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铲除攀附在课题上的附加属性 精选

已有 4458 次阅读 2013-10-24 08:10 |个人分类:科技|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课题,经费,科学网,知识| 知识, 经费, 科学网, 课题

吕乃基

10月21日,有幸应科学网编辑部之约参与“钱,到底该怎么花?——聚焦科研经费”的“在线访谈”。事先归纳了几点想法,打算在“现场”拿出来交流,孰料“在线访谈”的气氛根本容不得慢条斯理照本宣科。其一是来者大多从意想不到的方位杀来,根本没法以事先想好的条分缕析去应对;其二是问题如车轮大战般接踵而来,难以一一应对,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稍一思考以组织言辞,问题马上就积压下来。

好在还有“线下”,可以延迟,看清对方招数,见招拆招。此处即把原先的想法稍加整理,感觉尚可应对在“访谈”中的一些问题。主要是以下两点:如何看待知识的价值,以及单纯的科研经费和捆绑的科研经费。

一、知识的价值

知识难以定价,更没法折算成一一定价的“发票”来报销。虽然没法定价,但在经济总量中会有相应的比例。在生产力诸要素中,自古以来各种要素的权重此消彼长,从土地到各种自然资源到资金。到上世纪末,知识逐步成为生产力中最重要的要素。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知识在其中的地位。据报道,一块芯片利润的分配方式是,与知识直接相关的部门,如研发、调研,以及品牌管理等领域拿掉85%;设备和设备折旧6%,制造环节员工工资6%,最后是材料和能源消耗只占3%。虽然这一数据在各个行当会有出入,但知识的比重占据大头且越来越大,则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把上述比例“映射”到科研经费,从申报者到全体参与者,包括咨询专家和研究生等,他们的工作主要都在“85%”。若是注意到在科研中基本上没有“制造环节”,因而在85%之上还要再加上原属制造环节的6%中的一部分。在企业中知识的比重尚且达到85%,纯粹创造知识的科研环节,其中“劳务”的比例自然还要更大些。现在的规则中“劳务”只占15%的比例,大概只是相应于托夫勒的第二甚至第一次浪潮,而制定这一比例的管理者想来应该是生活在百年甚至千年之前。

值得注意的是,科研具有以下特征,其一,知识需要拓展与提炼。科研经费的使用不能只是限于这一特定课题。当年居里夫人从多少矿石中才提炼出些许新元素,知识的创新更是如此,如大海捞针。不能说,拿那根针来报销,而不计捞针的功夫。创新的灵感不是无中生有。没有“踏破铁鞋”,就没有“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有“众里寻他千百度”,就没有“灯火阑珊处”。经费不能只用于“得来”的瞬间,在“踏破铁鞋”“寻他千百度”之时,同样付出辛勤甚至更为艰苦的劳动。在此意义上,可以说,课题之外的知识与课题本身同样重要。其二,知识的积累与转换,科研经费不能严格地卡在某一时段,而且还要用于课题的延续和两个或多个课题之间的交接。每一项申报都要求有“先期成果”。须知,在申报课题之前的科研中,并不知道而后会有什么课题,也不会有针对先期成果的经费,然而这一环节却必不可少。于是,科研经费不可能在“规定的”时间用于“规定的”项目,更不可能到年底突击花钱。第三,科研的高度不确定性。这一点已有公论,无须赘述。不确定的科研,又怎么可能限定于确定的“发票”之中?

正是科研本身的特殊性,决定了科研经费使用的特殊性。

二、单纯的科研经费与捆绑的科研经费

科研经费的多少,以及科研人员可以在多大程度上自由支配科研经费,在什么场合用在什么地方,如果这就是问题的全部,或许还比较简单。让问题变得复杂和难解的是,在课题和科研经费上捆绑了形形色色额外的事项,增添了与课题及经费本身无关的附加属性,从而使得课题和科研经费变得不那么单纯,甚至面目全非。

所谓课题与经费的“附加属性”主要有以下名目:其一是与申报者捆绑。拿到了某某课题者可以申报教授、333人才、千人计划、某某学者,乃至院士,于是课题与经费就被捆绑了额外的功能,成为申报者在通天塔上攀登的敲门砖,进而成了必由之路,把科研人员牢牢捆绑在名和利的战车之上,甚至彼此内耗。与此同时,个人的兴趣、自由探索精神被边缘化,即使主流媒体宣扬的核心价值观亦被遮蔽。其二是与学校、院所,以及当地有关部门捆绑。拿到多少项某某课题,经费总量达到多少,关系到政绩、排名,以及升迁。

有了这些附加属性,课题的申报也就凭空增添几许强制性:课题经费固然重要,而钱——所谓“身外之物”的“身外之物”似乎更重要。想要在高校和科研院所呆下去,不能没有“名分”。

正是这些附加属性,经费分配部门也就有了制约科研人员的额外权力,寻租的权力,而后者则在无形之中失去了在更大的范围自主选择的权利。申报者所在单位也把压力转嫁到科研人员身上。在重重压力下,科研人员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竞争惨烈,以及竞争更多地发生在申报的过程中,而不是在科研本身。在近日的“2W”之争中,不难嗅到弥漫于其中的硝烟。重要的是获得课题,而课题的完成情况倒是次要的。由此可见,课题的附加属性也是重申报轻结题的始作俑者。万钢和新华社指责——在目前错误和扭曲的规则之下,少数科研人员的违规与腐败;然而,是否有人揭示这些腐败的深层原因——并非为少数人的腐败开脱,进而捅开申报环节的毒瘤?这一环节的腐败,问题更严重,情节更恶劣,影响更大,对科研人员和科技发展的毒害也更深。

坚决铲除攀附在课题上的附加属性,还课题以本来面目,清白之身。让分配和管理者回归其服务功能,以顺应改革大潮;让申报者心无旁骛,一心一意完成课题。欣闻科学网正在发起“科研梦”的征文,坚决铲除攀附在课题上的附加属性,这是实现个人“科研梦”之途,更是民族复兴之路。

 




聚焦科研经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0844-735528.html

上一篇:2013诺贝尔奖化学奖对自然哲学的启示
下一篇:肯德基和麦当劳的社会功能

20 吕喆 马建敏 何学锋 马建华 曹俊 张铁峰 赵保明 梁洪泽 喻海良 孙长庆 徐耀 曹聪 陈安 张彦斌 戴德昌 马雷 王云泉 biofans liyan5011 silenty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14: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