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学期末杂感 精选

已有 5545 次阅读 2010-12-18 00:30 |个人分类:教学与科研|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北大百年校庆的时候,出版了许多老师和学生的回忆文集,从这些文章中,可以清晰地看到自77年恢复高考以来校园的变迁。
 
77/78级的学生中,有不少是从广阔天地重新回到课堂的,他们格外珍惜失而复得的学习机会:匆匆地走向教室和图书馆,聚精会神地听每一堂课,认真地做每一道习题,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的机会。轮到我进大学时,一路科班考进大学的学子们开始厌倦课堂了,“六十分万岁”的口号悄悄流行开来。但在全民读书的八十年代,对知识的渴求依然存在。于是乎,大家从图书馆搬回一摞一摞的经典大部头小部头,如饥似渴通宵达旦地读。再往后,出国潮、经商潮、西北风、东南风开始在校园里此起彼伏地漾起波澜……
 
关于新世纪的校园,我已经很少读到了。几年前有机会重返校园,看见布告栏前黑白的学术报告会的通知被一堆花花绿绿的海报覆盖着,有一张是一个教女生如何在求职面试中化妆的讲座。我这才觉得:八十年代的校园,离我们已经很遥远了。在那个物质贫瘠的年代,校园为我们提供的,是一张安静的书桌,一片仰望星空的绿洲,而非生存的压力与喧嚣浮华的滚滚红尘。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校园里的这些变迁,看得最清楚的,莫过于老师们了。有位老师是这样形容77年后重返讲台的感受的:站在讲台上,感觉像个指挥,台下的学生都是乐队的演奏者。指挥的每一次提醒,每一个微妙的暗示,都能得到演奏者们默契的回应。
 
念研究生时读到这些文章,让我对校园生出了许多留恋,对教师的生涯也多了一份浪漫的憧憬。
 
然而,等到我自己也当起了老师时,才发现能把一堂课讲得像指挥一场音乐会,实在是一种至臻的境界。
 
当然,这样的时刻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但仅仅局限于小班研究生一级的选修课。选课的学生大多是选择了该领域的研究课题,因而有备而来,课堂讨论能擦出不少火花。这种时候,感觉像是在和一个小型的室内乐队合作,我的角色更像是首席乐手而非指挥。
 
然而更多的时候,尤其是给本科生上大课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像个蹩脚的独角戏演员,尽管用上了浑身的解数,也无法让观众满意。
 
三年前接过教“信号与系统”的任务,每年的秋季便成了我最忙的一季。“信号与系统”是我们系本科生的必修课。创建于五六十年代的生物医学工程,早期的研究领域主要集中在生物力学及生物仪器和测量,有许多涉及到生理信号到电信号的转换与分析,这样的课程设置是顺理成章的。然而近一二十年生物学和材料科学突飞猛进的发展,给生物医学工程注入了许多新元素,学科分化也越来越明显,年长的一代人把它称为“软”和“硬”之分,年轻一代则称之为“湿”与“干”之分。然而无论是“软”还是“湿”,以付利叶变换和微分方程为基础的信号系统分析理论在这些领域显得可有可无,学生的兴趣也成了教学的最大障碍。无论我怎么“炫耀”付利叶变换的优美与实用,把医学成像中的实例拿来做例子,黑压压的一屋子人还是无甚响应,让我颇有黔驴技穷穷途末路的无奈感。
 
然而每到学期末,总有几张专注认真的面孔,会留在记忆里。也有细心周到的学生,会在圣诞离校之前在我的信箱里留下一张小卡片。那淡淡的感谢与祝福的文字,如涓涓清流,能洗掉心头的浮尘,让我充满欣慰,觉得所有的辛苦与付出,都是值得的。
 
两个月前,教我们“控制理论”的大学老师七十岁了。我们一拨散布在北美的弟子一起送了他一个电子镜框作生日礼物,里面装了许多家人和孩子们的照片。老师收到这份礼物后很高兴,一一给我们发电邮。我在回信中告诉老师我现在教的许多内容,都是当年从他那里学到的。老师马上回信说“信号与系统”是引导学生进入这个领域的一门非常重要和有趣的课,鼓励我好好干,会在教学过程中得到喜悦。并说:“非常高兴你在从事教学工作。如果要我再次选择职业的话,我还会选择当老师。”
 
我想:老师在迈入古稀之年时盘点人生,能有这样的念头,应该是很幸福的事。
 
又是一个岁末,教学楼的走廊里寂静了许多,只有几个研究生还在实验室里工作着,我得以享受下学期开学前短暂的宁静。望着窗外白雪覆盖的校园,觉得人生的许多忙碌奔波,便是为了能不时地回归这片刻的宁静。喧嚣尘世的浮眼烟云过后,沉淀下来的,总是一些让人回味珍惜的东西。
 


导师与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394689.html

上一篇:拼地球
下一篇:典型非学术论文两篇——闲中好·乐炊

17 李学宽 孔晓飞 罗淼 陈海萍 向峥嵘 张亮生 陈辉 陈筝 刘俊明 武夷山 孟津 赫英 梁建华 苏红 侯成亚 罗汉江 水迎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2 14: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