诺贝尔奖,一番讨论之后,物理学奖给了拉比,以表彰他在核磁共振领域所作的开创性工作。当时战争仍在进行着,拉比无法前往斯德哥尔摩领奖,颁奖仪式只好改在纽约举行,由哥伦比亚大学的校长颁发。校长当时已经八十多岁了,老眼昏花,宣读贺词的时候从头到尾把拉比当作了费米。好在拉比当时心情愉快,也不计较。事后,有知情人告诉拉比,拉比之获奖,得到了费米的推荐。费米是为数不多的理论实验皆通的大师,对物理学有着独到而深刻的见解,能得到费米的赏识,令拉比颇感欣慰,这意味着这块奖章的含金量是很足的。到了1982年,为爱因斯坦作传的派斯又告诉拉比,他看到了爱因斯坦向诺奖委员会推荐拉比的信的原件。拉比当时已是84岁的耄耋老人了,听说此言喜出望外地说:“哇塞!一个诺奖让老夫得意了三回!”

 

大约两年前,我写过奧本海默,里面的大部分内容,是我读《美国的普罗米修斯》一书所得。然而读奧本海默,在为奧本海默多舛的命运唏嘘之余,我却由衷地喜欢上了拉比。正好他开创的核磁共振领域,是我如今赖以谋稻粮的所在,读研究生的时候,也曾粗粗地读过他写的两能级系统一书。于是满怀崇敬地从学校图书馆借回了这本《拉比传——物理学家和公民》。

 

书我倒是很快就读完了,而且还读了不止一遍,但我的读后感却一直难产,原因是多方面的。这本书的作者John S. Rigden本人是学物理出身的,他在介绍拉比的学术成就时夹入了许多对物理学的评论和分析,不是我这个半路出家、对物理学一知半解的人能够完全理解的,因此写起来多了份畏缩感,总觉得应该读一些其他的书先把课给补上。那情形有些像替杂志审稿,若是撞上了一个我并不很熟悉的领域,总得要去读一些相关的背景文章,才敢放心地去写评论。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拉比一生值得讲述的事情太多了。拉比和奧本海默虽然都同为犹太物理学家,而且几乎是同时代的,然而奧本海默出身于钟鸣鼎食之家,拉比则是从布鲁克林的犹太贫民窟中走出来的,他的父母是生活在社会底层、连英文都不会说的犹太移民,他本人也曾必须在追求物理学、还是养家糊口之间做出选择。拉比能从这样的家庭走向诺贝尔奖的领奖台,并打造出哥伦比亚物理系这样超一流的物理王国,靠的是非凡的智慧和对物理学的热爱与执着。

 

拉比也是一位社会活动的积极参与者。二战期间,拉比在MIT辐射实验室领导了雷达的研制,对盟军在欧洲战场的转败为胜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虽然他本人反对原子弹的研制,但他还是应奧本海默之邀和玻尔一道担任了曼哈顿计划的顾问。二战结束后,拉比在担任哥伦比亚物理系主任的同时,还一度出任杜鲁门的科学顾问,并且利用自己的影响四处奔走,创建了布鲁克海文国立实验室。拉比同时又是一位极富原则性、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的物理学家,他对于政治的卷入,也始终是以坚持原则为底线的。他在奧本海默听证会上出色的表现,以及事后在学术会议上拒绝同泰勒握手,读来酣畅淋漓,让我看到了一个个性鲜明、刚毅果敢的智者。

 

读这样一位巨人的传记,时常让我有想把全书逐句翻译出来的冲动。但以我现在的学识和文字功底,我自认尚无法胜任这项工作。所以决定折中一下,细水长流地挨章写写读后感。这篇文章,算是给这个系列做一个序。

 

此文的题目,是我在读完书中的第16章——拉比与奥本海默——时想到的,作者在罗列了拉比和奥本海默诸多的相似之处后,深入分析了造成二人迥然不同的终结命运的原因,并在该章的结尾引用了一首脍炙人口的童谣“Humpty Dumpty”作喻:

 

Humpty Dumpty sat on a wall,

Humpty Dumpty had a great fall.

All the king's horses and all the king's men

Couldn't put Humpty together again.

 

作者写道:如果这位Humpty Dumpty是奥本海默,则一旦摔碎后便如歌中所唱那样难以复原,烁烁其华不再,因为奥本海默是复杂和多态的。然而如果Humpty Dumpty是拉比的话,即便摔得粉碎也会复原如初,因为拉比的存在状态只有一个。

 

的确,奧本海默象是一个不稳定的多态粒子,环境因素经常可以导致态的越迁;而拉比的生命本征向量却是唯一的,世态时局,战争政事,都不过是微扰项,不会改变其既定的方向。

 

睿智且坚定,这正是拉比留给我的印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420986.html

上一篇:呦呦鹿鸣,食野之蒿
下一篇:从“春风化雨”到“寻源问道”

9 武京治 吴吉良 罗帆 梁进 张玉秀 刘全慧 王鸿飞 邝志和 苏德辰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3 18: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