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天择”与“进化”

已有 4453 次阅读 2009-8-18 01:42 |个人分类:读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达尔文,进化论| 达尔文, 进化论

 
二月的一个周末,带小朋友们去看了场达尔文的演出,是学校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的系列活动之一,由戏剧戏作东,在自然博物馆的小剧场上演。
  
整场演出其实只是一部不到一小时的独角戏——由老年达尔文在书斋里讲述自己的一生,编、导、演全由衣阿华州Coe College生物系的退休教授Floyd Sandford一人担纲,绝对的低成本制作。
  
教授演得还是蛮认真的,也挺注意照顾小观众们的情绪。讲到童年达尔文痴迷于虫子,成天价上寻下觅时,小儿子既兴奋又神秘地趴在我耳边说:“妈妈,他要把虫子放嘴里啦!”话音未落,台上的教授已经被虫子的分泌物折磨得五官移位了,小朋友们乐不可支。
  
在谈及进化论时,教授特意提到,达尔文在整部《物种起源》中,没有一处用到“进化”(evolution) 一词,而只使用了“演”(modification)。从“进化”到“演”,是今年诸篇纪念达尔文的文章所不约而同提到的,也是达尔文学说的革命性之处。其实在达尔文之前,“进化”正在日渐取代“神创”,得到知识阶层的认同。达尔文的祖父和外祖父,便都是拉马克进化论的拥趸。深受启蒙思想熏染的美国国父们,也都是进化论的支持者,不然也不会有宗教自由,政教分离这样的远见卓识了。然而在拉马克那里,物种的变异是定向的、出于某种需要而发生的。似乎有个神——自然神——存在着,他比那个动不动就要对人类加以惩罚的神要善意,在冥冥之中引导着生命从低级到高级的进化,这样的“进化”是有目的,有秩序,有方向性的。“进化”一词本身,在拉丁文里的含义是“徐徐展开的书卷”,随着书卷的展开,人这样的智能动物出现了。人类的出现,是神的宏大计划的一部分,也是最精彩的部分。
 
然而达尔文把这些方向和秩序全打乱了。以“自然选择”为基石的进化学说,清晰地构建了随机变异、生存竞争、适者生存这样一个物种演变机制,摧毁的不仅仅是神创论,也包括各式各样的目的论。若是把它不分青红皂白地运用到社会学上,则和已经建立的社会道德及纲常伦理大相径庭,其颠覆性是显而易见的。所以进化论在创建伊始便饱受争议,直至今日,也没有消减的势头。
 
可是,这样的学说虽然“冷酷”,却正在被越来越多的科学观察所证实。首先是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学的发展,不但为物种的随机变异提供了物质基础,也阐明了变异发生的机理。而现代的生物医学研究,也给自然选择提供了越来越多的佐证。以在黑人中发病率较高的镰刀形贫血症为例,镰刀形红细胞的携带者,对疟原虫有着天生的抵抗力,这在疟疾流行的非洲,无疑有着生存上的优势,所以镰刀形贫血症基因在黑人人口中,以更高的比例被保留了下来。又比如,肥胖病患者如今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加,由此带来的心血管和糖尿病发病率的上升,越来越引起医学界的重视。其实,我们人类才刚刚告别饥荒年代。那时,一个人若是能把从食物中摄取的能量适当地储存起来,是有着生存优势的。然而,在垃圾食品充斥的今天,这样的优势不但不存在了,反而成了负担。这些例子都说明,物种的演变并没有明显的优劣之分,而只是对环境是否适应。
 
若是我们可以把政治动物当作人类的一个亚种的话,没有什么物种比他们更能够说明演变的无序性了。曾为托马斯·杰弗逊立传的历史学者Joseph Ellis 在《美国的缔造》一书的序言里提到过这样一件事:每当他在签名售书演讲之余,读者问的最多的问题往往是:“为什么两百年前的选民能在杰弗逊和亚当斯之间进行选择,而我们今天却只有小布什和戈尔可选?”作者于是有感而发地说:“若是纵观美国历史的话,我们几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达尔文先生完全搞反了!”其实达尔文并没错,什么样的选民土壤产生什么样的政治人物,自肯尼迪始,老百姓喜欢把政治当娱乐,这不作者的话音还没落地呢,佩琳欧巴一帮美女帅哥便已然粉墨登场了。
 
呃,扯远了,继续看戏。全剧还有一长达六分钟的片断,再现当年赫胥黎和大主教威伯福士在牛津关于进化论的一场唇枪舌剑的辩论,教授一人分饰二角,声如洪钟,中气十足,令人依稀可闻当年的刀光剑影。我想教授当年在百十号人的阶梯教室讲大课,肯定是一把好手。
 
全剧一直在小心翼翼地避免着和宗教的正面冲突,甚至在提到达尔文放弃父亲给他安排的神职生涯时,都要画蛇添足地说:达尔文并不是反对宗教,只是对科学更感兴趣。进化论在美国一直是科学和宗教冲突的焦点,教授这样的妥协未免有些示弱。但考虑到宗教势力在美国的根深蒂固,一出旨在向大众宣传进化论的短剧,采取这样的立场也不失为一种理性和务实的态度。
 
然而全剧快结束时,教授还是借达尔文之口道出了排这出戏的意图:“科学不是宗教的敌人,不宽容和非理性才是。”
 
但愿这不只是教授善良的一厢情愿,因为这世界上还有太多由于不宽容和非理性而打着宗教的旗号进行着的战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250014.html

上一篇:“打鸡血”与刺激经济
下一篇:教育的产业化——再看《决裂》

5 苏德辰 杨正瓴 郑小康 寸玉鹏 lrx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4 21: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