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柏林墙

已有 3657 次阅读 2009-11-14 13:27 |个人分类:历史与时事|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本星期的重头新闻是柏林墙,每天上下班的路上听着收音机里的报道,勾起许多零零星星的想念。
  
“柏林墙倒了!”
 
柏林墙倒的时候我来美国不到三个月,消息是领导第一时间电话里告知的。他在那头一边看电视一边为我做“实况”报道,我一边听一边想象着爬上墙头的兴奋的人们,忽然非常想念那座刚离开不久,在五月里还充满了喧哗与骚动,到了六月却变得空空荡荡的京城来。
  
两年前去柏林开会,顺便去看了柏林墙。不愧是能在废墟上重建家园的人们,拆起东西来不带含糊的,这么重要的一座历史地标已经荡然无存了,只有这一串牌牌,记录着曾经在这里过早结束的年轻的生命。最后一位是68年出生的小伙子,牌子上的日期是89年5月2日。那天,不少他的同龄人大概正在天安门广场守夜。
 
 
 
       
 
柏林印象
 
建立于二战废墟上的柏林,新与旧对比强烈,沧桑感和现代气息兼备。在Spree河坐游船时,这种感觉尤甚。船开起来之后,各种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建筑依次映入眼帘,宛然行走在一座建筑史的博物馆中。
 
柏林最让我流连的是连接布兰登堡门和博物馆岛的菩提大道,那里是柏林文化的集萃地。从洪堡大学、歌剧院,到数不清的教堂、博物馆,要是细细地品下来恐怕得要一个月的时间。这令我非常羡慕那些在洪堡大学读书的年轻人。
 
在历史博物馆看宗教改革部分,马丁·路德挑战罗马教廷时自问自答的两句话引起了我深深的共鸣。他说:
 
        - How do I get a merciful God?
 
        - Through grace alone, through faith alone, and through the Holy Scripture alone.
 
马丁·路德不仅再三强调alone,而且把grace和faith置于《圣经》之上,作为通向上帝的必由之路,其意识之超前,不知比起现代的原教旨主义者高出了多少。我想:如果人人都以这种方式去寻找自己的上帝,最后也许不一定能成为基督的追随者,但我们的社会会是一个更加宽容有人性的社会。
 
柏林虽然远离莱茵河,但清晨从飞机上向下望去,树木建筑都被一层浅浅的雾笼罩着,令人仿佛嗅到湿湿的莱茵气息,依稀闻到莱茵的涛声。
 
德国电影
 
有两部和前东德有关的电影,我都非常喜欢。一部是《窃听风暴》,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另一部略带喜剧色彩,名为《再见,列宁!》。
 
《窃听风暴》讲的是东德的克哥勃——斯塔西——对人无孔不入的监视与控制,以及极权高压下一群无助却良心未泯的人们。整部电影叙事风格哀婉清丽,象舒曼的音乐。窃听者读布莱希特诗时流下的两行清泪,让人印象格外深刻。
 
《再见,列宁!》的构思很巧妙,男主角的妈妈,一个忠心耿耿的共产党员,在巨变的前夕陷入了昏迷。通过妈妈醒来后儿子一连串精心安排的善意的隐瞒,导演不着痕迹地向观众讲述了过渡期东德人的微妙感情,他们的徘徊与期待、留恋与困惑。电影的叙事如行云流水般流畅,男主角的旁白则如诗一般优美。
 
两部电影,不同的忧伤,却有着共同的真挚深切的人文关怀,看完后有种灵魂被洗濯了般的清爽。不象看张艺谋的电影,看完后心里总被一层厚厚的黄土压着,喘不过气来。
 
我对德国文化的喜爱,始于大学时代。《再见,列宁!》里的这段旁白,让我对未来的莱茵之旅依然充满期待:
 
The winds of change blew on the ruins of our republic. Summer came, and Berlin was the most beautiful place on Earth. We were at the center of the world, where things were finally happening, and we went with the flow. The future lay in our hands, uncertain, yet promisin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270943.html

上一篇:诺贝尔和平奖
下一篇:大时代里的悲情人物——读奥本海默 (1)

4 苏德辰 孟津 李颖业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6 01: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