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生育,由多到一难,由一到二更难 精选

已有 16862 次阅读 2015-11-4 09:23 |个人分类:社会评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独生子女| 独生子女

吕乃基

记得刘晓庆说过,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

生育,由多到一难,由一到二更难。

由多到一,国人让渡了基本的生育权,且多有血案。终于,国人接受了,从心底里接受了,只生一个好。从家庭到整个社会围绕“一个孩”重新构建起来。在这一过程中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以往分散分配于多孩的所有资源和期望,全部集中到独生子女的身上,或者围绕独生子女重构

国家层面的最大变化就是独立的部级部门,计生委横空出世,握有生杀大权之一。此文主要说的是,直接面对生育的家庭。

当一个家庭把原先分散到每个子女的资源集中到独生子女之时,也就把一个家庭、甚至家族未来的全部希望都寄托于独生子女的身上。两个或两个以上子女,彼此间会有差异,在正常的养育过程中,父母可以接受其中之一较为优秀而另一个显得平庸的事实;若是独生子女,那就必须优秀。为此必须舍弃原有的正常模式,不惜投入较之多子女情况下更多的资源,包括钱财、时间和精力,以在社会上获取更多的资源。

当独生子女的家家户户都这么想时,彼此间就发生更为激烈的博弈,为子女在社会中争夺资源。生长发育所需的资源如奶粉、尿布、童衣、玩具等,市场经济环境中,一般情况下掏钱就买来了,如要无毒优质,还可以到国外去买。医疗资源的涉及面就要广的多了。当地有没有优质的儿童医院、排队侯医、医护人员的服务质量等,都在测试父母的忍耐力和社会活动能力。更大的考验是教育。医院没有绑定病人,患儿可以四处求医;然而教育则否,一旦捆绑,就是一年甚至数年。医疗,一般的头疼脑热之类痊愈之后,即可健康成长,没有什么后遗症;然而教育则打下烙印,每一步台阶都关系到下一步的高度和方向,一旦上错了船,那就是步步惊心,输在一个又一个起跑线上。拼教育资源,或许是家庭之间最大的博弈目标。即使有好的教育资源,尽职的爸妈还要全程陪伴,家长会、作业、签字、来回接送,一个也不能少。琳琅满目的辅导班、参差不齐的教辅书,挑战家长的火眼金睛。在独生子女长大成人的近20年间,还要忍辱负重,忍受白眼,咽下多少耻辱,加之目睹子女所遭遇的种种不公。如此的心血投入,只为了那一个,那唯一的一个!

现在可以两个了,然而独生子女情况下的博弈格局已定。这样的经历刻骨铭心,这样的价值判断已经深深刻入70、80后的心间。难道第二个就可以不尽心尽力,把上面的心血减半吗?那些已有一孩,眼下好不容易舒一口气的父母们,抚今追昔,痛定思痛,是否还愿意,以及付得出那曾经心血,即使调整到当年付出的0.8、0.7?

相比之下,妈妈们更不愿意生。想当年,只生一个好,解放妇女劳动力,中国女性的就业率在世界首屈一指,从上到下引以为豪,充分体现了优越性。女性也充分体验到走出家门而成为社会中一员的独立、自由、自主,以及种种难以言表的滋味。能指望她们放下手头的工作和社会地位再回到家中,即使只有数月到一年?数十年的教育和实打实的经历已经重塑了中国当代女性。

不情愿的还有那“二孩”的哥哥姐姐,来到这个世界的数年内,他/她们已经习惯于“独”,享受“独”的一切待遇,关注、资源、爱抚……,不情愿与弟妹分享,浑然不知弟妹相伴之乐。

日益“进步”的避孕技术和设施在这里起到了意想不到的影响。科技,面对政策的变化,双刃剑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有趣的是,避孕技术只是继续发挥当初制定政策者的意愿,是政策发生变化让避孕技术的作用由正到负。

 

归结到一句话,就是“路径锁定”。虽然70、80后中的一些会走出锁定,再度生育,但整个社会生育潮流的变化或许要期待基本上未受计划生育影响,未被锁定的90后。只是不知这些生在后现代,蜗居于小时代的屌丝怎么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0844-933234.html

上一篇:人口政策背后的知识与知识分子
下一篇:习马会后海峡对面的记者招待会呢?

43 陈南晖 蒋永华 刘洋 沈律 许培扬 姬扬 田云川 曹俊兴 陈冬生 武夷山 陈新 胡方云 吕洪波 喻海良 吴国林 陈楷翰 王永安 白龙亮 黄永义 张骥 蔡小宁 梁进 张文增 戴德昌 张铁峰 黄育和 曾新林 杨华磊 彭友松 张晓良 侯成亚 马雷 刘波 吴国清 李进平 李君亮 伍光良 clp286 scottfan zhoulong jlx1969 luxiaobing12 n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21 12: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