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在万钢与梅新育之间 精选

已有 18281 次阅读 2013-10-16 09:04 |个人分类:社会评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万钢,梅新育,科研| 科研, 万钢,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梅新育

吕乃基

一石激起千层浪。赵明教授文章置顶后,引起网上网下强烈反响。

博主以为,争论混淆了两个范畴:正常的初次分配收入(工资+单位人皆有之的“某某费”)和科研经费。前者可以自由支配但普遍过低,尤其是没有任何头衔的副高和讲师以下者,不要说体面二字(陈安博士自称,在学生家长收入的“橄榄形”中位于最下面的“尖尖角”,辜负了科学网名博之美名,不过似乎不妨碍众蜻蜓争相停靠),若是同时兼房奴、孩奴,恐怕马斯洛的最底层也难以维系。

相比之下,后者面窄量高加双规(双规:在规定的时间进行规定的消费——高校中的经济学2 2012-07-17。并参见金拓老师对其博文评论的答复:不少未在当代中国工作过的华人学者甚为不解:为什么重大科技项目的指南一经出笼,便要求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申报和评审?这其实正是管理当局的无奈和用心——最大限度地压缩生态链中人们的交易机会。大量的资金突然发放,造成了来不及交易的局面,才有可能使其中的一部分落入交易资源不多的研发团队手中。)

正因为此,再加上上述两方面之间巨大的反差,也就有了段振豪,有了万钢所说的一切。(华尔街日报中文网)苏州大学的董洁林博士接到一位陌生女士的电话,她丈夫是一位从美国回到中国高校工作的海归,几年时间,从一个谨小慎微的书呆子,变成了一个满嘴谎言、贪污科研经费的“坏人”。电话里说:“我在美国呆了几十年了,价值观已经固化,况且我们从来不缺钱。你不知道受良知折磨、加上担惊受怕是什么滋味,我希望我们的孩子以一个正直、高尚的父亲为荣。”她屡劝不住,担心害怕。“可是他已经走火入魔,把邪路当成了事业成功。”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forum.home.news.cn/post/viewPost.do?ver=1&id=127385028。此时,博主想到的话是:“……社会把人变成鬼”。

 

博主去年底曾发文:原善扭曲的第四种类型——通天塔 2012-12-20。择相关部分粘贴如下:

 

在高校和科研机构工作,收入微薄,基本工资甚少,而绩效工资多与课题、经费、论文和工作量挂钩。经济,是对青年科学工作者的沉重压力。社会的分配应以初次分配为主,二次分配只是在一定程度上的调整。然而在当代中国,劳动者最基本的劳动所得所占的比例却每况愈下,高校中,课题费、基金、奖励、津贴等名目繁多的收入所占的份额与时俱进,成为一部分人越来越重要的收入来源。中国的基尼指数日益扩大,若是考察高校中的基尼指数,或将超过社会的均值。

初次分配与二次分配倒置,致使老师日渐疏离自己的本职工作,投身于课题等,尤其是之前的环节:“跑”上面。

 

随着国进民退,大权在握、拥有资源的“有关部门”近来握有的资金越来越多。而设立各种称谓、奖项和名目繁多的基地,制定相互套叠、环环相扣游戏规则,是其实行控制的重要手段。最重要的是,有关部门有权任意调整,并拥有最终解释权。在制度的安排下,越来越多的人竞相或不得不挤上“华山一条路”:把获取资金和学术“制高点”奉为最高目标。

这是一条险路。为何要让科研人员在边缘线上生存,在扭曲中成长?

 

博主想起税收部门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叫做: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此间的关键在“取”和“用”之间的转换。税收,是任何国家得以运行的基本前提,用于社会的公平、国防、救灾、民生和市场经济达不到的领域。现在的问题是,在用到科研领域时,出了这样或那样的纰漏。

其一,前“民”不等于后“民”。被取之民的人数远大于有幸用到之民;基本上是普遍撒网,取自全体科研人员,一刀切,或顶多数刀切。

其二,钱收上来了,所用之民则是“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大把的钱,被设计成各种课题,五花八门的奖项,以及设置什么样的条件,等等,至关重要。用于少数深谙规则并如鱼得水之士,被选者必须顺着通天塔,按照潜规则,亦步亦趋。

其三,在“取”和“用”的转换之间,“有关部门”获得了越来越大的权力。

 

苏州大学的董洁林博士援引她在美工作的经历认为,科研经费的一定比例用于人才的工资收入无可厚非,本是知识社会的一种运行方式,不过需要有适当的制度安排,例如美国科研经费用于人才的费用只能按照用人单位按市场标准制定的人员工资标准发放,科研项目负责人无权发放奖金,从而避免了贪腐渠道,可以借鉴。

 

博主的观点是,大幅降低所“取”,以普遍提高科研人员待遇,特别是初次分配。科研梯队不是华山一条路的通天塔,而是一座具有坚实基础和地基的层层递进的金字塔。获得课题者和参与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由课题费提高生活水平,而作为其基础的广大没有课题者可以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为金字塔的高端源源不断地输送知识、创意、人才,以及在某种程度上成为竞争的压力。

在资源发生如此转移的过程中,必然伴随着另一项转移:有关部门权力的转移。改变政府职能,小政府大社会,这一点也与中国改革的方向相一致。

同时,一旦科研人员的收入分配理顺,初次分配归初次分配,课题经费归课题经费,既不致发生科研人员穷困潦倒乃至为“奴”,也可严格规范科研经费的使用,以使各级科研人员各得其所,各项资源各归其用。

 




聚焦科研经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0844-733363.html

上一篇:当代中国的产业生态 ——技术理性的视角(三)
下一篇:2013诺贝尔奖化学奖对自然哲学的启示

65 武夷山 赵美娣 黄秀清 郑小康 郭会芳 李学宽 管政兵 杨正瓴 苏力宏 李子欣 何宏 盛耀彬 谢强 汤俊 梁洪泽 李宇斌 刘二 韩世清 温景嵩 张海霞 张忆文 林中祥 张骥 李孔斋 王启云 吴江文 赵斌 赵豪飞 张发 归明月 徐耀 许浚远 刘波 李天成 支海美 陈安 陈永金 曹聪 刘广明 于涛 陈小润 吴浩宇 戴德昌 韦玉程 蒋朝阳 李建雄 钱磊 马雷 李兵 者仁王 Wanmingfu luxiaobing12 trtr3939 biofans xindaxiang2 xuexiyanjiu mssy ztcztc zhouguanghui lbjman king2022 songshu123 rosejump liyan5011 liangqi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0 17: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