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中美贸易战遐思之二:技术理性的视野 精选

已有 8762 次阅读 2018-4-22 07:29 |个人分类:交叉|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贸易战, 技术理性, 博弈规则

 吕乃基

什么是技术理性?效率、可控,投入产出比,功能价格比,以及可持续,等等。(参见:什么是“技术理性”的本来面目?http://mp.weixin.qq.com/s/sTu9G0BKAm3F_ZjuUJMGAw

技术理性的核心,其一,主体;其二,博弈;其三,语境。

技术理性可以为中美贸易战提供一个不一样的视角。

先看“主体”。

在一般意义上,科学理性没有特定的主体,谁都可以从事科学依据并做出发现,未必牛顿、爱因斯坦,或者霍金。条条大道通罗马,不同的科学家可以得出同样的结论,默顿规范充分说明了这一点。简言之,科学理性的主体是“人”。

与科学理性不同,技术理性是对特定利益主体而言。经由某项技术,谁提高了效率和效益,谁可控,谁获得了某项功能,等等。一句话,谁获利,以及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如前述,中美贸易战中,中国与美国秉承的是不同的价值观(中美贸易战遐思(一)科学理性、技术理性与价值理性https://mp.weixin.qq.com/s/DglhqJblJ8pSjvFW3XqdJw )。美国的行为遵循技术理性,精确计算贸易战中的得与失,以及尽可能掌控局面。

有意思的是中国。持价值理性的中国,却时时处处为美国着想:不要沿着错误方向,要悬崖勒马,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云云,可谓爱之深,恨之切。中国,又为何“皇帝不急……”?这是将心比心,感同身受,还是换位思考?

再说,央企、国企究竟是不是技术理性的主体?

既是,又不是。国企的头,在利益相关上终究与私企的所有者不同,可以享受国企运行之利,无需(至少较少)承担责任,或者承担的是“政治责任”。至于下文要说及的博弈规则,差异就更明显了。解释了“不是”的一面,余下的就是“是”了。

再看“博弈”。技术理性中的几项“比”,就是博弈。从大的方面说是投入与产出的博弈,功能与价格的博弈,以及特别重要的供给方与需求方的博弈;在小的方面,还有投资方与管理者、公司员工、媒体、社区等各方的博弈。对于国企来说,贷款等一系列国家政策的倾斜,主流媒体的称颂,等等,改变、扭曲了那几个“比”。譬如,垄断,既没有多个供给方之间的竞争,也扭曲了供给方与需求方之间的博弈。

于是,一方面国企自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技术理性的主体,另一方面,国家的介入,却在某种意义上成为技术理性的主体。当然,严格说,任何国家都或多或少介入国际贸易之中,但如中国这般介入之深之广,可以说绝无仅有。

国际贸易顺差还是逆差,在共同遵守规则的情况下,本是博弈的题中应有之义;只是一方如果有国家在背后撑腰,改变游戏规则,另一方实在是输的心有不甘。于是,在当前的贸易战中,就是输的一方,美国,国家出面来改变这种状况

与博弈相关的当然是博弈的规则,在更大范围就是语境。中兴事件虽然本不是贸易战的一部分,但从中可以窥见作为技术理性的主体对待规则的态度。至今,中兴的领导层依然视规则如浮尘,兼有有关方面为这样的违规撑腰。中国传统文化的实用主义有待从根本上加以清算。

顺便说明,此文仅涉及现象层面,必须考虑到贸易战背后针对中国制造2025的意图。只是现象归现象,战略归战略。不见得因对方阴谋的存在,就可以无视共同的游戏规则。在爱国的口号下,是否就可以随地吐痰?“小事不小”(央视公益广告)。道德高位,请从“细微”规则做起。

何况,中国权重过大的国企,对于本国企业同样构成不公平竞争。国家也三番五次宣示,要充分发挥市场经济的决定性作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0844-1110226.html

上一篇:中兴事件之问:为何“举国之力”没有用到芯片上,或者用了没有效
下一篇:科学是历史范畴之四、科学之“树”

14 王庆浩 张翠娟 黄永义 席丰本 徐耀 何宏 晏成和 鲍海飞 朱豫才 陈楷翰 杨顺楷 牛凤岐 蒋永华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2 13: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