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医文两栖的学者——格鲁普曼 精选

已有 5572 次阅读 2010-2-6 21:50 |个人分类:人物|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近日读纽约时报专栏作者Paul Krugman发难华尔街的文章,有位读者在回帖中写道:华尔街根本就是个soulless的地方。令我想起许多年前读到的另一篇文章——“最后的交易(The Last Deal)”。

 

文章从一个医生的角度讲述了一个银行家(venture capitalist)的故事:这位银行家无疑是个成功人士,聪明敏锐,行事果断,在商场上纵横驰骋,攻城掠地。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银行家人到中年时得了肾癌,在被数家权威癌症中心宣判了死刑后,找到了文章的作者,一位在哈佛医学院任职的医生,故事便从医生和患者间的谈话开始了。

 

患者以坚定诚恳的语气向医生表达了他强烈的求生愿望和不言放弃的决心,他要求医生把他当作实验室的老鼠,用最大胆、最激进的疗法进行治疗,并说他不怕担风险,因为他的工作就是和风险打交道。

 

医生于是多管齐下,癌细胞奇迹般地得到了抑制。而在治疗过程中,医生对银行家也有了更近距离的观察。

 

银行家的工作充满了挑战,从时局和新闻的蛛丝马迹中找到商机,以雷厉果断的方式抓住机会,战胜对手,然后让别人来俯首称臣,这些过程让银行家在满足金钱欲望的同时,也体验到了极大的刺激和快感。“我和你不一样,”银行家这样对医生说:“你关注的是产品——可以用来战胜疾病的新知识。而对我,石油、白金、软件、或是其他的部件,什么产品毫无意义,它们不过都是玩钱的壳子,钱赚够了我就拜拜了。”

 

在谈及宗教信仰时,银行家更是毫不隐讳地说:“我不做长期投资,我只关心短期的回报,我不相信在天堂里才能兑现的红利。”

 

然而在生与死的徘徊中,银行家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所有的成功和自负被时间和死神剥夺得一干二净,一生的短期投资,银行家意识到自己在灵魂上成了个赤贫者,然而他已经没有时间来改变和弥补这一切了。癌细胞再一次来袭时,绝望的银行家完全放弃了求生的愿望,因为活着已经成为一种精神上的折磨。

 

从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到奥立佛•斯通的“华尔街”,文人笔下的银行家莫不是一群唯利是图,刚愎自负的奸佞之人,然而这篇文章却以独特的视角,向人们展示了金钱与成功外表下的脆弱人性。是啊,人怎么可能没有灵魂?当我们急于赶路和匆匆逐利时,也许顾及不到它的存在。然而会有那么一个时刻,它是会受到拷问的。

 

文章发表在97年的“纽约客”上,它让我认识了它的作者——Jerome Groopman,哈佛医学院内科系主任,“纽约客”的专栏作者。

 

和其他的职业写手比起来,格鲁普曼发表文章的数量不算多。然而他不讲虚构的故事,只是把工作中遇到的事例隐去人物的真实姓名介绍给读者,通过这些故事或讲解一些疾病方面的知识,或讨论一些医学伦理方面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格鲁普曼写文章,不过是其医生职业的一个延伸。里面涉及的许多和现代医学有关的知识,读来或许略嫌枯燥。然而他对病人细致入微的观察和对问题孜孜以求的态度,又让人常常会有感同身受的共鸣。冷静理性的探索中又不乏温暖的人性关怀,是他为文的特点,也是我喜欢读他的文章的原因。

 

“强迫症(O.C.D.)”一文,相信许多人读了都会有同感。几位开会时凑在一起的学者在饭桌上聊起了孩子,一位化学家的孩子被老师认为有强迫症,理由是这孩子做起事来不臻完美不善罢甘休。几位学者一对号入座,满桌的人顿时都成了强迫症的患者。作者的好奇心油然而生,遂咨询请教了数位专家,从强迫症的进化优势,强迫症的医学诊断,到围绕对强迫症患者进行药物治疗的争议,进行了逐一的探讨,让人知道了现代心理学研究的片面之处,以及对心理学的结论要慎思。 文章最后以一位科学家的话作结,更像是个哲学命题:“Who says advancing science has anything to do with being happy?

 

“解密命运:遗传检查 (Decoding Destiny: Genetic Testing)”中,一位年轻的母亲被查出是乳腺癌基因的携带者,因而面临着是否要摘除乳房的选择,让人看到了现代遗传学研究和技术给人带来的两难的境地。而在“临终的话(Dying Words)”一文中,格鲁普曼则通过另一位乳腺癌患者临终前的治疗及护理,向读者介绍了在医学界仍颇具争议的palliative careintensive care之争。医生的职业的确很考验人,他们每日目睹且参与其中的,常常是生与死的人间戏剧。许多的时候,他们与死神抗争的努力往往以失败告终。格鲁普曼以如此坦诚的态度在他的文章中讨论这些事情,带给人们的,却不是对死亡的恐慌,而是对生之意义的探寻。诚如他在“最后的交易”结尾所言:

 

It is perfectly true, as philosophers say, that life must be understood backward. But they forget the other proposition, that it must be lived forward.

 

读格鲁普曼的文章,带给人的是隽永的思考,和思考之后对生命的感激和珍惜。

 

格鲁普曼的网站链接:http://www.jeromegroopman.com/articles.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293195.html

上一篇:有钱的牛——有感于孔子被娱乐
下一篇:快乐的研究生生涯

7 苏德辰 丁大勇 吴吉良 武夷山 杨远帆 孙永昌 张天翼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18 00: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