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余音绕梁听歌剧 精选

已有 4918 次阅读 2010-5-20 21:13 |个人分类:音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五月去斯德哥尔摩开会,碰上皇家歌剧院上演“托斯卡”,令我喜出望外。

我喜欢听歌剧,尤其是意大利歌剧。迷到啥程度?有阵子发烧,从书店抱回了两大盒光盘,信誓旦旦要学意大利语。那时小朋友还在上小学,学校离家只有五分钟的车程。我每天上班先送他们,再花上三十分钟开车到班上,下班时再去接他们。就这样,他们每天跟我听十分钟,我自己再听上一小时,结果半年下来,我记住的单词还不如他们多。老奸巨猾加笨鸟先飞,还是敌不过青春美少年,令我的自信心大受打击,于是彻底歇菜,从此只用中文和小子们过招。

最初喜欢歌剧,是因为喜欢人声演绎出的音乐。我认为一副美妙的歌喉,几乎可算是上帝赋予人类的最好的礼物,能用来表达如此丰富细腻的情感,没有一件人造的乐器可与它媲美。

从歌的角度来说,歌剧和京剧,曲异而工同。与京剧的唱与念对等,歌剧也有咏叹与宣叙。它们对人物性格的塑造和故事情节的渲染,都是通过音域宽广,起伏跌宕,收放自如的大段唱腔来完成的。比如孟广禄的裘派花脸和张火丁的程派青衣,便分别把阳刚和阴柔表现到了极致。绣花女咪咪那一句华丽的咏叹“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是我的,春天的第一个吻是我的”,不让人的心跟着飘起来才怪呢,谁不曾有过一无所有又觉得自己拥有整个世界的青春呢?而帕瓦罗蒂那响遏行云的高音C,就象“出宫”里那一嗓子“站立宫门叫小番”一样,端得是酣畅淋漓,不由的要让人叫一声好——bravo

要论不同之处,京剧讲究唱念做打,千回百转的咏叹加上一板一眼的台步和飘逸优美的水袖,好听而且耐看。歌剧略显单调,把做和打省略了,一个好的歌剧演员只要有副好歌喉就成。但歌剧有时会穿插上芭蕾和合唱群舞来增加其可看性,要是再碰上卡拉斯和多明戈这样会唱会演又养眼的主,一个人就会令满台生辉。另外,歌剧的舞台设计与灯光偏写实,好的歌剧舞美会达到油画的效果,营造出似真似幻的氛围。最重要的是,歌剧的配乐要比京剧丰富许多,三两把京胡加些个锣鼓着实抵不过一个配置齐全的交响乐队。当年旗手改革京剧,拉上了管弦乐队,我看靠谱。杨子荣打虎上山那段要是没有管弦乐队的前奏和伴奏,会单薄许多。

“托斯卡”里一共三个主要人物:美貌热情兼及有副美嗓的托斯卡,同情革命又浪漫多情的画家卡瓦拉多西,心狠手辣觊觎托斯卡美貌的警察头子斯卡皮,配角是革命者安杰洛蒂。全剧共三幕,第一幕在圣彼得大教堂,正在作画的卡瓦拉多西掩护了从监狱里逃出来的安杰洛蒂;第二幕在警察局,斯卡皮对卡瓦拉多西施刑逼其招供,最后被托斯卡刺杀;第三幕在天使堡的狱中,托斯卡和卡瓦拉多西向往着自由后的美好前景。全剧在卡瓦拉多西被击毙,托斯卡从天使堡纵身一跃中落下帷幕。这也是意大利歌剧的特点,结尾往往要死人。相比之下,我们中国人更喜欢大团圆的结局。少了些刺激,多了份喜庆。

“托斯卡”是普契尼主要作品中唯一一部以意大利为背景的歌剧,充满张力的故事情节点缀以意大利人特有的浪漫与善感,用祖宾梅塔的话来说,希区柯克的电影加上世间最evil的音乐,就是“托斯卡”了。您甭误会,这里的evil不是不好的意思,而是好得有点折磨人了,类似的用法是“魔鬼身材”。“托斯卡”也是梅塔职业生涯里指挥的第一部歌剧,后来他更是和多明戈联手,在1992年把此剧搬到了故事的发生地——罗马的天使堡。有些遗憾的是,六年以后梅塔和张艺谋联手把“杜兰朵”搬到紫禁城,水准要比罗马版的“托斯卡”差不少。

瑞典皇家歌剧院的这台“托斯卡”,演得中规中矩,演员虽然都不是大牌,但歌唱功底深厚,训练有素。舞美虽没有像大都会歌剧院那样把圣彼得大教堂搬上舞台的财力和气势,但在布景与灯光上,也还独具匠心,让我觉得不虚此行。

其实,若单是欣赏音乐的话,现代的音响技术对我这样耳朵分辨率不高的人来说,已是绰绰有余了,完全没有必要去听现场的。记得读研究生的时候,我们曾背地里可劲儿地嘲笑系主任。老先生酷爱古典艺术,常常一下班就直奔音乐厅,吃饭问题都是路上啃几口三明治解决的。那时我们胃肌发达,馋虫活跃,为了吃上几个韭菜盒子,不惜开上一小时的车到波士顿城外的中餐馆去打牙祭,对于用三明治果腹的生活方式感到大不解。如今,开会的时候忙里偷闲,花上一晚上的时间,停下陀螺般旋转的生活,把纷扰的世事暂且抛到脑后,只专注于音乐,便觉得是一种难得的奢侈了,少吃一顿饭又有何妨?

音乐以外的收获,也是我喜欢去现场的原因之一。稍有些年头的歌剧院与音乐厅,本身就像一座记载着历史的小型博物馆。柏林交响乐团的大厅里,挂满了大师们的工作照,像是在无声地讲述着乐团辉煌灿烂的历史。沿着那一幅幅黑白照片看过去,你会被大师们对音乐的专注神情感染,仿佛听到他们手下编织出的或雄浑如大海或宽广如天空或轻柔如低诉的音乐。

瑞典皇家歌剧院,创建于启蒙时代。当时的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是瑞典历史上颇有建树但褒贬参半的一位君主,在文学与艺术上也很有天赋与造诣,治国之余还喜欢从事戏剧创作,是个军、政、文皆通的人才。他在任时,对外和俄罗斯大干了一仗,对内则大兴文化建设,依照“法兰西学院”的模式创建了“瑞典学院”。除了瑞典皇家歌剧院,瑞典皇家戏剧院与瑞典皇家芭蕾舞团也都是在他的治下创建的。1792316日午夜,古斯塔夫三世在歌剧院的一场化妆舞会中,被其政敌谋杀,因此有了威尔第的著名歌剧——“假面舞会”。如今,古斯塔夫三世的铜像就安放在他被谋杀的舞会大厅里。

 



四层的歌剧院,摆满了与歌剧有关的艺术品。两次幕间休息,只够我跑两层的,只好留下个遗憾和念想。

 

Jussi Bjorling & Birgit Nilsson——瑞典的歌王与歌后



另一位不知名的名优



格林卡的“欧菲斯和尤利提丝”



来听一段罗马版的“托斯卡”

[flash]http://www.youtube.com/v/hxdiJ74AL5Y[/flash]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326789.html

上一篇:女生
下一篇:现代奥德赛

9 武夷山 孟津 罗帆 金小伟 迟菲 赵宇 吕新华 马峥 焦宏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9 23: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