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北京冬日扫街(外二篇) 精选

已有 7139 次阅读 2010-1-18 03:12 |个人分类:最爱北京|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北京| 北京

 (在网上观北京雪景,心动,也来凑个热闹,无雪有晴。)

 

走遍了南北西东,

也到过了许多的名城,

我还是最爱——我的北京!”

 


 


 

08年的岁末年初,我得以在北京渡过。在这之前,我已经有快二十年没有见到北京的冬天了。

 

北京的冬天,寒风刺骨,太阳晒不到的地方无比阴冷。从学校的浴室到宿舍,几步路的功夫头发上便会结上一层薄薄的冰。逆风骑车的时候,风会把人噎得透不过气来,不时还会有沙粒打在脸上,你必须要奋力蹬车,才不至于被风刮下来。

 

北京的冬天,太和殿上方的天空又高又蓝,圆明园的树梢上不时有阵阵寒鸦惊飞,长安街空旷通达领你穿越时光的隧道,长城蜿蜒起伏向人展示它刚柔相济的坚韧和执着。

 

北京的冬天,烤红薯温香四溢,冰糖葫芦酸酸甜甜,王府井大街上熙熙攘攘,皇城根儿下的人们从容不迫,人艺的剧场里上演着经久不衰的人间悲喜剧,美术馆的回顾展替人招回三十年前的记忆。

 

北京的冬天,从什刹海到未名湖,冰面上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让我驻足流连,不忍离去……

 



北京之书缘

 

回国,逛书店是必做的功课。久闻海淀图书城大名,欲往,领导却提议去“风入松”,我心想:一爿小店哪有一座书城过瘾,回来的路上顺道看看便罢。领导笑曰不然:如今的出版物良莠不齐,能进“风入松”的书是经过店家筛选的,他们眼光好,帮你滤去不少垃圾。再说,那些个书一上午怕是看不过来呢。

 

书店门脸不大,设在北大南门外的一个地下室。下楼梯的墙上挂着斗大的“书缘”、“书情”、“书魂”三幅墨宝,让人感觉像是来赴前生的一个约会。入门处有两幅对联:“游书林修性,听松韵骋怀”,“风入松林多带雨,情钟书海常献芹”。另外还贴着一张海报,是一个讨论儒家文化的讲座。

 

书店里果然少有那些铺天盖地或包装精美或印刷粗糙的“垃圾书”,平添了一份宁静的气氛,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曾经气定神闲、静心读书的年代。沿着一排排书架走过去,有些像是久违的老朋友,有些像是一见如故的新交。有些书当年没读懂,然而随着岁月的递增,却在不经意的时刻冒了出来,这才恍然意识到:当年种下的种子发芽啦!那份欣喜,不是言语能形容的。还有那套“商务印书馆”出版,有着橙色或绿色书脊的哲学社会学类经典丛书,当年在书店里总是被高高地放在书架上令人仰望。那时总想:日子还长着呢,总有一天我也要啃一啃这些大部头。然而现在我知道:不会有时间和心情去读这些书了。

 

一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拎着一大摞书走出书店时,我又望了眼那张海报,想起大学的同室好友曾极力劝我回京定居时说的话:“北京之大,任何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圈子。”这话我信。

 

碰巧晚上电视上有个关于读书的讨论,有位嘉宾把当下称为“实用主义的阅读年代”,还给于丹封了个“文化超女”的称号,令人莞尔。这才想起白天在书店还真没见到于丹的书,也不知是我大意还是她的书没能入店家的法眼。淘回家的书里到有两本是关于孔子的,其中一本是写孔子本人的,题目我很喜欢——《孔子:先尽人事后由天》。和老庄比起来,孔子挺不潇洒的,身处乱世,却一直很艰难执着地要去推行他那套以“仁”为本的主张,还偏要不带任何宗教色彩,既不拿乱力怪神来吓唬人,也不给天堂之类的空头许诺,结果自然是四处碰了个灰头土脸,得了个“丧家犬”的诨号,可他老人家居然还能笑着说叫得贴切,实在是个心怀大慈悲的圣人,难怪那个叫 Will Durand 的美国老爷爷要把他排在耶稣之前。

 

回美的时候,两只托运的行李箱都超重了,我们只好把书拿出来,装进了随身带的背包里,鼓鼓的两大包,一路辗转着背回了美国的家中。 

 


 

北京之乡愁

 

又一日,陪领导去看望大学老师时蹭得两张“梅兰芳”的电影票,在北大的世纪大讲堂。世纪大讲堂其实是个剧场,分上下两层,几乎天天有戏上演。听领导的老师说,国外来访的艺术团体,经常会来北大演出。电影开场前,舞台旁的电子显示牌上不断显示着近期的节目,其中有俄罗斯芭蕾舞团的“天鹅湖”。不知北大的学生们,怎么能够抵御这样的诱惑,还有没有时间念书。

 

电影很一般,“蓄须明志”和“打擂台”那两场戏都透着老谋子式的煽情和用力过猛,访美那段整个一个搞笑,和孟小冬则是巨无聊的翻来覆去的“游龙戏凤”。而对梅兰芳的艺术成就,着墨却少得可怜,没有了“贵妃醉酒”和“霸王别姬”,梅兰芳便不是梅兰芳了。亮点是小梅兰芳的扮相,着实惊艳出彩,然整个电影却像是青春版的优伶戏。

 

散场时已是午夜时分,踅进一家小店要了碗醪糟汤圆,吃完后浑身暖暖地走到街上,路灯的清辉洒在空荡荡的路面上,没有了日间的喧嚣,北京城又恢复了旧时的空旷,我和领导都打消了要打车的念头。

 

沿着四环路旁的人行道往家走,旁边科学院那几栋青砖楼房还是五十年代的建筑,而那条我曾经无数次骑车穿过的马路却早已没了旧时的模样。心想北京真不愧是个有容乃大的城市,既沉淀着历史,又瞻望着未来,甭管是最卑微的还是最显赫的,北京总是不卑不亢地接待,给他们以容身之处。难怪电视里连年轻的北漂一族都要说出“若是有一天离开了北京,北京便是乡愁”这样多情的话了。

 

而于我,北京最具魅力之处,是它那份阅尽沧桑后的大气、坦然、与从容,置身其中,仿佛有双温暖宽厚的大手,能把人心中的沟沟壑壑抚平,让心变得舒坦和开阔起来。

 

北京是乡愁,更是心灵的守护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288200.html

上一篇:大时代里的悲情人物——读奥本海默 (3)
下一篇:有钱的牛——有感于孔子被娱乐

10 刘立 崔全顺 杨正瓴 罗帆 寸玉鹏 吴飞鹏 黄晓磊 高莉 李学宽 侯成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6 06: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