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区块链4.0(下) 精选

已有 2316 次阅读 2019-2-2 19:32 |个人分类:科技|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区块链, 人工智能, 超能硅基生命

吕乃基

四、区块链+人工智能

溯源链创始人王鹏飞在18年初提出,人工智能代表先进生产力,区块链代表新的生产关系[1]。这一说辞将现实世界的两个核心的概念范畴移植到虚拟世界和未来世界,有助于生活在现实世界的人类,理解人工智能与区块链在虚拟世界和未来世界中的地位和相互关系,然而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能会限制相应的想象力。类似的说法是[2],人工智能是自学习,区块链是自组织。

1.人工智能与区块链相互赋能

用人工智能优化区块链的各个层面及其基础设施。

每个智慧合约都会生成关于交易的人工智能模型,按照输入条件设定执行出来的结果应有一个合理区间,高于上限或低于下限肯定不对。用户可通过申诉委员会申诉,人工智能模型容易对此进行分析判断。

基于人工智能的形式验证技术,可以理解为区块链的杀毒软件。在形成智能合约的过程中主动发现代码与合约的漏洞。

生成对抗网络,通过不断自我攻击,发现漏洞。合约生效前,人工智能一直在进行自我攻防测试。

吃一堑长一智。虚拟现实技术的价值之一是,虚拟吃一堑,现实长一智。虚拟现实技术的这一优势可以应用到区块链[3]

其一,可以作为学习机。新手做区块链,会碰到一些不能在链上的操作,可以先在虚拟区块链上做场景化、有序化的案例。

其二,可以作为实验室。很多攻击实验、安全实验需要在虚拟区块链上测试。

其三,也可以作为孵化器,。新的想法、算法、难度调整的机制,先在虚拟区块链上做,如果表现良好,再拿到真实链上去,保证区块链的项目从法律上、政策上合法合规。 

反过来,区块链技术也可以推进人工智能[4]

各种人工智能设备通过区块链实现互联、互通。统一的区块链基础协议让不同的人工智能设备在互动过程中积累学习经验,提升人工智能的智能。

开源的公链用于管理人工智能,对外输出人工智能服务。

算力通过区块链离散地组合起来,更多公司参与大规模计算,厘清分配奖励,成本端会发生大的变化,对中心化的算力机构依赖性变弱,甚至会出现新的组织形态,从而改变整个人工智能行业的布局。

人工智能所需的资源是数据。区块链打破信息孤岛,去中心化鼓励数据共享。获得数据溯源,保障数据的可靠性,保护隐私。

2. 超能硅基生命的存在是一个系统

有人曾以一个活生生的小镇与之在湖面上平静的倒影,比喻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关系。现实社会中的个人有感性、理性与悟性,类似量子叠加。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际有契约关系,更多是无需契约的彼此间的默契和情感关系,类似量子纠缠。移到虚拟世界的只是理性与契约(智能合约),排除“不确定”;如同量子态的坍缩。

区块链的作用不只是“信任”,而且是“确定性”。“确定性”是结果,“信任”是建立“确定性”的过程[5]

正是在这一过程中,一方面,互联网的自我意识觉醒[6],有区块链生态网络大数据基础,基于人工智能的智能合约将成为互联网“灵魂”的载体。另一方面是人的数字化,人因区块链而获得永生。

众多业内人士预言人工智能的未来形态,作为哲学家的赵汀阳的观点颇有价值:超能硅基生命的存在是一个系统[7]

人工智能的未来形态不是孤立的拟人个体。一些个体形态的机器人,只是属于超能系统的各种专用“零件”,可以在各个相对独立有限的领域,例如围棋、记忆和计算等单项超过人类,但不是全能冠军,更不可能是独立思想者。

超级人工智能的最优存在形态不是与人形相似的个体,而是与网络相似的系统。以网络形式无处不在的系统化存在,其优势是使任何个人的反抗都不再可能,因为人类的生活将全面依赖智能网络,而且网络化存在具有极强的修复能力,很难被彻底破坏。

只有一个“灵魂”或主体性的系统化存在才是超级人工智能的最终形式,有业内人士称之为“互联网大脑”(刘锋)。如果说,超级人工智能的最终形式,其灵魂(生产力)是人工智能,那么这种“系统化的存在”(生产关系),或许就是正在不断扩展和完善的区块链。

硅基生命的人工智能最终将超越拟人模式进入上帝模式,成为像上帝那样无处不在的系统化存在。人类只有像思考上帝的概念那样去思考超级人工智能,才能理解超级人工智能的本质。

3. 如果出现两种以上的超级人工智能系统

赵汀阳进一步设想,假如将来出现两种以上的超级人工智能系统,相当于存在两个上帝,其结果可能非常惨烈,战争的可能性将远大于联合的可能性,类似于两种一神教难以相容。这一设想有石破天惊之感。

然而在某种意义上,赵汀阳提出这一设想的缘由,较之设想本身更值得玩味。

一句常听说的话是,科学无国界,但是科学家有国籍。库兹韦尔曾提出未来人工智能的“奇点人”。类似地是否也可以说,奇点人无国界,但是先成为奇点人的人有国籍。特朗普在2017年底放弃“网络中立”,俄罗斯正在打造“第二互联网”[8]。为此,已经有人提出“互联网宪章”。

顺理成章的推论就是,区块链有没有国籍?

近日发生的中美贸易战震惊了世界,围绕芯片的中兴事件更是震惊了中国。由芯片而操作系统而根服务器在美国的互联网,每一个层次的背后都有美国的身影。

改革开放,中国由与国际接轨一路走来,而今,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濡以沫,还是各奔前程?未来中国有可能面临中美纽带从经济到科技及教育等一定程度的脱钩。中国是否下定决心自力更生,对中国乃至世界是非常重大的战略判断[9]

要虚拟世界的球籍,还是赋予虚拟世界以国籍?

目前,中国和美国在同一起跑线上,或相距不远。区块链基础技术的竞争主要在主链,全球范围内大部分主链在美国诞生,运营。中兴事件,痛定思痛,“我们不能像错过芯片、操作系统一样去错过主链这样的机会。”陈磊表示,迅雷作为做区块链基础底层研究,致力于做世界上最快主链的公司,特别希望能够看到政府的支持和国家的关怀。

金融地摊玉丰的观点(文献8)是,没有公链,中国的区块链就等于是现在的手机和电脑一样,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如果都用以太坊技术,那么基本等于中国的区块链不用搞了,又是第二个中兴。所以中国区块链的技术人员一定把中国的公链底层协议,公链标准,公链基础做出来,尤其是国家的法币。

陈磊和玉丰的希望或许表达了部分业内利益相关者的心声,在本文的第二部分中,已提及政府方面对区块链的理解。未知公链与公链之间的界面或接口,是平稳过渡,还是“非常惨烈”。面对上述观点,元道先生的观点是,不会有中国区块链和美国区块链,正如互联网一旦产生就是全球化产物。

库兹韦尔预言,“奇点人”将于2046年降生,另有研究者认为会在数百年后,更大的可能是,由人类社会到超级人工智能时代的转变不是一朝一夕之间,而是一个经历几十年到数百年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两种形态的存在并存,逐步演化。

按赵汀阳关于超级人工智能的最终形态是“系统化存在”的观点,实际上可以说,这一过程自互联网诞生之日起已经发生,被称为“价值互联网”或互联网“下半场”的区块链,将这一过程大大往前推进了一步。“以虚驭实”,意味着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人类社会与超级人工智能,这并存的两种形态至今的关系发生某种质的变化。

上帝,是超级人工智能的系统化存在,还是在其之外的某个或某些监管者?

一方面,以虚驭实,区块链将以理性、规则和确定性超越和改造现实社会,另一方面,现实社会也将以强大的惯性,譬如人类社会的权力,特别是大国之间的巨大争斗,抵御区块链对现实社会的改造,以及扭曲、分裂区块链;这两种力量之间的博弈,将在数十年到数百年的时间维度,以及全球或更大的空间展开。

对超级人工智能的未来,赵汀阳多说了一点,漏说了一点。多说的是在人类社会建构所谓“天下体系”,看看现实世界,乌托邦了;而漏说的则是基因编辑。

4. 哥德尔程序炸弹与51%

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原则”为人所熟知,人工智能的高速发展一再提示人类,要对人工智能“留一手”。

赵汀阳给出的建议是:“哥德尔程序炸弹”。

如果人工智能试图主动修改或删除给定程序,就等于同时启动自毁程序;如果人工智能试图修改或删除自毁程序,也等于启动自毁程序。相当于为人工智能植入任何方式都无法拆除的自毁炸弹,即任何拆除方式都是启动自毁的指令,这是技术安全的保证。

这种自毁炸弹具有类似于哥德尔悖论的自毁程序,即使人工智能具有哥德尔水平的反思能力,也无法解决哥德尔自毁程序

赵汀阳承认,“哥德尔程序炸弹”只是一种哲学想象,在技术上能否实现,取决于科学家的能力。

不过,由“哥德尔程序炸弹”可以联想起区块链的一个关键数字:51%。

单个矿池的算力超过51%就可以为所欲为。但比特币这么多年下来,为什么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事实上出现过很多次,包括BTCGuild、ghash,都曾经接近甚至超过51%的算力,然而最终没有出现51%通吃。

这是因为,一旦矿池算力接近甚至超过51%,群众就开始担心,币价会下跌,矿工们纷纷退出这个矿池,最后矿池自己主动限制算力增长。因为比特币设计的是一种共赢机制。大家都在一条船上。

算力如此,分布式账本的51%也是如此。

本文第二部分提及,把政府对区块链的监管本身做成智能合约。同样,有没有可能以区块链来实现人工智能的自我监督?

由此看来,区块链是否具有某种“反身性”?

人工智能可以在双手互搏中进化;区块链,是否也可以在反身性中自我迭代?

代结束语

未来已来。

普里戈金分岔图的分岔点既偏离、突破原有的轨迹,同时又留有“记忆”或路径锁定。在“未来”中必然“选择性”地包含了当下人的一部分心理和社会意义上的基因,譬如某种自爆设置,如“哥德尔程序炸弹”,以及不舍的权力。

选择,既是未来与现在的博弈,也在于被分裂的现在自身的博弈。

区块链4.0:区块链+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中的“人”是谁?



[1] http://industry.caijing.com.cn/20180122/4397443.shtml

[2] 金融地摊玉丰https://mp.weixin.qq.com/s/dBmhia-dozzmBfz7jvC6sQ

[3] https://mp.weixin.qq.com/s/mkm36wJNavrHE4oB6HGsPQ

[4]http://m.sp.uczzd.cn/webview/news?app=hwnewty-iflow&aid=6197068064097717850&cid=100&zzd_from=hwnewty-iflow&uc_param_str=dndsfrvesvntnwpfgibicpkt&recoid=14871715679584891407&rd_type=reco&sp_gz=1&activity=1&dn=16086021892-204167e9

[5] https://mp.weixin.qq.com/s/zksnfgA4i-tmh6-NHWdg6w

[6] http://www.ciotimes.com/ctqy/131505.html

[7] https://mp.weixin.qq.com/s/4nStnWwlfRpX_FsDMsSfng

[8] http://news.sina.com.cn/o/2018-06-10/doc-ihcufqif2071768.shtml

[9] 秦晖https://mp.weixin.qq.com/s/wQBE3ZxhfUbewNi9k3RYJw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0844-1160458.html

上一篇:区块链4.0(中):虚拟世界的“球籍”——良币驱逐劣币
下一篇:科学技术哲学界“选择性”无视的研究领域——国家与全球化层面的STS

10 郑永军 陈楷翰 彭真明 李剑超 武夷山 黄永义 赵斌 徐明昆 陈绥阳 王启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18 12: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