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星光下的邂逅

已有 3957 次阅读 2011-2-28 01:28 |个人分类:音画|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音乐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唐风·绸缪》

 

去佛罗伦萨,正巧赶上第70届佛罗伦萨音乐节的尾声,领衔的又是我喜欢的祖宾·梅塔——佛罗伦萨歌剧院首席指挥,所以成行之前一个月,我就迫不及待地在网上订下了“女武神”一场的票。

 

以歌剧为主打的佛罗伦萨音乐节,是首个在意大利举办的音乐节,其历史仅次于莫扎特故乡的萨尔茨堡音乐节。它始于每年的四月末五月初,历时两个月,最后在绅士广场的免费露天音乐会中落下帷幕。

 

“女武神”是瓦格纳的四部系列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Der Ring Des Nibelungen) 的第二部,歌剧取材于北欧神话,讲述了一个为追逐财富和权力而在人间和天界上演的悲剧。故事情节波澜壮阔,音乐辉煌绚烂,是瓦格纳追求英雄主义与浪漫主义的宏大歌剧理念的完美体现。

 

在意大利听瓦格纳对我来说有些勉强,德语的歌词配上意大利语的字幕,整个儿一个“天音天书”,只好当有人声的交响乐来听了。当然,还有舞美可看。我看过不少大都会歌剧院的录影带,舞美全部走的是写实的路子,这既反映了大都会雄厚的经济实力,也透露出美国人对歌剧传统的遵守。到是在歌剧的故乡欧洲,新颖前卫的尝试层出不穷。慕尼黑歌剧院出过一台现代版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英雄特里斯坦脸上挂着剃须泡沫,和一身现代装束的伊索尔德公主谈恋爱,古典浪漫味全无。这台“女武神”的舞美也完全是现代风格的,除了几部可以升降的现代化战车,几乎没有什么舞台道具,宏大的气氛完全由光影营造出来。尤其是第三幕,满台通红的火焰让我觉得这人神共逐的故事像是发生在火星上,而不是在北欧的森林中。这样“炫”的舞美配上瓦格纳的音乐,不啻是一场声色大餐,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这里感受一下

 

 

最后一场音乐会就设在以收藏了波提切利的“春”与“维纳斯的诞生”而闻名于世的乌菲兹美术馆前,工人们一星期前就开始搭起了台子。坐在广场边的露天餐馆用餐,叮叮当当的锤子声不绝于耳,侍应生则在热情地向游客介绍即将到来的音乐会,那音乐般流畅起伏的意大利语中不时蹦出“祖宾·梅塔”的名字,看来这个印度指挥在托斯卡尼尼的国度也还是蛮受欢迎的。

 

音乐会那天乐团很早就到了广场,开始一丝不苟地调音响。天快擦黑的时候,一个邋邋遢遢的小伙子大大咧咧地往钢琴前一坐,一顺手就是一串流畅的旋律。我们的佩服顿时如滔滔江水溢出:到底是佛罗伦萨,连电工都这么牛!后来才知道,小伙子正是今晚音乐会的主角。

 

 

 

 

夜幕降临,音乐会正式开始了,梅塔和钢琴家也都换上了正式的演出服。这个微风拂面的地中海之夜是属于柴可夫斯基的,一曲“罗密欧与朱丽叶”热身之后,主打曲目——“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开始了。这部深具俄罗斯风格的钢琴协奏曲,激情澎湃,雅俗共赏。第一乐章开始的几个铿锵有力的和弦,很快就能把人的情绪带入到音乐中,因此多年来一直深受音乐家和听众的喜爱。若是到 Youtube 上搜一下,能找到几乎所有想的到名字的钢琴家演奏的录像或录音。

 

相对于极富变化的第一乐章与快速热情的第三乐章而言,我更喜欢这部曲子的第二乐章——单纯的小行板。弦乐部分的几声拨弦,引出长笛沁人心脾的长调,钢琴声响起,开始了和双簧管与大提琴轮番的一咏三叹的唱和,仿佛是月光下森林中精灵们的倾诉与低语。这样的曲子,拿到托斯卡尼的星空下来演奏,再适合不过了。再看广场上听得如痴如醉的人们,和那些静默肃立了几百年的雕像,直让人忘了今夕何夕。

 

 

 

 

晚会压轴的是著名的“1812序曲”,这是柴可夫斯基为了纪念库图佐夫俄罗斯人拿破仑,赢得俄法战争胜利而创作的一部管弦乐作品。作品以曲的炮火声闻名,在一些演出中起用真大炮。到了现代,大炮被焰火取而代之了,该曲也成了各种庆典中经常演奏的曲子。念书时年年在查尔斯河边看独立节庆典,总是以波士顿流行乐团的音乐会开场,最后一首曲子总是“1812序曲”,当结尾“马赛曲”与“天佑沙皇”互相PK着把全曲推向高潮时,炮声钟声大作,绚烂的节日礼花便会在查尔斯河上空绽放开来。而这一次,礼花是来自舞台后面的乌菲兹美术馆。

 

晚会散场时夜空晴朗无比,又高又远,引人遐想。两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曾面对星空,发出了“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的咏叹。而400年前,就在这片星空下,伽利略拿起望远镜对准了天体,人类探索的目光开始投向繁星密布的苍穹。

 

如今,我能在这星空下邂逅如此美妙的音乐,亦算是幸甚至哉。

 

郎朗演奏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全曲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E0MDY3MTg0.html

 

卡拉扬指挥的第二乐章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BipbNbsDCw&feature=player_detailpage

 

霍洛维兹与托斯卡尼尼联袂演出的第三乐章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YiPVskOVNw

 

1812序曲结尾部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2W1Wi2U9sQ&feature=related

 

费城交响乐团演奏的“1812序曲”全曲,尤金·奥曼迪指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RpKmd3vjbk&NR=1&feature=fvwp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hz0lfLI2oI&feature=fvwre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417204.html

上一篇:黑客在行动
下一篇:科研的创新与守成——重读戴森文有感

10 曹聪 许培扬 鲍海飞 黄晓磊 罗帆 武京治 齐霁 王芊芊 李泳 庄世宇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6 21: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