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别了,刘翔 精选

已有 7378 次阅读 2012-8-7 22:19 |个人分类:社会评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别了,刘翔| 刘翔, 别了

吕乃基

别了,某某。这是博主在今年春节后发的几篇博文题目中的一半。题目中的另一半是“春晚、赵本山、韩寒”。没想到不到半年还会用到这样的标题,没想到用在刘翔身上。

网上对这样出乎预料的结果有种种猜测,博主不想对此说三道四。前两天,博主就有过这样的念头:刘翔可不可以第二次退赛?

可以想到的是,运动员都有自己的运动生涯,都有退出赛场的一天,是画上圆满的句号,还是感叹号、问号,或者……。

想不到的是,刘翔,是以如此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运动生涯。在退场后又回到赛场,在最后的一个栏上深情一吻:这是刘翔的告别仪式。

想不到,也有其缘由。刘翔,与当年李宁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失手有共同之处。一句话,不堪重负。

 

“重负”,在传统的意义上来自政治:为国争光,特别是集各国和所有运动项目于一身的四年一度的奥运会。朱建华于1984年在联邦德国埃伯斯塔特举行的国际跳高比赛中,以2.39米的优异成绩第三次打破他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同年在洛杉矶第二十三届奥运会跳高决赛中,当中国的腾飞寄希望于他那横空出世的一跃时,朱建华略嫌瘦弱的肩膀难以承受如此压力,仅以2.31的成绩获铜牌。

“重负”,在新时代更多地来自感恩。奥运举重银牌获得者吴景彪,哭吼对不起祖国。举国体制包揽了运动员的一切,既然如此,运动员也就理应在胜利后感恩,失利后谢罪。

“重负”,来自赞助商,在于相应的经济利益。在走向市场经济之时,经济利益与政治考量叠加。

“重负”,在文化消费时代来自你我他的关注。就在昨日,一家媒体上有这样的标题:31枚金牌抵不上刘翔的脚踵。知识经济,被称为“注意力经济”,然而,注意力难道不是双刃剑?要是刘翔不参加或少参加伦敦奥运前的几次热身,不是像现在那样把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

 

够了。刘翔出道十年,在摘金夺银之时,也大大丰富了芸芸众生的文化生活。刘翔对得起这个社会,也对得起他自己。况且,在刘翔之后,还会有孙杨、叶诗文……媒体、赞助商,以及在媒体鼓动下的普罗大众,会把光环、勋章、称号、榜样等形形色色的符号堆积在新的他或她的身上。

 

至于刘翔,如同当年的李宁,退役,开启了作为运动员之外更为广阔的天地,具有更多的选择,最重要的是——自主选择。

别了,或许关上了通往赛场的门,但是开启了通往大海、天空,以及梦想之路(此处套用“洋河”广告)。

别了,送别的只是赛场上的刘翔。



我看奥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0844-600029.html

上一篇:逃生锤热销启示录
下一篇:放宽对科学网“准入”门槛的建议等

32 蔣勁松 戴德昌 李学宽 徐迎晓 吕喆 赵美娣 金拓 王春艳 王善勇 陈小润 张玉秀 鲍海飞 赵新铭 徐长庆 曾新林 逄焕东 刘广明 周可真 高建国 谭钢 韦明钎 武夷山 刘旭霞 李土荣 王海辉 杨艳明 吉宗祥 李维音 张天翼 agreatboy jlx1969 qinyh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6 10: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