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大时代里的悲情人物——读奥本海默 (2) 精选

已有 6405 次阅读 2009-12-16 01:04 |个人分类:人物|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曼哈顿工程,原子弹,科学与文明| 原子弹, 曼哈顿工程, 科学与文明

 
领导曼哈顿工程,无疑是奧本海默一生事业的巅峰。然而,当时的军方负责人——戈罗夫斯将军——为什么会选中不仅毫无任何行政及实验物理方面的经验,而且还因为和共产主义运动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被列入了FBI黑名单的奧本海默,却着实令人费解。用拉比的话来说:“他是一个最不可能的人选。”不过,最终有目共睹的事实却证明了:只要有合适的土壤和时机,一个气质敏感忧郁的左翼理论物理学家,也同样可以成为一个富有亲和力、行事果断的卓越领导人。其间有多少时势造英雄的成分,是一个会令史家永远争论下去的话题。
 
有两样东西令奧本海默一生钟情——物理学与新墨西哥州的山峦。伯克利时代的奧本海默时常幻想着二者兼得的美妙,曼哈顿工程让他得以如愿以偿。奧本海默亲自选中的洛斯阿拉莫斯,两面环山,一面是广袤的沙漠荒原,四月份山峰上仍覆盖着积雪,有一种超然世外的冷峻美。一位物理学家的妻子是这样描述洛斯阿拉莫斯的四季的:秋天,杨树金黄的叶子和墨绿的常青树交织成一片斑斓;冬天,风雪覆盖了荒原和山川;春天,嫩绿的新芽透露出勃勃生机;夏天,干燥的沙漠风吹着响哨穿过松林……
 
1943年初,创建伊始的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只有百余位科研和后勤人员,两年之内,迅速发展为拥有4000余工作人员及2000余官兵的大型国立实验室,其规模远远超出了奧本海默最初的设想。那里集萃了战时众多的物理学精英,有已经功成名就的贝特,也有野心勃勃的泰勒,还有初出茅庐的费曼,这群人的平均年龄不足26岁,充满活力与创新的想法。他们在新墨西哥州的荒山野岭里夜以继日地工作,目标只有一个——赶在纳粹之前造出原子弹。来自英国的塔克写到:在战时的洛斯阿拉莫斯,我看到了雅典精神,柏拉图的理想国。
 
不过,若说洛斯阿拉莫斯便是战时的学术桃花源也不尽然。那些在象牙塔里呆惯了的书生们要面对的,不仅是严酷的自然环境和简陋的生活条件,还有来自军方的对个人自由和学术交流的限制,这显然和科学精神背道而驰,对于习惯了在无碍的交流中碰撞出灵感火花的科学家们,是万万难以接受的。实验室创建伊始,视保密为头等大事的戈罗夫斯将军便主张所有人员皆采用军队编制,遭到许多科学家的坚决反对,不少人干脆表示若是非要穿军服就拒绝参加。对于将军作出的各部门之间必须保密的规定,大家也是阳奉阴违,使得这一规定不久便形同虚设。有次玻尔来访,将军如临大敌,事先花了十二个小时,谆谆嘱咐饶舌的玻尔,哪些属于不能在公开场合讲的机密,换来的却是玻尔开讲不到五分钟就开始大谈机密。最绝的还数喜欢恶作剧的费曼,居然在军方的眼皮底下,把各部门的密码锁开了个遍。为了抗议军方擅自开拆私人信件,费曼还煞有介事地和夫人用密码通起了信。当安全人员向他要解码时,费曼调皮地说:老婆大人为了检验他的解码能力,没留密电码!
 
对于科学家们或明或暗的抗争,奧本海默的心情是矛盾的。一方面,他有亲共的“前科”,无时不在FBI的监控之下,为了取得军方的信任,在一些事情上不得不作出让步;另一方面,他又深谙公开与透明对科学探索的重要,因而对科学家们采取了默许或故作视而不见的态度,而对军方阻碍各部门之间交流的举措,则给予坚决的反对。在理论部主任贝特的倡议下,实验室坚持每两周举行一次讨论会,从学术问题到具体操作,事无巨细,都属于讨论的范畴。除此之外,洛斯阿拉莫斯的科学家们,还同其他参与曼哈顿工程的实验室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与协调。曼哈顿工程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成功,和科学家们顶着军方的压力,共同营造了一个有高度学术自由、公开透明的交流氛围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1944年底,盟军登陆诺曼底六个月后,欧洲战场的战事行将结束,曼哈顿工程失去了原有的紧迫感,科学家们开始认真思考原子弹给人类带来的影响。其实这样的思考一开始便存在着,奧本海默曾力邀拉比担任实验室的副主任,拉比以“不愿意看到三百年的物理学研究结晶成大规模杀伤武器”为由拒绝了。但更多的科学家出于抵抗纳粹的使命感、两害相权取其轻而投身到了原子弹的研制中。随着德国的战败,有人开始质疑继续研制原子弹的必要性,也有人预见到了战后美苏间的核竞争,实验部主任威尔逊因此组织了公开的讨论会,探讨原子弹对文明的影响和科学家们的立场与态度,在或公开或私下的场合里,这样的讨论贯穿了整个原子弹的后期研制过程。
 
1945年7月16日,人类历史上第一颗原子弹在阿拉摩高德沙漠试爆成功,巨大的蘑菇云升起之后,戈罗夫斯将军说:“常规战争的时代结束了。”物理学家本布里基说:“我们现在都是狗娘养的了。”奧本海默则想起了印度教经书《薄伽梵歌》中的诗句:“我变成了死神,世界的摧毁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278936.html

上一篇:两部小众电影
下一篇:大时代里的悲情人物——读奥本海默 (3)

8 苏德辰 刘全慧 吕喆 贺天伟 yinglu feynmanlqh xchen runeasy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4 11: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