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国家科学奖章引发的回忆 精选

已有 7918 次阅读 2010-10-17 07:07 |个人分类:人物|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教授们,女科学家| 女科学家, 教授们

 

美国国家科学奖章,National Medal of Science,创立于1959年,由总统在白宫亲自颁发,用来表彰在科学和技术方面对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个人。2008年的获奖者名单中,夹在Francis Collins Craig Venter 这两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中,有一个看着眼熟的名字——JoAnne  Stubbe,定神想了想,是我在MIT的生化老师。

 

93年我开始进实验室做论文,课题是用核磁共振的方法研究心脏的能量代谢。因为我本科是学无线电的,化学只有高中水平,导师建议我去修本科生的生化课,可以学得比较系统。MIT有两门给本科生开的生化课,一门春季开课,由生物系的 Gene Brown Peter Kim 主讲,指定教科书是斯坦福 Stryer 写的;另一门秋季开课,由化学系的 JoAnne Stubbe John Essigmann 主讲,教科书用的是 Voet & Voet 的。我选课的时候适逢秋季,就注册了化学系的。

 

JoAnne John 是两种不同的讲课风格。 John 比较年轻,讲课注重趣味性,有时会穿插些小笑话。鬼节过后, John 把家里没发出去的糖带到课上,说邻居们大概知道他和太太都是研究 toxicology 的,要糖的时候都绕着走,结果剩了一大堆,引得一阵哄堂大笑。

 

JoAnne 则不同,讲课内容很 dry,没有一点水货,满黑板的反应方程式。只有一次例外,讲维生素时,JoAnne 为了强调维生素的重要性,给大家看了超市里随处可见的给儿童服用的复合维生素片。恰好瓶子的包装上有只“芝麻街”里的大黄鸟,JoAnne 就说,她不知道商家为什么要画这么只鸟在上面。我听见我旁边的老美轻声嘟哝了声,Jesus!这班学生是看“芝麻街”长大的一代,大概觉得只有天外来客才会不知道大鸟为何物。不过由此也可看出 JoAnne 做学问的专注程度。

 

有次 JoAnne 上课,来了两位摄影的,几只瓦数极大的灯泡,把教室烘得热热的。JoAnne 跟大家解释说,“科学美国人”一篇介绍院士的文章,需要几张照片,希望不会影响大家听课。我们这才知道 JoAnne 早就是科学院的院士了。

 

JoAnne 的课我费了老劲还是没能修下来,这才知道所谓生化只是一些零碎的、只需死记硬背的知识的说法完全是错误的,不懂化学反应机制根本学不好生化,于是只好老老实实地跟大二的学生一起去修“有机化学”。

 

讲有机的 Kemp 教授在MIT有着传奇的声誉,许多学生毕业一二十年了还记得他讲的“有机化学”,都说那是他们在MIT学的最难忘的一门课。Kemp 嗓门,声如洪钟,偌大的阶梯教室不用麦克风。讲课时 Kemp 从容地在讲台上踱着方步,有条不紊地在九块活动黑板上写下一个个漂亮的化学反应式,那些代表电子转移的弯弯的小箭头好像都有灵性似的,那么地 make sense,让人豁然开朗。

 

学完有机后我又重新去注册了生物系的生化课。生物系大部分本科生都是医预的,第一堂课两位教授就开宗明义地说:这门课所有的考试都开卷,因为在座的以后进了医学院有的是要背书的时候,大家当时都对两位教授的善解人意感激涕零。

 

Peter Kim 当时正是生物界一颗冉冉上升的新星,讲 DNA 结构时他让我们读了 Watson Crick 的文章,还在课堂上一字不拉地把结尾那句预言 DNA 复制机理的话读了一遍。读完后 Peter 告诉我们,研究生写文章最抓狂的就是写 Discussion 了,不过谁要是能做出  Watson Crick 这样的工作,Discussion 是不需罗嗦的,也可以这么用一句话来搞定。

 

Brown 讲课从来不带课本讲义,只带一只装早餐的 brown bag,那些生化的 pathway 好像在他脑袋里生了根似的,毫不费力地就可以流到黑板上,充满灵气。不过 Brown 更让人佩服的是他出的考题:某研究生发现了一个新物种,代谢产物有 ABCDEFG,加入X反应物后又产生 QRST……然后让你写出代谢的反应式来。这样的题目灵活之至,经常要把细菌和动物的几条 pathway 剪碎了,再拼接在一起。于是大家这才意识到当时两位教授说考试开卷是暗藏了杀机的,比死记硬背的考题难多了,但也让人学到了真正的生化。

 

修这些课都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如今 Brown 教授和 Kemp 教授都已经退休了,Kim 也去了Merck制药厂。现在回想起这些事情来,有些恍若隔世。那时候整个人像一块什么水都吸得进去的海绵,能碰上这些可爱的教授们,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08 年科学奖章的获奖者中还有一位女性,Joanna Fowler,是放射化学专家,FDG 的发明者。FDG 现在广泛地应用于临床诊断,每年创造的产值有 40 亿。除了FDGJoanna 还发明了许多其他的radio tracer,据说她每合成一个新的放射性分子,经常自己先充当第一个试验者。

 

Joanna JoAnne 那一代人读书创业时,还没有对妇女的种种优惠政策,她们能有这样的成就,归功于她们的踏实与勤奋。如今校园里的学术环境对妇女友善多了,晋升之路也五花八门,但每每提起这些前辈,即便是男同事,也个个肃然起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374059.html

上一篇:秋色斑斓
下一篇:拼地球

29 罗淼 陈海萍 褚昭明 梁建华 王帅 曹聪 苏德辰 曹小晶 张亮生 李土荣 孟津 鲁雄 赫英 赵明 孙学军 罗帆 唐小卿 王启云 苗元华 魏玉保 李泳 曾庆平 韩健 徐耀 刘文 吴旭干 lingling101 zhangcz07 stoneblue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0 08: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